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药香嫡女:王爷别乱来 > 145.第145章 阿墨的误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宿梓墨闻言,略略抬起弧形优美的眸子望向她,见她双目闪亮,似是极为期待他能够恢复记忆。

    他骤然想起那日初初睁眼之际,穆凌落与他说过的话。那时,她是想赶他走的。

    她虽然嘴上说着与他成为夫妻,但夫妻间的亲密情事两人丝毫不曾有。其实,她是想盼着他恢复记忆,好把他打发走的吧!

    而今,也不过是想安抚他一二。这才时时刻刻地关注着他能否想起过往,为的也不过是想把他赶走吧!

    想到此,宿梓墨眸色晦涩暗沉,心底也有些涩然,他嗓音喑哑,“没有。”

    穆凌落有些失望,开始闪亮的眸光也略略黯淡了下来,“这样啊,不过,你也莫要着急,慢慢来就是,失忆这种事不大好说,你现在想不起来,不代表以后也想不起来的。说不定偶然某天你醒来,就发现自己什么都记起来了。”

    大脑是太过复杂的结构体,很多病情牵涉到大脑都无根据好说,特别是没有仪器检测,且又是虚无缥缈的记忆之说。

    穆凌落其实主要是担心宿梓墨因着失忆而心生迷茫,毕竟当一个人对过往毫无印象之时,难免就会彷徨无措。

    虽然宿梓墨面上不显,但穆凌落也能察觉得到他眼神的迷蒙,故而才有此一问。

    只是宿梓墨却领错了意思,他只当穆凌落那失望的眼神是因为不能把他当做包袱抛开,也越发验证了穆凌落其实根本没把他放入心中的想法。

    宿梓墨眸光越发黑沉,就连周身的气息都凛冽了几分,如刀削的薄唇紧紧抿起。“不会的。”

    穆凌落一愣,“诶?”

    宿梓墨抬眸望入她的眸底深处,一字一顿,慢慢道:“不会想起的。”说罢,他蓦地站起身,长凳摩擦地面发出沉闷的声响,他却是提着布包,抛了如数的铜钱在桌上,骤然转身大步离开。

    穆凌落不知他为何突然生气,她看了眼桌上还不曾吃完的饺子,也顾不得再吃,喊了声老板收钱,便匆匆追了上去。

    能不能别走那么快……就算是要走,也别把她要卖的肉脯提走啊,那是她要拿去卖钱的啊!

    而且,就算是去万福春,这路也是走反了啊!

    穆凌落正是焦急万分,可路上行人颇多,她也不好大叫,只能加快脚步赶上前头那周身寒气弥漫的高大男子。

    “阿,阿墨,你等等我,你别走那么快啊……”穆凌落匆匆赶了上来,一把抓住了宿梓墨的朱红腰带。

    宿梓墨走动受阻,又见她气喘吁吁地自他身后探出半个脑袋,俯身喘息,娇颜染霞,好似白玉清辉,让人忍不住看向这丽色倾城的女子。

    宿梓墨察觉到旁人的目光,眸色一凝,身子一侧,把觊觎他妻子的目光统统都给遮挡住,挡不住的他就抬眸狠瞪,他是自尸横遍野的战场里存活下来的人,周身刻意释放煞气冷肆,就仿似一尊活阎王冷罗刹,让人望而生畏,不由都纷纷地移开了视线,匆匆掩面而走。

    宿梓墨这才满意,垂眸看着她娇嫩如花的脸颊上浮起的淡淡红晕,好像初晨绽放的最漂亮的蔷薇牡丹,那微微颤动的眼睫毛,就仿佛那迎风招展的枝叶,让人忍不住凑近而去。

    宿梓墨见她喘得厉害,顿了顿,到底抬手笨拙地给她拍了拍背顺气。

    穆凌落自然是不知瞬息间发生的这些,不过有宿梓墨状似爱怜实则力道颇重的抚气,她也没开始喘得厉害了。

    “我,我没事了。”穆凌落拨开他的手,实在拍得她有些疼,她不解地抬眸看向他,咬了咬唇,眸子转了转,轻轻道:“对不起,我方才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

    宿梓墨望着空落落的手,睫毛微微垂下,身侧的手紧紧握起。

    果真,这般不愿让他触碰吗?

    穆凌落看他面色冷凝,心中愧疚,“就算你永远都想不起来,我都说过,我就养你一辈子。而且,咱们现在是一家人,不管你想没想起过往,咱们都是一家人的。你不必因为不能恢复记忆而感到沮丧,我方才那般不顾你心思说,是我的错,我向你道歉,你莫要生气了。我知道阿墨大人有大量,肯定不会跟我这个小女子计较的。”她装着小姑娘的模样,忍着鸡皮疙瘩迭冒的冲动,向他撒了声娇。

    她只以为方才她提起伤心事,让宿梓墨心里不痛快了。毕竟没有谁在失去记忆后,心里会不难受,有些甚至会因此而颓靡崩溃,宿梓墨这般正常的反应已是很好了。

    倒是她太着急,结果戳中了他沉重的心事,这才导致他生气。

    穆凌落向来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顿时也就认认真真地像宿梓墨道歉,并安慰了他一番。

    宿梓墨微微垂眸,看向她紧握着他手腕的双手,耳边是她软软糯糯的清甜嗓音,开始心中的郁结似乎也在瞬间烟消云散了。

    “当真?”

    穆凌落怔住,“什么?”

    “你当真把我当做丈夫,当做一家人?”宿梓墨紧锁着她的眸子,呼吸都略略有些急促。

    穆凌落虽然奇怪,听着“丈夫”二字,她游移了下,却在看到他眼底拂过的黯然冷漠时,也顾不得他的断章取义了,心口一紧,几乎是立刻点头:“当然。”

    后来,穆凌落无数次在午夜梦回时,回忆起这微光静好的一刻,若是她当初没有答应他,是不是之后很多事都会变得不一样了。

    宿梓墨并不曾松懈,只是眸光越发的灼热危险了几分,好似一只老虎正紧紧盯着独属于他的猎物,酌情考虑着如何下口般。

    他微微敛目,不让穆凌落细看他的眸光,淡淡道:“如此甚好,我记下了。”心中却是另有了计量。

    两人虽各自思量不同,且又彼此生了些小误会,但最终还是解决了。

    穆凌落见他周身气息宁静了些,没了开始刺骨的寒凉,她微微弯起眸子,笑道:“那么,现在我有事想好生问问阿墨了。”笑容带着一抹秋后算账的邪恶。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