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重生回潮 > 第四十八章 地球抖三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么快就要见前世的老伴,张高兴心里真感觉到了压力,现在追求赵高红,自己这算不算是出轨,如果有异时空平行世界民政所,自己肯定实锤了。

    然后那个老伴肯定得拿着扫帚追杀过来。

    “张高兴,老婆子我要灭了你!”

    “别跑,张老头子,吃我一扫帚!”

    那画面感觉真是好精彩绝伦。

    老汉说,老婆子吼一吼,地球也要抖一抖。

    孙子们说,奶奶吼一吼,爷爷抖三抖。

    老婆子越年纪大,脾气也变得越大,想来自己也没惯,她脾气越来越大,让他脾气也有时候很炸,跟着臭,这也是他被别人说成是老张金贵再世的原因。

    年轻的时候他真不是一个无理发脾气的人,甚至性子,好听点叫柔和,不好听叫受气包的那种,特别是人到中年的时候怂得在家里食物链的底端。

    老来他不愿意继续被老婆子掐了,所以成了张金贵再世。

    那都是拜老婆子所赐。

    现在想着还是很生气。

    人老了活动空间小了,与社会也慢慢隔绝了,一般都是待在家里那个狭小的空间,那个老婆子在自己老了那么狠心把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放在地下室。

    不说老的时候,年轻结婚了几年之后,她就跟结婚的时候变得不一样,现在想来那时候年轻都追求各自要完美一些,谁都不甘心要在她或者他手脚指划……但是老了,更加嫌弃自己了,这不能忍了,绝不能忍了。

    老头子心里小心眼那个劲只要回想就一下下拔出来了。

    “爷爷,跟你商量一件事,我能不能不见,你看孙儿现在其实还小……”

    张高兴摸着自己鼻子心虚地说道。

    “人家姑娘专程来的,不能不见!而且你那里小了,你个头都比我高了,你说你那里小了。”

    “那个爷爷这个结婚跟个头没关系好吧?”

    张高兴对自己这个爷爷很无奈,年纪虽然大,但是身上悍性一点没减。

    “那你是想咋的,不让我抱玄孙是吧?”

    张金贵这下更是直接翻脸了。

    “不,不是。”

    张家张金贵再世的张高兴到底扛不过原版的。

    “那你再不起来去,我的烟杆子就往你头上招呼了!”

    爷爷一怒,烟杆子立即出怂孙了。

    “别啊,爷爷,你看孙子都多大了,还用这个来招呼我啊。”

    这旱烟袋那烟杆子哪头,小时候张高兴被敲过,而且是终身难忘。

    那怕老了的时候,看到大水牛立马就有阴影,回想起老爷子那一烟杆子敲过来,头上立即一个大包。

    那是小时候一头牛欺负他是小孩子,用牛角挑衅,追他,可是张高兴告诉爷爷,爷爷反过来是一烟杆子敲他,我这牛乖顺得很,你瞎说什么……

    捂着头上肿起来的大包,张高兴是眼泪汪汪,倒是没有哭出来,爷爷一副你哭,继续给你一烟枪的模样,不敢哭出来啊,但是从此之后对爷爷的水牛和旱烟杆都有阴影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

    “不想被我烟杆子敲,那你赶紧起来去见人家姑娘。”

    在爷爷的烟杆子威胁下,张高兴骨碌碌地爬起。

    郝翠花就这么急着想嫁给自己吗,自己这才多大,她就来张家河村,让自己看。

    死老婆子。

    自己两世为人都是凭良心做事做人,没做过遭天谴的事情,怎么你这个天谴这是要跟自己没完没了的。

    此时,张家爷爷张金贵把张家孙子辈一股脑全部一块撵。

    “你们也起来,太阳都晒屁股了,你们还不起来。”

    张爷爷嗓门大得跟雷霆一般,这年代得孙子孙女不像是后世的孙子孙女,你想叫得动,现在不一样,你不起来试试,那爷爷能把你扒皮抽筋了,这年代被大人打,谁敢顶嘴,谁敢还手的,几乎没有。

    后世那些瓜娃子不怕人了,很小就跟你顶嘴,长大了更是怼得你心脏病要发作,气得要心肌梗塞,他们都是王者,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家庭的中心都是围着孩子在转,买房都是择校着来……

    一家人轮着接送上学放学,那像现在这些兄弟姐妹们,怕父亲怕爷爷怕得要命,他们是家里食物链最底端的存在。

    “见你就见你,上辈子怂了一辈子,这辈子我不再怂了,不怕你了,老婆子,我不怕你了。”

    张老汉心里不断给自己加油加气。

    紧紧地握着拳头,这大冬天的手心还全都是汗。

    张天德家。

    “侄女啊,那张高兴瓜娃子我是看着长大,是个好娃子,现在小子长得可劲地俊了,结实得跟牛犊子似的,他们家困难是困难了点,但是你若嫁过去,你们两人齐心协力过日子,也很快就能好起来的。”

    “可惜了,以前是工人,现在,诶,不然……”

    “不然我也攀不上呀,现在他不是工人不打紧,我只看这个人好不好,如果这个人我看不中,我就是当老姑娘也不嫁。”

    “那小子人正着哩,很孝顺长辈的,懂礼貌得很,特别是这一次见到,那小子肯定不是池中之物,这东杨周围几县多少青年俊杰我见了,都没有抵得上那娃子的。”

    “瞧你说的,把高兴夸到天上去了,我侄女一会没见到人就对方不嫁了。”

    郝桂花在一旁说道。

    “嘻嘻嘻!”

    郝翠花有点红着脸地笑。

    那羊角辫一晃一晃,十分可爱美丽。

    ”爸,爸,高兴哥来了。”

    二爷家的二丫跑进屋子说道。

    郝翠花赶紧是摸了摸头上的羊角辫,牵了牵自己的衣角。

    张高兴板着脸进了张天德家的院门,真不愿意来“相亲”,郝翠花你可别再看上我了……你祸害别人去吧。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这辈子就别缘了,上辈子缘了一辈子了,够了啊!

    他将自己的衣服也不扣整齐,一副他二爷在外面盲流的模样,现在村里的人也都是认为他张高兴失去了铁饭碗,成了张天德一样的盲流,没了镇上的工作,不回家挣工分,还在外面瞎逛,不是盲流是什么。

    “高兴你来啦。”

    “桂花二娘,天德二爷。”

    张高兴故意手插着口袋,也装着二流子一般的做派,就要让那郝翠花看不上自己。

    “来来来,高兴呐,这就是翠花,翠花,这就是高兴。”

    二娘热情地介绍道。

    这时候德翠花像是含羞草一般,低着头扯着她的衣服角,那羞涩的模样如同含苞待放的花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