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是出道仙 > 第一百八十章 守株待兔之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纸里是包不住火了,耿耿姐你也不用不好意思,我支持你。”我如此说道。

    耿耿姐深吸口气,“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就是想算计一下那个没脸子,根本就没有对那个女孩做什么,我喜欢男的,男的!”

    “啊?”我有些懵逼,她是在忽悠我还是实话实说?

    “那为什么会有那种声音?”我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不然这顿揍是白挨了。

    耿耿姐把我提溜起来,凑到我耳边小声说道,“那没脸子如果来了,肯定还会和她做那种事,我在她下身画了一道符,到时候只要那个没脸子下手,嗯哼!”

    我挠了挠头,还是不信,“那也不至于发出那样的声音啊。”

    “我用的是毛笔,女孩子那里本来就敏感,你懂得。”耿耿姐取出一根毛笔,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略一思索,随即恍然大悟,奇奇怪怪的知识又增加了。

    “耿耿姐我错了,我不该误会你是拉拉。”我当即交出了自己的膝盖。

    “哼!这件事我记住了,以后有你的好日子过。”耿耿姐双手抱胸,我估计要不是刚才揍我体力消耗太大,她还得动手。

    “别的啊,亲姐弟没有隔夜仇,这就是个误会,误会!”我一边给耿耿姐捏肩膀一边讨好道。

    “看你表现了,不然我就告诉瑶瑶,说你怀疑她和我是什么拉拉,到时候……哼哼……”耿耿姐瞥了我一眼威胁道。

    “别!大姐我这么长时间鞍前马后,你不能置我于死地啊。”我顿时欲哭无泪。

    耿耿姐一个人就够呛了,小瑶姐也不是好惹的,要是被她知道我误会她是拉拉,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你自己看着办吧。”耿耿姐给了我一个你自己体会的眼神。

    “好嘞,我这就去买零食。”我决定先用吃的收买耿耿姐。

    出了屋子,我把事情和杨晓天解释了一下,否则不知真相的他看耿耿姐的眼神肯定会暴露内心的想法,之前耿耿姐是不明所以,现在只要被她发现杨晓天眼神不对,遭殃的就是我。

    杨晓天得知事情的真相后说要给耿耿姐道歉,我赶忙劝住他,告诉他就当没误会过这件事就好,不然他这一去我就凉了。

    在我的恳求下杨晓天总算是答应了下来,问过他小卖部的位置后我便出门了。

    村里的小卖店是不会打烊的,过年也从不休息,虽然零食种类有限,但我还是买了一大堆。

    回去后耿耿姐一边玩手机一边吃零食,而我小心翼翼地躲在一边,尽量不招惹她。

    谁知道耿耿姐还是把我卖了,我正玩手机呢,小瑶姐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小瑶姐:“等我回去咱们好好谈谈。”这个谈谈是带双引号的,而且后面还跟着一个滴血的刀表情。

    我:“怎么了?”疑问表情。

    小瑶姐:“既然你怀疑我是拉拉,以后咱们就当好姐妹吧。”骷髅头表情。

    我:“别!大姐我不想做岳不群!”大哭表情。

    小瑶姐:“你死定了!”滴血的刀表情。

    接下来任凭我如何发消息小瑶姐都不回了,我心里哇凉哇凉的,耿耿姐这个坑货,说好不卖我的。

    “耿耿姐,你不讲究啊,说好保密的。”我幽怨地看向耿耿姐。

    “我可没答应你啊。”耿耿姐翻了个白眼,“过来给姐姐捶捶腿,到时候瑶瑶揍你我拉着点。”

    “我才不信呢,你不跟着一起揍我我就烧高香了。”我拒绝了她的无理要求。

    “你也可以选择现在就挨揍。”耿耿姐挥了挥拳头。

    我叹了口气,慢吞吞地挪了过去,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坚决不问任何女人相同的问题,这简直就是找死。

