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见道长多妩媚 > 第八十九章 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骁的病房很宽敞明亮,罗念就坐在床边陪他一起看书,好几次都是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罗念是真的学习绝缘体,让她打打游戏刷刷视频还行,让她捧着一本晦涩难懂的经文一直看,简直比要了她的命还痛苦。

    其实,顾骁看的这不是经文,而是阎罗殿里面堆积的奏章。他现在不想直接回去阎罗殿生活,但是该管的事还是得管管,虽然他嘴上说什么也不管,但是要真是一点不管,他心里面也不舒服。

    奏章被他施了障眼法,所以罗念不仅看不明白这是什么,还会看两眼就犯困。

    他又批了两本奏章以后,就把书笔都放在了一边,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睡得正香的罗念,嘴角缓缓勾起。

    万万没想到。

    他居然真的一跟头栽在了罗念身上。

    塔纳托斯说过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回响:

    ----“你要是爱上她怎么办?”

    ----“真好奇你会不会为她改变。”

    爱是什么他说不上来,他也不懂,但是他一点也不想让罗念受伤,更不想离开她,所以他想,这就是爱吧。

    “嗯……顾骁,你让开,别过来……”

    趴在他腿上睡觉的人突然开始说起了梦话,还开始手舞足蹈的比划。

    顾骁皱眉,伸手按住她的手,想凑到她嘴边听听她在说些什么,但是在即将凑近的时候,他又猛地退开。

    因为,他听到罗念说了一句:“这个红烧鸡腿是我的!”

    然后,他就看到罗念恶狠狠的对着空气咬了一口。

    顾骁有点后知后觉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好险!差点就变成红烧鸡腿了!

    这时候罗念也悠悠转醒了,她茫然的抬起头,发现顾骁正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她下意识的就以为自己又流了口水,伸手去蹭,却发现什么也没有。

    “我,你怎么了?”罗念不明所以的问。

    顾骁揉了揉肚子,“有点饿了。”

    “哦好。”罗念麻利的从椅子上站起来,问道:“你是想吃外面饭店的,还是我回家给你做的?”

    顾骁垂眸沉吟了一瞬,“想吃你亲手做的。”

    “好。你在这等着,我马上回家给你做,做完就回来。”拿起挂在衣架上的衣服,穿好以后,罗念就走了。

    病房只剩下顾骁一个人,他百无聊赖的转了转手上的玉扳指,“出来吧。”

    范无咎缓缓现形,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王上!”

    “怎么,你也留恋凡间舍不得回去了?”

    “没有,属下不敢!”范无咎赶紧解释,“是我们都不放心您的安危,所以经过商议以后,才让我留下来陪着您的。”

    闻言,顾骁长叹了一口气,伸开胳膊,身子后仰,大喇喇的躺在床上,“不用你在这里,罗念就可以保护好我。”

    “再说了,”他话锋陡然一转,横着身子看范无咎,“我又死不了,保护我干啥?”

    这,确实如此。

    范无咎挠挠头,“可是您不是要在罗念面前装弱吗,要是不隐藏实力,您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

    闻言,顾骁默了一瞬。

    好半晌,他才开口问道:“生死簿上确实查无此人吗?”

    “是的。昨天我和谢必安又翻了好久,完全没查到罗念的任何消息。”范无咎垂着头,不敢抬头看顾骁,“以前听判官老爷说过,生死簿上面未曾记载的,都是不老不死之辈。”

    “知道了。”顾骁声音沉了下去,“我做事自有分寸,回去跟谢必安说一声,阎罗殿的奏章三日内批完然后再给我过目。”

    范无咎眉头狠狠一跳,三日内批完?

    那可是堆积了上百年的奏章……

    不过他还是咬着牙应下,“属下这就回去告诉谢必安。”

    “嗯。”

    顾骁闭上眼睛,翻了个身,开始睡觉。

    范无咎见状,也就没再久留,直接离开了。

    待他离开以后,顾骁缓缓睁开眼睛,他现在完全睡不着,脑子里面全都是塔纳托斯的那几句话。

    ----“你确定了解她吗?”

    ----“气运如此异于常人,我总觉得不太正常。你最好还是小心一点……”

    ----“别重走我的老路了。”

    …………

    顾骁一把踢开被子,烦躁的不行。

    ---

    另一边。

    罗念在回家的路上给纪绅打了一个电话,讲明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并说了这几日她可能需要在医院照顾顾骁。

    纪绅很通情达理的说了可以等,并且还自嘲的开了一个玩笑,“几百年我都等了,不差这几天了。你难道不知道吗,我是专门与孤单对抗的圣斗士!”

    “谢谢体谅。”

    “谈什么谢。顾骁伤得严重吗?”纪绅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坐在吧台旁边,手里面摇晃着一杯红酒,“需要我过去看看吗?”

    “不用了,他伤势不重,医生说休养几天就可以缓过来了。”

    “那就好。听你描述的,我还以为他伤得很重,既然没什么大事,那我就不去打扰了。”

    “好的,那我也不打扰你了。”

    “好,拜拜。”

    “拜拜。”

    电话挂断,罗念把手机放进口袋里面,开始在厨房忙活起来,她不光要给顾骁做些营养补品,还要给元宝做些营养餐。

    墨白和魏世安站在门口看着她在里面忙来忙去,想进去帮忙,但是被罗念一口拒绝,理由是你们两个进来我就该懵了。

    元宝身子还是很虚弱,自打回家以后它就一直趴在狗窝睡觉,钢镚儿则是趴在它身边,老老实实的陪着它。

    时针指向六点的时候,罗念最后一道餐正好装进了保温饭盒里面,她扣上饭盒,抬手擦了一下汗,然后喊墨白进来。

    墨白一溜烟的跑进来,“怎么了?”

    “你过来。”罗念领着墨白走到小吧台,这上面放了三盘子菜,她指着说道:“这都是给元宝吃的,都是能补狗子身体的,切记别让钢镚吃,钢镚身强体壮的,吃这些反倒会伤身体。”

    “好,知道了。”墨白点点头,看了一眼放在旁边的保温饭盒,“你现在就要出发去医院吗?”

    “嗯,晚上我可能不回来了,让魏世安给你做好吃的叭。”罗念脱下围裙挂上,然后拎着饭盒走到玄关,开始换鞋,“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路上注意安全。”魏世安走过来,拿了一条围脖给她,“最近降温了,你多穿点,注意着别感冒。”

    “知道啦。”罗念围上围脖,跟他们摆摆手,就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