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寒江月 > 第一卷 瀚海风华七情隐 第13章 并非人族

第一卷 瀚海风华七情隐 第13章 并非人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少爷不在了,我刚刚去他房间,应是昨夜便留下了字条。”说完,双手瑟瑟举起一张宣白纸条。

    秦宇一把拿过,转瞬读完,看向秦镇海,“小彦说要出去历练,要不我出去找找,以他现在的实力,走不远。”

    “真是胡闹!”秦镇海沉眉低语,吓得浅儿浑身一抖,跪在了地上。

    这兔崽子竟是在这种时候跑了出去,虽和秦镇海的想法不谋而合,但是秦彦现在的安全他保证不了。

    即便平日里不让秦大虎出手,但是起码那臭小子在哪、在做什么自己是清楚的,现在虽说目的一样,都是外出历练,可是生死未卜。

    “秦大虎呢?死哪去了?让他去找!”秦镇海低沉喝到,他这才想起来负责贴身保护的秦大虎为何没有进来禀报,而是秦彦的小丫鬟浅儿进来了。

    “是。”浅儿应了一声,仓惶站起来,面朝秦镇海朝后退去。

    秦镇海手指敲击着桌子,眼中思绪万分,秦宇想去找人,却被他拦下,属实让秦宇有些摸不着头脑。

    盏茶功夫不到,秦大虎就飞也似的奔来,只是那脚步中多了几分不知所措,进门就直接跪在秦镇海面前,“二爷,大虎无能,没有照看好小少爷。”

    秦宇很是着急,要不是秦镇海瞪了他一眼,他估计一脚就踹在秦大虎身上了,秦彦只有三境,他一个人出去历练·····还是赶了如今秦家被调军这么个好时候。

    “你刚刚去哪了?”与秦宇比起来,秦镇海显得一点也不急,看着秦大虎。

    “前几日在南城门那边少爷就莫名消失了一次,后来又突然出现,我这实力虽是强偃之苗,但是自认也算进了凝元之列,连我都发现不了这其中的端倪,应该是皇极境以上的强者所为。

    “昨晚二少爷接风宴,我记得小少爷告诉我要去练刀,但是后来去练武场并未找到,我以为是回了府中,早上问起浅儿竟也不知道。我担心是不是又去了那地方,刚刚去那院子转了一圈。”秦大虎详细的解释着,只是他自知对小少爷看护不力,责罚在所难免。

    “什么院子?”秦宇追问。

    “叫什么·····别己院,看起来像是多年未用的样子,里面也没人,但是好像小少爷去过,在那院中一处凉亭里留下了字,说秦家小子来过,看那痕迹像是昨晚所留。”

    秦镇海听到别己院的时候瞳孔缩了一下,那几日听闻一个叫泯渡的和尚来了江华郡,在那城北掀起了大战,搅得郡城中数位人物都被惊动。

    听郡主说,那泯渡几日来一直隐在城中,不知道在等什么,也不知秦大虎所说是不是那人。

    “带我去!”秦宇见父亲的模样,以为又想起了什么要紧事,一把拉起了秦大虎。

    “不必了,随他去吧。”秦镇海却突然开口道,“真是老了,关心则乱这样的事能发生在我身上,彦儿虽为三境,但也是我秦家儿郎,又不是被仇家当街砍了脑袋,把你们吓的,况且彦儿自己也留下了消息。”

    “爹?”秦宇眼中满是不解,难道秦大虎所说的院中有何隐秘?让秦镇海如此放心。

    “怎么,当年你一境就随爹上阵杀敌的时候,我可曾护着你?”

    “没有,爹。”

    “这不就对了,彦儿也长大了,他有自己的想法,再说都多大的人了,又不傻。好了,不必担心了,宇儿你看看金翎隼的情况,筹备一下黄澜府的事情吧。”秦镇海摇摇头,自从秦彦自然之力溃散后,全家好像开始格外的宠他,好像担心他什么都做不了。

    秦宇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

    “大虎哥,你让钟子来我书房一趟。”秦宇叮嘱了秦大虎一声,走了出去。

    秦大虎却是不敢动,二爷的脾气秦府皆知,自己没有看护好小少爷,虽二爷不担心,但是自己有责任,正准备开口,却被秦镇海打断。

    “杵在那做什么,宇儿不是吩咐你事情了,做完自己去领五十军杖。”秦镇海摆摆手让秦大虎离开。

    许久,这房中剩下了秦镇海的呼吸声和他指尖敲击桌子的声音,一道温柔的倩影从他身后的阁道走来,双手抚着秦镇海的肩膀。

    “你真的如此放心?”来人正是秦彦的母亲画熙扬。

    “自然不可能,不过细细想来是该放手让彦儿自己试一试了。”

