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综]女巫家的糯米团子 > 119.一百一十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

    金多熙转头看了一眼被人带走的helen, 在只剩下她、刘华英和郑唯罗三人在原地时,略带失望的耷拉着眉毛, 小声的抱怨道:“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这个女人了吗?”

    “怎么会!”郑唯罗用高高在上的态度鄙视的瞟了她一眼, 用无比嫌弃的口吻说道, “你是什么猪脑子, 我可不会简单放过这种祸害,看她临走前搔首弄姿的那个贱样,真是让人倒胃口,不过高叔叔会替我好好教训她的。”

    “您知道高先生会怎么收拾她吗?”若只是口头上的辱骂未免也太轻了些,这么想着的金多熙在询问时带上了几分期待,眸中是并不符合她清纯外表的满满恶意。

    “虐待她, ”郑唯罗托着下巴回忆了一下,在不负责任的做了个笼统的猜测后, 她又扔下了一枚重磅□□,“我已经和高叔叔商量好了,到时候他会把她受虐的样子拍下来发给我。”

    “真的?太棒了!照片若是发过来了,记得让我也看一下, 好东西要和大家一起分享,这样快乐才会翻倍。”刘华英惊喜的睁大了双眼, 不怀好意的表情早已出卖了她内里的本性。

    “当然没有问题。”郑唯罗一口答应道, 众人一起对着照片评头论足才有趣。

    *

    正在监控室抽着烟的男人百无聊赖的盯着眼前的屏幕, 青云宴这种大型的精英聚集场合通常连一丁点的骚乱都不会发生, 毕竟每一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皆为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 怎么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任何失礼的事情?正因如此,他的职责可谓轻松到无聊。

    正当他打了个哈欠,打算休息片刻,眯着眼睛补一会儿觉时,猛然发现了二楼走廊处的监视器屏幕上映出了三个女人在争执的场面,不,与其说是争执,不如说是一个女人被其余两个穿着正装的自家女保镖单方面压制着,连反抗都是徒劳。当他看清屏幕上那张明艳动人的俏脸时,跌回了座椅,放弃了第一时间向上级报告并询问的打算。

    李helen,哼,若不是因为她,他的兄弟怎么会硬生生的被弄哑了嗓子?当时对方正好按照少爷的吩咐,处理在网上污蔑helen的人,就因为不小心说了她是少爷的小情人,让被教训的人把这句话当真,结果牵扯出了让全国震惊的硫酸事件,最终被少爷判了个办事不利,受到了这个惩罚。固然没有缺胳膊少腿,可是终究不再是一个健全的人了。

    他作为同伴,看着对方心灰意冷,不复从前的模样,自然对helen这个罪魁祸首看不顺眼。虽然不知道自家保镖出动是何原因,但能让她受到些教训也不错。然而老神在在的他看到helen被拖往内场的暗门方向时,才真正开始慌张起来。那两个女保镖在搞什么鬼!9点未到,内场并没有开启,没有夹在邀请函里侧的入场券根本不被允许进入内场,也不能提前进入内场,她们作为保镖也没有这个权利!

    他还以为是helen和自家少爷闹翻,或是在聚会现场惹出了什么事,因此被吩咐挫一下锐气,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个样子!他想岔了,即使是要对她做点什么,自家少爷也不是在青云宴这么大的场合,在二楼随时可能会有人经过的地方下这种命令的人,更遑论这几个人打破了一直以来的规矩!

    内场是青云宴最为隐秘的所在,除非是拿到入场券,否则连参加青云宴的人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相当于地下交易所一样的存在,场内无任何监控设备,更无任何服务人员,若有需要的道具、物品则会在聚会开场前就早已备好,里面的一切均是依靠最先进的电子设备来进行操作的,这都是为了让入场的大佬能放松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偶尔也会有性|交|易的被交易人拿到入场券,但也是极少数,也都是提前沟通好,封过口的,若是透露出去了半分有关内场的事情,就会受到日心会疯狂的报复,与之交易的大佬们也不会坐视不管。

    如今,这两个保镖无视了内场的既定法则,若是让不相干的人发现了,或是有入场券的大佬察觉到了这件事,那绝对是一个不小的麻烦!不行,要先确认一下这到底是不是少爷的指示,若不是,一定要第一时间让他派人阻止!

