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参见圣子 > 第5章:汤女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沉默了许久许久,秦主任一咬牙:“好。我们开会一致决定……”

    “秦主任!!”

    张海洋爆吼一声:“秦主任三思。不要给这个小王八蛋,他满嘴跑火车,明显那都是扯淡的事情啊。你们要好好考虑考虑。”

    秦主任被打断说话,有些不快:“我们一致决定,将这次的重要项目,全权交给古今建筑集团,及其法定代表人盛梓。盛总,准备一下,明天我们来签署这个协议吧。”

    盛梓说:“不必明天,今天就签署吧。签完了合同我要抽调人员即刻赶往海岸线,开始进行先期测绘工作了。”

    “这可是十万亿的顶大的项目,这么急?”

    盛梓晒然一笑:“对于我们来说,时间就是金钱。我说了五十天就是五十天,合同一生效,我这边就要开工了。我不像是有些人,哪来那么多时间去扯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张海洋骂咧一声:“盛梓你特么说谁呢!”

    盛梓淡淡的道:“那你看看这会场的众位大佬,有谁像是狗屁倒灶的?那自然是您张总才担当得起啊。”

    “小子,你牙尖嘴利,现在我不跟你吵。我倒要看看五十天的时间你能修出个什么玩意儿来,呵呵,五十天,你算个什么东西?那法兰西的万喜集团,世界第一大建筑公司,人家万喜集团都保守估计给他们法兰西的海防台风墙是一年半的期限。你算个什么玩意儿?”

    话音落下,第一排坐着的一建司的董事长脸色沉了沉,有些皱眉。

    中铁建司的人也不由得皱眉。

    说实话,要是论实力而言的话,华夏第一建筑公司那才是真正的世界级巨无霸。万喜集团毛都算不上。但是显然,大多数情况下大家都是将一建司忽略掉的,毕竟地位特殊。

    这一句话得罪的人不少。

    这是华夏的招标会,你拿欧洲的建筑集团来说事儿,有点吃里扒外的意思在里边了。

    盛梓更是怼了一句:

    “万喜集团是你爹吗?”

    “盛梓你特么怎么说话呢!”

    “华夏基建公司的实力远超全球,你还在拿你那崇洋媚外的想法在这儿说事儿。我真不知道你这公司是怎么做大起来的,大清都亡了,张大人,您怎么还跪在这里啊!”

    张海洋腾地一下面红耳赤了起来,怒气冲冲的吼道:“盛梓,你……你你……你小心遭雷劈!”

    盛梓不再理会他,点到为止。

    而张海洋也没有再说什么了,人家标都拿到手了,这会儿再去哔哔,反而会惹得招标办的人嫌恶。那是得不偿失的。

    只是所有人都落座,然后看着盛梓上台和招标办的人,以及另外两个神秘单位的人签署多达二十多份合同与协议。所有人共同见证这个合同的诞生。

    张海洋回到座位上,转头对自己的另外两个合作伙伴悄声议论说:

    “他五十天,你们觉得有几成可能啊?”

    “我感觉一成都没有。”

    “我也觉着。一万八千公里的内陆海岸线,你告诉我,这得多少人手啊?想要五十天内,可以。但是你粗略算一下,你至少得五十万民工吧?哪个单位能出的出五十万人?”

    “对。这活其实技术难度一点都不大,复杂就复杂在了数量上边。太远了,太长了,而且哪儿去找那么多的民工和施工队啊?”

    张海洋看着台上签署合约的盛梓,眼里闪过一抹阴沉之色:

    “你等着看到时候他狗曰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五十天?扯淡。那秦主任也是……”

    说着,张海洋声音又往下边压了压,悄声道:“秦主任也是特么个一根筋,这话他也信。你等着看,他盛梓肯定是接了这个工程,立马就要开始用各种各样的办法去拖延,各种各样的办法,什么不可抗力啊,什么合同漏洞去拖延。”

    “他去拖延?他图什么啊,这种项目他还敢去抖机灵?他不怕死啊他。”

    张海洋想想也是啊,一般的其他工程,什么市政工程,什么房地产工程,你抖机灵,耍耍小心眼儿那是能糊弄过去的。但是这种秦主任口中‘生死存亡’的工程,他盛梓不会真的这么想不通去抖机灵吧?

    该不会……他真的能五十天做完这个工程吧?

    不可能啊!不应该啊!

