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 第九十章绝不会让这个家被毁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区别于简夏至单调的午饭,傅城深带着结束训练的小辰辰来到了一家亲子主题的中式餐厅。

    “我听说你很吃螃蟹?”傅城深问小辰辰。

    “嗯,最近训练很辛苦,饮食菜谱都是按照老师指定的,我做梦都想吃螃蟹呢!”小辰辰吧唧嘴,格外可怜得看着海鲜展示区里肥美的螃蟹。

    “是太爷爷告诉你的吧?”小辰辰继续问道。

    傅城深点了点头:“嗯,趁着妈咪不在家,我带你吃螃蟹好不好。”

    “真的可以吗?”小辰辰有些纠结:“可妈咪不许我乱吃东西的,她知道会不会生气啊!”

    “我们只吃一个螃蟹,而且我会帮你保密的,好不好?”

    傅城深弯下腰,试着用商量的语气和小辰辰沟通。

    最终小辰辰敌不过美食的诱惑,点头答应了。

    等螃蟹搭配西米粥上桌的时候,小辰辰口水直流,迫不及待的拿起碗筷递给傅城深:“麻烦傅少帮我盛到碗里,谢谢。”

    “你就不能叫我一声爹地啊?”傅城深厚着脸皮对亲生儿子卖惨:“我都陪你在舞蹈室里待了一早上了,为了不打扰你跳舞,我两个手机全部关机,你还不满意啊!”

    小辰辰拧着眉心,犹豫挣扎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叫了一声‘爹地’。

    这声‘爹地’可谓了软磨硬泡才得到的,傅城深别提多舒坦了。

    “小辰辰,真乖,一会儿吃完午饭,爹地陪你继续回去睡午觉。明天下午休息的时候,我带你出去逛一圈放松一下。”傅城深尽量将语气放的自然了些。

    “好呀,好呀,我其实不怕训练休息,只是有点枯燥。”

    小辰辰咽下一大口螃蟹西米粥:“今天编舞老师调整的几个部分我都记得一清二楚了,下午再训练一下连贯反应就好。”

    父子两个边吃边聊,气氛特别好。

    等傅城深结账出来的时候,小辰辰才忽然问了一句:“现在是休息时间,傅少的手机可以开机的,我听太爷爷说过,最近你工作比较忙,别耽误了正事。”

    “陪你就是正事,一会儿送你回家睡午觉了,我自然会开机的,不耽误事。”

    然而,等傅城深将小辰辰哄睡之后,没等他开手机,傅老爷子就冷着一张脸叫他去了书房。

    “你好好看一看,夏夏一个人做了多少事情,你一个大男人居然不闻不问!”傅老夫人坐在书房的真皮沙发上,将平板电脑扔到了傅城深的面前。

    “奶奶,又看到什么八卦消息了,发这么大的火儿啊!”傅城深起初不以为意,等他看清楚平板电脑里的内容后,眼底闪过一抹戾色。

    傅老爷子失笑:“你现在这幅要吃人的表情做给谁看啊,要不是夏夏反应够快,公关团队也有比较能干,只怕这火还要烧到我宝贝重孙的身上呢!”

    “我今天一直陪着小辰辰,你们二老也是知道的,我的两部手机都是关机状态,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傅城深懊恼的捏了捏眉心的位置。

    他将平板电脑关上:“这件事情虽然暂时平息了,但是幕后黑手还没有查出来,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也算是给爷爷奶奶一个交代!”

    “混账!”傅老爷子厉声呵斥:“什么叫做给我们一个交代,夏夏是你妻子,是小辰辰的妈咪,你要给她一个交代。”

    “城深,你也该懂事了,我和你爷爷年纪大了,只想要含饴弄孙,本不愿意插手你和夏夏的事情,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发现夏夏真的是个善解人意的孩子,你不该那么苛待她!”

    傅老夫人苦口婆心的劝这傅城深。

    道理谁都懂,可置身其中的人如何挣扎,难以取舍的心情,并非人人能够体会的。

    “城深,你老实告诉奶奶,是不是因为你还放不下梁慕涔,所以你才会……”

    “奶奶,不是这样的!”傅城深知道傅老夫人要说什么。

    他也不知是怎么的,听到傅老夫人提到梁慕涔的时候,心里格外的不舒服的。

    “那是什么原因,难道你真的让这个得来不易的家再次毁了吗?”

    傅老爷子是真的生气了:“与其你这样胡闹,隔三差五的和那个梁慕涔闹一出,还不如干脆放过夏夏,免得教坏我重孙子!”

    傅城深闷声回了一句:“我和梁慕涔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楚的,但是爷爷奶奶你们相信我,我绝对不会让这个家被毁掉!”

