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从笑傲开始的诸天万界 > 第一百九十二章杀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道是,当你在凝视肥猪的时候,肥猪也在凝视你。

    大欢喜女菩萨的一双眼睛细长而狭小,面上肥肉堆砌,狰狞一笑,一双眼睛直接变成了两条细线。

    这两条细线本来是不小的,若是长在其他人的脸上,那自然是极大极大,但她不同,她脸上的皱纹实在太多,林一凡几乎已经分不清究竟什么地方才是她的眼睛……

    吕凤先已经坚持不住了,大欢喜女菩萨粗壮的手臂紧紧勒着他的胸膛,如同蟒蛇吞食一般的挤压感早已经充斥了胸腔,他的眼内已经充血,血光弥漫。

    林一凡拔剑……

    吕凤先的瞳孔在收缩,心也在收缩。

    生平第一次,他忽然尝到了羞侮的滋味,也忽然尝到了失败的滋味——这是双重的痛苦!

    这也是双重的打击,他的“自尊“和”自信“都已被打得粉碎。

    他的手似已在发抖。

    吕凤先低喝道:“滚开,我不用你救!”这声音如同垂死挣扎,却又特别具有感染力。

    若不能自救,活着就很无趣了。

    这是他生而为人最后的倔强。

    信念,林一凡一直都不怎么懂,对于他来说,不管是什么东西,在生命面前,都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一个人无论有多大的理想,多高的抱负,终究只有活着才能实现,死了,那一切都没了。

    不过,大欢喜女菩萨好像根本就没想杀他,只是一吐真气,将他震晕,吕凤先长得俊俏,大欢喜女菩萨已经好久没有得到过这样的附庸了。

    色,这种东西,女人向来比男人还要色,一个宿舍两个女人之间聊的都是什么?

    就是色……

    但,家教、文化,向来束缚着他们,以至于她们没有男人那么大胆,可一个人一旦失去了这些束缚,白日宣淫,也算不得什么了。

    大欢喜女菩萨穿的衣服很少,身上就披了件轻纱,内里甚至什么也没穿,和东赢的相扑选手有得一拼。

    还好这是太原,不是东京,要不然林一凡还以为东京很热。

    ***不热?

    林一凡不清楚,他没去过,但想来应该是很热的,必竟这个词如今写出来都是禁词。

    吕凤先被人抬进了奢华的马车,大欢喜女菩萨笑的更狰狞。

    “下一个就是你了!”

    林一凡笑道:“你太瞧得起自己了!”

    这大欢喜女菩萨不但反应快得惊人,轻功也绝不比别人差,就像是个大气球似地飞了过来,一招泰山压顶、千斤坠,力压而下,宛如一个低配版的绿巨人。

    绿巨人?

    她的确是个绿(女)巨人,他的身子至少有四五百斤重,质量差一点的桌子都受不住她坐上一坐,更何况,此时她这一招泰山压顶、千斤坠,想压的,是林一凡!

    千斤坠这门武功,在普通高手使来,一不小心之下,也能让人吃个暗亏,更何况,大欢喜女菩萨本来就不是普通高手,若再加上她惊人的体重,这一屁股就是落在地面,也得砸个大坑。

    若是花岗岩地面,那必然是石碎天惊!

    一股惊人劲风已迎面刮来,肥圆高壮的人影简直就跟弹起的皮球般来的势急!

    “你退后!”

    林一凡挥退宋离,只听得当啷一声,利剑出鞘,剑光如电,一剑击出!剑身也经刺在了她那极其粗大的腰身之上。

    大欢喜女菩萨笑骂道:“小兔崽子,赁你也能伤得了我,刺吧!”

    林一凡就见她的肥肉同样堆叠成褶,更在他一剑刺下后,这些肥肉以剑尖为中心,如水波般向四面八方荡开,如同刺中一个铁质皮球,毫无作用力点,只想往边缘处挤,然后挤入肥肉做成的褶皱之中!

    这一招未曾建功,林一凡早也借力飞退,他倒不是刺不进去,只是,剑即使已经刺进了皮肉,即使已经把她杀死了,若不飞退,还是会被她压在身下,真要是被这么样的一个人压在身下,林一凡还不如死了算了。

    “轰!”

    林一凡刚刚让开,大欢喜女菩萨整个身子就也落地,众人大地都颤了一颤。

    踏着风雪,剑光如水,林一凡毫无重力一般飘飘而去,转瞬却又飘飘而回,利剑再次刺出!

    叮当!

    不得不说,嚼铁大法却为可取之处,林一凡一连刺了几剑,却竟然都完全被其荡开。

    这是一种横练的笨办法,绝对不如金刚不坏神功,但,任何一门技法一旦修到高深处,谁也不可小视,武道殊途同归,横练亦然!

    各有各的好处,也各有各的坏处。

    大欢喜女菩萨的嚼铁大法修炼出了数之不尽的肥肉,以点带面,将一击之力,以特别的运劲之法,分散向全身,从而化解,这一身的肥肉想来就和棉花一样,恐怕万般力道打上去,都抵不过肥肉几颤,转眼都被化解个干净,如此,已可谓是刀枪不入。

    论力量,论横练,林一凡拥有龙象般若功与金刚不坏神功,当然不弱于她,可林一凡对于和这么一个大胖子肉搏,实在无感,一直走的都是轻巧路线,远程攻击。

    俗称放风筝。

    他不敢太用力,太用力了,剑会碎……

    剑碎了,肉搏的话,就太恶心了。

    直到此时,林一凡都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会败,只不过是试试而已。

    只听剑风嘶嘶,剑如匹练!

    大欢喜女菩萨如一个皮球似的左右扑腾,可惜,她的轻功再好,她也不会是个胖子,自始至终,连林一凡衣角都没碰到,顿时急得的哇哇直叫,索性就停了手,忽然指着自己的咽喉,

    道:“来,往我这地方刺一刺!”

    这一招诱敌深入,任何人都不会拒绝。

    她抬起了头,伸直了脖子在等。

    “好!”

    林一凡几乎很少拒绝别人,寒光闪动,如惊虹,如掣电,生出夺目寒光。

    只横空一过,已刺向大欢喜女菩萨咽喉,她闪也不闪,避也不避,任凭这一剑刺来,刺向她的要害。

    褶皱荡起,大欢喜女菩萨的这一招,林一凡刚刚已经见识过了,吕凤先的双指就是被他这样夹在了喉咙之上。

    剑若被夹住,凭两人的力量,那必然会碎,可林一凡既然敢攻来,那便绝无失败可言。

    就在此时,剑身蓦然一弯,宛如蛇形,绕过了她的脖颈,林一凡内力运转,清光荡荡,剑意自生,随手一撩一挑,刹那皮开肉绽,带出血箭!

    剑身青光渐渐散去。

    剑身完好如初!

    大欢喜女菩萨不可置信的捂着喉咙……

    林一凡摇了摇头,用剑杀她,只是觉得恶心而已,要不然,她并不足以让人拔剑。

    书阅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