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寻剑旅途 > 第九十八章 重要决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咻咻咻……”

    破空声中,上千根气针排列宛若一条银血长龙,围绕木偶傀儡快速盘旋。

    每绕一圈,皆有十数根,数十根不等量的气针飞出,一次刺入木偶傀儡身上的某处。

    片刻后,所有气针都扎在木偶傀儡身上,凝聚不散。

    藏锋拍了拍手,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

    这就是他为什么有底气让邱亭来做判决的原因。

    如果他和卢青角这场对决的差距很小,他还有可能会担心会被邱亭来区别对待,虽然后者从一见面所展露出来的风骨便不像是这种人,但卢青角毕竟是其弟子,会不会改还是有点难说的,而且藏锋对其也不熟悉。

    但是,只要他展露出来的水平远超卢青角,并且不出现失误,那么这份担心便不复存在。

    除非邱亭来能拉下那张老脸睁眼说瞎话,但这样一来以后他都别想再光明正大的行走天缺大陆了。

    “前辈,可以清点了。”藏锋看了一眼旁边还沉浸在惊愕中的邱亭来,笑道。

    “前辈?”

    “……”

    数声呼唤之后,邱亭来终于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头,唏嘘道:“不必了,我一直紧盯着,已经清点过了,我那徒弟输得不冤!藏锋小兄弟这手以神御针,当真是神乎其技,在下佩服。”

    藏锋淡淡一笑,拱手道:“邱前辈过奖了!”

    “师尊,这怎么可能……”卢青角走上前来,失神念叨,语气中倨傲全无。

    就是以气凝针,他也做不到同时凝出这么上千根气针来,就更别提要求更高的以神御针了。

    片刻后,卢青角神情癫狂地望向藏锋,嘶吼道:“我不服,你这是再给我下套!”

    “啪!”

    一声脆响过后,卢青角脸上多了一道通红的掌印。

    邱亭来高抬着手,冷声道:“孽障,你还闲丢人丢得不够吗?给藏锋先生道歉。”

    卢青角捂着脸,神情呆滞地望着邱亭来:“不可能!要我给他道歉,绝无可能。”

    “啪!”

    “我让你道歉!”

    “……”

    “罢了,邱前辈,我并不在意这事,到此为止吧。”藏锋摇了摇头,阻止道。

    卢青角与他非亲非故,他并不在意对方如何,只是觉得在大宝殿的佛像前如此吵闹颇有不妥罢了。

    邱亭来闻言神色中的怒意略有缓解,随后又望向卢青角:“道歉不会,是不是连道谢也不会了?”

    “哼!”卢青角将脸甩开,丝毫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见状,邱亭来作势又欲打。

    “不必了……”藏锋再次劝解道。

    邱亭来摇了摇头,对卢青角失望至极,随后朝藏锋颔首道:“那就谢过小兄弟了。”

    “前辈客气!晚辈受不得!”

    ……

    岛外。

    “道曌兄,藏锋小兄弟,我先行离开了,有缘再会!”

    “有缘再会!”藏锋与道曌同声说道。

    邱亭来离开后,藏锋看了看手中前者留下的信物。

    这是一枚紫色翡翠雕刻的令牌,正反面都印有布衣—亭三字,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这是布衣玄宗的布衣令,是个好宝贝。”道曌靠了过来,低声道。

    “布衣令?有何作用?”藏锋微微一怔,问道。

    “布衣令是布衣玄宗贵客的身份证明,可以调动布衣玄宗弟子办事,其权利不在长老之下,而且其名下的济世堂遍布天缺四域,只要你手持布衣令前去,所有灵药,只需一成价格便可拿下。”

    “这么厉害?”

    “这还不是最厉害的。”

    “哦?那还有什么作用?”

    “你可知邱亭来是什么人?”

    藏锋挠了挠头:“晚辈不知。”

    道曌缓了缓,说道:“布衣玄门每一代都只有一名药王,但是在他这一代,除了药王莫离之外,又多了一个无冕药王,那便是邱亭来。传闻是他不愿意管理宗门之事,所以才有了如今的药王莫离。你是我所知道的第八个邱亭来愿意留下信物的人。”

    闻言,藏锋有些震惊,压根没想到邱亭来的名头这么大,不禁问道:“那其余几人分别是谁?”

    “第一位是雪域剑仙,流霜尊者,第二位则是中域孟家那位生死不明的老祖,孟长情。其余五位则是当今的五域之主。”

    “流霜?”藏锋微微一愣,他又一次听到了这个名字。

    直到半响后,藏锋才在道曌的呼唤中回过神来。

    “怎么了?”道曌问道。

    “没什么,突然想到一些事情罢了。”藏锋摇了摇头,淡淡道,“我们也该走了,告辞了,方丈。”

    “阿弥陀佛!”

    与道曌道别后,藏锋往萧允的飞舟行去。

    “对了,藏锋施主,我还有一句要与你说。”道曌远远喊道。

    闻言,藏锋脚步连忙停下,招呼紫晴等人先上飞舟,随后又行回道曌身边。

    “方丈还有何事要与晚辈交待?”

