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参见圣子 > 第26章:盛总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出发!”

    徐洪瑞大喊一声。古今运输船队,汽笛声响起,沿海岸线,一南一北而去。

    最北,到丹东。

    最南是北仑河口。

    全长一万八千公里。

    有船满载驶出,有空船依然从远海而来。

    有重卡到达港口。此时也有拖挂车从高速上刚下来……

    迎着海风,徐洪瑞沿途看着那海岸线上的一片片闪光灯,他知道,那是举起手机在夜风中拍照的比自己更激动的民众。

    曾今也许网络上有喷子,也许,那只是因为不相信华夏有这样恐怖实力的企业。

    但是当他们看见古今集团的实力之后,心态便迅速的转变——原来我大华夏,还有这样的巨无霸!

    那种骄傲,来自根深蒂固的血脉的自豪。

    ‘呼——’海风烈烈。

    “生于寸微,死于社稷。”

    徐洪瑞喃喃一声,声音被海风吹散了……

    华夏自古君王死社稷,而民亦死社稷。从几千年前开始便是如此,一代代就这样传承了下来。而来自古代亡灵的他们,在这一点上做的却是更加纯粹。

    四大古文明流传至今,只有华夏依然屹立星空之下。便是因为文化的理念,血脉传承的理念与任何文明和国度都有出入。

    任何一个国度的任何人,唯一的理念是自保。

    而在华夏,小事自保。大事当前便是无数人飞蛾扑火前仆后继的奉献。

    这便是死于社稷。也是古今集团将会一直贯彻到底的唯一的精神!

    ----

    丹东大酒店之中。

    从白天到入夜,盛梓和总工程师孟复齐,以及总工程师张开河,以及秘书长花天文和其他工程师们还在讨论。

    地图上,一条又一条的铅笔画出来的线条凌乱着。

    旁边的烟灰缸里,烟头已经堆满了。

    盛梓有些憔悴的说:

    “基本上现在已经就位了吧?各单位都行动起来了没有?”

    花天文闭上眼睛感应了片刻,她感受到了全国五湖四海的兄弟都在动,都在往沿海汇聚:“圣子,已经全部动起来了。”

    “还有五个小时,凌晨十二点能不能开工?”

    “能!”

    盛梓又说:“好,那咱们就按照第一计划开始实施。将一万八千公里的海岸线,分为十个段落。段落分配,这样条例更清晰一些。起始点丹东,收尾点北仑河口,这两地单独成为两个段落。你们觉得有问题吗?”

    “我觉得没有问题。这样的话,可以把我们的二十万人拆分为十个大队。十个大队各往两头修建,然后汇合。两万人负责一段,如此一来的话,我们的时间是充裕的。”

    盛梓摇头,用铅笔在雄鸡的腹部画了一个圈:

    “两广,福建,多是山地。同样的一百公里海岸长城,从魔都到苏杭用的时间,和从潮州到汕头那是完全不一样的,不是一个概念。”

    孟复齐沉吟着点头:“是这样的。两广福建多山峦。北地多平原,直接修就是了。但是两广地带可能还要平山,艰难的地方说不得还要上盾构机才行。”

    张开河将烟灰缸里的烟头倒进垃圾桶,插了一句:“什么盾构机。有些地方还得上炸药。那不是开玩笑的。”

    盛梓沉吟道:“是这,我认为是两广和福建多增派人手,工程器械多分配。我认为北方的长城段落是最先完工的,完工后,北方的工人就要立马乘船南下,去协助两广之地,增派人手给他们。五十天是保守数字,但是必须要进一步的压缩一下,我估计从北海到福州的这段距离,会把我们拖住。”

    “那就这么定了。安排下去,小花你给计算一个结论和数据传送下去。合理的分配一下人手问题。”

    “是,圣子。”

    盛梓拿起旁边的茶水喝了一口:“是这,还有五个小时开工。图个吉利也好,传统也罢。开工之前,十个段落还是简单的举行一个奠基仪式吧。每个段落,放个炮咱们就开始,咋样?”

    “我觉得好!”

    “嗯,十万响的炮炸一下,图个吉利。、”

    “哈哈,说起来我也是老江湖了。现在反而还给我弄紧张了呢……”

    盛梓笑了笑,话锋一转:

    “丹东待不得了。丹东起始点这边奠基仪式完成,正式开工之后,我要去北海的北仑河口段看一眼。”

    ‘然后呢?’

    “然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应该以后就要驻守在两广福建才能放心了。那是我们万里长城中最艰难的段落,那个地方我必须要亲眼看着才能放心。不能出任何的纰漏。”

    说着,盛梓转头道:

    “小花,飞机和航线给我排出来。掐着时间走。”

    “是,圣子!”

    “盛总!”

    这时,门外有秘书敲门。当着外人的面叫盛总,自己人在场的时候,都是喊圣子。

    这几乎是古今集团不成为的规定。

    此时外边一听喊盛总,屋里的人立马就懂了啥意思了。盛梓一边收了地图,一边打开门:“说。”

    “盛总,现在有两件事。第一件,背后应该是有人在搞鬼。我们联系的一些建材商,钢厂,水泥厂,还有一些建材商,突然统一了口风,平均加价百分之六十才能向我们出售。我不认为这是他们想趁火打劫,里边没主事儿的,也带不起这个头来。我感觉是招标会上拿了谁家的蛋糕了,来针对我们的。”

    “嗯……”

    盛梓反应平淡,这种事情遇到的次数不少,早就习惯了。这个行业嘛……趁火打劫的,背后里使绊子的多了去了。早就从最开始的愤怒,转变为了胸有成竹了。

    “说第二件事。”

    秘书一听,就懂了这一切都在盛梓的意料之中,想必是有了对策。也不再多言了。

    “第二件事,央台的记者来了,要采访您。”

    “啊?”

    盛梓愣了一会儿,低头看了看自己浑身灰扑扑的感觉有些不合适。

    秘书笑了笑:“西服已经给您准备好了。上电视,还是郑重些吧。”

    “说的也是……好了你去忙吧,小花负责就是了。”

    一边说着,盛梓一边出门往大厅里走去。

    刚走了几步,就有几个工作人员快步跑来递来了一件西服,花天文踩着高跟鞋一路小跑跟上,接过了西服,一边帮盛梓脱掉原先的外套。

    一边帮他披上西服。

    外边脏兮兮的裤子都来不及脱,只是将那西服裤子套上就是了。

    一边走一边换衣服,花天文问道:

    “多久?”

    盛梓系上最后一个纽扣,正好走进了大厅看见了坐在那里等待的一众记者和工作人员,笑呵呵的对着他们挥了挥手,轻声道:

    “三分钟。”

    “好!”

    “哈哈哈,辛苦了,久等了!”

    一众记者连忙站了起来,激动的看着这个传说中的男人:

    “盛总!”

    “盛总您好。”

    “盛总好!”

    “盛总……”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