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黑夜眷者 > 第1章 北方寒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批货物要运到‘钢典城’,参加今年的北方拍卖会......”

    “希望卖个好价钱,能熬过今年的寂寒潮。”

    窸窸窣窣的交流声,从苏安的耳畔传来,惊扰了整个意识。

    谁在说话?!

    明明家中只有我一个人,哪里来的陌生声音.......苏安感到不妙,急忙撑开眼皮。

    视野先是模糊,又蒙上了一层昏黄色,正有微弱的光源从前方照来。

    ——那是挂在铁笼上的马灯。

    在昏黄灯光的笼罩下,苏安看到了单人大小的铁笼,将他与外界隔绝,身体下方铺着干草,凛冽夜风透过铁笼,呼呼吹拂在身上,让苏安打个寒噤。

    哒哒哒......

    有节奏感的马蹄声,从前方传来,伴随着的是铁笼晃动。

    苏安见状明悟,前方大概有擅长脚力的马畜,正在拖着铁笼车子行驶。

    怀着几分好奇心,苏安凝目望去。

    夜幕笼罩的雪原上,白色苍然,隐隐能看到一头头体态似马的漆黑生物,正在雪夜中奔行。

    细细望去,那些漆黑生物的身上,两侧肋骨处,赫然生长着一排眼睛,呈棕黄色,在灯光下微微晃动,若是普通人目睹此景,说不准要大惊失色,直呼见鬼。

    但作为《永夜》中堪称骨灰级玩家的苏安,倒没有半分慌张,仅仅凭一眼,他辨认出了对方是‘雪魇马’,在北方寒土中,这是最常见的运载工具。

    可紧接着,苏安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

    北方寒土......

    这不是《永夜》游戏的主世界中,最北方的那块地区么?

    《永夜》是新世代的虚拟游戏,由天启公司研发与运营,自发布以来,一直登顶于游戏人数榜的冠位,如此火热的全球游戏,自然养活了一大批职业玩家。

    比如,苏安就是其中一员。

    苏安是开服入坑的资深玩家,在游戏开启了货币兑换的金行后,他就靠着《永夜》打金为生,在游戏圈子里人人称得一声‘安苟’,可见,他的实力是得到认可的......不仅如此,苏安还是‘黄昏领域’相关攻略组中的核心成员,也是华夏区的少数几个,能有希望踏入半神的高阶骑士。

    纵使前半生见惯了大风大浪,此刻,苏安面对着离奇一幕,也不免感到错愕——

    “我在永夜世界的土地上?”

    苏安揉了揉头,明明在他的印象中,自己喝了几瓶小酒,就上床睡觉了,没有躺入游戏舱。

    再有一点,如果他真的潜入永夜世界了,按照个人账号,苏安作为高阶骑士,又是归属于‘黄昏领域’的顶尖强者,也不应该身陷牢笼中.......不,我的情况不对劲啊!

    怀着几分困惑,苏安望向身体。

    有些脏乱的灰色风衣下,纤瘦又娇弱的身体,穿戴着同灰色的马甲,下方是直筒长裤,由于腿部纤瘦,夜风吹起了裤管,像是‘气球’套在小孩子的身上。

    体内曾经充盈的力量不见了,只有真切的虚弱感上涌......

    最重要的是,苏安透过灯光,发现他的皮肤变得白嫩细腻,不再是以前的小麦色。

    这副身体不是苏安的游戏人物!

    难道我登错账号了?不.....不可能!苏安否定念头。

    在科技发达的星际世代,作为兼顾了社交领域的全民游戏,《永夜》中形象取决于现实容貌,不存在整容条件,除此以外,每个公民绑定了一个游戏账号,也不存在登错账号的可能性。

    所以说.....

    结合上述线索,貌似只有一个答案——

    “我不会是穿越成了......”

    “永夜世界中的原住民吧?!”

    苏安喃喃自语,作为网文爱好者,他面对着‘即视感’如此浓烈的场景,不需要思考太久,心中油然冒出念头,甚至于,他以前刷B站视频的时候,经常跟着弹幕玩穿越梗。

    可是,当事情真正落到自己的头上.......

    苏安的第一反应,却不是欣喜若狂,只觉得心中空落落的,像是丢失了什么东西——

    “果然,网上小说是骗人的。”

    “这种事情,不像我想象中的让人欣喜.......哎,这就是‘叶公好龙’吧?”

    “至少有个好消息,我没穿越成女的.......”

    一直到呼啸冷风,吹得苏安脸颊生疼,此时,他终于回神,意识到个人处境。

    “夜幕中还有不少的铁笼,这里是奴隶车队吗?”

