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34章:脑子是种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第34章:脑子是种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亲眼看着丫鬟和车夫将百姓送的物品摆放,分类保存好,苏小小神色凝重地叮嘱:“慕大哥,麻烦你看好林牧,我明日再去看他。

    这期间,不要让人接近他,尤其是不能沾染到他的血液。”

    慕长风点头应下:“小姐放心,筱嫣懂点武功,医术也略知一二,小姐若不嫌弃,便让她留在身边照顾。”

    苏小小轻轻一笑:“慕大哥培养的人,我自然喜欢。”

    小说中,筱嫣本是尚书千金,父亲含冤被杀,她沦落风尘,被慕长风所救。

    之后被慕长风送到林婉如身边,在林婉如帮她父亲洗刷冤屈,还她一家清白之后,死心塌地跟在林婉如身旁,可谓是林婉如的左膀右臂。

    筱嫣上前,福了福身,“奴婢见过小姐。”

    苏小小扶起她:“不必多礼。”

    “小姐,张凝和张氏不在屋中。”

    这时,车夫提着一袋红薯走进膳房,忽地开口。

    苏小小扭头看向他:“去村头赵树平家看一下。”

    车夫恭声应下,放下红薯匆匆忙忙离去。

    慕长风皱起眉头:“我应该让人看着她们的。”

    苏小小笑笑:“慕大哥不必自责。”

    张氏和张凝大概率是被林婉如带走了。

    只是不知,二人已经是废棋,林婉如为何还救她们。

    她隐隐有种预感,林婉如或许没有那么好对付。

    想了想,苏小小轻声道:“慕大哥,我的仇家是馨贵妃以及二皇子轩辕逸,还有林婉如。”

    慕长风闻言,担忧地看着苏小小,“救走张氏母女的,便是他们?”

    苏小小轻轻嗯了一声,拿过桌上的鸡蛋轻轻把玩着,“我们如今势单力薄,与他们对上,无异于以卵击石。

    但我们并非没有对抗之力,只要筹谋好,侵吞他们的势力也并非不可能。”

    小说中,馨贵妃祖籍在云州。

    而轩辕逸,在那里养了一支十万人的军队。

    醉卧居的收入,大部分都被拿去养那支军队了。

    如果,她把轩辕逸和馨贵妃的祖家端了,他们会不会气得跳脚?

    慕长风点点头:“小姐,我近日便上京城。”

    “我一会写封信,你带着去京城雅然客栈,找他们的掌柜。”说到这,苏小小顿了一下,接着道:“就问他是否知道——怀瑾握瑜兮,心若芷萱。”

    这两句诗词,是她小时候,娘亲与她说的,大舅舅夏瑾瑜的名字便来自这两句诗词。

    但这只有夏国公府知道,连苏楠都不知道。

    娘说当初外祖给舅舅取这名字,便是希望他为人高尚纯洁,心灵如芷草萱草一样芬芳美好。

    而大舅舅,也的确做到了,救济贫苦百姓,银钱取之于民,也用之于民。

    慕长风牢牢记住这两句诗词,待苏小小写好书信后,便回了府。

    齐县城外,林间深处。

    百花盛开,深深浅浅,重重叠叠,美不胜收。

    一条小溪,宛如蓝色的绸带,欢快地流过。

    几间木屋,置身于落英缤纷间,若隐若现,宛如人间仙境。

    “哥哥,你看,我捉到了一只蝴蝶!”孩童清脆的笑声,伴随着鸟鸣,远远传开,为这山林增添了几许生气。

    轩辕清沐懒懒地靠在窗边矮榻上,看着向他跑来的孩童,清隽的眉眼尽是笑意,“慢点跑,小心摔了。”

    木屋内,云冥细细研究着乌漆麻黑的药汁。

    以数种方法试验后,他迟疑着看向轩辕清沐,“主子,容属下再给您探个脉。”

    轩辕清沐放下手中书籍,伸出手腕。

    云冥手指搭在他腕间,细细探脉。

    云尘跑进屋中,趴在轩辕清沐矮榻边,担忧地看着他。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云冥眉头渐渐蹙起,左手换右手,反反复复探脉。

    许久之后,云冥松开手,迟疑地开口,“主子,您体内的毒素全都被封到腿部,筋脉中的余毒,可能隐藏比较深,属下医术不精,未曾察觉。

    苏小姐医术比属下高,那碗药属下研究不出配方,里面的确有上等的解毒药草。”

    轩辕清沐缓缓坐起身,将云尘抱入怀中,眼底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苏小小这些年遇到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甚至她每天上几趟茅房,他都已经调查得清清楚楚。

    唯独,她这一身医术及招招致命的身法,从何而来,始终不得而知。

    而这个女人的改变,是成亲那日磕到床头,再睁眼就好似换了一个人。

    片刻后,他抱着昏昏欲睡的云尘起身,将他放到床上,淡淡地道:“准备一下,我们也该回去了。”

    云冥神色一喜,点头应下,“好。”

    主子隐藏身份十多年,终于能回去了啊。

    云崖愣愣地问道:“主子,那苏小小给您下毒,您也要带她一起回去?”

    云冥抬手抚额,直接将他拖走,“主子的毒不是苏小姐下的。”

    “可主子明明亲口说就是她下的。”

    云冥:“……”

    一心只听主子的话,这很好。

    脑子是种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

    轩辕清沐回到张家时,苏小小搬了把躺椅,躺在院中。

    粉色的花瓣从树上飘飘扬扬落下,洒在少女的身上,绝美如画。

    筱嫣端着盘子走来,看到轩辕清沐,恭敬地福了福身,“见过姑爷。”

    轩辕清沐淡淡扫了她一眼,抬脚向苏小小走去。

    苏小小扭头看看他,又朝他身后看了看,接着翻个身背对着他。

    轩辕清沐挑了挑眉:“夫人就这么不待见我?”

    回答他的,是苏小小的一声冷哼。

    筱嫣将装有水果的盘子放在矮桌上,拿了把椅子给轩辕沐清,便悄声退下。

    轩辕清沐瓷白修长的手指拎起一颗葡萄,“夫人入药的黄连,年份恐怕不低于五十年吧。”

    听他提起黄连,苏小小牙齿磨得咯咯响。

    直到现在,她感觉吃什么都还是苦的。

    “云崖,将那个叛徒带过来。”轩辕清沐将葡萄扔进口中,接住一片花瓣,捏住手中把玩。

    苏小小耳朵微微一动。

    大反派这是要在她面前处置背叛者?

    为何?

    不过片刻,云崖便拎着一名浑身是血的男子来到院中。

    轩辕清沐微阖着眼,明明灭灭的光线透过树缝投射在他身上,衬得他脸色晦暗不明。

    苏小小翻身坐起,她也有些好奇,背叛大反派的人是谁。

    看清了地上那人的模样,苏小小眼中划过一道异芒。

    竟然是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