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到宫斗游戏当咸鱼 > 带着小老婆上门看老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泽都想好一会儿要怎么嘲笑她了,让她给自己倒杯茶,然后好声好气的服软,

    就像话本那般,耳鬓厮磨....

    白泽狠狠的甩了甩头,自己定是被这个邪书给怔住了,一天天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

    “怎么那么久。”白泽像那望眼欲穿的望夫石,准确的来说是望妻石,

    坐的难受又站起来踱步,时间在一刻显得十分漫长,他好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

    上次在凤仪宫门口,远远望一下,只看到她模糊的侧脸。

    “陛下。”

    李公公匆匆回来,

    “人呢?!”白泽期待的看着他身后,

    “是不是还不好意思出来见朕?”

    李公公脸色变了变,最后只好硬着头皮打破了白泽的美好幻想,

    “莲妃娘娘她与曲婕妤去了御花园,奴才去了凤仪宫没有碰到,倒是碰到了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她...”

    “行了,别说了,不用想都知道阿姐她说的什么,倒不如不听了。”白泽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

    李公公止住了话语,沉默的站在一旁,生怕又惹怒了皇上,毕竟最近陛下脾气愈发暴躁了。

    朝臣与下人都在猜测,是不是陛下的青春叛逆期现在这个时候才姗姗来迟,

    李公公对此说法深有同感。

    “那有说莲生去哪里没有?”

    白泽追问道。

    “不知道,只听说莲妃娘娘拉着曲婕妤,说要去看看荷花长莲蓬没有。”

    白泽听闻,抬脚就要往外走,李公公心里了然,陛下这是要亲自找莲妃娘娘去了。

    突然,白泽停下脚步,李公公一个没来得及反应,差点被撞倒在地,

    “你看看我的衣服有没有乱的。”白泽问道,

    李公公苦哈哈的忍着鼻子疼,飞快的点头:

    “陛下还是那么英俊神武,霸气无双.....”

    白泽摆手让他别再继续说了,但是眉眼很明显染上了笑意,

    “走!”

    御花园内。

    白泽走的快又急,李公公迈着腿在后面小跑才勉勉强强的跟上,

    “哎呀,救命呀!”一声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一道娇小的身影从天而降,

    白泽脸色一变,迅速的往后一退,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皇宫袭击自己。

    “哎呦,”,“哎哟!”

    随之而来的是,重物落地的声音,还有肉体相撞的闷声,

    定睛一看,一位女子与李公公相撞倒在地上,

    此时的李公公感觉自己的人生快到了终点,一天天的迈着年迈的小短腿跟在陛下跑就算了,

    现在还被不知名的生物直接砸晕在地上,

    这个不知名的生物一脸蒙的坐在地上,似乎在想,这剧情安排的不应该是这样子,

    她脸上露出了受到惊吓的样子,一排楚楚可怜,

    慢慢的抬头,

    “陛下~”

    白泽拧着眉头,又往后挪了两步,这个人他还是有点印象,两次能投入他怀里的女人,

    白泽一看到她就觉得身体反射性的肉疼,

    冷兮儿看他不说话,还往退了两步,心下一急,便着急的要起来,

    李公公这个完美的肉垫半死不活的闷哼一声,

    “你是想要李公公的命吗?”白泽嘲讽一笑。

    冷兮儿一愣,急忙从李公公身上下来,

    不知道是没有站稳还是故意的,她站起来以后连连踉跄了两下,

    眼看又要摔到白泽身上,

    白泽没有想到冷兮儿如此锲而不舍,等人倾倒到自己面前时,快速的侧了侧身,

    眼看冷兮儿就要亲上暗青色的路石,她不甘心的反手一扯,拉住了白泽的衣服。

    只听到‘滋啦’一声,

    白泽额头青筋跳动,冷兮儿握着白泽被她拉下的衣服,不知所措,

    场面陷入极度的尴尬当中,

    “卧槽!”一声耳熟的惊呼声在不远处响起,

    白泽机械一般扭头看过去,

    莲生和曲茗一前一后,抱着满怀的莲蓬,看向他们这边,面露震惊。

    外人视角:

    白泽的衣服一半被冷兮儿扯着,另一半半斜穿在身上,

    冷兮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头发凌乱不堪,衣服也有些散开,半躺在地上,半身朝白泽那边微微倾斜,

    像是两个露天调情的野情侣,而李公公这个无辜的倒霉蛋,被他们敲晕了,

    莲生连连惊叹。太刺激了,这画面,是她不花钱就能看的吗?

