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本土女主成仙很难 > 第五十九章 两宗交恶

第五十九章 两宗交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霸通天径直来到炼药峰吴长老洞府处,又是一声大吼,“吴功,你给我出来!你竟敢趁着我不在,试图欺负我的弟子,谁给你的胆子?”

    炼药峰弟子均被惊动,纷纷赶到霸通天所处的位置,与刚刚追来看事情发展的炼器峰弟子相碰,相互之间交流情况。

    “谁这么厉害,竟然敢在苍云宗金丹期长老洞府前挑衅?”一年轻弟子问道。

    “你修道时间不长吧,居然不知道流星宗宗主霸通天,那可是响当当的厉害人物,与我们苍云宗的莫宗主实力难分伯仲!”

    “你们不知道,霸宗主可是刚从炼器峰过来,李长老在他面前仍是小辈,谢景霖谢师叔闭关都被中断就是为了回答他的问题!”

    “没想到他这样的修为身份,居然愿意为练气期弟子与苍云宗金丹长老大动干戈。”

    “他到底是为谁来的啊?”

    “我知道,我知道,我刚从炼器峰赶过来,他的弟子便是在此次门派大比中一鸣惊人的薛莹。”

    “难怪薛莹在古修洞府中有如此成就,身上肯定有着作为大宗门宗主徒弟的宝贝,本人的实力未必有多么厉害!”

    “我看你是嫉妒得很,有这样的一位师父能帮助一个修士少走多少弯路,少浪费多少光阴,也许有一天,你见到薛莹,甚至需要称呼一声“师祖”呢!”

    ……

    吴长老对这一天早有预料,却没有想到来的会这么快。他脸上挂着淡笑,气度从容地走至霸通天面前,恭敬一拜道,“吴功拜见霸宗主。我哪敢对宗主的弟子不利,我只是想要她的伙伴一哥利用从古修洞府中得到的传承,帮助我解决身体的隐患而已,别无他意。

    谁知薛莹竟然误会我会对她不利,当天便借着谢景霖的力量离开了,这之后我几乎没有出去过洞府,又怎么能和薛莹产生关联?”

    霸通天冷笑,“话说得倒是漂亮,滴水不漏,是早早便准备好的一套说辞吧!我一直都认为你不是什么好人,世间有多少种方式入道,你却是偏偏选择成为毒修,整日里散发出一股邪魅气息。也就是苍云宗海纳百川,包罗万象,居然真的引你为弟子,现在居然也是一峰长老了!”

    吴长老宽袖下的拳头紧握,嘎吱嘎吱作响,他早已不再是曾经试图加入大宗门,受尽嘲讽,一无所有的小弟子。霸通天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揭开他尘封已久的伤疤,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被人人喊打,众人厌恶恐惧的年轻时候。

    “你不必如此隐忍,我知道你心里恨我恨得要命,却碍于修为实力不够,只能在内心不断诅咒我,却不敢表现出来。

    不过,你今天不管表现不表现出来,隐忍不隐忍得住,我都必须给你点颜色看看,竟然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我的弟子会随便说一个人对她心怀不轨,有所企图吗?她为什么会宁愿找一个陌生人求救也要逃离你的掌控?你这是想把我当傻子玩弄吗?”

    吴长老脸上依然保持平静,坚定又强硬地说道,“这里是苍云宗,我不相信霸宗主敢在苍云宗内放肆,伤害一宗长老;我也相信莫宗主不会坐视不理,由着他人在宗内称王称霸。”

    霸通天没有理会他的威胁,不再与他多说,广袖一甩,吴长老便置身于一片熊熊大火之中。

    他看向哪个方向,哪个方向的火焰就集聚在一起,高耸的尖部弯曲,笼罩在他的头顶上方,让他难以飞出;他向火焰洒水,火焰不但没有消减,反而噼里啪啦似在欢呼,火势更加迅猛。

    他的身体难以长时间抵抗得住元婴修士丹火的侵蚀,迫不得已拿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妖兽袋,将袋口松开,里面顿时飞出五颜六色各种样式的灵蝶,它们飞出后不顾自身安危,将他从头顶至脚部无缝隙包围,形成一个厚度达三尺的铠甲,带着他向火海外冲去,每隔一息,便会有一层灵蝶化为飞灰。

    当他成功从火海中冲出时,灵蝶只剩最后一层,他心疼地打开妖兽袋,试图将它们收起,哪知它们刚一扇动翅膀,便浑身颤抖,在痛苦中落于地面死亡,唯一与之前众多灵蝶命运有所不同的是,它们留下了发黑的躯体。

    他仰天大吼一声,‘啊!’闻者无不哀恸!

