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炮灰嫡女重生后,她被全皇室团宠 > 第5章:可我瞧着,你就是这样的人

第5章:可我瞧着,你就是这样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凝闻言,眼中一亮,眼眶红红地道:“娘,我的衣裙首饰都被苏小小扔出来了......”

    张氏咬了咬牙,起身擦干净手,拉着张凝来到自己房中,从衣柜里取出一张银票递给张凝,“凝儿,你去趟县里,带点礼物,接你爹回家。”

    张凝接过银票,小心翼翼地收入怀中,眼中带着雀跃,“娘,那我去了,你不要和小小妹妹起冲突,一切等爹回来再说。”

    有了这么多钱,她可以好好置办一身衣裙首饰了。

    房间内,轩辕清沐哄睡了云尘,捡起地上的一根银簪,靠在房门上,捏在指中把玩。

    “这些首饰看着还不错,你就这样扔了?”

    苏小小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凉水,看了眼红衣妖娆的男子,眼尾带着冷漠,“别人用过的东西,我苏小小不会再用。”

    房外地面上,有几件上等的玉饰,皆被摔得粉碎。

    这几件玉饰,乃是她被送到张大壮家时,书中女主母亲给的。

    她为了这几件玉饰,多次和张凝起争执,被张大壮打得头破血流。

    轩辕清沐看着她腰间囚染的深色,眼尾微挑,语气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期待,“我的毒,需要些什么药草?”

    苏小小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垂眸看着杯中荡漾的水波:“玄幽草,若梦花。”

    这两株药草最后用在了书中男主身上,也正是因为这两株药草,书中男主才解了身上的毒,能够反杀轩辕清沐。

    而轩辕清沐不知用了何种方法解毒,作者偏心太严重,只一句轩辕清沐也解了毒就带过了……

    轩辕清沐闻言,瞳孔微微一缩,猛地攥紧手中簪子。

    玄幽草,若梦花……

    传说中的药草,无人见过。

    “这是最重要的药引,我能暂时压制你体内毒素,助你重聚内力,但三年后,若是寻不到这两株药草,你会毒发而死。”

    说这话时,苏小小眼底带着丝丝皎洁。

    她知道这两株药草去哪寻,毕竟作者可是用了很多笔墨去描写男女主寻药。

    轩辕清沐刚想说话,看到端着热水而来的张氏,扔了簪子离开。

    张氏被他扫了一眼,顿时感觉全身寒毛倒竖,一股寒意从心底涌入脑海。

    使唤着张氏兑好了热水,苏小小拿出柜子里新的衣裙,简单擦了擦身子,重新处理包扎好伤口。

    取出手镯内新出现的吊瓶,沉默了一瞬,给自己挂上了点滴。

    看着点滴一滴一滴流入血管,苏小小合上眼,很快睡了过去。

    晚间的时候,张凝陪着张大壮回到了家中。

    看着张氏鼻青脸肿的样子,张大壮满是横肉的脸,顿时凶色毕现。

    他挽了挽袖子,拎起门后的长棍,凶神恶煞地向张凝房间走去。

    “爹,爹爹,你把棍子放下,和小小妹妹好好说,别伤了她!”张凝故作着急地追上张大壮,轻拉着他的衣角。

    张大壮眼中满是凶光,怒气冲冲地走到张凝房门口,一脚将门踹开。

    “这贱丫头竟敢打你母亲,还抢了你的房间,今日我非得好好教训她一顿!”

    张氏看着张大壮这凶神恶煞的样子,顿时幸灾乐祸地准备看好戏。

    苏小小动了张凝的东西,张大壮历来最护女儿,这次最好直接将苏小小打死!

    苏小小在门被踹开的瞬间睁开了眼。

    看了眼还剩一点儿的点滴,她果断拔了针,将吊瓶收入空间。

    刚做完这一切,张大壮就拎着棍子劈头盖脸地朝她打来。

    “你给老子去死!”

    苏小小翻身坐起,看着逼到眼前的棍子,抬起手,直接抓住了棍子。

    张大壮愣了一下,就在她愣神的功夫,苏小小猛地用力,将棍子往张大壮方向一推。

    毫无防备的张大壮,顿时被棍子击在胸口,撞翻了桌子,狼狈地倒在地上。

    苏小小趁机上前,弯腰捏住张大壮的嘴,往他嘴里塞了一个东西。

    之后,她将张大壮的嘴巴合上,往上一抬,强迫张大壮将这东西咽了下去。

    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

    张凝和张氏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张大壮捂着脖子,瞪着苏小小,“你给我吃了什么?”

    “毒药。”苏小小拿出帕子,擦了擦手,将帕子扔在张大张身上。

    张大壮猛然瞪大眼,眼中划过一抹慌乱。

    接着迅速反应过来。

    他口中残留的是甜味,这不是毒药!

    他猛地抓起身旁的椅子,砸向苏小小,“你个贱丫头,欺负凝儿不说,还敢偷钱去买糖,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苏小小侧身避过,伸脚在张大壮脊椎某个位置踢了一下。

    张大壮顿时感觉自己的下半身失去了知觉,往张氏那边倒去,将张氏压得惨叫连连。

    “毒性发作时,你会慢慢变成残废,不能动弹。”苏小小慢悠悠地开口,扫了眼屋外看热闹的一大一小两道身影,翻了个白眼。

    张凝急忙蹲下身子,试图扶起张大壮,“爹,你怎么样了?”

    张氏用尽全身力气,从张大壮身下爬出,愤怒地看着苏小小,“苏小小,你怎能这么恶毒,凝儿她爹将你养大,你就是这样报答他的?”

    “贱丫头,给我解药!”不等苏小小说话,感觉身体重新恢复知觉的张大壮,爬起身怒吼道。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苏小小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张大壮,现在是你有求于我。”

    书中她所遭遇的一切,皆拜书中女主所赐。

    而张大壮,不过是女主手中的一条狗。

    直接弄死太便宜他了,她会让张大壮一家好好体会一下“生不如死”这四个字的深刻含义。

    张大壮眼中精光不断闪烁,他能成为县长府的护卫,也并非没有脑子之人。

    “小小,伯父错了,伯父以后再也不打你了,你把解药给伯父好不好?”纠结了一会之后,张大壮强挤出一个笑。

    死丫头,等他拿到解药,第一时间就打死她!

    苏小小倚在窗边,似笑非笑,“我把解药给了你,你再对我动手怎么办?”

    张大壮心思被猜到,脸上的笑一僵。

    “小小,伯父不是这样的人。”

    “可我瞧着,你就是这样的人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