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全球高考 > 52 小动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021在禁闭室里说的那些话, 游惑听进去了。

    至于信或不信,还得另说。

    就目前来看, 他所接触的知情人寥寥可数——

    154、922跟他非亲非故,身份上还是对立的, 不会主动透露太多。都说装疯卖傻、装疯卖傻,这两位……尤其是922有没有装过疯他不知道, 反正傻是论斤卖的。

    对于系统和考官A, 他们知不知情、知情多少,暂时还很难说。

    至于秦究……

    “水火不容”也好, “关系不怎么样”也好, 不论什么评价都应该建立在打过交道的基础上。

    秦究一定是认识考官A的, 那为什么见到他却没有反应?

    秦究的表现和021的一些话刚好相悖。

    如果021说的是真的, 他确实是考官A,那秦究为什么始终没认出他来?

    是在假装陌生人故意逗他?还是秦究本身有问题?

    如果秦究一切正常, 那就是021说了谎, 这个系统跟他没有关系, 他也不是她口中的考官A。

    ……

    游惑其实倾向于021说了实话, 或者说大部分都是实话。

    因为她实在没有理由千方百计躲过系统监控, 就为了编这样的谎话来骗一个陌生考生。

    图什么呢?给自己找个上司?

    这得无聊到什么程度才干得出来……

    不过实话并不等同于完全的真相。

    一个人的所知所见很片面,他必须从秦究这里再次确认一下。

    废墟里穿过一阵风, 扫起尘埃。

    秦究换了个更为放松的姿势, 懒洋洋地问:“你这句话是在骂我呢?还是认真发问?”

    “你说呢?”游惑反问。

    “我?我觉得你是在骂人, 但没找到理由。”秦究说:“刚刚对于系统的一番解释……有哪句惹我们优等生不高兴了?”

    他点了点自己的耳朵:“说说看, 我洗耳恭听。哪里用词不当, 我可以重说一遍。”

    游惑:“……”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调侃的称呼从“优等生”变成了“我们优等生”。

    游惑心想……如果是故意逗弄,应该说不出这种话。

    谁能对讨厌的人用这种语气?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恶心自己么?

    他看着秦究,忽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想吐么?”

    秦究:“什么?”

    四下一片暗色,但秦究脸上的疑惑却清清楚楚。

    游惑晃了一下头说:“算了没什么。认真问的,你有没有受过干预?”

    秦究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沉吟片刻道:“我刚刚的话可能会让人产生一点儿误解,认为系统有事没事就干预一下监考官的思想,或者说……是个监考官就有可能受过干预。”

    “不是么?”

    “当然不是。”秦究手指比了个缝隙:“是必要时候。这种必要的情况占比并不是很高,并且有规则加以限制。”

    从最初起,游惑就经常听他们提到一个词——规则。

    并且在后来的这段时间里,他们总会重复这个词的重要性。

    这个是某某规则定的,那个不符合某某规则,系统需要遵循某某规则

    游惑有点无法理解……

    “我没弄错的话,这个系统是凌驾在上的,怎么听你的意思,它干什么还需要有规则允许?”游惑讥嘲:“是不是有点荒谬了?”

    “荒谬么?不荒谬。”秦究说:“这恰恰是它认为自己可以凌驾于上的理由,是它自认为最优越的地方。人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违背规则,它不会。”

    “它永远不会违背定下来的规则,不管因为什么理由。如果哪天它破坏了规则,就失掉了自己优于人的东西,那跟人又有什么区别?这是它最不能忍受的一点。”

    他冲游惑说:“眼下就有一位……你就是它最不喜欢的。”

    “一直在做它最讨厌的事情,一直在打破考场的要求。”秦究耸了耸肩,痞痞一笑:“所以它看不惯你,又干不掉你。只能在规则范围内,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死,或者轰你出去。”

    “不过,我始终对你很好奇……”秦究说。

    游惑闷头按摩着手腕关节,闻言抬头问:“好奇什么?”

    好奇为什么系统对你有种……更为宽容的感觉。

    秦究心想。

    但这话更倾向于直觉,他直觉系统似乎对游惑更为宽容,但细细琢磨又十分放屁。

    更宽容会把他扔进棺材?更宽容会把他送进怪物嘴里?

    这话问出来,恐怕会变成反讽和挑衅。

    于是秦究想了想,又摇头说:“算了。”

    一般而言,这种说一半憋一半的混账东西,十有八·九会被打。

    而且听的人怎么也要追问两句。

    谁知游惑只是异常平淡地“哦”了一声,问:“所以你还是没说,你有没有受过干预?”

    秦究:“……”

    001监考官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这个问题?”

    游惑:“因为你执着于岔话题。”

    秦究:“……”

    两人对峙片刻,谁都不动。

    游惑下巴抵在曲起的膝盖上,盯着秦究看了片刻,突然发问:“你不会是觉得丢人吧?”

