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光即暗 > 第十一章 异状再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看到了穆菱华和她的父母之后,苏寒没有选择贸然的去打扰,而是分别找了刘叔和耀华的李经理,让他们从医院和公司两个方面,在不惊扰穆菱华的前提下去了解关于她的一切。

    苏寒猜想穆菱华或许是有什么困难,无论以后会是怎样的发展,至少现在苏寒想为这个自己喜欢上的女孩做点什么。

    在没有得到具体回复之前,苏寒也照常过着自己的生活。

    转眼又来到了周末,按照惯例,只要没有事,苏寒就一定会回家,这次也不例外。

    回到家中,苏寒先是向父亲表达了不去公司的歉意,说明一切后也得到了苏敬军的理解,同样的,苏敬军也为自己的儿子终于有了喜欢的人而感到欣慰。向来不会干涉这种事的他们,心里也一直如普通父母一样期望儿子能够早日找到属于他自己的幸福!

    “宝儿儿子,巧巧的妈妈从老家回来带了点自己家种的水果送过来,吃起来挺不错的,你要吃吗?我让你王姨给你准备点。”

    客厅里,韩云慧一边雷打不动的看着电视剧,一边问着苏寒。

    “我自己来吧,水果在哪呢?”

    “在厨房呢!”

    来到厨房,王姨也在忙碌着。

    “王姨,你在忙什么呢?”

    “是小寒啊,我在煮银耳羹呢,太太让我弄点来给先生补补,等下你也尝尝,对身体好!”

    “行!尝尝,那个巧巧妈妈带的水果在哪儿呢?”

    “那儿,你想吃吗?我给你切点吧!”

    “不用,忙你的,切水果而已,我自己来就行。”

    “呵呵,那你就自己弄吧!”王姨笑呵呵地道。

    切水果时,正与王姨闲聊着,也没注意手上的动作,突然一下就切到手指,好在幸运的是没用多大力,也就稍微切破了手指。

    不过轻微的疼痛还是让苏寒发出声音:“嘶——”

    “怎么了?切到手了吗?”王姨听到后赶紧来到苏寒身边紧张的要查看。

    “切到手指了,没事,小问题!”苏寒笑着。

    “什么没事?赶紧让我看看。”说着把苏寒躲在背后的手拉出来检查。

    “切到哪儿呢?我怎么没看到啊?”王姨翻找着苏寒的双手,疑惑的说道。

    听到王姨的话语,苏寒一怔,伤口不就在食指上吗?随即望向左手食指,眼前的一幕再次让苏寒感到不可相信,手指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伤口。

    “你啊!又在骗我了!”王姨没有注意到苏寒放大的瞳孔,只当是苏寒又在开玩笑骗她好玩。拍了下苏寒手臂,又转身去熬煮银耳羹了。

    “哈哈,哈哈…”苏寒不知道怎样说清楚,望向身后菜板上那还带着丝丝血迹的水果刀,笑声中带着一丝惊恐!

    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对,苏寒以最快的速度切好水果,把水果先拿给韩云慧之后,找了个借口回到自己房间,将房门关得死死的,拿出偷偷带上来的水果刀。

    坐在椅子上,双腿不停地抖着,拿着水果刀的手也有些颤抖,许久后,苏寒像是下定了决心。

    只见苏寒右手持刀,缓缓的朝左手食指刚才受伤的地方划去。

    刀很锋利,只见刀锋划过的地方被划出一道浅浅的伤口,还没等冒出鲜血,那伤口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不过短短几秒钟而已,却让苏寒震惊不已。

    “这到底是怎么了?”跑到镜子前,苏寒反反复复的查看自己有没有什么变化,从外观上来看,自己没有什么异常啊?

    用凉水冲洗脸庞,苏寒用了很长时间冷静下来,这绝对不是正常的情况,本来以为上次受伤一夜之间就好了是什么奇迹之类的,可刚才伤口在眼前愈合的那一幕,那可是自己亲眼所见啊!怎么会发生如此怪异的事?

    苏寒想到了电影中自愈的超能力,难以置信的摇摇头,喃喃自语着:“不会吧?”

    咚咚咚,敲门声把苏寒从想象中拉回来。

    “小寒,银耳羹煮好了,你不是要尝尝吗?”王姨在门外喊道。

    “好,我就来!”苏寒赶紧回答,免得王姨起疑。

    平复了下心情,外表上看不出任何异常后,苏寒来到楼下。

    “儿子,切了水果不吃,又跑到房间呆那么久,你在干什么啊?”韩云慧一边吃着银耳羹,一边问道。

    “啊,学校里有点事要处理一下,赶时间。”苏寒随便找了个理由。

    “这样啊,那赶紧来尝尝你王姨用新花样熬的银耳怎么样?”

