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穿越,作死,玩脱 > 1.冥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于幽暗中睁开双眸,入眼尽是不存生机的荒芜死地。

    死亡的气机弥漫于空气,若有若无的哀嚎声自远方传来。

    偶有蓝色的光点浮现于远方的混沌之中转眼便被黑暗再次吞没。

    此处乃是冥界,属于苏美尔人的冥界。

    愣愣的抚摸着那不知何时已完好无损的胸口,下意识的遵循着身体的习惯想要呼吸却陡然间察觉到无故消失的心跳。

    “果然死了啊。”

    唉声叹气着,齐无策检视起了自己的状况。

    身躯是灵魂体的状态,至于肉身的话大概是因为在传输开始之前就已彻底丧失机能的原因没能被传送到这个时代。

    “嘛,这样的情况总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哦!这可不就是所长吗!”

    捶了一下掌心,齐无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至于肉身死亡的事实早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反正在转生的过程之中肉身也无法保留,那么死在罗马与死在苏美尔冥界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差别。

    “嘛,总之来都来了,先去看看老熟人吧。”

    这样想着,齐无策在犬牙交错的冥界石桥上游荡起来。

    苏美尔的冥界,齐无策已不是第一次来了,因为恩奇都的遗与衣物体被吉尔伽美什葬在此地,所以往年的时候齐无策总是会来此祭奠一番。

    这个习惯保持了很久,直至再次见到化为英灵的恩奇都后齐无策才就此作罢。

    苏美尔的冥界之王,艾蕾什基伽尔一如既往的巡视着空荡荡的冥界。

    冥界乃是腐败、死亡、疫病等世间一切肮脏之物的汇聚之地,没有任何生灵会喜欢上这样的地方,哪怕是神明也敬而远之,除了死去生物的灵魂之外再也不会有像样的事物愿意来到这样的地方。

    就是这样孤寂与荒芜的居所,名为艾蕾什基伽尔的女神已在此工作了无法估量的岁月。

    相比这让世间万物都心生憎恶的神职,那些端居于天界享受着人们诚心祭拜供奉的同僚们无疑会让她在孤独的岁月之中感到嫉妒。

    尤其是她的那位姐妹,那位被众神视作掌上明珠般宠爱的姐妹。在她明白了自己为何会遭人厌恶后,那由衷而生的憎恨就如永恒的烈焰般一刻不停的灼烧着她的心。

    明明是一起诞生的姐妹,为什么伊修塔尔那个女人就能在人间与天界享受万民敬仰、万神宠爱。

    而她却只能与无休的死亡与腐朽为伴,终身于这荒芜的冥界之中感受着孤寂。

    这怎么想都是不公平的事吧?

    抱着这样的怨念,抱着对诸神的憎恨。名为艾蕾什基伽尔的女神就这样在冥界不满却又勤奋的工作中等待着终末的到来。

    即便是神明也并非永恒的,只要等到那一天的到来,这永无休止的枯燥也就能停止下来,世人憎恶的死亡也将不再是她。

    就这样日复一日的等待着,在某一天,艾蕾什基伽尔感受到了自天界降下的死亡,那些一生都在害怕、排挤她的神明就在那一日莫名其妙的走向了她的怀抱。

    难道是奇迹回应了我的祈求吗?

    可是,我也只是想想而已,可不要真的全都死了啊!

    对自己的愿望感到畏惧的艾蕾什基伽尔,再次向着奇迹发起了祈求。

    然而一切都只是无用功,诸神最终还是在那一天相继消失了气息。

    “哟!你就是这个冥界的神明吗?”

    在诸神消失后的某一日,一名青年出现在了冥界用着访客的语气向冥界的女主人打起了招呼。

    回忆结束,艾蕾用手中的神枪发热神殿制造出的光剑将今日最后一名来到冥界的灵魂引到向较为温暖的地方之后,便开始了自己那偶有的休闲时光。

    操作着手柄控制着屏幕上的小人不断从平台上跳到下一个平台,艾蕾什基伽尔的心神慢慢沉浸入其中。

    并非是游戏有多好玩,只是相比那冥界之中接触了无数年都未曾变化过的事物而言,这简易的游戏实在是足够新鲜了。

    可惜,时间是不断流逝的,而人世间脆弱的生灵总是在时间的前进之中不断的逝去。

    “等等,不要拽我啊!马上就要破纪录了!稍等,请再稍等一下,只要再一小会,我马上就去工作。”

    游戏会让人变得堕落,而神明也并不例外。

    齐无策默默的站在艾蕾什基伽尔的身后,看着对方那全身心投入在游戏之中而专心致志的脸,心中不由产生一些做错事的悔恨。

    早知道对方会沉迷的话,当初就不应该把这个东西给送出去了。

    话虽是这么说,但看到沉迷在游戏中的艾蕾,齐无策还是忍不下心去打扰对方,毕竟这已是艾蕾什基伽尔为数不多的娱乐了。

    半日过后……

    看着是女神就下一百层》在艾蕾的手上被无限续关,那每一层楼在穿越屏幕时的速度已经到达了十几倍音速。

    这时的画面仅仅是看着就已让人头晕目眩了,如果以人的肉眼来形容的话,那屏幕上完全只是一团看起来像是在闪烁的白光。

    当然,艾蕾什基伽尔能够玩到这么起劲,也要得意于齐无策在游戏中增加的诸多干扰因素。

    不算上游戏里额外增加的几十种陷阱,通过游戏机来触发的障碍也有不少于十种。

    “呼!终于破纪录了,接下来就是愉快的进行工作。”

    因为手柄散发的干扰气息所导致的失误,艾蕾什基伽尔终于意犹未尽的放下了手柄。

    想起之前在游戏时背后传来的拉扯感,艾蕾什基伽尔这才回头看向了身后,于是……

    “……”

    “……”

    四目相对,看着正在向自己打着招呼的老熟人,艾蕾什基伽尔的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唔……哇!!!你……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时候来的!居然一言不发的在背后下作的偷窥我吗!”

    “偷窥?不不不,我只是因为答应了某位女神‘只要再一会就好,我马上就去工作’的请求而选择沉默罢了。”

    因为女神的脸红而感到好笑的齐无策心中不禁再生出来想要调笑对方的想法。

    “所以说,勤劳工作的冥界女主人居然也有摸鱼偷懒的时候吗?”

    “偷懒?摸鱼?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偶尔休息一下!”

    某冥界女神大声的挣扎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