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仙叩长生 > 第一卷 初踏仙路 第六十四章 诱饵

第一卷 初踏仙路 第六十四章 诱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阳城,乃是南唐排名前五的大城,若是真有海族深入,后果当真不可设想了。

    也难怪身为一阁之主的陈平会脸色大变。

    侯姓老者却是淡然说道:“据我调查,只是两位红鳞族的海妖在作祟,其中一位在金川县以人族血肉和青寒玉喂养白玉蜘蛛,另一位则是附身在晋阳城扬姓的副城主身上,一直在大肆搜刮修炼资源,与整个海族应该没有关系。”

    陈平这才松了一口气的问道:“侯师弟可是能确认此事?”

    侯姓老者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应该便是如此,不过那位混在晋阳城的海族,在金川县的同族死去后,便莫名消失了,不过按照我所了解的蛛丝马迹,怕是要寻仇。”

    陈平脸上浮现出了沉吟之色,片刻后话锋一转的问道:“我听说此事是适越门一位内门弟子提前发觉,并上报给张冰钰师弟的,不知是适越门的那位优秀弟子?”

    侯姓老者脸上浮现出一抹怪异的神情的回答道:“倒不是什么优秀弟子,此子名为林悦,是在接张师弟下发的宗门时,碰巧发现的,此子倒是与黄师兄有些关系,但资质低劣,只是三灵脉而已。”

    “三灵脉?若是如此资质,我等倒可以稍加利用一二,既然你说这位海妖真的要寻仇,我等又不愿再次得罪海族,倒不如以此子为诱饵,将其引出,再施展一次搜魂术,毕竟海族之事实在事关重大,若是处理不善,后果难料,”陈平思索了片刻后,口中不紧不慢的说道。

    侯姓老者同样一阵沉默。

    这两位筑基长老,似乎同时回忆起了数百年前,那场人族与海族的大战来。

    足足过了一顿饭的功夫,侯姓老者才有些可惜的说道:“林悦此子心性不错,若真成为诱饵,怕是难以活命……”。

    陈平却是摆了摆手的打断道:“以此子的资质,很难有太大成就,倒不知再替宗门冒险一会,若是侥幸活了下来,我等自然不会亏待于他。”

    侯姓老者点了点头。

    陈平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的问道:“我听说黄师弟与熊师弟再次出门远游了,不知何时能回来?”

    侯姓老者有些不敢肯定的说道:“黄门主应该是去寻找一味炼制珍稀丹药的药引,至于归期,怕是在大比前吧。”

    陈平点了点头。

    接着,二人便交流起了修炼心得来。

    ……

    ……

    一个月后。

    距离落云山脉千里外的一处阴暗潮湿的密林中,一位身材已算壮硕、皮肤黝黑的少年,通体被黄蒙蒙的光罩笼罩着,双目凝重的盯着前方。

    只见少年对面五丈远的地方,有一只巨大的毒蝎,正恶狠狠盯着他,

    这毒蝎长有一米、生有六足,前面举着两只粗大的鳌,尾部则生着高高扬起的钩尾,丑陋的三角脸两侧长着两只绿油油的双目,通体漆黑如墨,钩尾却是呈现诡异的紫黑色。

    此妖散发的妖气也是不弱,已经达到了一级巅峰,与人族的练气境修士战力相差不多。

    这毒蝎名为紫尾蝎,正是张冰钰玉简上所说的,必须要抓住的妖兽。

    这黝黑少年,自然便是林悦。

    林悦一路风尘仆仆的感到此地,并且足足寻找了三日后,才找到紫尾蝎。

    早就知晓紫尾蝎剧毒的林悦,一见到紫尾蝎,便早早施展出了土甲术,将浑身上下护了个密不透风,并且拉远距离的死死盯着此蝎。

    紫尾蝎早就感应到了林悦的敌意,但是它并不高的灵智,依然感受到眼前人族的不好惹,在恶狠狠盯了林悦一会儿后,紫色的钩尾闪电般一抬,一道长有三尺的紫黑色尖刺,带着恶臭味道的,闪电般朝着林悦射来,接着紫色的钩尾倏忽间朝着地面一探,半边身子便钻入了泥土中!

