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昨夜情话,转身天涯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泳池惊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哥,你昨晚去哪儿了?怎么一晚上都没回来?”

    一早严易泽回到严家,就遇到了白露璐的逼问,她的脸色很严肃,大有一副严易泽不说清楚就别想离开的架势。

    “在酒店,和一个朋友在一起。”

    严易泽的回到显然不能让白露璐满意,“哪个酒店,什么朋友?男的女的?”

    白露璐此时化身私家侦探,刨根问底弄的严易泽有些许的不耐。

    “你问那么多干嘛?好了,时间不早了,吃完饭我得送小羽去学校,自己还得去公司,就这样。”

    严易泽说完打算绕开白露璐,不想白露璐一把扯住严易泽的袖子,沉着脸说,“不说清楚,你哪儿也不许去。嫂子不在,我要帮嫂子监督你,快说。”

    “好了,别耍小孩子脾气了,哥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快放开。”

    “不行,你不说我就不放。”白露璐固执的看着严易泽。一旁的小羽也跑来凑热闹,扯住严易泽的裤管昂着头嘟着嘴嘟囔,“不放。”

    “你们……”

    严易泽被两人弄的哭笑不得,“得,怕了你们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昨晚我在润晟大酒店和李一凡在一起。”

    “李一凡?你那个去美国留学的高中同学?”白露璐的记性倒是不差,居然一下就想了起来,不过随即她就是猛地一抽鼻子,眸子一闪,“不对,你昨晚是个一个女人在一起,而且这个女人就是你说的那个女人。”

    严易泽真是不得不服,白露璐的鼻子简直比狗鼻子还灵光,居然一下就发现了他身上的香水味。

    “那个女人也在场。”

    “哥,你和那个女人没发生点什么?”白露璐皱着眉头不确定的问。

    “你希望发生什么?别忘了,李一凡还在呢,别说我根本不想发生什么,退一万步讲即便真的想,你觉得会当着李一凡的面吗?”严易泽无奈的苦笑,白露璐拧眉想了想,点点头,:“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哦。不过这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等下会找李一凡问清楚的,要是知道你撒谎。”

    白露璐冲严易泽挥舞着拳头,做了个凶狠的表情,“哥,那你就死定了。”

    “对,死定了。”

    小羽简直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跟着后面起哄。

    “去,去,去,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赶紧给我去吃饭,等下要迟到了。”

    严易泽故意伴着脸瞪了小羽一眼,吓得小羽一下躲在白露璐的身后,紧紧抱着她的大腿委屈的说,“小姨,爸爸欺负我。”

    “不怕,有小姨在,没人敢欺负小羽。”

    白露璐低头安慰了小羽一句,抬起头对上严易泽瞪了他一眼,“哥,不许你欺负小羽,不然我就给你告诉嫂子,让嫂子收拾你。”

    时间真的不早了,严易泽不想再耽搁,服了个软。

    送完小羽去公司的路上,罗琦不放心的问,“少爷,您刚才怎么没告诉白小姐昨晚是和蓝星在一起的呢?要是这事儿以后被少奶奶知道了,肯定会误会的。”

    “说了,她才会误会。”见罗琦还想再开口,严易泽摇头打断他,“好了,这事到此为止。别再说了。”

    “好的,少爷。”罗琦虽然不太理解,可还是点头答应了。

    “对了,让大家嘴巴放严实点,别到处乱说。”

    想到昨晚蓝星和他说的那番话,严易泽到现在都心有余悸,蓝星果然够狠,他都已经把姿态放的那么低了,她都不肯放弃,看样子严氏集团和慕容集团开战那是在所难免的事了。

    只可惜在慕容集团这个庞然大物面前,在润城乃至全省全国都能排的上号的严氏集团就显得很不够看了。

    真想完全依靠严氏集团的底蕴和慕容集团抗衡,无疑是以卵击石,严易泽已经在考虑寻找盟友了。

    在停车场下车上楼的间隙,严易泽转头看了罗琦一眼问,“少奶奶到美国了吗?现在住哪儿?”

