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快穿之重获新生 > 帝师(1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还想送到哪里?这已经是成功的门口了吧?

    曦月站起来,走下讲台,甩了一下头发,握拳道:“是时候该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的升学率了,一声先生,可不是白叫的。先生能不能名扬天下,就靠你们了学子们!”

    曦月给他们讲完这一课,众学子亢奋的无法平静。

    左右逢人就笑,笑得人一身鸡皮疙瘩。被问一句立马转身就走。全跟疯了一样。

    在临近科考的这段时间里,曦月又带他们进一步的认识了,什么叫应试教育。

    这应该要发展成为一门专业的学科。

    只是接下来,让那一群学生都叫苦不迭,这学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了,真的是太悲惨了。

    等到今天的课程结束的时候,澹台盛泽又和曦月来到了国子监特地给她安排的办公室,只是这一次澹台盛泽明显没有从前那么认真听讲。曦月给他讲的都是如何治国的大道理,另外希望他保持仁爱之心,这些都是曦月通过一点点慢慢渗透入他的心理的。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些早已深入骨髓。

    平日里澹台盛泽都是认真听讲的,只是今天明显有些不同。

    曦月明显注意到了澹台盛泽的情况,敲了敲桌子,问道,“四殿下怎么了?你有什么心事吗?”今天的澹台盛泽怎么会这么奇怪?从前他一直尊重自己,一直认真听讲,只是今天……

    澹台盛泽看着曦月,他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要问出口,只是今日见到自家先生和二哥相处的情形,胸口总感觉有一块大石压着,慢慢的让他喘不过气来。

    过了好久,他才说道,“不知道先生和二哥是什么关系?”曦月轻轻一笑,刚想要回答,只是就在这个时候,澹台盛锦直接从门口走了进来。

    曦月一愣,这个人是什么时候过来的?平时她和澹台盛泽在书房的时候,他也在门口盯梢吗?

    呵,男人,对于自己这么不放心吗?

    澹台盛锦直接走到曦月的身边,搂住了她的腰,对着澹台盛锦道:“四弟,我和先生的关系,你应该很清楚了吧?”

    澹台盛泽见到他们两人的表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只是……他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不知道是因为两人两个男人在一起感到有伤风或还是有别的,他的声音都变得哆嗦了。“可是你们,你们是两个……”

    澹台盛锦还想说什么,却被曦月给打断了,反正这件事他迟早要对世人宣布的。早一点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而且等她完成了自己的目的之后,一定会离开的。她笑着对澹台盛泽道:“阿泽,谁跟你说过我是男人了。”

    澹台盛泽一愣,虽然自家师傅没有说过,但是她一直是以男装示人,而且一个女子怎么可能……只是在听到她是女子的时候,他的心中闪过兴奋,只是这感觉一闪而逝。在见到站在他身边的澹台盛泽的时候,又完全熄灭了。

    而在场的两个男人过了一会儿,嘴角都抽了一抽你是没有说过你是男人,但是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呀,而且会有哪个女人像这么大的去参加科举,还去教学生。

    澹台盛泽低着头,压下了心中异样的感觉,对着曦月道:“先生,你难道就不怕我将你的身份说出去吗?”

    曦月轻摇着手中的折扇笑道,“说出去就说出去吧,反正我是凭真材实学在教你们,而且我也没有对别人说过我是男人啊,再说了,我相信你。”

    虽然澹台盛泽知道曦月不是那个意思,但是心中该是忍不住升起一阵甜蜜,只是在曦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明显感到搂着自己腰的手紧了紧,曦月在心中忍不住好笑,这个男人啊,还真是爱吃醋。

    澹台盛泽的心中还是有疑问,他知道自己的先生厉害,但是要是先生真的和二哥在一起的话,为什么……

    曦月看着她的神情,便知道他在想一些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和你的二哥都是喜欢自由的人,不希望被那牢笼给束缚。”就算那是金色的牢笼,但是它始终还是牢笼。

    澹台盛泽低下了头,他知道他师傅的意思了,他从前就知道先生的想法和大多数人不同,只是师傅话中的意思,难道是等到她帮他他登上了皇位,他们就会一起离开。想到这里,澹台盛泽的心中忽然涌起了一丝伤感,他忽然有一点羡慕自家的二哥了,能够和师傅在一起……

