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厄运值已拉满 > 第217章 药剂配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没有问题,我想大家都可以理解,我们也不希望在这个时候,某个氏族再出现内部动荡不安的情况。”拉斯姆比仍然是那副懒散的模样说道,“如果说你们不在乎我族成员的怪毛病,我可以划拨给你二十名好手,你看怎么样?”

    “我族也可提供十名,不过我可要事先说明,不是我们吝啬,而是在我看来,再多恐怕对他们而言反而是种灾难。”首领刚加一边玩弄着自己的衣角,一边说道。

    凯斯特劳哈哈笑道:“刚加首领,这个你不用解释,相信大家也都明白,那些桀骜不逊、无法无天的战士们,也只有你们这两位首领才能彻底的控制住,换了我们任何一人都将会是无能为力。”

    “诸位均如此地大力支持,我族自然也不能落后,我就提供二十五名好手吧,希望他们家族能够成为氏族稳定的柱石。”凯斯特劳接着说道。

    “对于补偿,我们就谈到这,现在我们接着来讨论讨论下一步的计划。”银发凯斯特劳敲了敲桌子道,“我希望大家在以后的讨论中,能暂时抛开我们内部之间的矛盾,一致对外,让那些可恶的家伙领略到我们的厉害。”

    “凯斯特劳首领,你似乎忘记了两件很重要的事情。”拉斯姆比依然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道,“在我们大举杀向华国,报仇的时候,地府那帮人会让我们那么轻易脱身?如果说他们到时乘虚而入,夺了我们的后方,那我们岂不是两头落空!”

    布瑞查也点头道:“拉斯姆比首领说的对,根基所在,如果说不能解决好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将不能安心地去复仇,即便我现在渴望以他们的鲜血来熄灭我心中的怒火。”

    “还有那怪病!”刚加锐利的目光扫视了一遍全体,沉声说道,“我认为这才是我们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如果说不解决了它,不要说什么报仇了,恐怕我们自己的领地都保不住。”

    “刚加首领说得有道理,我也认为如今最迫切的需要是尽快找到对付这种奇怪瘟疫的特效药,制止它在进一步蔓延。”首领麦克温苍白的脸上流露了尤有余骇的神色,其他人也纷纷流露出赞同的神色。

    “前些日子我们接下了三单刺杀的任务,任务倒是圆满地完成了,但是我们派去的人手无一例外地染上了瘟疫,他们甚至于来不及赶回我们的驻地,就死在了大漠中。”阿撒米特长叹了一口气道,“这也是我们大意了,错估了这种瘟疫的杀伤力。”

    “这个问题我本来是想做为再下一个议题,不过既然大家对它这样在意,那我们就先来讨论它吧。”凯斯特劳随手从怀中抽出几张纸来,扫了几眼道,“相信大家都明白,我们在各国的研究机构中有着大量的卧底,这些无知的人类自认为是在为各大财团工作,却不知最后的财富都是属于我们幽冥君王所有。”

    “凯斯特劳首领,这些东西相信算不上什么秘闻了吧,大家或多或少也都知道,说重点好不好?”能这样肆无忌惮说话的自然是拉姆斯比了,身为魔党的他自然不会看凯斯特劳顺眼,有意无意间都与凯斯特劳作对。

    凯斯特劳也不以忤,接着说道:“现在他们的研究结果只有证明了这种瘟疫在外界气温越高的情况下,扩散地越快,而在低温情况下则趋于休眠,安全温度是零下五十度以下,所以一旦感染目前最好的方法就是藏身在冷库中。”

    “说重点说重点,这个消息昨天大家已经知道了,我现在只想知道他们能不能研究出克制的药物来。”拉姆斯比一脸不耐烦地说道。

    就在这时,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

    凯斯特劳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不过仍然起身来到了小厅的门口,将门打开了一线,以弱不可闻的声音和外面之人交谈了几句,然后神色如常地重新回到了座位上,其他人虽然心生疑虑,却无一人表现出来。

    “嗯,最新的消息,可能华国联和研究组已经有了线索。”凯斯特劳扫了一眼手中的纸片。”

    “到底是什么线索?”阿撒米特焦急地问道。

    凯斯特劳摊开双手,无奈地耸耸肩道:“卧底也只传出了这些消息,大家都知道,我们对东方渗透的不够,卧底更是寥寥无几,根本就没有可打入联和研究组的人员。”

