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许你花开倾城 > 第九章:相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下来两日,邹氏企业那边安安静静,只字不提落实金渚镇项目。

    凌耀耀尽管有陈董给吃定心丸,心里还是有点七上八下。

    只是事情到了这里她根本插不上手,只能看着一干高层忙进忙出,到处打探消息、联络人脉。一直到周五,正在心不在焉修改方案的凌耀耀被再次喊到陈董办公室。

    陈董喜形于色的交代她:“事情差不多快公布了,邹氏那边等会会有人过来……小凌啊,你好好表现,千万不能让他们觉得咱们没能力完成这个项目。”

    凌耀耀闻言凛然,硬着头皮保证道:“陈董您放心,我一定尽力。”

    半晌后,她跟在陈董后面,去楼下迎接。

    邹氏这次来了五六个人,以一名不拘言笑的中年男子为首。

    其他几个年岁参差,但都以业界精英的打扮示人,唯独一头蓝发在其中格格不入。

    凌耀耀忍不住多看了一眼,就见对方双手插兜,吊儿郎当的打量着四周,察觉到她视线,立马投过来冷淡一瞥。

    看清楚凌耀耀的长相后,顿时眼睛一亮。

    “……”凌耀耀转过脸,嘴角挂上职场微笑后,眼观鼻鼻观心的跟在一干高层身后,心向这世界真小。

    这人她见过,就前两天,阳光宠物医院强行拉走前台小姐姐的那位。

    没多久,双方寒暄毕,凌耀耀这种小卒子是没资格上去说话的,但陈董专门将她喊到身边,介绍给那蓝发男子:“孔少您好,这就是我们小凌,别看她年轻,是有真才实学的。正所谓有志不在年高,我们小凌可是专门引进的人才。”

    孔小旌笑眯眯的上来握手:“你好你好凌小姐,我看你好像有点面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凌耀耀本来想提醒对方来着,但邹氏那边的人里有一个笑着打趣:“孔少看美女都面熟,但这招呼太老套了。”

    这种轻佻的态度让她微微皱眉,指尖跟对方稍微触碰了下,立刻收回,平静说:“不好意思孔少,我完全没有印象。”

    尔后立马面无表情的退到陈董身侧。

    陈董打着哈哈:“孔少别见怪,我们小凌醉心专业,这段时间尤其用心……我们上去说?”

    于是一群人你谦我让的进了电梯,没多久,在春茶会议室里坐定了,又寒暄了一番,总算切入正题,正式谈起了关于金渚镇项目。

    ……这种场合凌耀耀除了配合春茶在必要时提供一些方案方面的解释外,完全派不上用场。

    她就有点走神。

    跟她同样百无聊赖的是孔小旌,本来就是被逼着进入邹氏企业的,他也有自知之明,今天纯粹过来打酱油,所以从开始就神游天外,两眼涣散无神……

    好在半晌后到了午餐时间,春茶这边当然是极尽所能的招待。

    包厢里,饶是陈董等高层有意维护,凌耀耀还是不得不喝了点酒。

    趁着觥筹交错的光景,她溜出去缓口气。

    正就着走廊尽头的落地镜补妆,身后传来一声口哨,凌耀耀微一皱眉,收起气垫,侧头一看,果然,微有熏意的孔小旌懒洋洋的走过来:“凌小姐,我真觉得你有点眼熟,不是搭讪的那种……”

    “可能我长的像您之前认识的人吧。”凌耀耀平静说,“孔少您好像喝多了,我进去叫人来帮您。”

    孔小旌耸耸肩,正要说什么,不远处一个包厢的门忽然打开,有人走了出来。

    这动静两人都听到了,但也没在意。

    然而包厢里的人出来看到他们俩,却是微微一哂,主动招呼孔小旌:“小旌啊,带女朋友吃饭呢?”

    两人闻言循声看去,却是一个面容慈和的年长女士,她不是一个人,身侧还有几名年岁仿佛的女性,从穿戴仪态来看,显然境遇都很优渥。

    此刻都用有些戏谑的眼神打量着两个年轻人。

    其中一名穿着深紫色套裙的女性,容貌轮廓与孔小旌有些相似,目光迅速扫过凌耀耀,见她虽然漂亮,但衣着档次极为普通,就微微皱眉:“安姐别这么说,我看就是普通同事。”

    紧接着朝孔小旌点头,“你不是去帮若楠了吗?这么会在这里?”

    “妈,来给你介绍下。”孔小旌指了指凌耀耀,“这就是打动我姐那位人才,我们跟春茶的人正谈着呢,这不,凌小姐临时离席,我不放心,出来看看。”

    你是出来想泡人家吧?