    “是,不过彦儿具体在哪,起码现在咱们该有个数吧?”画熙扬双目中闪着点点怀疑,以她对秦镇海的了解,他不可能真的放手不顾。

    “夫人,宇儿自然会办的。”秦镇海拍了拍画熙扬的手。

    ·········

    说实话,秦彦现在有点后悔了,兜转了一圈,最后还是走回了江华郡,但不是城中,看方向应该是盏菇城西北面。

    自从跟着泯渡出发后,他二人一路出发从未停歇,而且,泯渡还不让他使用灵力,只凭借自身体力行走。

    这其实并无多少难度,对于本就处于炼体阶段的秦彦来说是日常一般。

    可是与平日里炼体不同的是,这泯渡每隔一个时辰就会对他展开攻击,最开始秦彦以为这才是泯渡的真正目的。

    如临大敌般思索着逃跑的出路,可是后来他发现,泯渡对他的攻击只有一只手,但是却处处下死手,而且重伤秦彦后又掏出一串佛珠来嘴中念念有词。

    佛光普照下,他的伤便开始恢复,等到伤势大致无碍后就停手,也不完全治愈,让他继续走。

    对,秦彦到现在为止,伤了六次,一口水都没喝过,更别说吃的了。

    对于泯渡,秦彦诞生过很多猜测,在他被揍第二次的时候,他就感觉这老和尚是不是心理有点问题,本意是杀了自己,但是喜欢虐杀,佛家中人的形象都给他败光了。

    可是后来,秦彦就发现不对,那佛光好像不同于自然之力,修补他的伤势后,会持续刺激他的身体和经脉,让自己的灵力恢复速度开始变快。

    几次下来,秦彦开始适应这种节奏,他知道,泯渡对自己的修行已经开始了。

    二人一直沿着河边行走,偶尔会遇到几个搭伙的行客,似乎都在打听江华郡城,秦彦自然给他们指路,顺便问问原因,路人也只是道听途说红沙郡城近几日要封城,禁止出入,他们几人趁这机会想来江华郡转一转。

    看着远行的几人,秦彦若有所思,似是有所察觉,抬头看去。

    在那云端上,一缕金光穿梭于其中,不时地传来“唳——”的鸣声。

    秦彦眼睛微眯,手指环在口中,毫无规律地吹了四声口哨。

    泯渡懒散的坐在河边,看着消失于天际的金光,没有说话,等秦彦刚刚准备下河,抬手间金色的佛臂打出,直接将秦彦砸进河里。

    “说了多少次,不让你喝水,老衲的话可不能不听。”泯渡摇摇头,起身见竟是直接出现在秦彦身前。

    秦彦倒在河滩中,口鼻溢血,白了泯渡一眼,“老师,我只是想摘一朵江明坠华······”

    “摘花何必去水中摘,瓜田李下,被打了就莫要争辩。”泯渡又从袖中捻出了一串红木佛珠。

    淡金色的佛辉从泯渡身上亮起,一点点漫上秦彦的身体,秦彦坐在水中的身体微微一颤,荡起一层层涟漪。

    秦彦闭眼感受,这佛力的进入,每次都会在体内来一个周天,秦彦控制着灵力紧跟佛力,感受着佛力中温暖的力量,如细小的钢针刺入灵力。

    他有种感觉,自己的灵力好像是破碎的,在佛力穿针引线般的作用下正在慢慢融合。

    泯渡捻着佛珠,眉心中挤出一条线,眼中时不时的闪出一丝愤怒。良久后,收回佛珠。

    秦彦站起来,走上岸边,看着泯渡,“老师,我怎么感觉你这灵力和我遇到的不一样?”

    泯渡朝前走着,两人一前一后。

    “你还遇到过其他佛家中人?”

    “嗯,我之前自然之力溃散,全凭同悲大师的方子给我稳固根基,治好了我的伤势,才让我不至于灵力散尽。”

    “同悲?”

    “对啊,同悲大师特别好,医术高强,我觉得相比之下,你这手段还不如他。”秦彦撇了撇嘴,似乎总算找到一个能制住泯渡的人。

    “呵呵,可能吧,不过你所说此人,我并未见过。”泯渡呵呵一笑。

    “说起来,我好像也没见过他,一直都是派五慧来送药,所以我也没有见过他的灵力。”秦彦感觉话题被带跑了,“你还没回答我呢老师,为什么你的灵力和我的不一样?”

    “你是月属性之力,为何要一样?”泯渡头也不回。

    “不是属性的不同,我感觉根源不同。”

    “你是俗子,我是佛家,佛家的力量与你自然不同根源,不仅如此,你修行了大自在经,以后也会与佛家一样。”

    “不应该,灵族力量虽百花齐放,但不应该出现不同源的力量,老师——”秦彦突然顿住,前面的泯渡一脸怪异的转过头来。

    “你还不知这秘辛?算了,秦家也接触不到,不知道也正常。”泯渡像是自言自语。

    “灵族,是灵族自己给的称谓,其实就是人族罢了。”

    秦彦眉毛一挑,有些听不懂。

    “而我佛家,并非人族。”泯渡语不惊人死不休。

    秦彦眼睛瞪圆,指着泯渡,“你,你不是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