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玄门大佬个个都怕我 > (16)各自谋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16)

    城主府内,谢君豪已经将从前巨擎的人都换成了自己人。原本为了树立威信,也要将娇娥一并关进牢房,却发现娇娥身中极强的魅药,若是不解,怕是有姓名之危。

    难怪,谢君豪回想当时控制住娇娥时,她脸上已经有了不正常的潮红。

    等娇娥悠悠醒来,身上的感觉告诉她,方才发生过了什么,也清楚自己,应该是中了催情的药。

    只是这在娇娥看来,若不是出自感情,那就是为了羞辱她,又何必救她。

    看着正在穿里衣谢君豪,娇娥竟不知该如何对他,恨也不是,爱也不能。

    “你既然是为了利用我,这又算什么?”

    谢君豪身子一震,没想到她醒来的这样快。

    他没有转身,是与娇娥一样的心里,不知要如何面对的好。

    “你虽是他女儿,许多事,只算是听命行事,罪不致死。”

    “哼,这么说来,我现在还应该谢你,饶我不死。”娇娥听到无外传来的阵阵喝声,铿锵有力,精神抖擞,“我是不是该改称你谢城主了,这才短短几时,城主府已经尽在你的掌握之中,谢君豪,真是好手段啊。”

    谢君豪的心中也是百感交集,他的手下不止一次提议让他下令杀了娇娥,用以震慑城中从前巨擎的旧部。

    是他力排众议,一定要留下娇娥的命,在他俩人这场爱情游戏里,输了的,一定不止是娇娥一人的心。

    “巨擎已死,你若是能放下你的身份,你还能暂且留在我身边......”

    “若我宁死不从呢?”

    “娇娥,你这又何苦呢,你爹已经死了,他不是死在我的手里,是死在他自己人的手里,可见他是有多不得人心,你看看外面,城主府里如今可还有一人会记着他的好?”

    “他是我爹,就算死了他也是我爹。我想让我向你屈服?绝对不可能!”

    谢君豪气急,抓上了娇娥的手臂:“当初你爹带人杀了我的亲人,你不也是这么劝我的?怎么,我能做得了,你却做不到?”

    娇娥无言,原来他当初的心境,竟是这样。

    “你为什么不杀了我。”娇娥眼里竟起了消沉之意。

    谢君豪抓着她的力道又重了些,却不想在娇娥面前承认,她已经在自己心里生了根。

    为了打消娇娥寻死的念头,他想起了娇娥的女儿,面不改色的说谎威胁道:“你爹死了,可你女儿还活着,你若还想见到她,你最好乖乖的跟在我身边。”

    娇娥身上还没什么力气,只能用狠狠的瞪向谢君豪:“谢君豪你畜生,竟然用一个稚儿来威胁我。”

    此时谢君豪的心里想的,只要能将她留在身边,怎么都好。

    “我就是这样的人,怪只怪,你从前还不够认清我。”谢君豪现已穿好了衣服,声音严峻的对外吩咐道,“姑娘醒了,后日我们要出发去王城,你们好好伺候着姑娘收拾行李吧。”

    娇娥一愣,谢君豪难道野心这样大,一个徊城还不够,竟还要去王城?暗域王是什么阶品,他是不要命了吗?

    “你是疯了吗,你不过拿下一个徊城,还是因为我大意,从未对你有防范之心,如今徊城换主的事只怕早就传到了暗域王的耳里,就你谢家剩下的那些人,只怕还没等去了王城,就被全灭在路上了。”

    娇娥的声音里,担忧大过震惊,谢君豪脸上也有所松动,声音也软了些:“你放心,我不会轻易冒险的。”

    “我才不会担心你,你死了才好,就当是替我爹报仇了。”

    谢君豪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耐心的同娇娥道:“野心大的人,是暗域王,这些年,他不断从两国将灵者困在这暗域,用阴险的法子为他所用,两国的人不是傻子,岂能容他这样蚕食他们的灵者。我此去,便是想将那些灵者救出来。”

    娇娥身为女子,倒比她那个爹要聪明多了,略动动脑子就明白,谢君豪此举的深意:“你是想拉拢两国,共同对抗暗域王?”

    谢君豪深深的看着娇娥,若她不是巨擎的女儿,若他们之间没有这些仇恨,他们该会是郎情妾意的一对。

    “暗域和两国因着地域对灵力的限制,本各安一隅,井水不犯河水,可这些年你也看到了,暗域王屡屡对两国出手,想要吞并两国的心,人尽皆知,我只想,让暗域恢复到从前的平静。”

    娇娥垂下了头,暗域王何止是对两国的人出手,就连暗域内,凡是不服他的家族,这些年里,也几乎都被灭了门。

    现在的暗域,确实不是她从前的样子了。

    “从这里去暗域,必要经过楚夕城,城主石破护法,对暗域王最是衷心,不过他与梵大人应该有几分私交,且看她是否会帮你吧。”

    谢君豪抬眼,她这是肯帮自己了。

    娇娥躲开他的视线:“我是为了我女儿,为了我的芯儿,我会活下去,那你也不能死,你若死了,就再无人庇护我们母女。”

    谢君豪难掩雀跃,立刻吩咐屋里的下人:“这一日下来,你都没吃什么东西,去,让厨房做些小姐喜欢的吃食。”

    下人应声,推门出去,开门的片刻,屋外未来得及取下的红绸同时印入两人眼帘,屋内红烛闪烁。

    想起今日本是两人新婚大喜的日子,却生出这些意外,让两人又陷入了安静之中。

    彩晶楼内,一屋子的人,气氛凝重。

    梵晶晶坚决不同意苏风绝再向王城深入,他此刻还没被发现,已是侥幸,若是再为了救人去王城,苏风绝岂还能有活路。

    “我也不同意你去。”冷清如也跟着表态。

    苏风绝始终不肯说明,暗域王为何要费尽心思的抓他,可看梵晶晶那么坚决反对的样子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好事,绝不能一再让苏风绝为了自己的事冒险了。

    简傲风听他们争辩时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这苏风绝从前应该是暗域的人,却不知是什么原因逃了出去,如今再回这里,已经是冒险了,这是他简家的事,怎好让他人为简家冒险。

    “苏公子,你的心意简某感念,你与暗域的过往,以及你身怀暗灵事,我保证回到两国后绝不会让我以外的任何人知道,简家的事,着实不能连累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