    “我的身份是谁?为何被关进铁笼......”

    这个念头像是一把钥匙,撬开了某个关键点,突然,一股股陌生记忆从脑海涌上来,让苏安不禁抱头蹲防,嘴巴微微张开,发出如野兽挣扎的低吟声——

    “嘶......”

    半晌过去,苏安恢复了正常状态,重新睁眼后,他露出了几分思索。

    “原身名字是苏尔曼。”

    “斯图亚特家族的潜逃后裔......”

    这一刻,他继承了原主记忆。

    苏安所穿越的身体,原主名字是苏尔曼·斯图亚特,斯图亚特是他的家族姓氏。

    斯图亚特家族,在北方寒地上颇有名望,曾经是信奉‘银月之主’的教派势力——水银天秤。

    他们麾下的重要信徒,年年上供财富。作为回报,斯图亚特家族获得了一些权力,在北方寒地的最大港口·怒鲨港,那一座繁荣昌盛的城市内,众议会上有他们的席位。

    正所谓权力与斗争是伴生品,当人们获得权力的同时,往往也会卷入斗争。

    斯图亚特家族正是卷入了一场‘权力的游戏’。

    不幸的是,原本站在家族背后的水银天秤,在那番斗争中损失过大,教派高层为求止损,主动以失败退场。

    简直是‘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为何先降’的经典案例......

    由于斗争失败,需要有人站出来背锅,于是,斯图亚特家族沦为了牺牲品,在最终宣判上,他们被栽赃为其他教派的内鬼,曾鼓动水银天秤,策划了整个战争的幕后黑手——苏安觉得这番说辞,实在是考验每个观众的智商,当然,成年人的世界中只看结果。

    水银天秤放弃整个斯图亚特,以此换取了对手的妥协。

    ——这是来自盟友的背刺。

    幸好,整个斯图亚特的伯爵族长,保留了作为贵族传统的小心思,早在大势不妙前,就主动遣散了麾下的后裔们,包括着旁系子弟,正好逃过了一劫。

    苏尔曼·斯图亚特,正是潜逃后裔中的一员。

    这是原主的身世背景。

    发生于怒鲨港的教派倾轧事件,影响力颇大,几乎辐射了小半个北方寒土。

    作为开服入坑的资深玩家,苏安经历了所有版本的迭代,因此,当他接受原主记忆后,不需要思考太久,就判断出了自身所在的时间点——

    “怒鲨港事件......”

    “好像是官方推出的第一个游戏篇章中,发生于北方寒土的故事线。”

    “嘶......我居然重生到了开服时期?!”

    苏安觉得莫名牙酸,要知道,那一段时间被誉为新人地狱。

    不管是其他游戏转来的职业老鸟,还是萌新玩家,统统折戟沉沙,在剧情大势中被吊着毒打。

    一个个鼻青脸肿,叫苦不迭,只恨爹妈没给他们点个受苦天赋树。

    根据官方论坛上的统计表,所有玩家票选出的人生‘黑历史’中,第一个游戏篇章【北方序曲】是他们永远的噩梦,其黑泥程度,大概能堪比看小电影的时候,却发现下载了一满盘葫芦娃。

    正因如此,能开荒剧情的硬核玩家,被所有人敬称为开荒者,苏安正是其中一员。

    对于这个时间版本,苏安颇为熟悉。

    不过.....

    哪怕苏安有着堪比桐人老爷般的重要地位,也无法改变一点,那就是《永夜》特殊性——玩家们对于永夜世界的影响力有限,因为重要的剧情人物,他们的实力层次太高了。

    每个版本中,那些剧情上的重要人物,个体实力远远凌驾于普通玩家.....不,准确说是全体玩家。

    举个最明显的例子。

    一直到苏安重生前,最前线的攻略组成员,第一阶梯的全球高手,也只堪堪触摸到‘半神’层次的门槛,看上去颇为强大。

    但若放在那个黑渊爆发,古老封印解除,整个大地陷入黑暗的永夜时期......

    即也是《永夜》的大后期版本,能称得上‘半神多如狗,从神满地走’的世界背景下,他们这群玩家,依旧是炮灰层面,不值一提!

    一群炮灰对于整个剧情线,又能造成多大的影响力?

    论坛上还有一句戏言,如果是其他游戏中的‘第四天灾’,人人畏惧的疯子们,若放在《永夜》世界中,统统全是一群小老弟——因为《永夜》的剧情本身,即是最恐怖的天灾!

    所谓的玩家们,在永夜世界中只是一群观众。

    想到这里,苏安有点坐不住了,他背对着马灯,朝向黑暗中轻轻呓语着——

    “天启主脑?我是你亲爱的付费用户,主脑你还在吗......”