    “……”

    秦究摸着下巴,一脸被戳中又打死不想认的模样。

    铁老虎瞬间变脆皮。

    他含糊道:“我为什么要觉得丢人。”

    游惑:“我哪知道。”

    秦究没好气地看着游惑。

    片刻后放弃地说:“……行吧。”

    他垂下眸光,把赵文途的手机翻了个身,开开关关地拨着那个按键。

    手机屏幕亮起的光很黯淡,就像隔了一层黑雾,模模糊糊的。

    “确实有那么一段。”秦究说:“不过官方说法不是干预,而是说系统出现了一次BUG,以至于对内部人员比如监考官产生了误伤。很不巧,BUG发生的时候,我刚好在那个现场。因为某些原因和某些人起了冲突。总之,那次能活下来说明运气不错,休养了一阵子才回到考场。至于那几年发生的事情……因为误伤的缘故,已经忘了。”

    游惑心里突然一动,问:“某些人是指考官A?”

    “你怎么知道?”他的语气一如既往漫不经心,但神色很淡,能感觉到他的兴致又落了下去。

    因为我好像就是你口中的某些人……

    游惑心说。

    但也许是夜色和旷野太安静的缘故,他迟疑了片刻,没有开口。

    转瞬,秦究又恢复如常:“不过你刚才说得也没错,确实有点儿丢人。被一个连人都不是的东西干扰,影响记忆、想法甚至行为,确实有点废物点心的意思。”

    同病相怜的游惑被废物点心拍一脸,心说真是放屁。

    “被干扰之后有办法恢复么?”他问。

    “有。”秦究说:“不过你突然这么关心我,我忍不住要怀疑你另有企图了。”

    游惑:“……”

    滚吧,没句正话。

    ·

    一阵提示音突兀地响起来。

    两人愣了一下,齐齐看向赵文途的手机。

    直到这时,秦究才注意到这里的夜色很奇怪。

    不管是“怕黑”还是什么,那都是普通的黑暗,点了灯就能照亮一片。

    但这里不同。

    手机屏幕的亮色并不足以穿透夜色,字迹图案都很暗淡。

    秦究盯着屏幕,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手机开了,而是诧异地看了游惑一眼。

    “瞎过一阵子,现在好得很,看你的手机。”游惑说。

    过了好半天,秦究才收回目光。

    赵文途的手机又响了一声。

    右上角的小电池只剩一层血皮,孜孜不倦地提醒他低电量,岌岌可危,马上就要挂了。

    这是赵文途留给秦究的东西,也许是给他的留言,也许是别的什么信息。

    游惑自觉是不相干人士,本着非礼勿视的原则,他在秦究点触屏幕的时候走开了。

    ·

    被糟践过的手机灵敏度很低,秦究费了一点劲才点进照片视频的界面。

    赵文途在休息处拍了很多东西,光是视频就20多个,一下都拉不到头。

    秦究:“……”

    屏幕又开始微微闪烁,预示着它随时会蹬腿嗝屁。

    他眯着眼仔细辨认视频名称,看清之后一阵无语。

    没有一个正经名字……

    【鸡同鸭讲】

    【倔驴的早餐】

    【来条狗跟我说句话】

    ……

    这都什么跟什么?

    他坚信拍到自己跟考官A的视频应该没被划归进牲口行列,于是跳过一群动物,终于在下面找到了某个疑似的视频。

    那视频被命名为——瘟神出街,凡人避让。

    秦究:“……”

    视频缩略图隐约是个街口。

    十有八·九就是这个了。

    他手指一点,就见苟延残喘的手机屏忽闪两下,忽地黑了。

    死得真是时候……

    ·

    游惑绕过一台机器,三摸两摸居然掀开了一个金属盖。

    里面整整齐齐码着一排炮弹头。

    他诧异抬头,就见秦究那张俊脸风雨欲来。

    “怎么了?”

    “没电关机,要看的东西一点没看着。”秦究沉声说。

    “有地方充电么?”游惑转头看了一圈。

    “这里没有。”秦究说:“上一次我就看过了。”

    “等出去找你那两位下属?”

    秦究说:“禁闭室只剩这一次,下次再违规,就是监考官随行了,来不了这里。”

    游惑:“那怎么办?”

    “只能麻烦他们现在来一趟了,922出门必带备用电。”秦究四下看着,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怎么麻烦?”游惑对禁闭室不了解,不知道变成旷野和废墟的地方,该怎么呼叫监考官。

    但秦究了解。

    “我得稍微弄出一点动静,引起他们注意就行。”

    片刻之后,他从某个废旧车的后备箱里拎出一个肩扛式火箭炮。

    从游惑刚刚打开的盒子里拿出几个炮弹头。

    几秒后。

    船舱底下突然轰地一声响,惊天动地。

    二层休息室聊天的几位监考官被震得一跳,四脸懵逼,面面相觑。

    “卧槽!”

    “什么玩意儿这是?撞冰山了?”

    而禁闭室里,游惑看着在天际炸开的炮弹,一瞬间觉得秦究这人是真的疯,但下一秒,他又没忍住偏开头笑了一下。

    讲个笑话:

    为了给手机充电,稍微弄出点动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