    ……

    杨晓天的厨艺还不错,一方面今天是大年初一,再加上为了感谢我们帮忙,他做了八个菜,这已经是很高的标准了。

    因为杨晓娟行动不便,所以他摆上了炕桌,我们就坐在炕头吃了起来。

    杨晓娟的胃口很大,可能是因为腹中胎儿的原因吧。

    耿耿姐吃了不少零食,不是很饿,干脆兼职辅助杨晓娟吃饭。

    也许是觉得有了希望吧,杨晓天拉着我喝了几瓶啤酒,说了很多话,大致内容就是自己有多难,父母在外,一个人照顾生病的妹妹。

    我十分理解他的感受,为了妹妹这个病他已经倾家荡产了,可能还有一些外债,病人在床,不能出去工作,眼睁睁地看着同龄人结婚生子,他没有崩溃已经算是心理素质过硬了。

    杨晓娟听得眼泪直流,说自己拖累了哥哥。

    我和耿耿姐一人劝一个,耿耿姐再三保证,一定会帮他们解决这件事,到时候他们就能回归正常生活了。

    我暗暗想着到时候让赵齐天邀请他们兄妹去公司上班,这对兄妹的人品都很不错,这在现代社会已经很难得了。

    一顿饭吃完,大伙都有点困了,因为还没到晚上,所以杨晓天暂时也没有离开,陪着杨晓娟说话。

    我和耿耿姐往炕上一躺,等待睡意的袭来。

    杨晓天把炕烧得很热,再加上我们都吃饱了,因此眼皮都渐渐耷拉了下来。

    棚顶塑料纸上的图案渐渐出现了重影,我关掉手机,意识很快就陷入了黑暗中。

    也许是炕烧得太热,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掉到了火山里面,脚下是滚烫的岩石,周围都是岩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岩浆越涨越高,我也越来越害怕,但是却无处可逃,就在岩浆要把我淹没时,我终于醒了过来。

    大口喘了一会儿,我终于发现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了,耿耿姐这个坑货可能是嫌炕头太热,又不想去冷冰冰的炕梢,居然趴在我身上睡了。

    这导致我像被压在铁板上的鱿鱼一样,不热才怪呢。

    身上出了不少汗,我把耿耿姐推到一边,坐起来消汗,往窗外一看,天已经黑了下来。

    耿耿姐渐渐感受到了温度的变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处境后瞪了我一眼,往我的大腿上一坐就开始捅咕手机。

    我也打开手机看了一眼,居然已经八点多了。

    “耿耿姐,那没脸子什么时候能来啊。”我问道。

    “谁知道呢,什么时候听到动静什么时候去呗。”耿耿姐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心中想着这个动静会是什么,房间门突然打开了,原来是杨晓天。

    他说自己要出去借宿了,柴火都堆在炕洞门口,我们要是嫌冷可以自己烧一点。

    我答应一声,有心送送他,但是耿耿姐坐在我腿上我也起不来。

    杨晓天也不在乎这些,不过眼中却有着一丝忧虑,我知道他是怕耿耿姐治不好杨晓娟。

    杨晓天走了,耿耿姐抻了个懒腰,说要去陪一会儿杨晓娟,让我自己在这儿待着。

    我两条腿都要烤熟了,巴不得她快点滚蛋,连忙一口答应了下来。

    耿耿姐走了,我彻底放松下来,打开穿越火线准备来一局,这段时间到处奔波我已经好久没有玩过游戏了。

    不曾想,我这才刚刚登录账号,耿耿姐就喊我了。

    我火急火燎地跑到对面屋子,发现两个人都好端端的,这才松了口气。

    耿耿姐说她有点饿了,让我把零食拿过来一些,我压根就没问这么几步路她为什么不自己拿,把零食袋子提过来后,我干脆找了个小凳子,坐在炉子旁边。

    耿耿姐和杨晓娟一边吃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大概内容就是耿耿姐羡慕杨晓娟学习好,杨晓娟羡慕耿耿姐有本事什么的。

    睡了一下午,我彻底精神了,耿耿姐她们没喊我,我就一个人打游戏一直玩到了十点多。

    就在我打算再开一局时,耿耿姐走了出来,看到我之后对我勾了勾手指,“回屋,睡觉。”

    我把炉子压好,跟着耿耿姐进了屋,说道:“睡了一下午,睡不着了。”

    “躺着,别说话。”耿耿姐的回答简洁明了,她干正事的时候还是很用心的。

    我依言躺到了炕上,还好烧炉子的时候顺手烧了点,不然炕就凉了。

    耿耿姐找出两床被子,扔给我一个后自己围着被子打坐。

    我懒癌发作,不想修炼,干脆靠在墙角看起了小说。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夜晚渐渐变得寂静下来,从县城里传来的鞭炮声渐渐销声匿迹,如果不是隔着窗户能看到彩灯的光芒闪烁,夜晚的村子几乎没有一点年味。

    耿耿姐已经很久没有动静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我忽然感觉有点冷,把被子拉起来后打了个哈欠。

    就在这时,那边的屋子传来了奇怪的动静,听声音应该是杨晓娟睡魇住了,不停地动来动去。

    我心中一凛,看了一眼手机,已经要十二点了,难不成是没脸子来了。

    被子下的耿耿姐动了动,已经是蓄势待发。

    我心下稍安,有耿耿姐在,一个没脸子肯定不在话下。

    “呃!”就在这时,对面屋子传来了一声惊叫,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而那个屋子分明只有一个杨晓娟。

    在声音响起的下一个瞬间,耿耿姐直接从被子里面窜了出去,鞋都没穿就冲出了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