    没有任何回应,只有雪夜中的冷风,呼呼作响,回答着他的期翼。

    嘶.....苏安倒吸冷气,心底掐灭了念头。

    “看来是凉透了......”

    冥冥之中,苏安莫名有了一种预感,非常真切的预感。

    在永夜世界中,不再有别的玩家降临了......

    未来更不会有,所谓的第四天灾!

    当然,上辈子的玩家们也没能形成天灾,硬生生被剧情大势碾压成渣......

    “这算不算是一人抗下了所有......?”

    自嘲般的苦中作乐了一番后,苏安平复心情,重新振作起来——

    “不管如何,我先得脱离绝境才行......”

    苏安重新抬头,望向了铁笼外的世界。

    此刻,雪野上的白色苍然,跟他一样的铁笼马车,汇聚成了长龙,沿着雪地奔行而去。

    伴随着马蹄声,苏安梳理了原主的记忆。

    从记忆上得知,原主不是被斯图亚特的敌人们抓住了,相反,事实上他的身份隐藏得非常成功,早混入了一个普通商队,还成为商队内的底层成员,平平无奇,不会引人注目。

    所以......

    这个平平无奇的普通商队,不幸遇上了雪原上的流匪们,还是挂着黑帆的精英们之时,理所当然的,整个商队没有多少抵抗之力。

    包括商队首领雇佣来的平常护卫,被对方如同宰猪一样,轻松解决。

    整个商队从察觉敌人到主动投降,前前后后,仅仅用了三分钟.......

    这是标准的虐菜局!

    原主跟着商队遭殃了,非常倒霉地,顺势沦为了阶下囚。

    真是有够点背的......苏安叹了口气,瞬即,他又想到了自身面临的威胁——

    那些流匪可不是好人,他们之所以留着众人的性命,无非是想干一笔奴隶买卖,在钢典城的北方拍卖会上,将他们转换成可靠的金镑,充实自己腰包。

    在‘寂寒潮’来临的前夕,赚上一笔金钱,确保自身能熬过那一段恶劣时期。

    这是每个北寒人的正常选择!

    准确来说,如同冬熊储粮般的本能,早已刻入了他们的骨髓中。

    就像地球上的春节前,总有几个不法分子,甘愿冒着风险作案.......苏安默默自嘲了一句,下一刻,他望着周围的铁笼,不由觉得牙酸——

    这个开局也太阴间了。

    “不给我翻盘机会啊......”

    苏安非常清楚,以他目前的这副身体,没有掌握超凡之力,不可能打破铁笼的。

    一旦他们被送到钢典城,所迎接自身的命运,必然是搬上奴隶展台,像是敲了印章的母猪一样,任凭他人挑选货物,运气稍好的,也许还能留个体面。

    不过,从原主颇为不俗的容貌上推断,这一点恐怕也是奢望。

    在这个律法不够完善,甚至是贵族手中的武器,只会保护特权阶级的永夜世界中。

    有些时候,漂亮男孩可比女孩子危险得多......

    怎么办......正当苏安苦恼着,有些无从下手的时刻,突然,他感到身上的腰际发烫,顺手摸去,从皮袋中找出了一本兽皮书籍。

    这书不厚,但手感上意外沉重,兽皮老旧,又带着淡淡的岁月感。

    苏安微微一怔,他辨认出了书籍来历——那是原主离开家族的时候,从母亲留下的遗物堆中,所带走的几件事物之一,同时,也是母亲生前颇为重视的东西。

    当时,他身上陪伴着兽皮书籍的事物,还有一柄银灰匕首,以及联系家族成员的秘点地图。

    不过,整个商队的人被关押入铁笼前,身上被流匪们搜刮了一遍。

    那一柄外表精美的银灰匕首,自然变成了流匪们的战利品,所剩不多的钱财也被搜走了,唯有兽皮书籍,因为卖相不佳,被误认为是破烂垃圾,留在了苏安的身上。

    这是.......苏安心中一动,当他捧着古朴书籍,在马灯下细细观摩。

    下一刻,古朴书籍发生异变,上面似人皮般的淡黄色封面,微微颤动,从中央撕裂出了一条缝隙,仔细望去,有鲜红色的血肉在其中蠕动,几个呼吸后,这些血肉凝聚成了一双漆黑眼睛。

    如墨色般的眼珠,微微转动,下一秒,它锁定了近在咫尺的苏安,封面裂缝下方的底部,轻轻震荡中,一道生涩沙哑又带着几分蛊惑的声音,传入了苏安耳畔——

    “看来你遇上了麻烦,斯图亚特家的后裔.......”

    “需要我的帮助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