    凯斯特劳轻咳了一声,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这才说道:“几位首领说得都有道理,我们这一次绝不可再轻视那些东方人,所以我们必须要有万全准备才可以再次进军东方,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应当关注的是另一件事。”

    “什么事?”布瑞查脱口而出道。

    “嘿嘿,一笔价值连城的大买卖啊。”凯斯特劳哈哈笑道,“这也是个难得的机会啊,不知道大家有意思吗。”

    “药剂配方。”拉姆斯比眼珠一转,已经想到了凯斯特劳所暗指的东西,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不错,药剂配方。”凯斯特劳端起面前的水晶杯,抿了一口里面鲜红的液体道,“这一次瘟疫几乎是影响了全世界每一块有人大陆,死者数不胜数,人类对瘟疫的恐惧感可以说已经达到了顶点,而现在,谁能控制住瘟疫的蔓延,谁就将获得天大的利益,这一点相信大家都不会怀疑的吧?”

    众人不禁眼前感到一亮,确实如凯斯特劳所说,这其中蕴涵着巨额的财富,对于死亡的恐惧,人类是不会在意自己的那点财产的,只要能拿到治疗瘟疫的配方,那就意味着打开了宝库的大门,庞大的财富将滚滚而来。

    幽冥君王所控制的产业中自然有医药体系的企业,只是由于种种原因,已逐渐趋于没落,在世界市场上所占的份额已经不复从前,它们的市场已被蚕食大半,若是此次能拿到治疗瘟疫的配方,这些企业将立时东山再起,成为炙手可热的赚钱机器,夺回原有的市场份额,甚至于能挤掉美利的几大巨头,成为世界医药市场的规则制定者。

    一想到这,所有氏族首领的眼睛都不禁发出了喜悦的光芒,布瑞查几人甚至喜不自禁地叫了起来。

    “不过大家不要高兴得太早,我们所能想到的,相信各国都会想到,这可是一块无比鲜美的蛋糕,所有人都会想独占鳌头的,我们的竞争对手绝对不会只有一两个,所以在此我希望大家郑重考虑后,决定是否派人偷取这份配方。”凯斯特劳双手撑在桌上,郑重其事地看着所有人道。

    小厅里立时静了下来,所有幽冥君王都在回味着凯斯特劳的一席话,不错,幽冥君王能够看到的巨大财富没有理由其他人会看不到,为了争夺治疗瘟疫的药剂配方,无疑将掀起一股涛天的腥风血雨,这笔财富的数额实在是太可观了,令人绝对无法舍弃它。

    “单单为了让地府那些混蛋们伤脑筋,我也要将这个配方夺过来。”拉姆斯比英俊的脸上显出狰狞的神色,咬牙切齿地说道,魔党并不像密党那样严格实行避世原则,自然与地府的冲突比起密党来要多很多,与地府结下的仇恨也就更多。

    “如果说我们还要为他们报仇的话,早晚要与东方人起冲突,我认为应当派人去偷取这份配方,将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中,如果说落在了他人手中,形势有可能对我们不利,而且我认为,只要我们重视这次行动,派出足够的力量,我不认为那些竞争者能给我们带来多大的麻烦。”布瑞查傲然地说道,“我们幽冥君王个人的战斗能力与世无双,那些蝼蚁般的人类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布瑞查,虽然我们相信自己的战斗能力,但是绝不可以轻视自己的敌人。”凯斯特劳摇了摇头道,“这些年来,美利进行生化人的研究已小有成果,已经有相当规模的生化人投入了实战中,形成了一定战力,还有他们的异能组,这些年来也给我们造成了不少的麻烦,这些东西我们都要考虑周到。”

    “我们最大的敌人地府也绝不可能置身事外的,他们一定会千方百计地阻挠我们,而且一向贪婪无度的他们也绝不会放过这个敛财的好机会的。”拉姆斯比这一次很难得地和凯斯特劳站在了同一立场上,向自己的同伴们发了郑重的警告。

    “嗯,它后面所代表的财富实在是太惊人了,不要说我们的传统敌人,恐怕连我们的盟友若是对此有了充分的了解,恐怕也会垂涎欲滴的。”麦克温冷冷地说道,“惊人的财富与巨大的危险并存。”