    看到白泽看了过来,连忙用莲蓬将自己的脸挡住,悄悄的往后退,

    “茗茗,咱们赶紧走,这要是打扰到别人的好事,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曲茗笑着点了点头,在离开的时候,对上了冷兮儿的眼睛,她不经意的点了点头,表示佩服。

    白泽的目光从看到莲生出现开始就没有挪开过,

    嫩绿的莲蓬中,隐隐约约露出少女洁白的肌肤,那一双眼睛正在朝着他望过来,像清晨的水雾一般,

    好吧,白泽自动消除了莲生惊讶的神情,

    看到她下一秒就转身离去,白泽急忙的喊道:

    “莲生。”

    结果对方听到这话,小脚一溜,跑的更加快了,

    白泽见她逃走,气急败坏的就要冲过去将人拉住,

    “莲生!你给我站住!”

    这下子,整个人被衣服一绊,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但是衣服也随之被脱掉了,只剩下里面贴身的衬衣。

    白泽不可思议的看着看着罪魁祸首的源头,一只白嫩的手正紧紧拽着他已经脱落的衣服,

    “还不赶紧给朕放开!”

    媳妇从自己眼前消失了,自己还被这个莫名其妙的人给脱了衣服,

    冷兮儿也不知道是那根筋不对劲,居然就这样子握着白泽的衣服,还不由自主的眼睛盯着白泽,

    这身材,没的说,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陛下,臣妾为您穿衣服,别着凉了,臣妾会心疼的。”

    冷兮儿红着脸,做小女人状上前准备为他披上衣服,

    白泽那里还有什么心思跟她拉拉扯扯,一把夺过衣服,拿在手上,

    往李公公屁股一踢,

    “别装死了,朕走了。”

    “哎,哎,陛下等等奴才。”李公公捂着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小跑去追上皇上,

    临走前还不忘,用怜惜的目光看着冷兮儿,

    “冷美人也是不小的人了,莫要想那稚儿一般,还去爬树了,还好有老奴这个老骨头垫着,万一您砸的陛下,那可是大罪。

    “气死我了,我还没怪你这个不长眼的奴才,本来我就可以顺势落入陛下的怀里的。”

    人都走了,只剩下冷兮儿在原地泄气的捶地,她一个艳绝无双的舞姬,陛下的妃子,

    就是想简简单单亲一口陛下,这愿望怎么就那么难呢!

    冷兮儿觉得人生艰难,正在追媳妇的白泽感觉自己更加艰难,

    眼看就要追上媳妇的影子了,结果突然前面又闪出一个不明物体,

    白泽满眼疑惑和震惊,这个从旁边冲出来的不明物体正往他身上撞,

    还伴着一声声惊呼,“陛下~”

    白泽感觉今天他出门没有看黄历,又或者是老天爷故意整他,不让他去见莲生。

    白泽侧身一避,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看都不看地上的生物一眼,迈着腿就要往前走,完了,这下子是真的追不上媳妇了,

    谁知道倒在地上的人,胆大包天的居然敢拉住他的裤腿,

    问为什么不拉白泽的衣服,问就是衣服被他拿在手上,所以只能拉裤腿。

    白泽凭借着最后的一点点耐心,摁住额头跳动的青筋,回头一看,

    竟然还有些眼熟,这不是丞相的女人吗,白泽在气恼,还是会看在丞相的份上,给几分面子,

    现在是追不上莲生了,一会儿去找她,肯定避免不了碰上阿姐,白泽的怒火值在一点点积累,濒临爆发边缘。

    “禾美人,你这是上演什么把戏?”

