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修仙叩长生 > 第一卷 初踏仙路 第四十四章 丹药之争

第一卷 初踏仙路 第四十四章 丹药之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青衣儒冠的男子青年看了一眼林悦,苦笑道:“林师弟莫怪,这位靳师兄早就在半路等着我了,所以……。”

    “师兄哪里话,靳师兄能到我这里,自然也是客人,两位师兄请进,”林悦双目微闪,接着微微一侧身,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容的说道。

    至于秃顶的靳鸿,似乎没想到林悦的养气功夫如此之好,脸上闪过一丝异色的当先走了进去。

    片刻后,三人分而落座。

    “林师弟怕是还不知道我吧?在下贺函,”青衣儒冠的青年刚一落座,便轻笑了一声的说道。

    林悦听到此人名字后,心有一震。

    贺函的大名,林悦自然也是听说过的,此人乃洛水门大师兄,一身修为丝毫不弱于雷惊风,且为人处世颇为公正,名声同样极佳。

    林悦客气的抱了抱拳,同样笑着说道:“原来是贺师兄,还要麻烦师兄专门跑这一趟,让做师弟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贺函摆了摆手,不在乎的说道:“本就是师长交代下来的任务,谈不上辛苦。”

    林悦与贺函就这般你一言我一语的聊了起来,似乎忘记了靳鸿一般。

    林悦也能感觉到,贺函此人对靳鸿半路截他之事,心中颇有些不舒服的样子。

    既然如此,林悦乐得将靳鸿此人晾在一边,与贺函继续寒暄了起来。

    盏茶功夫后。

    坐在一旁,被当成空气的靳鸿,终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贺师兄,你不是来送锻神丹的吗?”

    贺函闻言,目光一闪,似乎才想起了此行的目的一般,将一个小巧的玉盒打开,并递给了林悦,大有深意的说道:“林师弟,这是李师叔亲自叮嘱我要送到你手上的东西,你可要收好了。”

    靳鸿闻言,脸色自然更加难看了起来。

    林悦却是小心翼翼的将玉盒双手接过。

    随着玉盒的靠近,一股让人精神一震的特殊药香,顿时扑面而来。

    林悦双目微眯的望向玉盒中,只见一枚通体暗红的丹药,正安静躺在里面。

    林悦双目中闪过一丝喜色,他本能觉得这锻神丹非同凡响,不过他倒也不会此时就拿出此丹来品鉴,因为他的旁边,正坐着一位让他颇为头疼家伙!

    靳鸿见贺函将锻神丹给了林悦之后,精神一震的看着贺函说道:“贺师兄,既然丹药已经送到林师弟手中,想来贺师兄已经完成了李师叔交代的任务,那么接下来,此丹便由着林师弟处理了是吧?”

    早就收敛了笑意的贺函,面上丝毫表情也无,淡淡道:“话虽如此,但我们身为同门,靳师弟最好还是不要做出强买强卖的事情。”

    这下,不但是靳鸿,就连林悦都有些意外了,这位贺师兄似乎与靳鸿并不对付的样子。

    靳鸿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看着林悦温和说道:“贺师兄放心,我不会让林师弟吃亏的,前几日,我便和林师弟交流过,这锻神丹……。”

    林悦摇了摇头,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此人后面的话,并断然道:“靳师兄,我那日便说过,这锻神丹要自己用,不会交换给任何人,别说吴鹏飞师兄,便是筑基境的长老来此,师弟还是这句话。”

    一旁的贺函闻言,看向林悦的眼神中,顿时浮现出一抹欣赏之意来。

    而靳鸿的脸色,却是变得极其难看了,他语气低沉的说道:“林师弟不要拒绝的这么绝对,先听听用来换取凝神丹的东西后,师弟再做决定也不迟。”

    此人语气顿了顿,继续说道:“除了上次说的百块灵石,和一件低阶符器外,我还可以再给林师弟加上一件中阶符器,如此的话,想来足以换取那枚锻神丹了。”

    林悦这次倒是有些吃惊了,一件中阶符器的价值,可不是低阶符器相比的,看靳鸿此时的样子,倒是真的有诚意交换锻神丹。

    一旁的贺函,似乎也有些吃惊的样子,不过他此时倒也不好开口说什么。

    见到林悦似有意动,靳鸿脸上一喜,然而在听到林悦的话后,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僵。

    “加一件中阶符器的话,倒是勉强能换锻神丹了,不过以师弟现在的修为,并不需要中阶符器,所以靳师兄还是请回吧,”林悦最终还是神色不动的拒绝道。

    靳鸿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大怒道:“林悦,你可是想好了,你若是愿意换取锻神丹,不但可以得到你这种三灵脉本无法得到的财富,还能换得吴师兄的好感。否则,小心今后的修炼再无宁日!”

    贺函眉头一皱,看着一脸怒气的靳鸿,淡然道:“靳师弟说话还是要注意分寸,这星辰阁也绝非吴师兄一人说了算,你又何必如此威胁一位入门不久的少年。”

    靳鸿似乎对贺函有些忌惮,闻言坐了下来,不过脸上怒气依然未消。

    林悦听到靳鸿半讥讽半威胁的话语后,似乎并未生气,但口中却是毫不留情的说道:“在靳师兄看来,像我这样的三灵脉,没有资格服用凝神丹,服用了便是浪费,但是此丹是我拿命换来的,我想怎么处理,与你何干?而且,我虽然是三灵脉,资质不佳,但仍懂得堂堂男子汉,当挺起腰杆做人的道理,绝不会轻易甘愿被人驱使,如那下人一般!”

