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回潮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紧急电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河,张天德又收购了一车生瓜子。

    长途运输到滨江,张高兴让其继续再收购,可以和北河农民签订收购协议,明年他们的生瓜子,恰恰香瓜子工厂全部预定咯。

    北方大地上,张高兴的翻炒机器在隆隆作响翻炒瓜子,南方,年傻子也做大了自己瓜子的规模…

    整个神州大地却不是如同张高兴的瓜子行业南北都发展,现在南方经济和北方经济开始了分化发展,南方各个市县的集体经济搞得如火如荼,而北方则落后不少,在随后的整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如此,然后使得整个神州大地经济南强北弱。

    因为在一开始的时候,北方的国营大企业太多,老工业基地工厂比南方要多,大家还都在抱着铁饭碗,瞧不起个体户,瞧不起民营,一直持续到九十年代,直到他们下岗的那天才知道,哦,原来铁饭碗也不可能是一生的,下岗大潮给他们好好上了一课。

    当年那些瞧不起的个体户,搞公司的人都发财了。

    真实地经历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旅程。

    现在南北经济发展的分化已经初现端倪,张高兴从一些报纸和讯息里面已经察觉出来了,南方在胆大地尝试,甚至走在政策的前头。

    比如温城,开启十万购销大军倾巢而出,全会后,他们地方政策放宽,主动为外出经营者出具外出务工经商介绍信,凡是要求外出务工的经商者,只要经当地村,乡审核同意后,到工商部门就可以办理外出务工介绍信,介绍信有本人照片,注明从事的工种,介绍信抬头为此地方工商局,请当地工商局予以登记准许,但是北方仍旧是在旧模式里。

    滨江市,滨江大学附近。

    一个理发路边摊,张高兴路过。

    “理发哩,理发哩。”

    “同志你理发。”

    “嗯,我理一个发。”张高兴说道。

    “师傅,听你口音是南方的?”

    “我是温洲的,小同志也不像是北方的,也是南方人吧。”

    “我应该算是中部,当然对于这里我那里就是南方了。”

    “那是。”

    “你是在这里上学的吧同志?”

    “你怎么知道?”

    “看你很有学识的模样。”

    张高兴笑笑,前世今生,自己这第一次被人夸有学识,不过这辈子似乎学识的确是增长了,好歹自己是混成了一个大学生哩,或许进入学校沾染了那种书气吧。

    “师傅生意怎么样?”

    “比在家种田强多。”

    “那不错。”

    对于温地的这种大规模农村劳动力大量外流,张高兴很感兴趣,前世只知道温洲佬成为先发财的人,但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发财的,他开始收集一些温城资料看出了一些端倪。

    温地这种农民大规模外出的情况引起了重视,但是工作组前往调查,结果,听到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一种是外界认为温地农民弃农经商,破坏农业生产,但是温地的农民和乡镇干部对此举却是表示用户,理由是一名外出者平均每年可以通过信用社汇款回家几千元,增加了收入,同时,外出者的责任田转给其他人耕种,在家种田者承包了更多的田,他们的收入也增加了,他们认为应该让富余的劳动力寻找出路,扩大就业,增加致富渠道,在外学到本领,中国人到外国打工做生意的也不少,也都挣了钱发了财,为什么农民到外地打工不行?只要有事情干,遵纪守法干,应该允许。

    工作组对于温州的调研,没有给与其他答复,但对于温地人来说,这是默认了这一事实,所以他们更加大胆地干,既然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他们为什么不可以先富裕起来呢?

    他们不靠画圈圈,不靠征地拆迁,不靠别人,靠的只是自己的双手,勤劳和智慧……

    温地班子冒着骂名,顶着丢掉职位,突破一切束缚生产力发展的旧观念,旧框框,旧思想,敢于在前面领着群众干,引导农民干,这种敢想敢干,敢试敢干,难怪前世改革开放后出现了诸多的奇迹,没有靠任何国家政策的倾斜,但是做出了很多第一的壮举,温地人创建首座农民城市,铁路,飞机场都是农民集资建成,没有花费国家一分钱,创立股份合作制,早期外出的发财纷纷回乡办厂,没有回来的人在外地也是成为当地的大老板,在国际上其他国家他们也是很有名气。

    温州模式一度是举国学习的典范。

    张高兴准备自己以后的经济专业毕业论文就以温洲模式作为专题。

    从路边理发回到学校宿舍。

    宿管大爷喊着张高兴。

    “1051宿舍的张高兴同学,你有急电报。”

    张高兴来到宿管大爷那里。

    “朱大爷。”

    “你是张高兴?”

    “我是。”

    “诺,给你。”

    朱大爷看了一眼张高兴,然后把桌上的一张纸递给了张高兴。

    张高兴接过纸张,电报的内容写着,修造社木雕厂,紧急情况,速回电!”

    张高兴立即出了校外,找了电话亭,拨电到了修造社木雕厂厂长办公室。

    电话接通后,张高兴从朱厂长那里知道木雕厂事发了,农村责任制,田地承包还在试运行,但是可没允许国有资产,集体企业被承包,事发,逃避是逃避不了的,张高兴本来国庆节去看实习的赵高红,现在看来计划泡汤了不成,还得提前请假几天回东杨,现在彭埠镇修造设木雕厂,这事情说是事儿他就是事儿,说不是事儿那就不是事儿,但是若是要诚心整他,那就是很大的事。

    怎么说,他将修造设木器厂起死回生,工人赚了钱,给镇集体也创收了,还给国家创了外汇,让修造社木雕厂红红火火,但是承包集体工厂,政策未全然明确放开,这确实是资本家行为,这是要被割尾巴的事情,经济问题还好,若是扯到其他方面,张高兴就事大了。

    那么他也憋屈大了,修造社木器厂木雕,他从来没有想其给自己挣多少钱,因为对于木雕是有感情的,他是真心要为东杨发展木雕产业,为东杨今后的经济发展方向做出他作为东杨人的努力,那是前世张老汉的执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