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英雄无敌大宗师 > 第两千零三十三章 世界承受的极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来你是给我送神器而来了。”

    徐直钻入遗迹之时,只觉他进入的方位稍微产生了偏移。

    这是以精神为指引产生的碰撞,让他脱离了本该进入的位置。

    若徐直不愿意接受这种待遇,只需在进入时与对方进行精神碰撞,便能脱离对方指引的方向。

    与上一次进入龙之遗迹相比,徐直显然已经觉察出异状。

    他没有进行丝毫的改变,随即便听到了德肯那熟悉的声音。

    “不错”徐直点头道:“我对您这儿的龙蘑菇也很期待。”

    抬头望去,徐直便见到了德肯,也见到了诸多鸡皮鹤发的老法师。

    此时众人手中操纵着水晶球,水晶球中亦不断呈现出进入者们的状态。

    这让徐直开始指定自己这一方的人。

    “你只有九个人,那其他便是肆意闯入的外来者了。”

    此时的众人都还在原地等待,并未做私下的行动,与其他进入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德肯随口说了一句,伸手一指,这处场地中一道传送门便已经亮起,早有预备的水晶龙们咆哮一声,踏着传送门顿时穿梭而过。

    很显然,德肯并不喜欢外来进入者们的打扰。

    几个老法师更是发出了阴森森的干笑声。

    在这种苦寒之地困上千年,他们的心态早已不如正常人那样,平常如同枯木一般,偶有一些有限的活动才让他们显得喜悦,解剖外来者显然就是他们其中一些人的爱好。

    徐直此时也对负责高山堡垒的派拉丁.贾拱了拱手。

    若此次的时间够多,他还要借助这些老法师们擅长的魔幻之力。

    师弟妹们的天赋并不像顾雨兮那样会预测到未来,成型之时远不要感受那种痛苦。

    若是有人愿意,他也会稍加助力几分。

    而徐直更是需要德肯辅助一番。

    三年已过,他也并非当日不曾产生棍意的宗师,此时的他有着更多的理解。

    若能再次呈现遗迹冲撞大世界的场景,棍术意境显然会有一定的进步。

    他此时坐地,随着不断的进出,巨大的长剑,巨大的盾牌,如同浴缸一样的头盔,数米长的盔甲被徐直一一拖了出来。

    这套巨大的装甲有着一吨重,并非常人所能穿戴。

    只有化成神器,才有着让人掌控的资格。

    “想不到还能见到这件神器的完整配件。”

    德肯抚摸着巨大的泰坦之剑,他的脸上显得极为满意。

    除了陈旧一些,这些配件都还如他此前所见识的那样,不曾有着变化。

    “听说这套神器需要穿戴在泰坦身上,不断沐浴雷电才能成型”徐直奇道。

    “没错”德肯点点头:“那是最为正常的融合方式,但若是足够强,自己沐浴雷电也没什么问题。”

    德肯解开外衣,只是瞬间,他的身躯已经膨胀起来。

    从两米高的人类,迅速提升到三米,又变成四米,五米,六米……

    直到他的脑袋顶到大厅的天花板,他才弓背弯下身体。

    徐直此时也开始看到对方那双闪烁着蓝光的双腿。

    “想不到您是灯神一族”徐直道。

    “只是混血而已,可以在灯神和人类之间切换。”

    德肯扣上泰坦之甲,又将雷神之盔套在头上,手拿泰坦之剑,提起守护神之盾,他感受了一番,这才放下诸多配件,重新缩回人形。

    “不枉我等了你这几年。”

    这显然是验货成功,德肯满意极了。

    两人初次见面相交并不算多,一切处于相互投资中,如今则是获得了一些基本的信任。

    此时德肯挥手,一些老法师顿时开始通过传送门进行穿梭去接人。

    一些瓶瓶罐罐也被德肯取了出来。

    “您收集的龙蘑菇真多。”

    徐直看着各种蓝的黄的黑的红的紫的绿的龙魂草,感觉德肯太负责了,这是掏了多少巨龙死去的亲戚,当年在他手下死掉的龙又有多少。

    “到小龙那儿找蘑菇还是挺快的,四处拔了一些。”

    “这东西不值多少用,龙类那点可怜精神能量太少了,依靠消化龙蘑菇获取还不如修炼来的稳定。”

    似是研究了徐直等人的使用方式,德肯显得有些不以为意,完全看不上徐直等人获取精神力的途径。

    “您说的对”徐直点头道:“只是我们外界人寿命太短,没法像你们一样熬。”

