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爱笔楼 > 架空之老大是冰山少女 > 第三章 怎么可以是女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爱笔楼]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语亭没有搭话,只是冷冷地盯着那人的眼睛,半晌,冷笑一声。

    那人竟是瑟缩了一下,嘟囔了句:“搞什么啊。”

    “别闹了。”柳语亭寒着脸,冷冷道。

    “什么啊,”麻脸男不满地嚷嚷起来,“我们认识吗?”

    少女脸一沉。她望着身边因为好奇而聚集起来的人群,不禁皱眉,有些暴躁的“啧”了一声,听得麻脸男也不禁皱眉。

    “我说你就是认错人了,我跟你说,我······”麻脸男说话时滔滔不绝。

    她却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麻脸男,冷笑一声:“我认错了?虞阴鉴,可以啊,那你今晚就不用回去了。”说罢,转身便走。谁知刚一抬腿,就顿住了。

    柳语亭深吸一口气,黑着脸向下望去,只觉得太阳穴突突跳着疼:“放手。”

    麻脸男一脸淡定的抱着少女的大腿,声音一变,磁性中带着倦懒撩人的尾音:“不放。”

    “呵。”柳语亭仰头望向天空,开始后悔自己怎么没将她那柄唐刀带出来。

    大意了。

    ······

    半个时辰后,柳语亭的住处。

    “我说兄弟,你行啊!为跑个青楼易容变音都学会了?”

    正在洗脸的虞阴鉴无语地望向笑成大虾的游文信——正是那榜下的瘦削高挑少年。

    游文信向他做鬼脸。但他刚做到一半,就是一个没绷住,鬼脸也不做了,抱着肚子蹲在地上就笑个没完。

    虞阴鉴差点将脸盆里的水泼过去。

    “别闹了。”柳语亭则是淡淡道,“文信,说一下名次吧。”

    “好咧,”游文信笑嘻嘻地应道,“这回前三甲可是被咱们包了啊。”

    突然,他有些装模做样道:“语亭,我说完你可不要······唉。”

    听着游文信的一声叹息,少年们的心都提了起来。只有柳语亭微微皱眉,冷笑一声,淡淡地问:“你落榜了?”

    “我······没。”游文信被噎得嘴角一抽,“害,为啥是我落榜?”

    “长得蠢呗。”超记仇的虞阴鉴在一旁补刀。

    游文信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难道是语亭没进三甲?”焦恒沉吟道,“语亭的文字太犀利,远没有虞阴鉴唱得好听,怕是当不成状元。但毕竟功底在那儿呢,不是榜眼也是探花。但若是牵扯到语亭的性别倒也不奇怪。”

    “哎哎,焦妈妈,什么叫唱得好听啊喂!”虞阴鉴不满地嚷嚷道。

    听到“焦妈妈”三个字,一向温和的青年脸便是一沉,抬脚冲着虞阴鉴就踹了过去。

    虞阴鉴嗷地怪叫一声,闪在柳语亭身后,探头探脑的在那儿挑衅,却被柳语亭一只手按了回去。

    “唱得好听的意思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瘫在老爷椅上的少年姚洪远伸了懒腰,打着哈欠调侃道。

    话说,这么些年来,一向温文尔雅、与人为善的焦恒平时单单只叫他虞阴鉴一个人全名······老虞他心里真没点13数吗?

    姚洪远伸懒腰的动作突然一僵,震惊的望向游文信:“等等······落榜的不会是我吧。”

    “害,别瞎猜了,他游文信在那儿糊弄人呢。要是有人落榜,或者是柳老大这回不是状元,现在阅卷人十八辈祖宗估计都被这货翻出来了。”虞阴鉴翻个白眼,道。

    这群人朝夕相处这么长时间,谁都什么样各位心中都阴镜的。也许焦恒还会冷静点,但剩下三个绝对是帮人不帮理的滚刀肉。

    “我说了,别闹。”柳语亭松开按着少年头顶的手,顺手敲了一下。

    虞阴鉴一缩脖子,老实了。

    “像在养儿子。”这是来自游文信的精辟点评。

    虞阴鉴再次从柳语亭身后冒出头来,冲着游文信竖起一根优雅的中指,非常有骨气道:“柳爸爸,游哥他骂我。”

    游哥:······

    柳爸爸:······

    游文信翻了个白眼,道:“按照年龄,也应该是我叫你哥······不过老虞确实也说对了,这次张榜语亭是状元,老虞是榜眼,焦兄探花,我第五,洪远第十一,无人落榜。”

    闻言,所有人都望向葛优瘫的姚洪远。

    才考十一名的完蛋玩应儿!

    此刻朝中

    此时,一位四五十岁的妇人,一身绯色官袍,正慢条斯理地收检着桌案上书卷,身边有一个二十岁的青色官袍女子安静的侍坐。桌案上放着一根刚折下的桂枝,金色的花瓣水灵灵的,散发着桂花独有的甜香。

    花香四溢,岁月静好。

    却听砰的一声,房间的木门被粗暴地推开。一个面貌粗犷的官员怒气冲冲地冲了进来,开口就一股子火药味:“那状元怎么可以是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