    道曌缓缓摇了摇头:“阿弥陀佛,老衲确实看不穿小施主前路的迷雾,不过但有一事可告知!”

    藏锋微微一怔,道:“方丈但说无妨。”

    “世间仍有一心系小施主的女施主身处险境,望小施主知晓,阿弥陀佛。”

    一语落下后,道曌低下头,似在祷告,这是他能从藏锋身上唯一探寻得到的东西。

    “女子?”藏锋心中一沉。

    紫晴在他身边,那么便只有那虚幻遥远的流霜和剑门山的南思忆了。

    但道曌也曾和他说过修为过高的其探寻不了,那么流霜便可以排除了。

    “南思忆?”

    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她了,若问他想不想这名女子,唯有一句无时无刻。

    自数月前他不辞而别,出逃东域后,就再也没有了南思忆半点音讯。

    这或许对两人都是一种伤害,但为了不把来自夏家的麻烦带回剑门山,他只能如此。

    “真的是她吗?她为什么会身处险境,因为我么?”

    念头落下,藏锋心中一紧,立马有种不顾一切前往剑门山的冲动传来。

    “敢问方丈所说的女施主,可是身在东域?”

    “阿弥陀佛,小施主若心中已有判断,又何须再问老衲呢?”道曌淡淡一笑,神色有些苍白。

    “晚辈知晓了,多谢方丈告知,晚辈告辞。”

    “……”

    ……

    片刻后,飞舟上。

    “你怎么了?刚才和那老和尚说完话后你就魂不守舍的?”紫晴注视着呆愣楞望着下方海面的藏锋,不禁问道。

    闻言,藏锋缓缓转过头来,有些失神地望着紫晴,道:“紫晴,要是你有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正在为你受苦,但如果你去找她,就可能会把危机带给她,你还会去找她吗?”

    紫晴微微一愣,似乎很难相信藏锋会问她这样的问题,因为以往对方总是扮演者一个智勇双全的角色,而且还总认为她是一个笨蛋。

    “你说的那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紫晴抿了抿粉唇,紫眸略带紧张问道。

    “呃……你先回答我吧……”藏锋被这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支吾道。

    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紫晴这个问题,对方现在对他,太依赖了……他的答案,或许会是一句伤人的话。

    “哦……”

    紫晴低声敷衍的回了一句,似乎因藏锋这一句话心情变得很不好,随后陷入了沉默中。

    就在藏锋打算放弃让紫晴接话的时候,紫晴开口了。

    “如果是我……我会去找‘他’。”

    藏锋有些诧异紫晴又重新接话,随后才疑惑问道:“为什么?”

    紫晴低着头,一双柔夷紧紧抓着船沿,用细不可闻的声音道:“因为‘他’正在为我受苦,就算我会带给她危机,但至少去了,也只是更苦一点罢了,但是……我却可以陪她一起受苦。”

    “一起受苦……”藏锋闭上眼,静静体会着这四个字的“重量”,“如果不能为你做些什么,那么,我愿意陪你一起受苦,哪怕,再苦一点?”

    许久后,藏锋幽幽睁开眼睛,紫晴已经不了踪影,似乎进到了船舱里面。

    但后者先前的眼神,却像是在质问着他:“你会去么?”

    藏锋攥紧拳头,心头默念:“会的。”

    ……

    与此同时。

    东域,剑门山,寒剑潭外。

    南婉儿站在不远处,紧紧盯着那扇封闭的石门。

    已经四个月过去了,她的女儿还没有出来,后者进去了多久,她就在此地等候了多久。

    有时候,她有点恨那个叫藏锋的少年。如果不是因为他,南思忆就不会以死相逼也要选择踏足寒剑潭这片九死一生的绝地。

    但她又对他少年恨不起来,因为他做的是最勇敢,也是最正确的选择。

    错的是她,是她没有保护好这些孩子。

    此刻她真的觉得特别无助,叶无涯不在,南思忆不在,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听她诉苦。

    “为什么呢?为什么会这样呢?”南婉儿低声自问,美眸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渗落两行泪水,见者犹怜。

    “娘亲!”

    妞妞叶纷纷不知何时来到此地,带着哭腔扑入南婉儿怀中。

    “对不起,妞妞!娘亲对不起你。”南婉儿终究没忍住,哽咽出声。

    “不怪娘亲,都怪外面那群坏人,是那么害了爹爹,还害了姐姐和大狗哥哥再也不能回来。”妞妞呜咽着,斥道。

    闻言,南婉儿微微一怔,随后双眸燃起了一道仇恨之火。

    一道恐怖的气息在她身上绽放,远超其当前启命境巅峰。

    但却有一道屏障将在她怀中的妞妞隔绝,没有让后者感觉到任何压迫。

    南婉儿身上的气息越加恐怖,周围的建筑在这恐怖的威压下不断震荡,产生裂纹。

    直到这动静让她反应过来后,才被其强制压下。

    随后南婉儿口中溢出鲜血,身躯倒下,昏厥过去。

    只剩下妞妞在察觉到后无助的哭喊声。

    (本章完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