    “可以说这将是一个九死一生的艰巨任务,我们的族人将冒着被瘟疫感染的死亡危险,周旋在众多实力雄厚的敌人间,而且一旦暴露出来,我们可能会面对着他们的报复行动,对于这些可能,我希望大家都能想清楚,在付出的代价和可能得到的利益间做一平衡,以确定我们是否值得这样去做。”凯斯特劳站起身来,向众人微微鞠了个躬道,“我们先休息一下,下午接着讨论此事,大家也乘此机会好好地想一想,我还有事需要处理,就先告辞了。”说罢,转身走出了小厅。

    接着其他氏族首领也纷纷站起身来,鱼贯而出,这件事实在是太重大了,在中午的这段时间里,他们需要和自己族中的长老们商议商议,以求有个万全之策。

    只有拉姆斯比和阿撒米特仍坐在桌边,若有所思地盯着凯斯特劳消失在门外的背影,嘴角挂着一丝令人心生寒意的冷笑,当厅门再一次地关闭,拉姆斯比闭上双眼片刻,这才开口说道:“现在我们可以放心谈话了,这里没有监视设备。”

    阿撒米特点了点头道“拉姆斯比首领,你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现在可以说了吧。”

    拉姆斯比又恢复他那懒洋洋的模样,随意地靠在了椅背上,直视着阿撒米特的双眼道:“阿撒米特首领,我的确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告诉你,一个关系到我们幽冥君王命运的事情,可是在这之前,我希望能够知道您对我和凯斯特劳两人的看法。”阿撒米特不禁一怔,心中大生不快,若不是知道拉姆斯比此人一向不虚言,他就要拂袖而去了。

    “呵呵,两位均是我幽冥君王中的重要人物,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关系着密魔两党的行动方向,而且两位的领导智慧更是令阿撒米特钦佩不已。”阿撒米特略为犹豫了一下说道,身为中立氏族首领的他自然是想两不得罪。

    “阿撒米特首领,这些场面话就不必多说了,我想知道你的真实看法!”拉姆斯比面带不悦地说道,这些早已听得耳朵生茧的东西自然是丝毫引不起他的兴趣,他要听的绝不是这些恭维话。

    阿撒米特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虽然早知道拉姆斯比不会对这些话感兴趣,但是被这样直截了当地指出来,还是心中十分地不爽。

    阿撒米特沉吟了片刻道:“既然拉姆斯比首领想听,那我就放肆了。凯斯特劳首领作为密党的领袖,他的领导才干是极其出色的,密党在他的领导下,暗中的实力节节攀升,如今已接近我们幽冥君王当年的鼎盛时代,与地府相比,亦毫不逊色,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地府也在隐藏着自己的真正实力。”

    “而你,拉姆斯比首领,你的智慧虽然也是出类拔萃的,但是我更欣赏你的狠,真正做大事的人,没有这份当机立断的狠,是绝不可能的。”阿撒米特斟酌着自己的话语,应可能地不得罪拉姆斯比。

    这个疯狂的家伙,若真是得罪了他,纵然两人同样是氏族首领的地位,阿撒米特也是大感头痛不已,他可真做得出来拉着自己单挑这种令人大失脸面的事来。

    拉姆斯比不满地看了他一眼,这个答案虽然不怎么的吧,总算也是对自己有两分推崇之意,他也就不和阿撒米特计较什么了。

    “凯斯特劳隐瞒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他把这个关系幽冥君王未来的秘密秘而不宣,可是他却没有想到,我一样知道了这个秘密。”拉姆斯比面带得意地说道,“相信我,这是一个短时间内提高幽冥君王战斗力的绝妙办法。”

    阿撒米特立时精神大振,他沉吟了片刻道:“拉姆斯比首领告诉我这个秘密,需要我做什么吗。”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这个道理他不可能不明白的,如果说真的是凯斯特劳有意隐瞒下来,那这个秘密可能真的是事关重大,拉姆斯比根本不可能将这么重要的秘密拱手相让的,自己必然要相对地付出代价。

    “哈哈哈,阿撒米特首领果然是个明白人。”拉姆斯比陈笑道,“也算不得什么,我只希望中立氏族们能够在日后对我魔党加以小小的支持,不要让凯斯特劳彻底地把握了大权,如此而已,这个要求算不上过分吧。”

    从一开始,拉姆斯比就明白,魔党的力量与密党相比还是稍逊一筹,如果说不能及时地笼络住中立氏族,让这些中立氏族倒向密党,那么他也就只能是给凯斯特劳制造些麻烦,根本左右不了幽冥君王决策方向,高傲的他绝不能容忍自己成为凯斯特劳的附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