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大离守夜人 > 第46章 挨揍打脸真没够,洪教头后周教头

第46章 挨揍打脸真没够,洪教头后周教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地位尊贵的柴大官人侧头问道:“这小子是谁?”

    大管家小声说:“回大官人,他是王进的徒弟,老奴带他去过圣地了,他不签……”

    柴大官人略一思索,即使他不签,但他师父签了,冲他师父面子,也不能怠慢他。

    于是先把这事略过不提,对管家说:“准备开宴。”

    大管家大声唱诺:“大官人的生辰宴,开始喽!”

    众人全都起身施礼,齐声颂道:“参见柴大官人!恭祝大贵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史斌为了不失礼,也站起来,嘴上动着,毕竟得做出说话的样子嘛:“单机游戏比网络游戏好玩……”

    他手下的人随他站起来后,有的瞎张嘴不说话。

    有的则混在众人的声音中趁机说了别的:

    “虞姬……其实我也有过其它女人,只是不如你唱歌好听……”

    “阿涓……我想吃兔兔……兔兔真可爱……”

    “诸葛亮,你也就欺负我这样的,遇到我主人,你不一定打的过……”

    柴大官人拱手回礼:“各位英雄莅临,柴府蓬荜生辉!今天咱们不醉不归!”

    “好!”众人齐声叫道。

    柴大官人的众随从,都站在他后面,自觉与他保持距离,以凸显他的鹤立鸡群。

    只有一个人和他站位平齐,这是柴大官人最近新收的师父周教头(注:本句无错别字)。

    这周教头是个特别爱显摆的人,今天柴大官人是绝对的主角,各路江湖豪杰全是看他面子才来参加寿宴的,其它人就应该自动退避,不要抢戏。

    但周教头显然没有这个觉悟,他见来了这么多人,规规矩矩的等候着大官人的到来。即使按身份排序,给你们预备点吃的,正席未开前,你也不敢吃饱。

    他有资格陪伴大官人,别人等大官人的时候,也在等他。

    这种强烈的自豪感让他觉得很爽。

    周教头越众而前,有意无意的就挡在了柴大官人身前,大喝道:“来人,把我周麒麟射到的那只兔子烤熟了下酒!”

    大管家点头哈腰地说:“遵命,周教头!”

    “你、你,还有你,马上去生火,扒皮,烤肉!周教头就好这口野味!”

    那只瘸了腿的兔子腿伤处特别明显,要么就是不小心撞伤了,要么就是磕伤了,反正不走运,一瘸一拐的还没来的及回窝就被周教头的无双神箭给射中了。

    “周老师好箭法!”

    “周师父绝了!”

    “神拳周当世无双,箭法也这般了得!”

    ……

    众草莽又是一番吹捧。

    史斌也跟着吼了两嗓子。

    王伦虽然吓瘫了,两腿一直软,爬不起来,但也和趴在地上的那群难兄难弟叫了声好。

    人嘛,既然是社会产物,有着明显的社会属性,那就得遵守社会上的一些不成文的规矩。

    主人请你吃饭,即使不好吃,你要是懂事的话,也得说好吃。如果你是个至诚君子,说假话会让胃液倒流,返酸水,那你也得说句还不错,还可以。绝对不能直接批评人家。

    王伦是多希望柴大官人多往自己这看两眼,好安排人妥善安置,给自己手下兄弟找个休息治伤的地方啊。

    可柴大官人的眼睛向来是往天上看的,一般情况下看不见地上的芸芸众生。

    所以地上如果有人掉钱了,柴大官人这样的人是没机会捡到的。

    当然,人家也不屑捡。

    大管家见风使舵惯了,知道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大官人是没空搭理的,他自己又要忙活桌席,又要安排人收贺礼,也就顾不上王大寨主了。

    露天桌席,摆的是相当有气场。

    那些窖藏以久的美酒,刚一启封,香飘满院。

    不停往上端的各种美味珍馐,更是普通人见所未见。

    柴大官人宣布开席,众饭桶正要开吃,这时,门口有人唱诺:“柴兴、洪乾坤求见大官人!”

    柴进道:“有请!”

    史斌拍了拍旁边桌席的人,那家伙脾气不太好,抓起羊腿啃的正香,刚要发作,一看是史斌,知道此人深藏不露,手下农夫个个是超级高手。赶紧把瞪大的牛眼眯作笑眼:“小郞君何事?”

    史斌问道:“这个柴兴是干啥的?”

    那人说:“是柴大官人同父异母的哥哥。柴大官人是嫡出,他是庶出。”

    “庶出也是一个爹下的崽啊,见了弟弟,也得这么多礼数?”

    “那对呗,咱们普通老百姓没这么多讲究,大人物不都这样吗?”这人吃相相当豪放,就好像没吃过美食一样,把袖子都撸起来了,他左胳膊上,有个“二”字,好像是纹到一半,中途放弃了一样。

    史斌好奇道:“这位大哥,你既是柴大官人请来的贵客,想必也是武功高强之辈了?”

    那人摆摆手,擦了下嘴上的油说:“也不行,至少跟你比,多少差了点火候。”

    史斌道:“大哥怎么称呼?”

    那人说:“哟,在您面前可不敢自称大哥,在下王天霸,承蒙江湖中人看的起,送在下一个绰号,叫震天江。”

    王天霸旁边那人见史斌的手下尚且已经如此厉害,这个小郎君指不定多大道行呢。于是主动和史斌搭讪:“小郎君,你知道王天霸老兄手上这个字,是怎么回事吗?”