    “到了几个小时了,据暗中保护少奶奶的人说,她现在就住在莫家庄园里。”

    “莫家庄园?我没记错的话,莫家庄园应该是在蓝星的名下吧?蓝星的人接触过她了?”严易泽轻皱着眉头看上去有些担心。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不过据说当时是萧项亲自送少奶奶过去的,到了没多久萧项就走了。蓝星的人始终没有出现过。”

    “莫家庄园现在什么情况?”严易泽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问。

    “暂时还不太清楚,我们的人根本混不进去,只能在外围守着。”罗琦停顿了下小心翼翼的问,“少爷,您看要不要通知少奶奶,放我们的人进去?”

    “不用了,我让人暗中保护她的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等下打个电话过去,让我们的人小心点,别暴露了。我担心蓝星会对她不利,毕竟那里是美国,是蓝星的主场。”

    说话间,电梯已经到到了顶层,严易泽在罗琦的陪同下推开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走了进去,刚坐下没多久,秘书跑来说蓝星在楼下大厅要见他。

    严易泽示意秘书让人请她上来,秘书走后,罗琦好奇的问,“少爷,这会儿她跑来做什么?”

    “她来还能有什么事?”严易泽不屑的撇了撇嘴。

    蓝星推开门进来时,严易泽正喝着热腾腾的咖啡,听到脚步声只是抬起头瞥了她一眼就继续慢悠悠的抿着咖啡。

    “不请我坐下?”蓝星走到严易泽面前微笑着问。

    “这里椅子很多,随便坐。”严易泽端着咖啡起身,往窗口走。

    身后传来蓝星略显古怪的声音,“这里位置确实挺多,不过我只喜欢这把椅子,够大。够宽敞,够气派。你没意见的话,那我就坐了。”

    严易泽转过头拧眉看着手扶着他那张办公椅的蓝星,眼睛微微一眯,“你的心还真不小。”

    “俗话说的好,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如果我的心太小,现在还不知道在那个旮旯里艰难的讨生活呢。不过说起来,你这把椅子对我来说还是太小了点,不过没关系。我不介意。”

    说完蓝星当然不让的坐在了严易泽的办公椅上,靠在椅背上舒服的眯起了眼睛,“不错,很舒服。”

    一旁的罗琦见蓝星这么没有礼貌,刚想要去把她拽起来,却被严易泽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看着一脸享受的蓝星,严易泽似笑非笑的说,“如果喜欢,这把椅子就送给你了。”

    说完严易泽看向罗琦,“让人去重新买把椅子,另外等下帮蓝董把这张椅子送到酒店去。”

    严易泽的反应让蓝星有些措手不及。有些意外,更有些不爽。

    严易泽明明知道她说的根本不是椅子的事,却还在她面前故意装傻,其心可诛。

    “我喜欢的是放在这个办公室的这张椅子,离开了这间办公室,这张椅子也不过是一张普通的办公椅,对我来说根本可有可无。”

    “原来你还是想坐我的位置。”严易泽轻点了下头,“野心可真不小。”

    “第二次了。”蓝星竖起手指提醒严易泽。

    “你一大早不在酒店补觉,特意跑过来就是为了消遣我?如果是这样,那么恭喜你,你成功了。现在。你可以走了,我还要工作。”

    严易泽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蓝星缓缓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笑眯眯的冲严易泽摇头,“我可没那么无聊。我之所以不睡觉跑过来,是想看看一整个晚上你都没有想清楚的事,现在想清楚没有。答应我的条件,你还是高高在上的严氏集团的董事长,甚至我还可以让你成为慕容集团的董事会成员。”

    “不用考虑了,我拒绝。”严易泽沉着脸看着蓝星,眉头紧皱。

    “你真的想好了?不后悔?你应该清楚,不答应我会是什么后果。像现在这样的麻烦。以后会经常出现,你应付不来。”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严易泽冷冰冰的回了句,态度强硬的让蓝星很不高兴。