    若是能活千年,徐直感觉自己精神力应该会挺强的。

    他取了一瓶酒,将龙魂草塞进去摇晃之时,只见传送门中陆陆续续开始有人钻过来。

    “随意找个地方坐,等龙魂草融化了都使劲喝”徐直抬手道。

    “哈哈哈,嘎~”

    李多凰看着和徐直交谈的塔努,她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早知道这两货相互认识,当初何苦逃那么快,错失了后续的大药。

    还好这次信了徐直一把,跟随了过来,看着眼前摆着的各种盛放酒液和龙魂草的容器,她的呼吸不禁有些急促。

    她见过天才地宝,也见过龙魂草。

    但她没见过将这种大药弄成宴席的模样,可以随意让数人畅饮。

    便是北疆皇宫都没有这种奢侈的行为。

    不仅是她,便是沉稳的拓孤鸿也吃惊不已。

    只有燕家众人似乎习惯下来,对场面显得神情沉稳。

    一些人更是开始运转精神力战法,期待一会儿吸收时有个良好的开头。

    “有点意思,这是你们外界的酒?”

    德肯对龙魂草并无多少兴趣,但他对徐直不断取出的烈酒有着一丝兴趣。

    不仅是他,便是一些老法师都在不断舔着舌头。

    待得徐直递过一瓶,德肯稍微闻了闻,犹豫了一下,这才抿了一口下去。

    “这酒叫什么名字”德肯问道。

    “我们国度内部的专供酒,似乎是烧刀子酒的一个品种。”

    他来之前便要了一些高度数的好酒。

    徐直看着德肯微红的脸色,还有眼睛中闪过的一丝水花,感觉自己喝的时候状态也好不了多少。

    “你们这种专供烧刀子酒的劲头太足了。”

    德肯晃了晃脑袋,只觉自己喉咙中充斥着爆发性的烈焰冲击感,寡淡的肠胃迅速翻滚了起来,脑袋中亦是暖成一片。

    这是一种让人痛快但又痛苦的感觉。

    酒精的迷幻中,远较之他们能勘破的魔幻场景效果来的迅猛。

    德肯隐隐约约之中,似乎看到了自己多年没见的妈妈。

    他晃了晃瓶子,再灌上数口,开始抱着瓶子痛哭起来。

    “比我还没酒品。”

    看着痛哭流涕的德肯,徐直觉得自己醉酒后的状态好多了。

    “难得见德肯大人痛哭的丢脸模样,快来做记录呀。”

    闲得蛋疼的派拉丁叫上一声,老法师们顿时都凑了过来。

    “这酒比魔法还好用。”

    依靠水晶做着记录之时,一个老法师在徐直手上也取了一瓶酒,开始灌下第一口。

    初期影响还不甚明显,待酒过半瓶,他身体也摇摇晃晃起来。

    “哈哈哈,我感觉一拳头就能打穿这该死的旧世界。”

    老法师聊发少年狂,左持法杖,右拿酒瓶,对着天花板就痛骂起来。

    “老子要成神。”

    “老子要问问你为何要将我们好好的世界变成这番模样。”

    “老子要知道一个真相。”

    “老子不想成为你们的牵线木偶,不想背负世界破灭的枷锁,锁在这片世界中……”

    他怒骂之时也伴随着沉闷的哭泣,一些老法师不由变得沉默,便是录制德肯的派拉丁也停下手来。

    “我们被困在这儿有一千零九十二年了吧”帕拉丁低声问道。

    “是,我们的寿命也所剩不多了”有老法师回应道。

    他说话之时,只见那个肆意酗酒的老法师身体歪了歪,随即止住了口中的话语,拄着法杖缓缓坐了下去。

    “艾斯却尔被酒麻痹了精神,他醉生梦死在里面了。”

    有人低声道。

    不论生前有着怎样的名声,手段又如何高超,寿限来临之时,不免也是无力为天,成为一抹黄土,再无身后之事。

    老法师们对死亡似乎已经司空见惯。

    艾斯却尔这种死,相对而言还算幸福。

    一些老法师使劲抿了抿嘴,止住了口腔中那点欲望。

    随着一点魔法火焰引燃,艾斯却尔的尸体在火光中迅速开始了燃烧。

    “我们世界和你们世界的承受似乎已经到了极限”派拉丁道。

    “极限?”徐直道。

    “逃离,超脱,奋战……剩下的时间不多了,选择也不多了!”

    他微微叹了一口气。

    火光中,他似乎也看到了自己的宿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