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岁月流歌 > 第九十五章 风吹稻花(终章)

第九十五章 风吹稻花(终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升初”的成绩出来了,红石湾小学再次获得了整个上河沿区小学联考的集体第一名。

    五年级全班十二个学生,全部收到了老沙河初中的录取通知书。

    谢小玉和邵东如愿以偿,可以继续他们的学业了。

    唐棠才十二岁,辍学回家做裁缝学徒的年龄还太小。

    王元初老先生和班主任小叶老师亲自登门家访,苦口婆心的说服唐棠父母,向他们解释女孩子多学点文化的重要性,她的爸爸才勉强同意让闺女再读三年。

    后来的民间调查表明,1973年之前出生的农村娃,小学毕业的普及率不足50%,女娃读完小学的比率就更低了,甚至文盲也不在少数。

    王元初凭着一己之力,彻底改变了红石湾大队基础教育的落后面貌,也改变了一代山里娃的人生走向。

    作为一位山村学堂的教育工作者,他的功劳善莫大焉。

    快乐漫长的暑假开始啦,大成子跟着爸爸王世川回了一趟油坊生产队。

    自从来到红石湾后,小家伙再也没有回过王大庄子,一晃都过去三四年了。

    摩托车在乡村的机耕路上风驰电掣,一望无际的原野成了绿色的海洋。

    路边的早稻刚刚抽穗,空气里处处弥漫着稻花的清香。

    大成的心都快飞到大庄子了,他想看看原来的家是否还是老样子。

    还有刚子、狗蛋、栓子这三位幼年的玩伴,他们下学期也都上初中了吧?

    王大庄的这个旧家,大成子和弟弟旺孩都是在里面出生的,一直住到了九岁才随着父母搬去了红石湾,所以他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着很深的感情。

    两年前在老队长田爷的说和下,王世川把这所空房子借给了栓子和他老爹长期暂住。

    这对爷孙生产队的时候就是五保户,住在麻杆搭成的窝棚里,现在已经破的不能再住人了。

    田队长于是想到了王世川,如今整个生产队只有他家的这个宅院空在了那儿。

    尽管他们全家的户口三年前就迁到红石湾大队了,但宅基地上的私产还是保留了下来,将来万一政策有变,这个院落也是全家人最后的退路。

    王世川夫妇本来就是热心人,加之农村的土坯房如果长时间空着没有人气,不出三五年就会破败坍塌了,所以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栓子和他七十多岁的老爹,从此以后总算有了一处遮风避雨的地方。

    父子俩来到原来的家门口,但见院门紧锁,场院里的蒿草长出了一尺多高,看来这对爷孙已经很久不在家了。

    没有了熟悉的鸡鸣狗叫声,也没有了妈妈呼儿的声音。

    大成子触景生情,忽然一下子泪雨滂沱了起来。

    这个混沌小儿,如今也知道用情了。

    “成子,我跟你妈商量好了,将来要是考不上大学,这边的房子院子就是你结婚的家当。嘿嘿嘿。”

    王世川一个大老粗,还没法理解儿子此刻的心情,只是觉得小家伙这般模样有点好笑。

    “不干!”

    大成子发泄般的吼叫道,他痛恨爸爸把心爱的家园借给了别人,一路嚎啕的朝大娘家寻求安慰去了。

    在大娘家吃过午饭后,大成匆忙去了田家围子。

    狗蛋正好在家,这个操蛋孩已经变声了,见到大成子还和以前一样的亲热。

    但是两个大男孩的话题已经不能像小时候那样的无拘无束了,网蜻蜓、捉知了、玩泥炮、扇纸卡、偷瓜摸枣之内。

    聊着聊着突然没有了话题,挺是尴尬的站在了那儿,绞尽脑汁下一句该说些啥。

    “刚子可在家?我们到他家看看吧。”

    大成子实在无话可聊,忽然想起了他们曾经的头儿,于是建议道。

    “刚子和以前不一样了,看哪个人都不顺眼,经常在外边干架。”

    狗蛋犹豫了一下,他的意思是不要去找大刚子了,省得自讨没趣。

    “过去看看吧,我等一会就要和我爸回家了。”

    大成子是个念旧的娃,好不容易回趟老家,看不到刚子这位童年最要好的玩伴,他有点不甘心。

    狗蛋见大成子坚持,就进屋套了件汗褂,陪着他朝刚子家来了。

    六月天的中午很是炎热,他们来到场院里时,这小子正在廊檐的凉床上困觉呢。

    “地主羔子回来啦!”