    这紫尾蝎一见敌人不好惹后,竟是发出一击后,打算直接逃遁了。

    林悦见此,脸色微变,脚下月影一晃,躲过紫黑色的尖刺,同时双手一扬,两道巨大的青色风刃,直接斩向在泥土中只剩下了小半身体的紫尾蝎。

    “撕拉”声中,地面被犁出两道巨大的裂缝,而紫尾蝎明显也被波及到了,整个身体被风刃带来的巨力,冲撞的在地面上滚了几滚,随即便又若无其事的站正了身体,三角脸上油绿的双目亮了一下,口中对着林悦发出威胁般的“滋滋”声。

    林悦不敢大意的脚踩着灰云,漂浮在紫尾蝎头顶三丈高的位置,接着继续毫不客气的施展出数道巨大的风刃。

    紫尾蝎六脚齐动,速度竟也是奇快的躲过了青色风刃,接着钩尾一扬,再次射出三道紫黑色尖刺后,朝着前方亡命狂奔起来。

    林悦根本不敢接触这紫色尖刺分毫,只能将灵力疯狂注入眼前的土黄色护罩中,勉强阻挡住这紫黑色尖刺。

    这一瞬间,紫尾蝎又逃到了十丈之外,并且钩尾再次钻入泥土中,打算从地下逃之夭夭。

    林悦好不容易才找到此蝎,自然不可能让此蝎轻易逃脱,于是想也不想的屈指一弹,一颗成人头颅大小的火球,狠狠朝着紫尾蝎砸去。

    “轰!”

    地面被砸出一个硕大的泥坑,紫尾蝎自然无法再钻入泥土中逃生,只能继续在地面上狂奔。

    待林悦快追上紫尾蝎时,此物又如法炮制的从钩尾处射出毒刺,逼得林悦不得不运转灵力抵挡。

    一追一逃中,半个时辰的时间飞快逝去。

    已经消耗了小半灵力的林悦,脸上终于浮现出不耐之色。

    “看来想要轻轻松松解决这紫尾蝎,是不可能了,”林悦喃喃自语了一句后,对着数丈外的紫尾蝎,十指飞快的连弹了几下。

    顿时,数十个硕大的火球,围成一个火球组成的大圈的,狠狠砸向紫尾蝎。

    火光飞溅,地面上泥土飞扬,将紫尾蝎暂时困住。

    接着,林悦对着储物袋轻轻一拍,那把血色小剑,便一阵轻鸣的悬浮在他的眼前。

    林悦面色淡然,屈指将一滴鲜血弹到剑身上。

    剑身上血光一阵大放,接着一个半丈的血剑幻影,便浮现而出。

    林悦遥遥对着地面上狼狈逃窜的紫尾蝎一点,口中轻吐了一个“斩”字!

    一阵凄厉的剑鸣声中,血光一闪,狠狠斩向紫尾蝎。

    地面之上,火球被一股无形气浪吹得东倒西歪,最后直接化为点点火丝的消失不见。

    紫尾蝎发出一声哀鸣。

    让人牙酸的切割声,仅仅只是响了一下,一切便戛然而止。

    林悦精神力一动,恢复了原状的血色小剑再次悬浮在他的眼前,并在他一拍储物袋后,在闪烁的白光中消失不见。

    林悦则是体表依然光罩护体的落在了地面,朝着下面的大坑看去,只见一米长的紫尾蝎,已经被斩为两截,死的不能再死。

    林悦脸上露出满意的神情,精神力附着在被斩为两截的紫尾蝎上,同时一拍储物袋。

    两截紫尾蝎的尸体,便在闪烁的白光中,被林悦收进了储物袋中。

    从发现紫尾蝎,到斩杀此妖,前后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看起来甚是轻松,但是先前利用自身精血驱使血色小剑,依然耗费了林悦一半的灵力。

