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关山无灯火 > 第18章 发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天晚上,易阳发起了高烧。

    “你怎么回事,发烧也不吭一声,要不是我踹门进来,你是不是准备就这么熬到明天啊。”孟轲把人扶起来,满腔火气撞上眼前人蔫蔫的样子没地儿发,只能憋在心里。

    “哦,没事,睡一觉……咳咳……”易阳脸色通红,话还没说完,就猛地咳嗽起来“睡一觉……就好了。”

    “不行,都39.5℃了,必须去医院。”孟轲看着温度计刻度线,脸比外面还要黑。

    “我不想去医院,吃点药就好了。”

    “……”

    “不去医院,吃点退烧药就行。”

    “……”

    孟轲觉得,易阳在某些方面固执得可怕,比如去医院这件事,不管生什么病,她都不去医院。就像那里是龙潭虎穴,能把她生吞活剥一样。

    “我自己……咳咳……有退烧药,先吃点,实在不行……咳咳……明天再去。”易阳率先让步。

    “行了,你别说话,我去给你拿药。”见她每说一句话,都要不停地咳嗽,孟轲终于败下阵来,任劳任怨去给她拿药。

    不一会儿孟轲就在易阳的指导下,找到她说的药,他仔细看了说明书和生产日期,确定没什么问题,才端着热水拿着药走回床边,突然又想起什么,留下一句,“你等我一下。”推门出去。

    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碗白粥:“这药空腹吃伤胃,你先喝点粥,半个小时候再吃。”

    易阳撑着坐起来,伸手去接,因为难受的缘故,伸出来的手都是抖的:“你好好坐着。”孟轲扶她坐好,给她后背垫了个枕头。

    “感冒而已,又不是什么大病,气压这么低,房间都结冰了。”易阳虚弱地开着玩笑。

    孟轲不为所动:“什么叫感冒而已,我一个医生都没说话,你倒是厉害,自己就给诊断出是感冒了,引起发烧的原因有很多,你知道吗?”

    易阳垂在被子上的手不自觉蜷缩了一下。

    易阳发现,温文尔雅的人,生起气来更可怕,她决定不和气头上的人顶嘴,挤出个笑:“嗯,孟医生说得都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你的。”

    听话不行,哄人倒是很行,孟轲瞬间被她弄得没了脾气,端起搁在桌子上的粥,“张嘴。”

    易阳是真的不习惯别人喂她吃东西,但看孟轲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决定还是不点火:“嗯,孟医生喂的粥就是甜。”

    孟轲看着手里的白粥,这人哄得,都到睁眼说瞎话的地步了!

    易阳吃了几口,就开始摇头,眉头皱着,应该是难受,孟轲也不敢再让她吃,把碗放下,拿开枕头坐到她身侧,让她后背靠着自己的胸膛,低声说:“刚吃完东西别躺下,坐一会儿吃完药再睡。”

    可能是声音太温柔,也可能是真的太难受,易阳难得地没和他辩驳,只是低低地“嗯”了一声。

    孟轲把人揽进怀里,扶着她的头靠在自己肩上,一下一下轻轻拍着她背。

    易阳眉头紧锁,脸上布了密密一层汗,她现在真的难受,胸口像是被巨石碾压过一样,又闷又疼,但她没有声张,只是不动声色地靠在孟轲的怀里。

    孟轲搂着怀里的人,她活蹦乱跳的时候还好,此刻一动不动靠在他怀里,孟轲才发现易阳真的太瘦了,他一只手就可以把她揽住,翘起的背骨也硌得他生疼。

    这些年,你就是这样自己一个人走过来的吗?

    易阳很少会在别人面前流露出真实情绪,大多时候她冷漠梳离,有时候甚至会让人觉得她到底有没有情感。像这样乖乖巧巧靠在人怀里的情况几乎没有,她柔软的发摩挲着他的侧脸,像一只无形的手挠着他的心脏,孟轲伸手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机,找到自拍,“咔嚓”一声响,两人被定格在了照片里。

    “咳咳……”迷迷糊糊晕了十几分钟,易阳又开始咳嗽起来。

    孟轲伸手拿过床头的热水和药:“先别睡,吃完药再睡。”

    易阳清醒了一点,带着厚厚的鼻音“嗯”了一声,可她真是累极了,眼睛像是被胶水粘住,怎么也睁不开,孟轲把药喂到她嘴里,又给她喝了点温开水。

    生病的易阳真的是很乖巧,喂她什么她都张口,但她只是含着,丝毫没有要吞的意思。

    “阳阳,把药吞了。”孟轲温声哄着:“乖,把药吞了,吞了就不那么难受了。”

    易阳现在脑子完全没法运转,身边人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她艰难咽了一下,水倒是咽下去了,可药还在嘴里,因为晕开了,嘴里都是苦的,那熟悉的味道把她从混沌里拉回了一点儿。

    “再喝点水,喝点水就不苦了。”孟轲耐心地又给她喂了点儿水,这次易阳连水带药一起吞了。

    看着她吞下药,孟轲紧拧的眉稍微舒展了一点儿。他把水杯放回桌上,扶着人躺下,给她盖好被子,然后掏出手机拨通旅馆老板的电话:“老板你好,能麻烦你帮忙买点退烧贴,送到二零四房间吗?”

    “嗯,人现在在发高烧。”

    “谢谢老板。”

    老板一听有客人发高烧,二话不说,就打发人去买退烧贴。

    躺下的易阳很快陷入梦魇,熟悉的场景让她怀疑自己是在做梦,可她就是醒不过来。那间又黑又暗的狭窄房子里,外婆痛苦地捂着胸口蜷缩在地上,她衣襟上都是血,铁锈的味道充斥在空气里,引起翻江倒海的难受,外婆双目圆睁怒斥她,“我和你外公是怎么教育你的!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害人摔残了双腿,还把人从楼梯上推下来,你怎么变得这样恶毒!你外公一世英名都让你毁了,你怎么对得他!”

    她拼命摇头解释:“没有,外婆,我没有要害她摔下来,我也没有要把人推下楼梯,你相信我,这些我真的没有做过!我求求你相信我!”

    易阳跪着爬过去,把外婆从冰冷的地上扶起来,哭着请求:“外婆!我真的没有做过这些事情!你别走!你别丢下我一个人!”

    而外婆只是冷冷掰开她的手,重新瘫倒在地上:“你离我远点,我们家没有你这样蛇蝎心肠的人!”

    寒目如冰,易阳只觉得有人拿着刀,刺进她的心脏不断搅动,锥心刺骨也不过如此。

    梦境切换到M大,那些咒骂声、斥责声、扔到楼下的物品、幽暗的厕所、刺骨冰凉的冷水,将她瞬间淹没,她怎么也逃不开。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