    禾美人没听清楚白泽说什么,听到皇上开口已经是喜不胜收,毕竟入宫到现在,她终于和陛下说上话了,

    喜悦之下竟然没有抬头看白泽的脸色,

    只见她小脸一垮,眼里的泪水就像不要钱一般流了出来,

    “陛下,臣妾不是故意要冒犯您的,实在是,臣妾实在是太委屈了,”

    她一手抱着白泽的腿,一手拿着手帕抹泪,这画面别提有多好笑了。

    白泽神情变了变,他是听过丞相的女儿出了名的温婉贤淑,眼前这个样子,

    是很楚楚可怜没错,可是他怎么越看越不得劲,要不是看在她是丞相的女人面上,他真想一脚将人踹开。

    “哦?丞相的女儿还有人敢欺负吗?”

    禾田田也是个蠢人,完全听不出白泽话语中的嘲讽,

    还在流着眼泪,哽咽说道:“陛下,臣妾在第一眼看到您,就深深喜欢您了,可是,可是。。。”

    像是说道伤心处了,又开始捂着脸哭了起来,

    哭的白泽面带烦躁,这丞相的女儿怎么动不动就哭,好生烦人。

    “你有事就说,哭哭啼啼的,让朕如何知道你有什么事。”

    禾田田听闻,抽咽了两声,顺杆子上爬,还打算投入白泽的怀抱里,

    白泽如临大敌一般,双手挡在自己面前,连连后退,

    一个个,跟得了什么大病似的,就往自己身上扑,他们是扑爽了,自己可就疼痛不堪了。

    “陛下~”禾田田见白泽离她几步远,娇嗔着又要上前,

    白泽连忙阻止,

    “你就站着直说就就行了。”

    禾田田脸上潮红,嗔怪的看了一眼白泽,小脚一跺,

    “陛下,您要为臣妾做主,那莲妃娘娘不知道为何,总是针对臣妾,就在刚刚,还狠狠地撞了臣妾一下,都将臣妾撞疼了!”

    说罢,还朝白泽伸出了自己的手腕,指着一块肌肤说道,

    “您看,这儿都红了。”

    白泽自以为眼神极好,也没看出哪里红了,

    但是他没有生气,反而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

    嘴角上扬,问:“你是说,是莲生撞了你?”

    禾田田听到这个,眼底升起喜悦和得意,果然陛下,还是在意自己的,

    就趁热打铁道:“是啊,莲妃娘娘她连个道歉都没有,就直径离去了,

    陛下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是该好好为你做主了。”白泽点了点头,

    “走,朕带你去找她,让她给你道歉。”

    禾田田没有想到白泽会真的答应了,早就听说了陛下和莲妃娘娘吵架,看这个架势,两个人确实是出现了些问题。

    也不枉自己让人天天盯着陛下的行踪了。

    迈着得意的小步伐跟在白泽身后,

    一想到一会儿能看到那个莲生朝着自己低头道歉,就觉得心里一阵开心。

    凤仪宫。

    莲生和曲茗坐在桌前,两个人正在开心的剥着刚刚摘下来的莲蓬,

    莲蓬上还挂着些许露水,少女青葱般的指尖,和嫩绿的莲蓬相辅相成,

    趁着叶挽安不在,莲生可以开个小差。

    “一会儿给给你熬个莲子羹,然后再烝一些留着给你做些小零嘴。”

    曲茗细细的剥下一个白白胖胖的莲子,投喂给莲生,

    “很清甜。那就等着铭铭的美食啦,这下子又可以大吃一顿了。”

    莲生眉开眼笑,

    “从莲湖殿搬走后,好久没有蹭到铭铭你的饭呢,”她抱着曲茗的手撒娇道。

    曲茗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要是皇后娘娘不介意,我以后就时常过来。”

    莲生搬走以后,她不知道该不该贸然前来凤仪宫,毕竟皇后还在这里住着,

    她有些不开心莲生不住自己旁边了,也不开心另一个人可以参与莲生的生活,

    但是,这还是比起阿生和白泽亲近,倒不如和叶挽安在一块。

    说是剥莲子,实际上就曲茗一个人在忙活,

    而莲生则是半个身子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只要一闲下来,她就不由自主的想睡觉。

    突然宫殿前面传来了脚步声,一道阴影遮住了莲生眼前的光,

    她恹恹的抬眸,撞上了一双含笑的眼睛,

    心里一咯噔,白泽他来了,来干嘛?

