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大唐俏郎君 > 第447章 分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呃,我怎么听着张将军这话不中听呢?

    怨天尤人……”

    上官婉儿一愣打着火把走到墙垛处,探头出墙看着火把光辉下的张将军说道,心说公子听见他这么说会怎么想?

    然而,张博一听她鄙视的话就炸了:“小丫头,你说什么?

    什么怨天尤人?

    难道你不知道亲友造反牵连家人问斩的法度吗?”

    “且,法度只是上位者管束下属与民众的手段而已。

    什么时候轮到民心所向而立法……”

    上官婉儿跟随公子久了,冥冥中悟透了公子的观点,不屑的脱口而出。

    但这让张博愤怒的瞪着上方墙头上的小丫头吼道:“放肆,大逆不道。

    真是一个山野女子,顽固不化。

    岂不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天下的一切都是皇上……”

    “停,你这么信奉李二,那他为什么还要算计打压你?”

    上官婉儿没忘公子交给自己的任务,嘲讽的激将道。

    其实这个问题,她与公子讨论得最多。

    结论是权财名利惑人心。

    贪心不足。

    而站在高位,统治者的位置上,才能贪尽天下,释放贪念,为所欲为。

    至于下面的人群,都是被上位者剥削的可怜虫罢了。

    无论上位者制定法度治理国家,给予福利造福一方,都是为其最终目的服务。

    当然,这其中不乏上位者发善心,给予底层人真正的福利。

    但那是确保其最终利益之后的施舍。

    说不好听点,收买人心。

    可能历史上会有那么几个无私奉献,不求回报,一心为人类的发展付出一切的君子,智者。

    但那实在是太少了。

    太罕见了!

    然而,她在公子身上看见这种潜质,打心眼里佩服。

    至少公子没有贪心别人的东西。

    好像公子从来都没有主动侵犯过谁?

    这对她来说,自己都没做到过,自是看不惯张将军的自以为是的言行。

    张博听她说话,越听越气,不禁怒吼道:“闭嘴,皇上依法治国安天下,岂是你这山野丫头信口雌黄,横加诽谤的?

    按律当斩……”

    “哈,斩我?

    那你可以走了,赶紧去通知李二,让他来斩我吧?”

    上官婉儿来气了,感觉他愚忠不化,没必要谈下去了。

    张博差点气得吐血,暴跳如雷的吼道:“你,你滚下来受死……”

    “你跳舞跳的这难看,都把蛇虫吓散了,真威风啊!”

    上官婉儿说着话跳到墙垛上,看都不看他一眼。

    无视,鄙夷,踩在脚底下。

    结合她的话,似是说自己只配与蛇虫为伍?

    还有厌恶,戏谑的味道?

    张博一念之此,差点破口大骂,遂转向石墙以北喊道:“王浪军,滚出来见老夫,老夫怎么会有你这个大逆不道的野外孙……”

    “老东西,自此你害得娘亲身陷囹圄之际,你我再无瓜葛。”

    听了他的话,王浪军依旧坐在山巅上的石头上,悠闲的品尝,遂淡漠的回了一句。

    磁性的声音,在夜风中漂浮不定。

    似是被夜风感染了阴冷,透着冷厉,让人寒心?

    至少上官婉儿有这种感触,但她说不出所以然来?

    至于张博当场暴怒,气急败坏的吼道:“逆子,逆子,大逆不道,忘祖背义,你还算是人吗?

    混账东西,若是没有老夫,哪有你的今天……”

    “大丫头,回来吧,别再理会一个疯子……”

    王浪军懒得跟他说话,直接召唤大丫头,心说看来计划赶不上变化了?

    原本他以为救下这个老顽固,获得一丝好感,可以畅谈一下。

    这对在福临山区兴建作坊有利。

    毕竟他设想救治朝廷大军里的伤兵,收为己用。

    要知道伤兵除了痛死一部分之外,其余的人几乎都废了,还会给唐军带来负担。

    当然,这排除了那些轻伤士卒。

    为了减免负担,某些时候会被主将秘密屠杀。

    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要知道即便发大力气,与消耗钱粮打发这些伤兵返家,还得抚恤优待。

    不像伤亡抚恤,给点钱就打发了死者家属。

    因此,他打唐军伤兵的主意,其实就是在间接的帮助唐军减少负担,可行性很高。

    然而,他觉得若是这老东西死忠于李二,那就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这源于他设想演戏,让这老东西假死一次,探探朝廷的动静,会不会善待老东西的家人。

    以此来衡量老东西为李二卖命的价值成分。

    便于他移花接木,把老东西一家人转移到福临山区,过神仙日子。

    这样做,可以摆脱朝廷利用老东西做文章,扰乱他的大计划。

    当然,他这样做为了不让娘亲留下遗憾,其他的都是为了大计划而附带的步骤罢了。

    可是他发觉老东西没得救了?

    “啊?”

    张博还未说完,上官婉儿惊张樱桃小嘴,失声的惊呼,心说这就完了?

    公子做事豪气干云,都这么对待故人……

    张博这才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没有威慑力,心凉了一大截,这该如何是好?

    眼看这野外孙大逆不道惯了,根本没有半点情感可言?

    这是忘祖背宗!

    合该乱棍打死,以儆效尤!

    而这野外孙又对皇上不敬,屡教不改,针对皇上动刀兵,迟早会害死老夫一大家子。

    当真是死不足惜。

    可是这野外孙若是不救援老夫一把,只怕老夫将失去一切……

    不,这绝对不行!

    无论是为了子孙后代光宗耀祖,还是为了老夫这次劫难,老夫都不能任由这野外孙胡闹下去!

    心有不甘,张博扶在石墙上喘息片刻,突感上方的火把光辉消失不见了,顿时抬头喊道:“等等,你们可以无视大唐法度,为所欲为。

    但你们犯上作乱,犯下弥天大罪,牵连老夫一家人被人囚禁,难道你们不管吗?”

    “张将军,我劝你还是回去吧。

    或是你坐下来想清楚,公子于你而言算什么?

    你又想从公子这里得到什么?

    公子凭什么帮你?

    至于你与朝廷那些乱事,与公子又有什么关系?

    当然,你要明白公子自始至终都在自我发展,且屡次帮助李二平定陷入谋朝篡位的危机,结果换什么?

    在明白这些之前,你自个保重吧!”

    上官婉儿止住离去的步子,侧头冲石墙下方的张将军说道,心说但愿这席话能够帮助公子缓解压力吧!

    毕竟她知道公子若是被亲友定性为忘祖背宗,大逆不道的罪名昭告天下,名声上很被动。

    这对于一般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

    但她知道这对公子这种与李二争胜负的焦点人物来说,至关重要,关乎天下人心所向!

    “没必要跟他废话……”

    “混账东西,你娘若是知道你这么冷血无情惩罚你,你也这么对她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