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护花狂兵 > 第156章 江涌事件
    陈阳见状,面色淡然,他自然晓得对方眼中为何出现一丝冷厉。

    但先前他已经有惊无险完成了与姜渊的博弈,即便出现这次冷厉,他也知自己性命无碍,更不会惹得对方厌恶。

    因为他的棋,世间少有。

    他不信姜渊见识了他的棋,还能对他排斥。

    “你这,并非龙虎棋局,小辈你到底是什么来头,处心积虑接近我,到底为了何事?”

    姜渊声音有些不悦的道。

    陈阳一听便就淡淡笑了。

    确实,他先前施展的并非龙虎棋局,其实他压根就没见过龙虎棋局,但既然来永泉想要接近姜渊,陈阳自然要有足够引起对方重视的玩意,他虽说手头接触过无数珍宝,却一时也拿不出什么惊世骇俗的玩意,索性便就以假的龙虎棋局来做噱头了。

    只是这虚假,对他来说被识破也无所谓。

    因为他已经成功接近了姜渊,还施展了自己的棋艺。

    “晚辈名叫陈阳,居住在天海市,想必前辈应该听说过我吧。”

    陈阳笑眯眯的说出了身份。

    果不其然,姜渊一听顿时面色微微有变,然后双眸再次打量了陈阳几眼,张口道:“有意思,你来我这想要干什么?我可不想为你扛着呼延泰的报复。”

    天海的变故,已经被整个晋商体系的人知晓,而呼延泰一拳断恩仇的事情,更是传的武道界与商界人尽皆知,伴随这两件事情,陈阳自然也成了名人。

    姜渊哪能不晓得陈阳是谁。

    只是如他这般的晋商元老,虽说秉性温和,态度和蔼,却非城府浅薄之人,哪能轻易被人当枪使?

    “难道前辈不想将天海收入囊中?”

    陈阳道。

    姜渊随即摇了摇头,“想,但是绝不想掺入呼延泰与你中间。”

    “只是前辈礼遇呼延泰,对方却未必对您也如此,总号东家的位子,未来可是只有您与他可争雌雄,难不成前辈早已没了野心?但您没野心呼延泰却有,您的地位与背景对他来说,终究是最大的威胁,难不成前辈认为可以高枕无忧?”

    陈阳道。

    姜渊闻言,虽说面色无变,却也没立即驳斥陈阳的话。

    当下两人陷入了稍显怪异的沉默之中,整个雅室内唯有茶香四溢,静静飘荡,陈阳一口口缓缓喝着茶,他在留给姜渊时间去思索,去权衡利益。

    他相信对方会接纳自己。

    因为接下来,他还有一句话。

    这话出口,他相信姜渊定能放弃脸上的虚伪,在自己面前坦露与呼延泰的隔阂。

    沉默三四分钟之后,陈阳再次开了口,他道:“永泉有江,曾奔涌不羁,叹为观止,可惜却有人横江断水,以至于成了万古恨,难不成前辈想要这恨,继续埋在心中,继续孤独忍受?只是你忍了,难道就不会再有下一次?”

    姜渊目光闪烁,面色之中隐隐浮现了一层煞气。

    陈阳的话说的很隐晦,但姜渊难道不懂?

    他曾有一名义子,名叫江涌,乃是商界奇才,此人为他鞍前马后,为他开疆辟土,曾是姜太公手下第一商战大将,可惜后来猝死在了河畔别墅。

    江涌的真正死因,众说纷纭。

    但他死前,曾因为一桩利益牵扯巨大的生意与呼延泰发生过冲突,所以江涌的死即便没有蛛丝马迹可寻,姜渊也能猜出到底谁是凶手。

    但因为呼延泰的特殊身份,姜渊忍住了。

    为此整整忍了三年!

    陈阳在此刻提及此事,无疑将一桶油浇在了姜渊的心底,将被其压住的怒恨再次点燃了!义子的死,尊严上的疤,统统被揭开,一时间姜渊的脸色再也无法做到平静,满腹的怒恨瞬间都涌现了出来!

    “你知道在我面前提及江涌,会有什么代价吗!”

    姜渊冷冷道。

    “不知道,但我不想成为第二个江涌,所以我来投奔姜太公您,也希望您认清自己此刻的处境,与其默默忍受,不如拿出您该有的气魄,破釜沉舟又如何?”

    陈阳回道。

    瞬间,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姜渊也深知呼延泰视他为对手,眼睛盯着总号东家的位子,这几年里没少对他下手,江涌不过是其中最过分的一件事!这几年里,他也曾想要捅破那层冠冕堂皇的和谐关系,与对方一分高低,只是他毕竟老了,再无当年的锋锐狂傲,他只想有个安稳与富贵便可。

    但陈阳此刻的话,无疑又戳破了他心中自欺欺人的安慰。

    呼延泰会放过他吗?

    不会!

    他与对方正是晋商体系之中,新老两代人最杰出的代表,也是两个派系最顶尖的存在,若呼延泰登上总号东家之位,姜渊势必要被连根铲除,因为他是威胁,他存在则呼延泰不会踏实。

    几分钟的挣扎之后,姜渊终于开了口,“天海我可以纳入,呼延泰我可以对立,但你要想进入我的手下,却也没那么简单,毕竟我在晋商老一辈中地位很高,若是为一个无能的人,彻底与呼延泰撕破脸,其余晋商老人该如何看待我?”

    “前辈想要如何?”

    陈阳问道。

    “正好有一桩大生意出现了差池,你若能代我去处理好,我便收纳你为分掌柜,也会宴请晋商名流,公开你的身份,到时呼延泰即便怒,也只能咽进肚子了。”

    姜渊说道。

    陈阳一听,毫无犹豫,当下便就点头了!

    两人旋即一起举杯,大事落定。

    随后陈阳与姜渊回了对方居住的别墅,逗留半日之后,才离开永泉市,再次回到天海,一待就是三日,其间几大家族的资产被疯狂并购,通晓经营的安妮娴熟的重新进行了资产整合,虽说有些顽固分子,但有张龙赵虎奥利奥在,也只能吃亏倒霉认栽。

    享受了三天美好的生活,第四日陈阳乘坐飞机,离开了天海。

    至于他去哪,仅有张龙赵虎清楚。

    他没带任何人,因为他是亡龙,他一个人就够了。

    两个小时后,陈阳在燕京下了飞机,逗留几个小时后,便又乘坐飞机前往了E国首都莫斯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