    或许是因为傅城深的态度和语气打动了面前的两个老人,最终没再责骂傅城深。

    离开书房后,傅城深立刻开机,助理顾封打给他无数的电话,甚至连荀泽都一反常态把电话打到了他这里。

    “简夏至这个女人还真是要强,大火都烧到儿子身上了,依旧一个人硬抗!”傅城深莞尔一笑,带着几分自嘲:“我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他将所有的未接来电和微信里的消息查看了一遍,居然没有发现简夏至的名字,他不免有些失望。

    “顾封,给你三个小时,将今天早晨热搜的问题给我查清楚了,我要知道谁在幕后捣鬼!”傅城深果断下令。

    等他挂断电话之后,靠坐在沙发上深吸了一口气,试着冷静下来。

    【简夏至,我早晨陪小辰辰练习舞蹈,手机关机丢在卧室,热搜的事情,你辛苦了!】

    傅城深将微信打开,反反复复删减,逐字逐句的调整,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将这条消息发给了简夏至。

    每隔几分钟就瞄一眼手机,既期待简夏至回复他的消息,又怕简夏至冷漠疏离的回应他多管闲事,提着一颗心,别提多憋屈了。

    结果等到小辰辰都睡醒了,也没等到简夏至回复的消息。

    他压根不知道,简夏至中午没有休息,忙着叶桑嫣的公关团队协调,双方都是被迫卷入这次危机之中,总要一起拿出个对策来。

    这一场临时会议花费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等简夏至与对方达成一致后,她累得趴在电脑桌上睡着了。

    一天到晚,工作不顺心,感情问题更是添堵,连睡个觉都要做恶梦!

    简夏至被惊醒的时候,无声叹气,胳膊都被压得发麻。

    “简姐,算我求求你了,赶紧去贴个面膜,睡个美容觉吧!”小竹进来送甜点的时候,险些被简夏至的黑眼圈给吓到。

    简夏至面无表情的照了照镜子,原本她还以为没有那么夸张,可看清楚自己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也有些尴尬不已。

    她也顾不上和小竹贫嘴了,闷头去了洗手间。

    好好洗把脸,将散落的头发扎成高马尾,从包里拿出精华液,简单画了一个淡妆,前后花费了半个小时,才总算恢复了点人样。

    等简夏至重新回到了办公室的时候,瞧见了依着门框的傅城深。

    “你,你怎么来了?”简夏至没想到傅城深会出现。

    “不请我坐下聊吗?”傅城深指了指办公室里面的沙发。

    简夏至留意到走廊里聚集了不少同事,有一大半是冲着傅城深这个冷酷腹黑的总裁而来。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简夏至只好比划了一个‘请进’的手势,在傅城深落座之后,她没好气的将门反锁上。

    傅城深半笑不笑:“怎么每次我进你的办公室都要反锁呢?是期待我做点什么,还是怕我做点什么呢?”

    这话换个人来说,简夏至还会怀疑对方是不是故意撩自己,可偏偏说这话的人是傅城深。

    “别误会了,我和傅少只是合作关系。”简夏至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有精神洁癖,对于有女友的男人不感兴趣。既然来了,不如先说一下,你这次是为了干嘛?”

    总不可能又是来给我送包包的吧?

    傅城深差不多能猜出来简夏至为什么闹情绪,绕来绕去无非还是绕不开一个‘梁慕涔’罢了,所以才会句句带刺。

    若非傅城深的心绪有所转变,只怕他会将简夏至的这番话信以为真。

    “我是为了谢谢你!”傅城深修长的食指轻轻敲了一下手机的屏幕。

    “啊?”简夏至几乎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你说什么?”

    傅城深这个大少爷居然要谢谢她?

    谢她什么?

    难道是合作要提前结束了!!

    简夏至眼波流转,耸了耸肩膀,刚要开口询问合作的事情,却瞧见傅城深将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点开:“我给你发了微信消息。”

    手机被傅城深推了过来,简夏至这才看到了那条微信。

    “原来傅少是为了这件事情道谢啊,那大可不必。”简夏至笑得随意:“我做这些事情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签约的艺人,更是为了我儿子。”

    傅城深点头:“你说的没错,但小辰辰也是我的儿子。”

    他略显轻浅的语调,神情也带着几分散漫,可态度却十分强硬,带着迫人的气场。

    “……”我也没说小辰辰不是你儿子啊!

    简夏至脸上仍旧挂着笑,可心里却闪过无数的弹幕,疯狂吐槽这个傅少太偏激了。

    “如果傅少只是为了这件事情而来,那我已经知晓了,没有别的事情,我就要继续工作了。”简夏至委婉的下了逐客令。

    傅城深脸色始终淡淡地,却难得袒露了几分绅士般的笑容来:“我不会打扰你工作,这个时间小辰辰在和你请来的首席舞蹈老师排练比赛的舞蹈,我答应他要来接你回家的。”

    “回家?”开玩笑吧,这才几点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可能早退!

    傅城深却点了点头:“不管你工作到多晚,我都会耐心等着你的!毕竟我答应了儿子,总要言而有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