    *

    helen低垂着头,装作无力的样子,被左右两边的女人拖进了青云宴的内场。她们强行抢夺了她的手包后,并没有取出其中的邀请函,因此应该是不清楚她是有权力进入这里的,否则她们不会大费周章的在这里研究入场方式,甚至是打了一通电话才按对了密码。

    那么,这就不是韩庆民这个举办者的安排了,毕竟他最初和她搭话时,怕她不知道邀请函内藏玄机,特意拐弯抹角的提醒过她,话里话外的含义也表明入场券是他送的,若他这么做,绝对是多此一举。那么除了此次的举办者,明面上青云宴一直以来的组织者仅有三人,一个如今在国外,另外两个则是f4的苏易正和宋宇彬,以他们和她的相熟度,绝对不会做出这种行为。那么,到底是谁,不仅能驱动宋宇彬家族里日心会的保镖,还能让她们打破了既定的准则?而那个人,又想对她做什么?

    helen的目光扫过入口处挂着的油画,画的内容是一个红发的年轻女郎一边攥着一包白色的药喝下去,一边专注的欣赏眼前的一顶钻石王冠。第一、二、三号房永远是用来做拍卖的地点,每个房间至多进入一人,按到达的先后顺序决定,而那幅的画暗示的就是此次拍卖的主要物品,这一次是女人、毒品、珠宝。

    四号房则是用来给想在性方面有新尝试的人准备,道具、人早已备齐,进入人数不限。五号房则是用来给想尝试新鲜事物的人准备,拥有着最新型的“药物”,同样进入人数不限。一路路过按照拿到入场券的客人提前要求的定制型房间以及有着各种其他用途的房间,她们终于来到了一处她完全不知道用来做什么的走廊最尽头的房间,并且被一把推了进去。

    helen紧握着门把手,一扫刚才的软弱,警惕的环视着四周,在发现没有人后,立刻开始探寻这个房间。太奇怪了,按理来讲,内场不应该有这么个房间,这是宋宇彬特殊安排的吗?房间内的装饰极其奢华高调,大型的贴着一片墙的书柜,完全打不开的窗户,窗户外更是有大树茂密的枝叶遮挡住了视线,中央华丽的吊灯下是木制的长型茶几以及皮质的沙发,脚踩的是铺满了整个房间的华美地毯,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其他多余的家具。

    有古怪,这么个隐蔽的房间难道只是用来喝茶讨论的吗?仔仔细细,一寸不落的审视着贴着壁纸的墙面和挤挤挨挨的书柜,在发现了某一处的不和谐后她刚想上前查看,就听到了房门输入密码的声音,她立刻跑到了中间,紧紧的抓着沙发,换上了一副紧张至极的表情,心中不禁庆幸最开始设计的时候主要的几间房都设置了这么个障碍。

    “高,高先生?”helen看着进门的那个人,很好的掩藏住了眼底一闪而过的冷意,故意舒了一口气,有些无措又不解的问出声,脑中则是飞快的思考着为什么是这个人,他和宋家有什么关系。

    来人正是之前让helen去休息一阵的高贤明,他一步一步的带着温和的笑意走近她,让她慌乱的后退了几步,撞到了茶几,疼的咬住了唇。看着因为她的动作,带着笑意停下脚步的他,她有些苍白的脸颊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不好意思的说道:“高先生,原来是您找我,早知道我就不反抗那两位女士了,感谢您之前的解围,之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不知道您找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李小姐还好吗?唯罗这孩子性子直,一直被家里娇宠着,为人处事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希望你别见怪,她不是故意那么做的。”高贤明今年40岁,但因为是运动员出身,且自身非常注重保养的缘故,看起来也就30出头,他古铜色的脸庞上英俊的五官和高大的身形更是为他增添了成熟男性的魅力。他和善的看着她,示意她坐到沙发上,他在替她倒了一杯茶后,用低沉的声音开始替郑唯罗说话。

    “啊,没关系的,其实我并没有受到多大的波及,主要是韩先生替我受过了,”提到这里,helen像是说错了话一般抿住了唇,抬眼看了他一下后露出了有些懊恼的表情,又马上调整好了自己,略带羞涩的说道,“多亏了有您,唯罗小姐才没有继续对我做什么,真的是太感谢您了。”

    “你这么想我很开心,”高贤明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而后起身前往书架,抽出了某样东西后,再转过身时,却倏然变了脸色,他面色一沉,露出了阴狠的冷笑后嘲讽的说道,“可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误吗?你动了不该动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