    张海洋也想不通了,只是默默的看着……

    一个多小时之后,有人开始宣布。

    “经公证处公证,合同有效。从明日,六月二十号正式生效。”

    “经最高法公正,合同生效日自六月二十号起,截止八月十号。有效!”

    “请两方代表拍照!”

    接着,盛梓和秦主任两人走到了台前,握手拍照。

    这一场竞标,就这样告一段落,拉下了帷幕。

    秦主任语重心长的说:“盛总,你这个确实有些天方夜谭了。但是你说的那些条件也确实是让我们看见了你的诚意,我愿意赌一次。但是我由衷的希望您能够顺利完工。海岸长城工程的背后隐藏着一些……嗯,不太好说。总之,我说生死存亡的工程,这一点也没有错。我希望你能够重视。”

    盛梓沉声道:“将这个工程交给古今,你放心。也请国家放心。我们公司总是承诺一些石破天惊的承诺,但是三年来,我们的每一次承诺都会严格的落实到位。”

    “也正因为此,我才敢赌一把将这个工程交给盛总啊。”

    “无论如何,请秦主任放心,也请国家放心。同时,我有一个要求。”

    “要求?你提嘛。”

    盛梓沉吟了片刻,说道:

    “明日开始正式施工。但是我希望的是,我们的所有施工地段,全部列为军事禁区。不允许记者拍照采访,不允许任何无关人等前去探访、进入。我们只有这一个要求!”

    秦主任想了想,不由得回头看向了那个女人。

    女人展颜一笑,伸出葱白般的素手和盛梓握在一起:

    “我叫汤一臣,很高兴认识盛总,未来接触的可能会比较多。我答应您的这个要求,虽然不知道您是出于怎样的目的和原因,但是我答应了。”

    盛梓一愣,握着那柔软的手,心中巨震。

    这个女人……什么来头?什么身份呐?

    早就注意到了,她的地位在秦主任之上,全权基本上都是她做主导,秦主任只是个讲话的。

    而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想少了。列为军事禁区,这么重大的事情,她一口居然能果断的答应下来?

    她的身份,还要在自己猜测的之上。

    “感谢汤……汤小姐。”

    汤一臣莞尔:“叫什么小姐?喊我小汤就是了。”

    盛梓当然没去喊她小汤,只是笑了笑,然后拿着合同下台。在场的所有老板起立,行注目礼,盛梓就那么脚步匆匆的从人群中穿过。

    汤一臣看着盛梓离开的背影,压低声音说:“他走路一直都这么快?”

    秦主任笑了笑:“了解不多,我也是道听途说,他很忙。”

    “有多忙?”

    秦主任想了想:“我同事说过这么一件事儿……盛总他连家都没有。”

    “嗯?那他住哪儿?”

    “工地。”

    “什么?那总不能一年四季都住在工地吧?”

    “但事实就是这样,他们古今的口碑太好了,有做不完的工程。而每一个基本上都是盛梓亲自驻守的。”

    “身价不说万亿,也有几千亿了吧?对待工作还这么拼?”

    秦主任缓缓摇头:“不是工作。我认为,他把建筑这一行,当做艺术。别人是混口饭吃,他们不一样,他们像是艺术家一样的精益求精。古今这种体量,其实如果开发房地产的话,赚的比现在多的多。但是他们从来不接房地产开发的工程,因为我听说盛梓说过一句话‘赚钱没意思;’,我也没搞懂。以后接触机会还多,以后你就明白了。”

    汤一臣眯着一双杏眼,目送盛梓走出了会场。

    散会!

    离开会场,汤一臣从后台的落地窗前往下看。正好看见盛梓提着白色的安全帽步伐匆匆的下了电梯,往停车场而去。

    刚走了两步路,一辆黑色的吉利轿车开了过来,副驾驶下来一个穿着一身同样满是水泥点的衣服的男人,连忙给他拉开了车门。

    盛梓坐了进去,吉利轿车疾驰而去。方向是机场。

    汤一臣目送车子远去,问了一声:“你刚才说,他们公司账面上现金有多少?”

    “三万亿。”

    “这车多少钱?”

    “落地下来八万多。”

    汤一臣愣了许久,一个人站在这里发呆。一直到所有人都散去之后,汤一臣喃喃一声:

    “盛梓……盛梓?”

    “你什么人啊到底……比我还神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