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30章:夫妻之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第30章:夫妻之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翌日,苏小小天尚未大亮,便叫了张氏到膳房。

    张氏眼底青黑,脸色惨白,看着苏小小的眼神,简直恨不得杀了她。

    苏小小坐在桌边,杵着下颌斜睨着张氏,指了指桌上的药包,“杵在那干啥,熬药!”

    张氏站在原地迟迟未有动作,神色狰狞地盯着苏小小,“苏小小,凝儿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为何如此害她?”

    想起躺在床上,眼泪流干,眼神呆滞,短短一天时日,便失去了生气的女儿,张氏心都要碎了,“当初我就不应该让你进我家的门!你这个扫把星,贱人!你怎么不去死?”

    听着张氏的恶骂,苏小小神色冷了下去,唇角微挑,“张氏,你可知当朝摄政王苏楠?”

    “你问这个做什么?”

    苏小小垂眸,把玩着指甲,说出的话却让张氏一愣,“虐待摄政王府嫡小姐,你觉得该是个怎样的罪名?”

    张氏听言,顿时嗤笑一声,“苏小小,你别以为自己也姓苏,就能和摄政王扯上关系。”

    苏小小吹了吹指甲,语气微妙,“也是,就你这种眼界短浅的村妇,是不可能知道这个罪名的。

    没关系,以后伯母会知道的,现在,不想挨打就赶快把药给我熬了。”

    “你!”张氏气结,却在对上苏小小冰冷的眉眼时,浑身一个激灵,连忙抓了药包去熬药。

    这段时间,她真的被苏小小打怕了,看到她冷了眉眼便心里发怵。

    等张氏将药熬好,天已经完全亮了。

    苏小小将手中剩下的馒头塞进口中,拍拍手端起乌漆麻黑的药。

    嗅着膳房内浓郁的药味,苏小小嘴角勾了起来,步伐轻快地向外走去。

    隐在暗处纠结了一晚的云崖,远远看到苏小小端着一个碗走来,立刻现身拦在门前,眼神凶狠戒备地盯着苏小小。

    苏小小慢悠悠地端着碗走来,看到云崖,满眼无奈,“大兄弟,你觉得以你家主子那狗……不,那英明神武的样子,会被我一介弱女子下毒?”

    云崖嘴角抽了抽,眼神诡异地盯着苏小小,“你全身上下和弱字就不沾边。”

    他长这么大,真没见过哪个弱女子能与暗卫打。

    苏小小翻了个白眼,上前一步,“我给你家主子送药。”

    云崖闻着那苦涩的药味,后退一步,抽出长剑,“主子不需要你的药。”

    这女人心狠手辣,鬼知道她端的是不是毒药,绝对不能让她接近主子。

    这么苦的药,万一把主子苦死了怎么办?

    苏小小磨了磨牙,刚想说话,门内传来轩辕清沐的声音。

    “云崖,让她进来。”

    苏小小闻言,冲着云崖挑了挑眉,晃了晃手中药碗,“看到没,大兄弟,都说了你家主子毒不是我下的。”

    云崖抿着唇,跟着苏小小进了屋,眼睛随时盯在她身上。

    云尘坐在床上,头顶上站着一缕头发,呆萌可爱。

    看到苏小小,眼睛一亮,“小小姐姐!”

    苏小小随手将药碗放在桌上,眉眼弯弯地将云尘抱起亲了几口,“一会跟姐姐去吃好吃的。”

    云尘胖乎乎的小手搂着她脖颈,双眼亮晶晶的,在苏小小脸上啵了一口,“小小姐姐,我想吃糖葫芦。”

    “好。”抱着奶团子,苏小小心情极好,也不跟像门神一样随时盯着她的云崖计较。

    她拿过床边的衣物,给云尘穿好,又给他梳了两个发髻,忍不住又抱着亲了几口,与云尘闹作一团。

    “咯咯咯……”

    孩童的笑声,顿时充满整间屋子。

    轩辕清沐换好衣服从屏风后走出,看着在矮榻上闹成一团的一大一小,眼中浮现出一抹哀痛。

    如果他的母后没死,他是不是也能有这么欢快的笑声。

    “主子。”云崖看到轩辕清沐,立马走到他身侧,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轩辕清沐瞥了他一眼,走到桌前,皱眉看着桌上的药汁,看向苏小小,“你不是说银针能封住我的毒吗?”

    苏小小哈着云尘的痒痒,将他逗得滚来滚去直笑。

    闻言,她头也不回地道:“是啊,但我没说不需要喝药。”

    “那之前为何都没药?”

    “银针封毒二十余天后才能用药,将你经脉中的散毒祛除。”苏小小面不改色地睁眼说瞎话。

    她昨晚试探出轩辕清沐已经清除了内奸,今日这碗药,是想试探一下她的医术,在书中世界如何。

    前世,她无论中医还是西医,皆是独步天下。

    作为活到大结局的大反派,轩辕清沐手下三大统领之一的云冥,医术超群。

    只是不知道,她的医术与云冥相比,谁更甚一筹。

    今日这碗药,刚好可以试探一番。

    轩辕清沐定定看着她,似是想从她的神态中看出她这话的真假。

    “好了,小云尘,我们该出门了。”苏小小眼皮都不抬,将云尘抱起坐在自己腿上,重新给他梳好发髻,抱着他起身就走。

    在经过轩辕清沐身侧时,他忽地伸手拉住她手腕,嘴角挑起,“夫人,人家都说夫妻之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苏小小心底猛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把云尘往他怀里一塞,迅速向门外扑去。

    然而,她快,轩辕清沐更快。

    一手抱住云尘,一手在苏小小后背点了一下。

    苏小小奔跑的姿势瞬间顿住。

    她瞪大双眼,看着咫尺之遥的门,欲哭无泪。

    狗男人,又点她穴道!

    轩辕清沐抱着云尘,优雅地走到她面前,唇角微勾,“夫人,为何跑这么快?难道说,这碗药有问题?”

    苏小小哭丧着脸:“夫君这是说的什么话,这药要一碗喝下去才有用。”

    轩辕清沐将一脸懵的云尘交给云崖,转身端起桌上的药碗,轻嗅了嗅,眼底划过一抹暗光,“多一口少一口无妨,再说夫人这么有钱,不够了再熬一碗就行。”

    苏小小内心悲伤逆流成河。

    这是有钱没钱的问题吗?

    不是啊!

    她将空间里两株五十年黄连放进去了……

    “不,夫君,药材难寻……”苏小小还想挣扎一下。

    轩辕清沐直接抬手捏住她的下颌,往她口里灌了一大口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