    靳鸿听到这番话后,一张脸先是涨的通红,接着又变为青黑,口中不断的喘着粗气,双拳更是紧握着。

    靳鸿虽然也只是六灵脉资质,入门多年未曾进入练气巅峰境界,但是他凭借着察言观色、善抱大腿的能力,很早便于吴鹏飞打成一片,成为了吴鹏飞最坚定的追随者。从此之后,他几乎算是吴鹏飞的化身,走到哪里,都会得到一些礼遇,哪里受过这等气?

    更何况,林悦还只是区区的三灵脉。

    “好!很好!林师弟巧言善辩,靳某甘拜下风,但此事绝对没完,我看林师弟已经到了练气中境,而师兄我正好也处在此境界,倒不如你我切磋一番,看看靳某这个在林师弟眼中的下人,是不是真的如此不堪!”

    上面的话,靳鸿几乎是咬牙切齿般说出来的。

    林悦却是淡淡摇了摇头,道:“没兴趣。”

    靳鸿深深吸了一口气后,竟是瞬间冷静了不少,他看着林悦认真说道:“林师弟,这锻神丹吴师兄是不会如此轻易放手的,想来你心中也不愿再与我纠缠,所以你我打个赌,如何?只要我输了,交换锻神丹之事,便就此作罢,而且我还会给林师弟一件符器;若是我赢了,我依然会给林师弟先前承诺的东西,不过这锻神丹,我可是要带走了。”

    林悦深深望了此人一眼,发现对方并不是那种会被气愤冲昏头脑之人,心头顿时一凛。

    此时,一直沉默的贺函,沉吟了一下后,开口道:“林师弟,你倒不妨考虑一下靳师弟的建议,你们可以切磋一场,若是你胜了,不但可以得到一件符器,而且靳师弟也好向吴师兄交代,以吴师兄的地位,自然也不好再来找你麻烦;若是你输了,虽然没有了锻神丹,但是灵石和符器,却还是属于你的,你倒也至于太吃亏。”

    林悦心中无比的恼怒和郁闷,若是他的实力足够强大,这靳鸿怎敢如此逼迫他?

    不过,林悦知道目前的他,并无讨价还价的能力,看来也只能与靳鸿此人拼斗一场了。

    如此想着,林悦抬起头对着贺函感激一笑,接着望向靳鸿,淡然道:“既然如此,说不得要与靳师兄切磋一下了。”

    靳鸿闻言,脸上顿时一喜,也不知道先前他的愤怒是装出来的,还是真的被林悦的言语激怒了。

    或许,拿到锻神丹,并且顺手替高鑫教训一下林悦,才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

    ……

    ……

    盏茶功夫后。

    林悦与靳鸿二人相隔数丈而立,远处则站着贺函。

    此时,靳鸿的周围,已经出现了一个金蒙蒙的光罩,将他自己全身上下护的密不透风,同时身前悬浮着一把绿光灼灼、灵气盎然、长有三尺的玉尺。

    林允悦见此,心中顿时一沉。

    看对方的模样,分明是早有准备,且看起来极其谨慎的样子。

    林悦神色不动的默念起了咒语,刹那间,他的体表便有阵阵微风缭绕不停,脚下也是出现出了淡淡的月影,周身同样出现了一个黄蒙蒙的光罩。

    接着,林悦在袖口一拍,那颗半透明的灵璃球,顿时悬浮在了他的身前。

    不远处的靳鸿,并不着急攻击,不过看着林悦居然懂得如此多的术法,且似乎非常熟稔后,双目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林师弟,你可要小心了!”

    靳鸿对着林悦似乎好心的喊了一句,随即双手不停的晃动,数个大小不一的火球,带着破风声,朝着林悦激射而来。

    同时,悬浮在此人身前的绿尺,也是变大了数分,绿光大放的朝着林悦压落!

    林悦嘴角微翘,并没有与对方互喷术法的意思,而是脚下月影一晃,整个人带着一阵微风的消失在原地,在躲过了靳鸿一连串攻击的同时,身体化为一道残影的直奔对方而去,速度奇快。

    然而,靳鸿的反应也是极快,口中咒语急促的念着,数十个火球在空中排成了一条火线,接着化为火雨朝着林悦避无可避的砸去,而那根绿尺,更是带着呼啸之声的紧紧缀着林悦的身影,不时射出道道绿芒。

    “嘭嘭嘭……”。

    避无可避的林悦,被数道火球狠狠砸中,而背后那绿尺射出的绿芒,也是带着“嗤嗤”声的射向林悦。

    林悦身前背后的光罩之上,黄光狂闪着,虽然不会一下子碎裂,但也绝无法承受太多攻击。

    即便如此,林悦依然没有停下脚步,用术法去攻击对方,反而身形左右晃动的依然直奔靳鸿而去。

    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林悦终于距离靳鸿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而他体表的护罩,此时也被火弹术和绿尺射出的绿芒破坏殆尽。

    又是两道绿光射了过来。

    在“咔嚓”声中,黄蒙蒙的光罩应声而碎,林悦一时间防御全无!

    见到林悦的护体光罩被破,站在远处的贺函,眉头一皱,接着像是发现了什么一般,嘴角露出淡淡笑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