    史斌道:“不知,恳请大哥指教。”

    这人笑道:“别别别,在您面前,不敢当此称呼。王天霸老兄,本来想在身上纹四个字:天下无敌。但刚纹两笔,嫌疼,不纹了!哈哈哈!”

    王天霸脸红了起来,埋怨道:“李大棍,我这点糗事,你非要给我到处传扬。让别人下不来台,你就高兴是不。”

    史斌心道,柴大官人招的全是这样的活宝,这样的人才真能帮他复国吗?

    就这?

    此时柴兴已经来到柴进面前,低头施礼,告了罪:“大官人,愚兄有事,来晚一步,还望恕罪!”

    柴进坐在黄金椅上道:“兄长言重了,快请入席!”

    柴兴身边的洪乾坤不好意思的看了柴进一眼,好像很不自在似的,扭扭捏捏的说了句:“恭祝大官人福体安身!”

    柴进厌烦的瞟了他一眼,冷哼一声,摆摆手:“自己找个凉快地方坐吧。”

    洪乾坤心里悲伤之极,心道,世上竟有如此寒凉之人,再不济,我也当了你好几年的老师,当初你也一口一个老师叫着的。

    周麒麟看见他就来气,见他走的慢,破口大骂道:“狗东西!不赶紧下去,在这碍眼!岂不是成心惹大官人不快!须知你现在已经不是大官人的老师了!”

    史斌又咨询下了王天霸:“这个洪乾坤又是何方神圣?”

    王天霸说:“大官人以前的老师,人称洪教头,狂妄自大,比大官人架子还大。前阵子有个叫林冲的武师,得罪了高太尉,被发配沧州,路上被大官人看见,请进来好酒好肉招待,洪教头嫉妒人家受大官人敬重,非要挑衅辱骂,还逼着人家比试……”

    李大棍抢过话头说:“这段让我说,林冲那杂碎,可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啊,一棍子就把洪教头打的像个王八一样趴地上起不来了。身为大官人的老师,这么拉跨哪行啊!这厮丢光了大官人的脸,自觉没脸待下去了,扬言要走,三步一回头,希望大官人能挽留他,哪知,大官人连瞅都没瞅他!”

    王天霸说:“后来没地方吃饭,只好卖艺为生,没人打赏,就只能行乞为生了。要说还是柴兴心地善良,自己家里那么穷,仍然肯接济这洪乾坤,于是这姓洪的就跟了柴兴了。”

    史斌道:“那如此说来,柴兴的段数,比柴进高多啦。”

    李大棍不屑道:“还不都是想收买人心,做他娘的皇帝梦。”

    史斌道:“柴兴也是这路货?”

    王天霸道:“都是柴氏后人嘛。”

    史斌眼望柴兴,只见此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先给洪教头倒酒,然后才自己喝,以示敬重。而酒未入口,冷不丁瞧见王伦等人,赶紧对洪教头说:“师父,咱们帮帮他们。”

    洪乾坤似乎对柴兴非常喜爱,忙不迭点头。

    他俩就这样一个个的搭,把王伦他们全送里屋去了,收获了很多感激的泪水。

    柴兴又吩咐柴府下人,给他们上点金疮药。这才回到席间。

    大家轮流给柴进敬酒,周教头坐在柴进边上,老神在在的,跟个大爷一样,那神态,好像在座的人都欠他二百两银子似的。

    大家先上贺礼,再离席敬大官人酒。

    轮到史斌了,他让孟获送上一千两银票的贺礼,然后走形式:“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的徒弟史斌,代师父敬大官人一杯。”

    “那个什么鸟教头为什么不亲自来?这般托大!大官人面前,他算个什么东西!”

    周教头这种人,其实就是在用极度自傲来掩饰极度自卑。

    他太害怕高手前来抢自己的位置,更怕高手盖过自己的名头。

    最怕的就是在大官人面前失宠。

    其实这些全是多虑。

    柴进这种不懂礼贤下士的人,招来的全是境界上比自己还差的人。

    真正的人才,他是留不住的。

    史斌耐心解释道:“家师有老母要照顾……”

    刚说半句就被周教头打断了:“大官人休要听这些阿猫阿狗自吹会武功,这些江湖骗子知道大官人爱武成痴,都把大官人当傻子,想来骗吃骗喝骗钱,大官人休要上当,他们都没啥真本事。要真有本事,有种的比试比试!”

    洪教头看到这一幕,心里直发紧,脸不觉的就红了。

    柴大官人的生辰宴上,周教头如此当众挑衅,所有人都停下饮食,静静地看着他们。

    周教头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少年,他觉得自己练武三十多年,这小伙子无论如何,应该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吧。

    这种以势压人的感觉,是如此的爽快!

    无数人看向他的眼神中,其实都充满了悲悯和同情。

    他们真想告诉他:这小伙子的手下个顶个的厉害,他本人绝对不是凡品。你没看见王伦他们刚才是如何挨揍的,就敢在这自我感觉良好!

    周教头只道大伙的目光,是对自己的鼓励和崇拜。

    于是周教头犯了这辈子最大的一个错误,他站起身,傲慢地指着史斌,挑衅道:“小崽子,你既是那个什么鸟教头的徒弟,敢与老子过招吗?”

    “比用嘴放屁的本事,在下确实比不过周师父。打架嘛,在下就怕一不小心,把周师父给打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