    林悦面色不变的盘膝坐在大坑旁边,闭上双目恢复起了灵力。

    半个时辰后,林悦长身而起,脚踩灰云朝着下一目的地而去。

    一周后,林悦将一只有高有半丈、膀大腰圆、臂长过膝的黑色猿猴,堵在了一处无人的溪涧旁。

    这黑色猿猴双目圆睁,瞳孔漆黑,宽厚的背部生有银光闪闪的大片如精铁般的鳞片,奇长的双臂上肌肉如小山般隆起,看起来颇具力感。

    正是张冰钰指名的铁背黑猿。

    这猿猴实力也不强,只是初入二级,但是力大无比,双臂一挥,怕是有数千斤巨力!

    林悦运气也算不错,若是在树林中遇到此猿,怕是连这妖兽的毛的抓不住,不过既然堵在了此地,那么一切便好说了。

    “吼!”

    铁背黑猿对着饶有兴致看着自己的林悦咆哮了一声,露出一嘴黄色的牙齿,接着示威般用力砸了砸自己的胸口。

    林悦不愿再耽搁时间,脚下月影一闪之后,逼近铁背黑猿,接着右手虚空对着此猿一挥。

    无声无息,此猿的脑袋,便直接从脖颈上滚落下来。

    林悦三两步上前,将此妖收入了储物袋中,略微一犹豫后,便脚踩灰云的悬浮在空中,稍稍辨认了一下方向后,朝着远处飞去。

    时间继续向前,一个月后。

    浑身是血的林悦,看着倒在地上的三只巨大青色风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中闪过一丝惧意。

    按照张冰钰玉简上所标,林悦来到这座名为岳麓的小山上,在一番搜寻后,终于找到了通体青色的风狼,并且极为干脆的将其斩杀,然而他刚要收起此狼的躯体时,却惊动了另外三只成年风狼,而且这三只风狼皆都是二级顶阶!

    林悦见此,只能亡命飞逃,然而这三只风狼速度皆都奇快无比,林悦竟是无法逃脱,只能硬着头皮与其争斗了起来。

    在几乎拼了半条命,施展了所有手段后,林悦才将这三头风狼斩杀,然而他的灵力,也基本上亏损了个干净,并且全身上下皆是伤口,即便是服用培元丹,一时也无法尽快复原。

    林悦只能就地修养起来。

    ……

    ……

    就在林悦疯狂的为张冰钰收集妖兽材料时,一位自称姓宁的中年男子,以执事弟子亲属的身份,进入了星辰阁,并且在执事弟子的住处,找到了那位满脸麻子的宁姓青年。

    这位满脸麻子的宁姓青年,林悦也算熟悉,正是那位在开灵前,为林悦等人安排了住处的执事弟子。

    当宁姓青年看这位中年男子后,满脸惊喜的叫了一声“兄长”,便将其引到了自己的石屋。

    当晚,这位中年男子突然化为一道血红色的残影,悄无声息的来到熟睡的宁姓青年身边,接着周身的皮肉直接爆裂开来,顷刻间化为一只体型庞大的红色怪鱼。

    这红色怪鱼伸出鱼鳍,对着熟睡的宁姓青年轻轻一划,红光闪动间,便将宁姓青年给活剥了!

    一张几乎完好的人皮,与血肉模糊的刘姓青年分离开来!

    血色怪鱼则是嘴巴一张,将血肉模糊的宁姓青年直接吞入了腹中,接着,这红色怪鱼体表红光轻轻一闪,骤然变小了无数倍的钻入了刘姓青年近乎完好无损的人皮中。

    片刻后,与红色怪鱼融为一体的“宁姓青年”,便诡异的再次活了过来。

    “林悦……”!

    “宁姓青年”口中发出了寒气森森的声音,接着“嘿嘿”一笑,大模大样的躺在床上,竟是如已经被吞入怪鱼口中的宁姓青年一般,呼呼大睡起来。

    地面上、石床上的血迹,则也是诡异的消失的一干二净。

    先前的一切,仿佛根本就没有发生一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