    “王姐,你也端一碗上去给先生。”

    “好的,太太。”

    王姨端着银耳的手突然一抖,手中的碗眼看就要掉落在地上。这时,隔着一个位置正要坐下的苏寒下意识地一步冲出,稳稳接住尚在空中的碗。

    还没意识到什么的苏寒正常的把碗递给王姨,“王姨,你小心点嘛!”却发现韩云慧和王姨以一种你怎么做到的眼神看着苏寒。

    苏寒这才反应过来,从自己的位置发现碗要掉落,再到过来接住碗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来不及多想的苏寒只能先赶紧解释道:“我刚才就看到王姨拿得不太稳,想要提醒来着就掉了,所以一下子就冲过来赶紧接住。”

    “这样吗?”韩云慧有点不相信,不过这也是最正常的解释了,一旁的王姨接过碗后虽然没有质疑,却暗自想着我拿稳的啊,不是被烫到了才弄掉碗的吗?不过最终却也选择相信了。

    坐在位置上正一口一口吃着银耳羹,可苏寒心思却没在这上面,自己刚才根本就没事先看到,是在看到碗掉落的瞬间下意识做出的行为。

    如此来说,自己的速度确实是不可思议,最近到底怎么了?怎么接连发生这种不会有人相信的事情。

    “儿子,你怎么了?”

    “啊?”苏寒回过神来,“什么怎么了?”

    韩云慧没说话,示意苏寒看自己面前的碗,碗中的银耳已经吃完了,而苏寒却依旧在做着吃的动作。

    “从你下楼来就看到你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发生什么了?是关于刚才你要去处理的事吗?”韩云慧关心地问道。

    “没,没事,就是一些学习上的问题,想得入神了。”

    “那就好,如果有事难处理的话可以和爸妈商量商量。”

    “嗯,我知道了。”

    “好吃吗?”

    “好吃,王姨的手艺还用说吗?”

    “好吃的话就再吃点,对身体有益。”

    “嗯!”

    再次回到房间,苏寒还是无法理解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在苏寒苦苦思索的时候,韩艺妍的电话打来了!

    “哥,你在哪儿啊?”依旧是那清澈的声音。

    “在家啊!怎么了?”

    “你还真是想家得紧啊,每次周末找你你都在家。”

    “怎么,我的家还不允许我在了?再说你哪次找我,我没赴约,跟我在不在家没有关系嘛!”

    “嘿嘿,所以我才叫你哥啊,像韩启哲,大多数找他的时候全都以在忙搪塞我,不像你次次都有求必应。”

    “启哲哥本来就是一天当做两天用的人,你找他还大多不是正事,当然不理你了!说吧,什么事?”

    “你有空吗?”

    “有空,没空我会在家吗?”

    “那就来学校。”

    “干嘛呀?”

    “暂时保密,你来嘛!”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拿着手机无可奈何,她还真说对了,对于这个调皮的表妹,苏寒几乎是有求必应,不说随叫随到也差不多了!

    那不正常的情况自己再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先暂时搁置,一定会想出办法来弄清楚原因的,现在嘛,先去看韩艺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与韩云慧说了一声后,苏寒就出发了。

    高架路上,苏寒全神贯注地开着车,一开始的时候,苏寒发现在一些限速不是太低的路段,路上的车全都反常的开得异常的缓慢。

    一时间,苏寒还以为现在的人们安全意识都那么高吗?可是在持续一段时间后,苏寒就发现不对劲了,有部分车乃至大多数车开得慢都可以说是正常的,可是不可能每一辆都会在路上慢吞吞的跑着吧?

    接着苏寒瞟了一眼自己的仪表盘,这一看可把苏寒吓坏了,那速度表上的指针所指着的数字简直不敢相信,清醒过来的苏寒赶紧降低车速。

    难怪觉得所有的车都开得慢,原来是自己‘飞得太低了’!庆幸着没出什么事,苏寒祈祷着自己的驾驶证千万别被吊销。

    可就在苏寒将车速减慢下来后,依然觉得旁边的车慢,再次确定没有超速之后,苏寒感到很奇怪,不仅如此,就连对向车道的车,苏寒都觉得慢。

    仔细想想,这种慢并不是那些车速度慢,准确来说,像是苏寒的反应变快了,相对的,就显得那些车慢。

    用力地甩了甩头,然后这种感觉就消失了,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想来想去,苏寒觉得应该是刚才在家里发生的事让自己精神有些恍惚了,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很快,苏寒就来到了学校。

    “你在哪儿啊?到底有什么事?”苏寒打通韩艺妍的电话。

    “你都到了?”

    “是啊!”

    “真快啊!还记得上次我们来的那家咖啡屋吗?”

    “记得啊,怎么了?”

    “我现在在这儿,你过来嘛,给你介绍个人认识!”

    “介绍谁啊?还专门把我从家里叫来!”

    “你来就知道了嘛!赶紧的。”

    挂了电话,苏寒找位置停好车,朝着咖啡屋走去。

    路上,苏寒想着,介绍人认识?能让韩艺妍在电话里保密的肯定不是一般人,或者说不是正常人,而且还在那家咖啡屋?难道是?苏寒觉得自己心里所想的八九不离十,加快了步伐。

    来到咖啡屋,到了二楼,朝自己所想的看过去,果然不出所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