    “既然如此,那就拭目以待吧。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撑多久。”

    说完蓝星转身就走,丝毫没有半点停留的意思。

    关上门,罗琦小心翼翼的问,“少爷,您这样和她硬碰硬真的好吗?我们现在可惹不起她。”

    严易泽把咖啡送到嘴边抿了一口,冷笑一声,“我是惹不起她,可不代表别人也惹不起她。既然她这么想跟我玩,我就陪她好好玩玩。”

    美国华盛顿郊外莫家庄园莫雨的房间里,一整晚的休息让莫雨的体力重新回到了巅峰。

    起床洗漱,吃完早餐,莫雨特意打了个视频电话回润城,和小羽,白露璐聊了两个多钟头,估摸着润城那边已经快十点了,才恋恋不舍的挂断了视频电话。

    离开润城才不到三十个小时,莫雨已经开始想小羽和严易泽了,之所以只给小羽打了视频电话没有给严易泽打,实在是因为她知道严易泽遇到了麻烦,不想打扰他,想让他安心的处理公司的事。

    简单休息了会到了饭点,管家来请她去吃饭。

    坐在熟悉的餐厅里,看着原先莫天铭和宋文倩两人以前常做的位置,莫雨心里有些酸涩。

    如果可以她真的好希望莫天铭和宋文倩还在人世,再陪她几十年了。

    分割二十多年,短短的三年多相聚的时间太短太短了,短到莫雨还没有为莫天铭和宋文倩尽孝,他们就已经离开了人世。

    这是莫雨心里最大的遗憾,一辈子的遗憾,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弥补了。

    莫雨刚吃了两口,佣人跑来说外面有个女人要见她,说是她的朋友。

    “我的朋友?谁啊?”莫雨微皱起眉头,示意佣人把对方请进来。

    见到是薛晚晴,莫雨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

    “晚晴,你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不回去休息?就直接过来了?”

    “我在飞机上睡的够久了,这会儿还早,我估摸着你应该还没吃饭,跑来打算蹭饭,没想到你都吃上了?看样子。我来玩了呀。”

    薛晚晴笑眯眯的开了句玩笑,莫雨站起身走过去拉着她的手,“不晚,不晚。我这也刚开始吃,来吧,陪我一起吃点东西,一个人吃饭太无聊了。”

    莫雨把薛晚晴按在椅子上,示意管家让人去拿碗筷。

    两人一边吃一边闲聊,气氛很是融洽。

    “对了,雨儿,你在润城待得好好的。怎么突然想起来跑美国来了?严易泽就那么放心你?”

    “我来有点事要处理。倒是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本来还打算处理完这里的事,回去后请你去家里吃顿饭给你践行呢。”

    “你忘了?我公司遇到点麻烦。”薛晚晴笑了笑问,“对了,下午你有什么安排不?”

    “安排?安排什么?”

    “你好容易过来美国一趟,不去逛个街,做个spa,游个泳,喝个咖啡,健个身,活着去会所坐坐什么的?”

    “你知道的。那些地方我一向很少去。”

    “你的生活还真没有意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都七老八十了,一点生活情趣没有。等你七老八十了,再说这种话把。现在啊,还是乘着年轻,折腾的动,可了劲的折腾吧。也不枉年轻了一回。”

    莫雨看着薛晚晴无奈的笑了笑,“你呀,想要我陪你去出耍就直说嘛。别人的面子不给,你的面子我还能不给吗?”

    “这么说你答应了?那就说定了,等下吃晚饭。我们先去逛街,然后去做spa,接着去游个泳,喝个咖啡,晚上去看歌剧。我的助理刚给我弄了两张《罗密欧与朱丽叶》的门票,听说演的不错。”

    薛晚晴掰着手指头,如数家珍的把下午和晚上的安排一一罗列出来,听得莫雨直咋舌:“你这安排的也太密了吧?来得及吗?”

