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婚到底,顾少适渴而止 > 第二百二十章 泼水
    ,

    她心里恨恨的,老娘过来干你屁事,快点戴着你的美丽军装给滚远了,要多远有多远——别在这儿给我假惺惺的寒暄,老娘才不稀罕!

    可是这有气势的回答也就只能出现在这东西短暂的意淫里,她才不敢这么说话呢。

    “我来买红烧肉。”

    这话说出口,简安同志有点后悔了,红烧肉这三个字说出来,听起来多不好听!太子轩这么多好听的菜名,说一颗水煮白菜都比这油腻的红烧肉强,她又不爱吃红烧肉——这听起来多没品!

    她本来就在那女军装跟前蛮自卑,现在更自卑——她低着头,想,人家女军装身材那么好,一定不吃红烧肉,现在说不定还在心里默默的嘲笑她,瞧这女人多贪嘴,还自己出来买红烧肉吃——

    “韩浊,你先出去,我在这儿说几句话。”顾淮对着旁边的女军装交代。

    那女军装点点头,挺潇洒的出去了,也没多问什么。

    顾淮就在简安同志的对面坐下,指头一下一下的敲着桌子,盯着她,“说,这红烧肉给谁买的?你又不吃红烧肉。”

    简安心里一惊讶,他怎么知道我是给别人买的红烧肉?还有,他怎么知道我不吃红烧肉的?

    顾淮能不知道她?他连她的屁股上胎记的形状的记得清楚,还能记不清楚她不爱吃五花肉,只要是带肥的,都不吃。

    简安同志当然不可能承认,她还是有点眼色的,顾淮和秦烈关系不错撒,她可不能做挑唆关系的那个坏人,“就是我自己吃的,我胃口变了,爱吃肥的了。”

    就是嘴硬,顾淮瞧了她一会儿,恨不得在她脸上看出个花来,目光又逡巡到她脖子上那块玉上,终究还是叹了口气,“玩就玩罢,第一尽兴。”

    留下这一句叫这东西摸不着头脑的话,走了。

    顾淮,真神也。很久以后,简安想起顾淮对她说过的这句话,哭了。

    简安提溜着红烧肉去医院的楼底下,给秦烈打过去了电话,“我到了,我不知道你在那个地方撒?你能不能下来接我?”

    秦烈叹口气放下笔,这个糊东西,都告诉她了办公室,还找不到位置,不过还是下去了。

    简安看着秦烈从医院门口出来,还是很欣赏,秦烈穿上白大褂禁欲气息好明显,要是下回再去和水榭吃饭,得让他穿着工作服去,她呢,她意淫着自己穿上军装上那帅的不行的样子——爽的呀!谁能知道,就在不久以后,这想象还真的成了现实,这白大褂和军装的搭配,就是在和水榭。

    她小手往前一送,我给你用的保温桶,路上堵车,可是饭还热乎——你看她这儿贴心的样子,秦烈偏过头去,没去看她,是他自己觉得不好意思了,一个冰冰凉凉捂不暖和的人,第一次觉得暖,确实是不好意思。

    秦烈想着既然下来了,就别费力气上去了,这东西也懒,两个人就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他把筷子一掰开,问她,“找我什么事情?”顺便往嘴里扒一口饭。

    这景象,多美,俊男靓女,女朋友给男朋友过来送饭,两人甜甜蜜蜜的在这儿共食,要知道吃饭可是最亲密的举动了撒——“我没吃午饭。”简安同志哀怨的说。

    秦烈瞥了她一眼,“这是我的午饭。”那意思就是她没吃午饭干他什么事情呗?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情撒?”秦烈又问了遍。

    简安不知道有多小心的凑过去,凑得近一点,再近一点——因为她觉得这算一件大事,这也算是走后门吧,得小声的,比较私密的说,这样会比较好,可是人家秦烈受不了她这一套,在她距离他的耳朵还有十厘米远的时候,秦烈就受不了了,把筷子一扔,推住她的头,“有什么事情现在说就行,别装模作样的。”

    别说,还就是秦烈能治她这矫情劲儿。

    “我想去总参。”她撤回去,把手放在膝盖上,不知道多乖巧的样子。

    秦烈倒是没多大的反应,还在吃饭,心里还是惊讶了一下,这东西实在不像是有上进心的样子,对于权力更是没有多大的欲望,即使纯粹喜欢享乐的主儿。

    “哟,什么时候这么有上进心了。”他调侃着。

    简安心里想着,屁上进心,还不是你送给我的那块妹喜玉,现在我站都站不稳了,皮肤好有什么用撒?躺着让人家欣赏吗?

    要说去总参的真实理由,谁能信?还以为她是炼丹的呢,找一个阳气格外旺盛的地方,好制作丹药——这理由她知道没人信,就算是她自己都不信,现在这不是没办法了吗,身上实在么有力气,就死马当活马医吧,权当试一试。

    “你一句话,给不给我办?”简安同志翘气了,她死烦秦烈这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就和字啊嘲讽她了似的。

    谁知道人家秦烈哪里是嘲笑她,人家是心里在想事情,憋坏水,且越想越乐,过去一掐她脸——“当然给你办撒——我连位置都给你想好了,就当韩澈的秘书,还是贴身的那种,好不好撒?”

