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架空之老大是冰山少女 > 第六章 姨祖母焦青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想去拜访我的姨祖母。”焦恒最终还是选择无视虞阴鉴,对着柳语亭道。

    “焦公啊,”柳语亭沉吟片刻,“也好,都这么多年了······正好我也想再见见面了。焦恒,你收拾一下,名帖我来写,晚些你我二人前去拜见。”

    焦恒点点头,像往常一样忙活起来。这时,心事也算尘埃落定,人自然也恢复往日的温和。

    柳语亭望着焦恒忙前忙后的身影,微微摇头。

    她又望向虞阴鉴,淡淡道:“小游呢?”

    “一早就出门了,大概是八卦去了吧,毕竟他就这爱好。”虞阴鉴敲了敲面前的棋盘,轻笑着,“下一盘?”

    柳语亭沉默片刻,对着少年坐下。而当她的手刚要伸向黑子时,却被虞阴鉴挡了一下。

    少女冷冷地瞥了过去,愣是将虞阴鉴看的一激灵。

    “哈,那个······我就是想让你换个颜色的棋子,没别的意思。”虞阴鉴缩着脖子尬笑着。他将手边的白子推了过去,“诺,云母白,衬你清冷的气质。”

    柳语亭冷着脸,接了过来。

    十分钟后,因为虞阴鉴一局中悔了十七次棋,他的脑袋终于被暴走的柳语亭按在了棋盘上摩擦。

    远处为大家沏茶的焦恒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摇头。

    棋艺差不是罪过,棋品差也不是,但人没点自知之阴就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

    晚间,京城焦云府上

    老妇人焦青云与柳语亭、焦恒对坐。柳语亭神色淡然,焦恒的神色中却有几分焦虑。

    焦青云优雅地抿一口桂花茶,“不知状元郎和探花郎今日为何而来。”

    焦恒深吸一口气,站起身,又扑通一声跪下,叩首。他抬起头,克制道:“感恩姨祖母垂怜,让我跟随语亭身后学习,才有后辈今日探花郎的虚名。”

    焦青云望了一眼柳语亭,见她依旧没什么表情,不由叹口气,慈祥地拍拍焦恒的脑袋:“你确实应该和小柳学一学,你的性子太软弱了。起来吧。”

    焦恒却低下头,一改往日的谦良,固执地不愿起来。

    焦青云见状,又叹了口气,无奈地摇头:“你离开焦家这件事其实还是靠了小柳啊,要谢还是要谢她啊。”

    闻言,焦恒不由一怔,下意识望向柳语亭。

    柳语亭仍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见焦恒望过来,她冷静地开口解释道:“当时只是与焦公分析了一下利害关系,你这件事最后还是靠焦公出面才解决的。”

    焦恒却是半晌无言。

    焦家是名门望族,自乾柳女帝时期建立起来。第一任族长便是乾柳女帝手下的“大管家”——焦卿。她收养无家可归的孩子······更多的是女婴,建立了传承百年的焦家。而事实上,这种女帝统治时期后建立的世家大族都有一种通病——重女轻男,焦家也不例外。

    表面上,焦家男女平等,教育男子要保护女子,要有风度;实际上焦家内部完全由女子掌权,偏袒女性成员,放任女性后辈欺负男性后辈已经是常态了。

    在焦家,焦恒就是这么一个“被施暴者”。

    其实在焦家,他根本没有想过离开,一个族人想要离开自己的世家是很困难的。他也没想过有人会帮忙,尤其是柳语亭——那时他们还只是普通朋友。

    柳语亭不是圣母,绝不会单单因为怜悯而如此作为,这一点焦恒很清楚。

    柳语亭到底想要什么?

    焦恒隐约感到,这个困扰他多年的疑问今天可能会有答案。

    果然,只听焦青云慢条斯理地问道:“那不知状元郎为何前来?”

    柳语亭却是答非所问,冷冷道:“可还记得我之所言?”

    焦青云动作一僵,无视了少女的无礼,“你为此而专门进京参加科举?”

    “正是。”柳语亭淡淡地应道。

    “可有些新的见解?”焦青云不死心道。

    “自然。”柳语亭今日的声音格外地冰冷,“或者说之前我还存疑,现在已经八成确定了······”。

    “亲王乾宗月,必反!”

    就在此刻,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将屋内所有人的脸都照的惨白。紧接着,便是“轰”的一声惊雷炸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