    “来不及没关系,大不了不逛街,不喝咖啡,咱们直接去做spa。游泳,晚上一起去吃法国大餐,然后就去看歌剧。”

    “看歌剧的事到时候再说,我不一定会有时间。”

    “行,听你的。”

    莫家庄园离市区还是挺远的,尽管两人吃晚饭就出发了,还是到两点多才赶到市区。

    做完spa出来时,已经都快四点了。

    本来莫雨不打算去游泳,可薛婉清死活要去,莫雨拗不过她,只能答应。

    游泳馆的人很多。男女老少都有,大多是金发碧眼的白人,当然也不乏黑人和黄种人,只不过和白人的数量比起来就要少的多了。

    薛晚晴和莫雨换号泳装来到泳池边时,吸引了很多男性的目光。

    两人长得都不错,身材更是前凸后翘,再加上黄种人特有的细腻光滑的皮肤,想不成为焦点都难。

    很多男人的目光都很直接,仿佛要透过泳衣稀少的布料看到里面的春光。

    莫雨很少来这种公众游泳池,被这些人的目光盯的浑身不自在,双手下意识的挡在胸口等重要部位。脸色绯红。

    她有些埋怨薛晚晴,干嘛非要替她挑这么性感的泳衣,这下好了,被这些男性牲口们再看下去,她都快无地自容了。

    相对于莫雨的不自在,薛晚晴就要显得坦然大方的多。

    从就换好泳衣进来开始,她就一直挺胸收腹提臀,在那些牲口的口水声中尽可能的展露着她美好的身体。

    那些贪婪的目光并不能让她感觉局促,反倒使她无比的骄傲。

    “雨儿,你干嘛呢?”薛晚晴察觉到莫雨的异样,转头好奇的问了句。

    “那个。我突然有点不舒服,要不你下去吧,我去更衣室等你。”莫雨踌躇了下小心翼翼的说。

    “是被他们看的浑身不自在吧?我说你呀,怎么这么害羞啊?看看怎么了,他们难道还敢上手?”薛晚晴瞥了一眼四周那些露出贪婪目光的男人们冷笑了声,“他们要真敢乱来,我就让他们做不成男人。”

    说完她举起右手狠狠做了个剪刀剪东西的手势,顿时吓得好几个家伙别过脸去。

    “瞧见没有?这些家伙就是这么怂。你越是害羞,他们越是肆无忌惮,你越不在乎,他们看几眼也就不看了。”

    莫雨观察了下,还真如薛晚晴说的那样,现在看她流口水的家伙明显要比看薛晚晴的多的多。

    “既然你不想让他们看,那我们现在就下水,在水里他们看个屁。”薛晚晴拉着莫雨的手笑着走向池子边,撒开手做了下热身扑通一声跳进了泳池里,畅快的游了个来回,见莫雨还站在泳池边,好奇的问,“雨儿,你怎么不下来?”

    “我不会游泳。”

    “你不说我都快忘了,来,我教你。游泳首先要学的就是憋气,你憋下气给我看看能憋多久,等下我再教你游泳的正确姿势。”

    大半个小时之后,原本是旱鸭子的莫雨居然也在泳池里游的有模有样的,不过害怕出现意外的她并没有去深水区,而是一直在浅水区游来游去。

    学会游泳的莫雨很享受这种在水里畅游的感觉,从未有过的轻松写意。

    薛晚晴见莫雨游过来在她面前停下,开心的冲她笑,一脸郁闷的说,“你要不要这么打击人啊?居然半个小时就学会了,当初我学游泳的时候可学了三天才敢下水呢。”

    “是你这个老师教的好。”莫雨笑着安抚了薛晚晴一句,才让她心里舒坦点。

    “你先游着,我去下洗手间,顺便去买点饮料,你要喝什么?”不等莫雨开口,薛晚晴就摆手示意她不用说了,“我知道卡布奇诺,对不对?你好像除了这个其他的都不怎么爱喝,在这等我,记住不要去深水区哦。”