    安女士等人都很清楚孔小旌的脾性,闻言似笑非笑。

    孔小旌的母亲白了自己儿子一眼,见凌耀耀没有凑上来套近乎,倒是松口气,笑着跟她打了个招呼,意思意思的夸了两句,就让孔小旌:“既然碰上了,你跟我一起过来吧,星岩的许副总今天也过来吃饭,我们就是去迎一迎她……你小时候她还抱过你。”

    “许副总?”孔小旌闻言却是脸色一变,干笑着朝后退去,“妈您就饶了我吧,那什么,我现在很忙的。”

    说着一把扯住凌耀耀,扭头就走,“妈你们吃的玩的高兴,我还要继续给我姐帮忙就不打扰你们!”

    凌耀耀莫名其妙,挣了几下没挣开,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

    好在孔小旌还有点分寸,转过弯就放开她,紧接着压低嗓音交代:“我避一避风头,你帮我给他们说一声。”

    然后二话不说,拉开旁边的门,直接走消防通道溜了。

    凌耀耀:“……”

    这星岩的许副总,她没见过真人,但也看过业内访谈的照片视频,明明是个非常优秀出色的女性,传闻性格也很好,还有亲妈在侧,孔小旌怕什么?

    ……算了,这种纨绔子,不去管他。

    凌耀耀皱着眉,掏出纸巾擦了擦被孔小旌抓过的手腕,又整理了下仪容,这才掩住不快,重新回去包厢。

    这天接下来也没再有什么风波,一顿饭吃到了下午两三点,几个高层都被灌到了桌子底下,邹氏企业过来的人也放倒了两位,总算大概的谈成了。

    接下来具体的签约以及细节流程之类,都毋须凌耀耀操心。

    她只要专心方案的完善,以及接下来的落实就好。

    次日就是礼拜六。

    春茶实行的是996,但凌耀耀作为新鲜出炉的功臣,请假一顿午饭还是没问题的。

    按照凌勇的要求,她梳妆打扮,还特意换了身甜美淑女风的连衣裙,掐着点到了约定的餐厅。

    对方显然也很重视这次相亲,早早到场。

    “您好,我叫任旷。”看着凌耀耀落座,相亲对象连忙自我介绍,“请问您是徐阿姨说的凌小姐吗?”

    凌耀耀点头:“您好,我叫凌耀耀。”

    她打量了一下任旷,倒有些意外。

    毕竟这年头看过几个段子,就知道长辈们在相亲的时候,吹嘘起条件来有多不靠谱。

    但没想到任旷长眉亮目,眼神清正,仪态谈吐都很是斯文礼貌,赫然是那种走在街上也会被大胆女生主动要联系方式的男性。

    ……这种人有必要出来相亲?

    她心里嘀咕着,任旷已经在问她要什么饮料,同时递过菜单,笑着介绍:“我刚才问了下,他们家今天的斑节虾跟老虎斑都不错。”

    “谢谢,你点吧,我都可以。”凌耀耀随意要了一份茶水,思索了下闺蜜叮嘱的要诀,微笑着问,“请问任先生有兄弟姐妹吗?”

    见任旷摇头,她面上笑容更盛,“我倒是有个弟弟……”

    接下来,凌耀耀围绕着凌安安滔滔不绝,中心思想就是我就这么一个弟弟我非常的爱他,我一定会对他好,你要是跟我确定关系那你也得对他好,而且不能是普通的好,得是那种比对亲儿子还要上心的好。

    我弟的前途,开销,生活,事无巨细,全部都要上心!

    全部都要出钱出力!

    任旷起初听她叙述姐弟情深还颇有兴致,到后来就有点欲言又止了。

    半晌,总算凌耀耀说累了,端起茶水润嗓子,他才面露难色,斟酌着措辞说:“凌小姐,其实我觉得,您的父母现在还在壮年,您弟弟……是不是他们……”

    “我爸辛苦了半辈子。”凌耀耀已经进入状态,很自然的打断他,一脸二十四孝的说道,“我阿姨也不容易。我现在工作了,该我来照顾弟弟,让他们好好休息了。毕竟为人子女,首要的就是孝道,任先生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任旷欲言又止:“其实我觉得,人还是要为自己而活……”

    “这么想就太自私自利了。”凌耀耀内心毫无波动,面上慷慨激昂,“就是因为只顾着自己的人越来越多,这个社会风气才会败坏。我始终觉得,铭记父母的恩情,照顾弟弟妹妹,是一个人生而为人,最基本的操守。”

    “如果你连这也做不到的话,那不好意思,我们可能不合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