    简安高兴了,这是意外之喜啊,本来就是想要在总参混一个一官半职的,现在直接的当了总参最高领导的秘书,这难道不是靠的权利巅峰更近了一些吗?忙不迭的点头,不管现在秦烈还捧着饭盒,要弄得她一身的菜汁,“好好,特别好!”

    秦烈也高兴,趴在她的耳朵上,“我帮你办事,你也得帮我办事不是,我跟你说——”

    简安越听越惊心,忙不迭的摆手,“这事情我做不得的撒,做不得!”

    “做得!”秦烈超坚定的抓住她的手,“你不答应做这个,就去不了总参了——”

    这个威胁最有效了,对这东西不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而应该简单粗暴的威逼利诱,秦烈还是掌握最快的让这东西妥协的方法的。

    简安同志权衡一番了之后,觉得还是去总参比较重要,去那里可是救命撒——她可不想要一早晨起来发现自己全身瘫痪了,动都动不了了撒!

    都怪这块玉!

    可要是没有这块玉,简安同志还享受不了这最最浮华,最最荒唐的人生撒!

    也多亏了这块玉,新的闹剧开始了!

    “你见那总参办公室里新来那秘书没有?”

    “一大早晨就见了,她就走在我前面,穿了个小猫跟,一回头,我一个女人都觉得蛮勾人。”

    “那姑娘好像有点怕生撒?可是脾气还挺好,软和和的。”

    “小玉有种人叫软刀子的,脾气表面上看着好,谁知道内里长得怎么样——你有没有听说过,她是空降过来的,听说面试就走了个流程,直接就内招过来的,咱们韩主任身边秘书的位置多吃香撒,就便宜了这么个小丫头。”

    “什么小丫头撒?她有三十了,你看出来没有啊。”

    “啊?——真的?真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撒,怎么保养的,这邪门啊——别别说了,人家过来了。”

    一时间众人做鸟兽散,看着那个“妖姬”袅袅婷婷,扭着动人的腰肢走过来——也就是这样的货色能做得了秘书撒,瞧,秘书,多么香艳,多么隐秘的职业。真叫人浮想联翩。

    简安在韩主任的门口敲了两下门,听着里面的人说,“进来。”这才推门进去了。

    她弯腰把文件放在桌子上,正要出门呢,却听见韩主任叫住了她,“简安同志,过来帮我录一下数据。”

    韩主任起了身,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深深的陷在沙发里,揉着太阳穴。

    简安同志激动咯——她来了这么长时间,领导终于交给她除了送文件之外的任务喽!这是不是代表着她已经取得了领导的信任,这种被重用的感觉真爽!

    可是她的表情随即黯淡下去,她想起了秦烈交给她的任务,她的眉头扭成了个疙瘩,这任务的难度系数就暂且不说罢,她怎么能做算计领导的事情呢?

    所以当韩澈不经意的回头看她的时候,这东西脸上就是一种幸福与痛苦交织的表情,继而平复下来,专心致志的做工作-——但是那一瞬间的表情还是被韩澈给捕捉到喽!

    韩澈有过不少秘书,简安没给他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工作能力不强,处事也不够圆滑,该谄媚的时候也不谄媚,有时候还蛮直白——比如要出席什么重要场合了,他会问一秘书这个领带歪不歪,或者颜色搭配的怎么样,这东西真说实话,她真跟你说哪个花纹的比较好看,今天配的不太搭配之类的话——当然,大多数时候还是蛮乖,也不多说话,还有个特点,人比较漂亮。

    可是漂亮女人见多了,她的五官倒是不算是多么突出了。她来了得有一周,知道今天韩澈才注意到她,这次叫她帮忙录一下数据也不是因为对她有改观,就是刚刚好累了,要休息一下,她又刚好进来了,就顺便让她帮个忙。

    简安正在敲着数据呢,突然闻到一股须后水的味道,眼见着从身后伸过一只修长的手来,她都能看清他手背上一颗痣,形状蛮漂亮,有点爱心型,她就盯着他手上那颗痣,直到韩澈开口说话,“这边这个数字小数点弄错了。”

    她这才反应过来,一紧张,胳膊一撤——把桌子上摆着的那杯半凉的茶给撞倒了。

    要是全撞到她的身上还好了呢!这水就冲着她身后的领导泼过去了,因为韩澈站着,所以正好泼在他身子的中间。

    这位置相当的尴尬。

    简安同志当时恨不得把自己这一双惹祸的手给砍掉,这刚刚取得了重用——怎么就这么毛手毛脚的呢——你还想不想接近权力的中心,你好想不想有力气了撒?

    作孽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