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从聊斋开始横扫诸天 > 第五章 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郭北镇,你知道在哪吗?”

    “郭北镇?江兄你要去郭北镇?”

    “不错。”

    “巧了,我也要去郭北镇,如果江兄你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同行!”

    宁采臣大喜过望,脸上开心的神情掩都掩盖不住。

    有这位狠人同行……

    安全了!

    连妖魔鬼怪都不是他一合之敌,更合乎山匪恶人?

    “郭北镇距离这儿还有二十多里,一路往南就是,咱们现在出发,还赶得上吃晚饭。”

    说到这儿,宁采臣不自觉的摸了摸肚子。

    饿啊……

    “成,那咱们这就出发。”江仲渊哑然失笑,痛快道。

    三十多里路,江仲渊倒是无所谓,但带上宁采臣这文弱书生,恐怕真得走到傍晚了。

    所以在下一个驿站,江仲渊大手一挥雇了两匹马。

    刚刚中年商人递来的银钱,这时候就派上了用场。

    晃晃悠悠半晌,总算在正午前赶到了郭北镇。

    破落的建筑,道路两旁随处可见的无人认领的尸体,以及一个个凶相毕露的恶霸。

    这就是江仲渊对郭北镇的第一印象。

    在野外还不觉得,现在来到城镇,他总算对混沌空间所说的‘民不聊生’四字有了切身体会。

    人命贱如草芥。

    此时。

    迎面走来几个官兵模样的人,看到江仲渊以及宁采臣二人后眼前一亮,恶狠狠道:“生面孔?别动!”

    话音未落,其中一人就伸出手推搡宁采臣。

    “官兵老爷,我是犯什么事儿了吗?有话好好说啊!”宁采臣下意识的后退两步,怯懦的解释道。

    刀与刀鞘摩擦,发出‘噌’的一声。

    为首官兵刀锋直指宁采臣,蛮横道:“犯没犯事,你说了不算!再敢动一下,休怪爷刀下无情!”

    江仲渊微微蹙眉,跨步将书生挡住,平静道:“这就是官府执法的态度?”

    “呦呵?还是个刺头!弟兄们,这人定是哪里来的逃犯,抓回去领赏钱!”

    剩下几名官兵齐刷刷抽刀出鞘,狞笑的向江仲渊逼来。

    四周的路人对此似乎早已是司空见惯,胆小的立刻远离腾出位置,生怕被抓回去充人头。

    倏然间。

    疾风骤起!

    短短几秒钟,宁采臣便听到数声惨叫,定睛一看,几个官兵已经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局势变化快得让人目不暇接。

    “这,这,江兄,你这可闯大祸了啊!!”

    宁采臣脸色煞白,许是吓傻了,他站在原地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

    “我要是不出手,你信不信中午都不用过我们就会在大牢里待着?”

    长袍猎猎,江仲渊面色平静的来到一众官兵的身侧。

    咔嚓。

    脚掌落下,这是肋骨被踩断后所发出的悲鸣。

    “啊!!!”

    被他踩在脚下的官兵本来已经晕了过去,此时却硬生生疼醒了过来。

    江仲渊面容不变,淡然道:“披着一层官皮,就觉得能肆无忌惮了吗?”

    乱世之中,这般杀良冒功的行径绝非罕见,只能说他们错就错在,把江仲渊当成了能随意揉捏的软柿子。

    “大人,我等有些不识泰山,还请饶我们一命……”

    其中一名官兵踉跄着爬起来,忍着剧痛道:“我等皆是这郭北镇县衙衙役,大人若是当街将我等打杀,必会成为逃犯,不如放我们一条生路……”

    “你在教我做事?”

    江仲渊斜了他一眼。

    “不敢不敢,只是望大人权衡利弊,只要放我等一马,接下来只要大人还在郭北镇,我等任凭差遣!”

    那人身体还因为剧痛而微微颤抖着,低头不敢看江仲渊的脸。

    蓦地,他眼前出现一片阴影,顿时身子抖得更厉害了。

    既因为疼痛,也因为恐惧。

    然而。

    江仲渊却没有跟他说一句话,只是淡淡的从他身边走过,来到了一旁的酒肆之中。

    “小二,来壶酒。”

    江仲渊的双手五指交叉,胳膊肘压在桌上,将店小二唤了过来。

    本来即将满座的酒肆这么一瞬间,便腾出了不少位置。

    在他进来以后,其他客人不管面相再凶看起来再狠的,说话时都不自觉的压低了音量。

    行走江湖,有时候最重要的不是你能不能打,而是你分得清什么人能惹什么人惹不起。

    就比如现在,眼前这位看上去白白净净,却一出手就制服了数名官兵的人,就绝对在不能惹的范畴之内。

    “好嘞客官。”

    早就看了半天热闹的店小二匆匆赶来,脸上还挂着讨好的笑容:“这位客官,除了酒水还要点什么?”

    客人少了就少了,该心疼的是老板,管他什么事儿?

    人少了他反而还轻松一些。

    “肉,有什么招牌的都上一遍。”

    “成,那您稍候。”

    小二把毛巾往肩膀上一搭,便跑到后厨忙活了起来。

    这时候,宁采臣才懵懵懂懂的来到一旁的位置坐下。

    方一落座,他便忍不住道:“江兄,你方才……”

    “什么方才?”

    江仲渊疑惑。

    “你方才,方才是不是下手太过狠辣了一些。”憋了半天,宁采臣才结结巴巴的说出这番话。

    “你可知若我不出手,你的下场是什么?被抓进这郭北镇大牢之中,判什么罪全看运气,至于能不能沉冤得雪……呵。”

    最后那声冷笑意味深长。

    “不会吧?”宁采臣愣坐着,神情迷茫。

    “你说不会就不会吧。”

    江仲渊笑了笑,并没有继续解释的意思。

    要不是最后,官兵那番话让他临时改了主意,不然绝不会这么轻描淡写的揭过去。

    接下来的任务不确定还需不需要在郭北镇停留,留下这些衙役兴许还能有些用处。

    至于对方履约与否亦或者会不会前来报复……

    江仲渊并不担心。

    没一会儿,热腾腾的菜被小二端了上来。

    都是大鱼大肉。

    “江兄,那……”

    宁采臣眼神游移,望着还在冒热气的菜肴,刚刚的事儿顿时被抛之脑后。

    天晓得他多久没吃过这等美酒佳肴了。

    “本就说好要请你吃饭,不必客气。”

    “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罢,宁采臣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立马夹了块肉塞进嘴里,只嚼了两口便囫囵咽进肚里,活像饿死鬼投胎。

    江仲渊则先是给自己倒了杯酒,不慌不忙端起来一饮而尽,最后闭上眼细细品味。

    好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