    薛晚晴上了岸,向着更衣室走去,莫雨没再看她。继续在浅水区练习。

    或许是因为快吃晚饭的关系,泳池的人一下少了很多,刚才还显得拥挤的泳池,一下显得空旷起来。

    远处的深水区,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带这个游泳圈正在欢快的蹬腿,飞溅的到处是水花,好多飞越了遥远的距离溅到了莫雨的脸上,弄到了她的泳镜上,让她的视线一阵模糊。

    等泳镜上的水滑落,方才还在欢快的在深水区折腾的男孩载浮载沉的挣扎着,游泳圈落在远处。这一幕除了莫雨竟没有其他人看见。

    莫雨下意识的想要去救人,就在她踏入深水区的一瞬间她猛然间醒悟过来,停下脚步刚要张嘴像其他人求救,突然感觉后背被人狠狠的推了一把。

    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冲进了深水区,莫雨刚学会游泳,一直在浅水区,只要她愿意时刻可以踩在实地上,倒是很冷静,可等她进了深水区她就再也冷静不下来了。

    脚下怎么也踩不到泳池的底,张嘴要求救不等声音出来身子就沉进了水里,满嘴都是水。呛得她越发的慌乱。

    一口,两口,三口……

    莫雨一连抢了好多口水,整个人的意识都快要模糊了,这时突然有人一把从身后揽住了她的脖子,带着她往浅水区游去。

    得救了!莫雨模糊的意识稍稍的清醒了一些,心里刚庆幸了不到一秒钟,猛地发现有人在泳池的地步狠狠拽住了她的双脚,拼命的把她往泳池底部拽去。

    巨大的力道,连带着救她的人也一起被拽了进去。

    莫雨张嘴发出惊呼,一大口水猛的灌进嘴巴里。呛得她眼泪都流了出来,双手双脚胡乱的挥舞着,挣扎着。

    很快莫雨感觉到揽着她脖子的手臂离开了,没过多久,抓着她双脚的那双手也离开了,她重新获得了自由,可她此时却也已经耗尽了最后的力气,再也无法挣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往泳池底部沉去。

    薛晚晴回到泳池时,没在浅水区看到莫雨,四下打量了眼。猛地在深水区看到了正逐渐放弃挣扎沉入泳池底部的莫雨,她惊的一把丢掉了手上的饮料和咖啡,毫不犹豫的跳进了泳池里,奋力向着莫雨的方向游去。

    她碰到莫雨的时候,莫雨已经失去了意识,否则的话薛晚晴根本不敢保证她能不能把莫雨带回到泳池边,不敢保证她会不会也被莫雨拉着一起溺水。

    “雨儿,雨儿。”薛晚晴轻拍了莫雨的脸颊两下,见她没反应,赶紧给她做急救。

    姗姗来迟的泳池安全员刚要帮助薛婉对莫雨急救,突然间听到了人们的惊呼,下意识的转头就见一个男人缓缓从两米五的深水区的水底浮上了水面,赶紧抛下薛晚晴和莫雨跳进了游泳池里。

    等到薛晚晴将莫雨肚子里的水全部弄出来,见她有了呼吸,那边游泳池的安全员也把溺水的男人拖上了岸。

    薛晚晴奇怪的看着这个穿着西装皮鞋的男人,正好奇这家伙怎么穿着这种衣服跑来游泳时,猛然看清楚了他的长相,立刻眉头就是一挑,“严易泽的保镖?他在这,难道是为了保护莫雨?莫雨溺水就算了,连他也跟着溺水了,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难道……”

    莫雨的溺水根本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薛晚晴下意识的转头四顾,最终捕捉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身影,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穿着泳裤的黑人,背脊上有一道十几厘米的伤口正缓缓渗出血丝,顺着身上的水珠流的满地都是。

    他走过的地方,满是浅红色的脚印,临消失前,那个黑人转头看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冷厉和不确定,却还是快步的离开了。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