    他依据灵蝶自身的特点,苦心设计训练它们不同技巧,是他十分珍视且为自豪的宝贝,薛梅曾经使用过的传音蝶和荧光蝶也是他忍痛给予。这次要亲手将它们葬身火海,无异于心如刀割,他发誓有朝一日定然百倍奉还。

    霸通天两撇小胡子一扬,“你以为这便是我对你的全部手段了吗?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我倒要看看今后是否还有人敢对我的徒弟心怀恶意!”

    他两手向上伸展,又凭空出现两团火焰,在他手心中旋转,又不时跳跃,十分有灵性,以它们为中心方圆一里都有一种灼烧的热感,比之刚才的火海更为厉害。

    它们的中心已经近于红色,从外向内温度呈现阶梯式升高,是霸通天根据太阳的发热原理于这一次闭关中感悟得到,这也是第一次看到它们的威力。

    “去吧,宝贝们,让他见识见识你们的威力!”

    两朵小火苗欢快地跳跃两下,之后一下子冲向吴长老,一朵从他的头顶俯冲而下,他的满头黑发瞬间没了影踪;另一朵正面硬刚,在几息之下就毁了吴长老一件心爱的防御灵器。

    所有在场弟子无不震惊,真真切切看到霸通天元婴后期修士的力量,只是随便一击,就使处于金丹后期便可战元婴初期的吴长老毫无反手之力。

    吴长老根本无法碰触小火苗,更不用说反击,只能眼看着一件件珍藏的防御灵器化为飞灰。

    在它们刚一出现时,离它们第二接近的他便感受到一股令人心悸的力量。他敢肯定,一旦碰触小火苗,等待他的只有死亡,没有第二条出路。

    “莫宗主,看了这么久,你还不出手吗?苍云宗的脸面都快丢光了!”吴长老向着空中一处位置嘶吼道。

    话音落下,在场所有人除了霸通天,全部望向同一个位置,莫问天就在无数人的目光中现出身形。拂尘只是轻轻一甩,两朵小火苗便似乎遭遇到强劲的阻力,止住它们前进的势头,两种力量相互抗衡。

    霸通天笑笑却没有动作,不久,两朵小火苗见无法突破,居然主动退开,愤怒地烧遍王长老洞府每一个角落,才又回到霸通天手里乖乖不动。

    “霸通天,刚一出关就来我苍云宗耍威风吗?”莫问天乍一开口便是强势质问。

    “哈哈,我唯一的弟子丢了,贵宗的吴长老嫌疑最大,我难道要闷不吭声吗?那样也太堕我霸通天的威名了!”

    莫问天略一思索,开口说道,“薛莹失踪,苍云宗确实应该付一些责任,你到炼药峰和炼器峰两个地方折腾一番,这件事就算扯平了吧!”

    霸通天抱起双臂,“莫宗主想得倒是简单,现在我的徒弟失踪,我只知道她现在还活着,但一定是被限制了行动,或许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可是没给任何人带来实质性的伤害!”

    莫问天表情严峻,问道,“那么通天兄想要如何?”

    “哈哈,我的要求并不过分,只要你们愿意将吴功交给我,直至我找到薛莹。在此期间,只要薛莹还活着,我保证他不会死。”

    “宗主,你可不能将我交给他!在苍云宗,他尚且如此对我,到了他的地盘流星宗,彻底没了顾忌,谁能想象到他会对我做什么?”

    莫问天右手抬起止住吴长老的嘶吼,“通天兄,苍云宗只是需要对薛莹的失踪负责,是否与吴长老有关尚且存疑,毕竟你没有证据。如果我让你将吴长老带走,这将我苍云宗的脸面置于何地?”

    霸通天将笑容收起,“那就没什么好谈了,就让我看看你最近这些年修炼得如何?火海炼狱,出!”霸通天的功法重修己身,心火旺,则外火盛,他的世界火焰笼罩天空。

    莫问天飞身而起,拂尘挥动间,自然界的万物为他所用,树木愿意拔高,风向选择倒转,河水逆向回流!

    为免两人间的打斗掀起的风波太大,特意将战场引到高空,即便如此,练气期修士也难以抵抗此处风波而不得不选择远离,只有筑基及以上修为修士仍然坚持观摩,这种层次的战斗轻易难以看到,对他们有莫大的好处。

    “砰!砰!砰!……”

    两人间的战斗持续三天三夜,以平手告终,霸通天不愿意就此善罢甘休,莫问天因为苍云宗的颜面地位力保吴功,不欢而散。

    这一次打斗,燕国修士彻底记住了一个叫“薛莹”的名字,由她引出了两大宗门宗主的打斗,乌云三日未散,炼药峰一座山峰被削为平地。

    随后,由两位宗主的意见不和,苍云宗和流星宗两大宗门的关系降至冰点,凌天宗和御兽宗保持中立,其他小门小派或是“中立,或是迅速站队,就如一颗石子扔进了平静的湖面,荡起阵阵涟漪,燕国修仙界不复往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