    “而且做皇帝有什么好的,天天还要处理那么多的公务,连吃喝都被人限制,还要防止这人下毒陷害。啧啧,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还要为了那么一个东西争得头破血流。”澹台盛泽嘴角又抽了抽,刚才的伤感都不翼而飞了。

    澹台盛锦紧紧的握着曦月的手,柔声对她道,“好了,曦儿,今天的课你应该都上完了吧,我请你去聚香楼吃饭,如何?”曦月笑着点了点头,正好,她的午饭还没有吃,而且最近一段时间,陪伴自家男人的时间真的是太少了,她只顾着培养四皇子,想要让她快速的有能力去对付澹台盛黎,今天下午就好好的陪陪自家男人吧。

    澹台盛锦见到他答应了,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模笑容,虽然他相信自家的这个小女人,也相信自己的魅,但是一想到他天天和别的男人在一个房间里还特意去教导他,心中就是感到不舒服。因此每当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便让人在门口盯梢,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便会立刻赶过去。

    这一次能再澹台盛泽面前宣誓了主权,他的心情别提有多好了。

    从这一天之后,澹台盛泽对于曦月好是更加恭敬了,这一份恭敬中,似乎还有别的一些东西。

    与此同时,接下来国子监中的众人就体会到了传说中的高三地狱、题海溺毙。

    这古往今来,古人们一直推崇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鲜少有人采用标准化考试的方式,让大家每天沉浸在题目海、考卷池中。

    曦月或许不是这个世界第一个采用题海战术的人,但估计是第一个采用标准化考试方式为自家几个人做模拟考试的人。是的,她把标准化考试弄出来了。

    提到标准化考试,不得不提的一点就是分值。现代社会采用的标准化考试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国内比较常用的以扣分情况体现分数,一种是国外用的更多一点的通过一群人的分数正态分布,前百分之几对应多少分。

    在样本池只有六个人的情况下,曦月能够采用的,当然是通过给每个答题点定分值,以扣分法体现大家的学习情况,这样一来,学得好学的差,就不是之前评判那种中下、中上的区别了,而是通过分数体现的一目了然,就算都是中上,都能分出一个水平上下来。

    这种考试,对于这几位完全没有经历过的学子来说,实在是太不友好了。曦月会进行这一次考试就是为了测试一下最近一段时间大家的学习情况,好多加调整。

    在刚结束一次考试,曦月第一次采用分数形式改卷并发下来,蔺翁少拿着自己考了89分的卷子,看着边上李余涛那鲜红的91分,不停地感慨,这个考试实在是太残忍了!太残忍了!不过好在自己的成绩还算不错,回家对于父母也有一个交代了。而且现在他就只是和国子监里的人比较,他对于自己的先生有一股**自信,他们一定比别的学子成绩好。

    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爽几分钟,蔺翁少就被曦月接下来宣布的下一步学习方案给打击了。

    曦月内心:这是满分一百五十分的卷子,不是一百分的!你们这些人就考了一半的分?有什么可骄傲的?有什么可高兴的?还有两个考院试的简单卷!就考了三分之一的分数!你们这些天究竟在读什么!你们真是我带过的最差的一届学生!

    不行!这学习计划必须要改!于是从这一天开始,学子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水深火热,作业加倍不说,还要面临父母的混合双打,因为成绩就是这样明明白白的显示出来的。虽然说他们原本是学渣,但是后来父母见到他们的改变,一心为了孩子读圣贤书而考虑,终于变得越来越残忍了。

    众位学子内心:呜呜呜,真的是太残忍了。

    比如:曾经的王小胖,这来到国子监,王小胖顿时和老鼠掉进米缸里一样快乐,毕竟这国子监里别的不多,就是学渣多啊!谁让这里多的是走关系进来的***富二代呢?这学渣一多,王小胖就显现不出来渣了,一时间还能排一个中等稍微偏下的位置,平时在家里也不会经历以前那种因为考倒数被男女混合双打的情况了。

    这一年多,王小胖的日子过的是赛神仙、美滋滋啊!

    但是随着国子监标准化考试的试点推行,王小胖的好日子算是结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