    一连串疑问从她的脑海里冒了出来,最近没有白泽的日子,她悠游自在的练琴睡觉到处晃,

    就连系统也被她的这种懒惰的气息感染了,也没有再催她去攻略白泽。

    所以他怎么在这里?

    对方比她先开了口,

    “你看上去很悠闲嘛。”白泽肚子一股火气,

    一大早找她,人没请到,自己去找她,一路上全是碰到的妖魔鬼怪,

    她自己倒好,在这里悠悠闲闲的打盹,

    莲生懒懒看了他一眼,起身敷衍的给他请个安:

    “陛下圣安,陛下万福,陛下要是没事,就快去关心国家大事吧。”

    莲生一副您有事吗,没事就快滚的态度。

    “你!”白泽气恼,

    身后被人拉了一下衣服,

    禾田田小声的说道:

    “陛下,别生气了,我相信莲妃娘娘不是故意撞臣妾的,臣妾,臣妾,”

    说罢还做咬唇状,低着头双肩一抖一抖的抽泣起来,

    像是被人欺负,却又心地善良为他人着想,忍气吞声的柔软样。

    “你说什么?”莲生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

    自己什么时候招惹这号人物了,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既身为朕后宫的妃子,就该和睦相处,而不是耍些心机手段,

    去欺压其他人,丞相女儿多温柔的人,忍无可忍的都到朕面前来告状了。”

    莲生看着白泽面带寒气,咄咄逼人的质问自己。

    莲生气笑了,

    “禾美人说本宫欺负了你,你到时说说,我怎么欺负你了?”

    禾田田看了一眼白泽,又看了一眼莲生,

    又开始了红了眼眶,

    “莲妃娘娘,我知你有人撑腰,您也不可以如此过分,就在刚刚您撞了臣妾,您不跟臣妾道歉就算了,”

    她停住了话语,看向曲茗说道:“还有她,之前分明是她辱骂臣妾,而你呢,竟然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臣妾欺负人,还让人四处造谣臣妾行为不端,”

    说到伤心处,眼中的泪水像是抑制不住的往下落,

    白泽一看到她又哭了起来,脑袋就不由自主的疼,

    “好了,话到这里就很清晰了。”

    他看着莲生,

    “纵使阿姐护着你,但是你这性子太过于娇纵了,给禾美人道个歉,这件事情就翻篇了。”

    莲生从听禾田田的话开始就一脸困惑,自己什么时候撞了她了?就在刚刚,确实是碰到禾田田,可是这人干什么不好,横着一只手在那里挡着她们,

    幸好莲生反应快,绕着人就跑起来,自己在那个时候不小心碰到她的汗毛了吗?

    还有说什么自己造谣她欺负人?她什么时候有这个闲工夫去找人造谣了?

    转头再看白泽,才是最让她生气的那个,

    她嘲讽一笑,

    “所以,今天你来见我,就是为了让我给你的心肝道歉?”

    白泽被她的笑容一激,冷声道:

    “没错,你做错了,就该道歉。如果不是你,那就为自己解释。”

    换成是别人,他连管都不管,直接打入冷宫,或者给阿姐处理,毕竟,他并不想心力去管理后宫。

    可是犯错的人是莲生,他愿意为她退让。

    “你带着她前来,咄咄逼人,还说什么让我解释,真是可笑。”

    莲生眼里的嘲讽更胜了,她本以为,两个人既然回不到从前,她也没精力去攻略他了,各自相安无事就算了。

    可是他三番五次的来招惹自己,这次还带着他的小老婆来逼自己道歉,

    莲生越想越觉得可笑,

    “我就一句话,不是我做的,我不会道歉。”

    曲茗上前握住了莲生的手,莲生朝她笑了笑,“没事,我没有做错什么,不需要害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