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 第2648章 池少新篇,阿赫,是在叫谁(21)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800 ,最快更新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最新章节!

    第2648章 池少新篇,阿赫,是在叫谁(21)

    深陷在一股莫名的情绪里,江年华都还没调整过来,一阵汽车的发动声已经传来,不待她反应,眼前倏地一道黑线划过,烟尘弥漫间,黑色的轿车已经风驰电掣地消失在了视野里。

    “咳咳~”

    条件反射地一个骨碌从地上爬起,江年华瞠着水汪汪的眸子,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走了?他竟然扔下她一个人就这么……走了?

    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泪却像是喷井了一般疯狂地往外涌着,再度地抹着眼角,江年华哇哇哭得像个孩子,但这一次,她却没有站在原地,而是大步冲向了路边,拦了一辆出租就跳了上去。

    ……

    几乎哭了一路,到家的时候江年华的情绪发泄的差不多了,理智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神情也平复了不少,两个人近乎是一前一后的进门,江年华下了车也是一路小跑,生怕被他关在门外,她近乎是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在追撵。

    门口处,听到声音,刚刚接了画放好的管家赶紧迎了出来,一打眼就感觉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下意识地扫了眼,便道:

    “少爷、少奶奶回来了!拍卖行的画已经连夜送过来了,我——”我已经给放到了卧房。

    “嗯~”

    管家的话都还没说完,池赫黑着一张脸已经大步买过了他往楼上走去,管家一怔,江年华也已经走到了他跟前,下意识地,他就打了个招呼:

    “少奶奶?”

    第一次,江年华也没出声,半耷拉着脑袋只是示意地点了个头,就往前跑去,但一眼,管家还是看到了她红肿地吓人的眼睛,猛不丁地又给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

    转眼,两个人都已经消失在了楼道口,抬手,他刚示意司机过来赶紧过来把车开到一边去,楼上突然传来“哐当”一声巨响,脚下的地板仿佛都跟着震了几震,吓得他到了嘴边的话都整个噎住了,所以示意地对着众人摆了个“噤声”的手势,一边压低了嗓音一边挥手道:

    “快点!麻溜点!忙完都赶紧去休息!”

    楼下一阵轻微的悉悉率率,而楼上,刚到门口,江年华就先吃了个闭门羹,身子一个趔趄,她禁不住难堪地咬了咬唇,随后才鼓起勇气缓缓地旋动门把,踮着脚尖挤了进去。

    房间的门刚一阖上,突然又是“哐当”一声巨响,江年华本能地转身,纤薄的身躯整个贴在门板之上,抬眸,就见池赫甩着西装,把沙发旁茶几上的一个台灯给砸到了地上,从来没见过他这副模样,江年华也吓得不轻,半天都一动没动。

    甩下西装,池赫松了领口,就扯下了领带,随后便见他沉着一张脸转身走向了一边的酒柜,倒了杯威士忌跟喝水一样一口就灌了,接连灌了三杯,也只是偶尔会听到酒杯碰向桌面的响动,除此之外,再无其它,偌大的房间,气氛沉闷而压抑,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超常宁静,预示着风雨欲来的恐怖。

    许久,两个人都没说话,一人占据着房间一角,却隔着此生最遥远的距离,一个满腹心事,一个若有所思。

    一杯灌过一杯,池赫奋力压抑着心底翻涌的情绪,脑海中闪现地却是两人从相识至今的一幕幕:

    难怪第一次碰到她的时候,听两姐妹对他的评论并不怎么友好,第一次正式见面他提结婚,她竟然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原本他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各方面的挑衅,他果然是自信的可笑!

    难怪对一个近乎陌生的男人她都可以那么主动,那么的热情奔放!他之前也怀疑过她不知检点、甚至有过反感愤怒想过她是不是接受了什么太过先进的西方教育才会如此,相处下来知道她洁身自好、她很好,她只有在家里、在亲近的人面前才会是这种放松的姿态,在外依然谨慎如小刺猬,他越发觉得她好,他一直以为是自己幸运才遇到了一个自己一见钟情、又如此美好的女人,是上天给他的恩赐,他要好好珍惜、好好对她——

    可是,事实呢?竟然全TMD的假的!

    不,也或者说并不是假的,如果单纯的做戏,他一天没有感觉,一周没有察觉,一个月难道还什么都发现不了?她是假戏真做,把他当另一个男人在爱而已,他以为她对他用心,他视她如珠似宝,她却把他当傻子在耍?

    他池赫、竟然要靠当一个男人的替身来赢得一个女人?

    简直可笑至极!

    他就一直纳闷,她这样美艳如花、热情如火的女人,怎么可能没有男人追、怎么可能不被人惦记,怎么可能没有一个男人对她是掏心掏肺的真情实意?怎么好运地就砸到他头上、让他一下子就捡了个宝,感情她好是不假,但她的好、她的一切全都是为一个人准备的,对那个人来说是最大的幸运,对其他的人,呵呵~

    他根本不是什么好运,他只是走狗屎运被她踩了一脚而已!

    他宁可她不爱他,宁可这只是单纯的一场交易,也好过这样一场虚假的戏,他入戏了,她却在看戏!

    拳头攥地咯咯作响,一辈子都没这么窝囊过,池赫很火大,闭了闭眼睛,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刚拿起酒瓶,酒杯上突然覆上了一只白嫩的小手:

    “你……你别喝了~”

    嗓音又轻又怯,江年华一颗心也是七上八下地,从来没有如此气弱,可是这一刻,一句话仿佛都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对~对不起!”

    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江年华的心也是心痛如刀绞,她没想过严谨微还活着,要是知道他还活着、他还能回来,当初她不会接受宁绍、也不会跟他走到一起了,她没想过要伤害任何人!既然在一起了,哪怕他回来,她也不会随意就否定一切,人生只能往前走不是的吗?

    她想好好跟他在一起的,她是想妥善了结这段过去的,如果知道今天严谨微会喝醉抽风、会碰到他,打死她她也不会私下去跟他见面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