    狗蛋小心翼翼的推醒刚子,这娃如今完全是大小伙的模样了,赤裸的上身全是一块块凸起的肌肉,满脸凶悍蛮横的模样。

    他如今正处在人生的叛逆期,憎恨自家的贫穷,憎恨别人家的富有,憎恨世间的一切,连初见旧友的欢迎词,也充满了憎恨的味道。

    尽管大成子过来看他,既令他意外又很是高兴。

    但从外观上丝毫看不出这种兴奋劲来,完全是一副不念旧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

    “你家不是搬走了吗,还回来干嘛?到老子这边显摆来啦!”

    他起身回屋舀来一碗凉茶招待大成子,言语里还是充满了挑衅。见大成子没有接过去的意思,便自己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

    这或许就是年轻人之间表达友好的一种语言风格吧?还是妈妈宝的大成子招架不住,不禁哆嗦了起来。

    “我到我大娘家来。”

    原本满腔的喜悦被刚子的傲慢浇得透湿,大成子抓耳挠腮了半天,才喏喏的答道。

    狗蛋先前估计被刚子修理过,坐在凉床边上干脆一句话都不说了。

    “你们可吃梨?”

    刚子也觉察到自己的态度有点过分了,拿起竹竿去了池塘边的梨树下面,敲下了几颗半生不熟的苹果梨,招待他的俩位小弟。

    三个娃抱着青梨啃了起来,似乎找到了当年的感觉,也不像刚开始时那么的陌生了。

    “大成子,你下学期上哪个初中?”

    “城关镇中学,我小姑在那学校,毛丫头也在那里。”

    “城里人啦!将来我跟狗蛋去你们学校玩,不能装作不认识我俩啊!”

    “怎么会呢,我带你们去县城看电影,晚上就住在我家!”

    刚子两手分别搭在狗蛋和大成子的肩膀上,他们如今再也不能穿着开裆裤,坐在黄泥地上摔泥炮了,聊的也都是一些大孩子的话题。

    大成子还是小娃思维,跟不上这种粗话连篇的小青年语境。

    学着刚子的语气聊了几句,小家伙感觉别扭极了。

    黄昏的时候,大成子和爸爸踏上了归途。

    旧时的玩伴,故乡的村落,曾经放羊放鹅的那片岗坡原野,就如雾霭朦胧的黄昏一样,在王家成同学少年的记忆里,慢慢的模糊了。

    暑假期间,英子和毛丫头回到红石湾住了一段日子。

    与她俩一同到来的,是老沙河公社的乡村放映队,在红石湾小学的操场上,连放了两个夜场的露天电影。

    《喜盈门》、《许茂和他的女儿们》,还有战争故事片《上甘岭》。

    电影散场后,王元初老先生静静的坐在竹椅上,黯然伤神了许久都没有缓过劲来。

    “爸,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

    英子正和毛丫头热烈的讨论着电影里的情节,见老父亲这般模样,赶紧上前关心的询问他。

    “哎!人老啦,听到这些过去的曲子就会心酸。”

    老先生苦笑道,颤颤巍巍点燃卷烟,淡淡的吸了一口。

    “你是说《我的祖国》啊,爸,你真是越老越多情了,嘿嘿。这么抒情激扬的旋律,你怎么会听出心酸的味道来!”

    英子嘲笑着父亲,哼着“好山好水”的歌词回自个屋去了。

    韶华已逝、岁月蹉跎,英子她们年轻人,怎会理解老先生的惆怅啊。

    透过迷蒙的烟雾,王元初的思绪又回到了1956年的那个深秋。

    军分区电影队三位年轻的战士,牵着骡马走了几十里的山路来到了晏冲小学。

    给老区人民送来了有史以来的第一场露天电影,放映的便是《上甘岭》这部故事片。

    他还记得,前来观影的父老乡亲,挤满了学堂操场的每一个角落。

    当电影放到女主角王兰,在坑洞里深情歌唱的时候,一幅幅熟悉的画面展现在人们眼前。

    雄伟高耸的电站大坝,水库两岸的山山水水,那么的似曾相识,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见过。

    “乡亲们!大家猜猜看,这个地方你们晓不晓得?”

    放映员小路同志在水库大坝的镜头处,特地停顿了一下,站起身来高声的询问周围的老乡。

    人们顿时窃窃私语了起来,基本上都能猜出个七八分了。

    “有老乡已经猜出来了,就是俺们山下的这座水库!也是这部洋戏的取景地之一!前些年修建水库大坝的时候,在座的老乡都在那边出过工流过汗!俺代表政府谢谢大家了!”

    小路同志是山东人,操着浓重的北方腔,现场随之响起了一片欢呼的声音。

    家乡的山水风光,尽然备份到这部伟大的电影里去了。

    那个时候,年轻的祖国百废待兴生机勃发。

    晏冲小学校长王元初先生,也才刚满27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