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庶女悠闲起居录 > 090 翻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姑娘李玉澄也笑了笑:“是啊!所以母亲坐不住了。”

    青阳的两个姑娘,对自己的亲生母亲感情很复杂。

    从懂事开始,她们就跟着祖母了,对于母亲并不常见到。孩子总是会濡慕自己的母亲的,自然希望能多亲近母亲。

    可是青阳并没有亲近自己孩子的想法,只顾着和姐妹玩乐,跟夫君玩乐恩爱。她身上掉下来一块肉就真是掉了下来,与她一点关系也没有,没有一丝疼痛和挽留。

    女孩子总是更敏感些,她们两姐妹也闹过要母亲,只是没什么用,祖母和父亲都是向着母亲的。

    后来更大了些,她们也明白了她们这样的想法只是妄想,让青阳郡主生起一点母爱,那可真是比母猪上树还难!

    她们能做的,就是不要理会母亲在做什么,只把她当成一个大孩子就好,发脾气时还要好声好气儿的哄着她,平日里也不用过去献孝心,不然她还要以为你故意去烦她,要跟她做对。

    只能让她这样去,不然气死的就是自己!

    李玉静从果篮里面拿了个雪梨出来,拿着腕柄上缠丝鎏金嵌着细碎西域彩宝石的小刀削着皮,眉头略微皱了皱,这凸起的宝石有些扎手。

    李玉静放下小刀,果然白嫩的手掌心被咯了几个红印子出来,衬着细腻如玉的皮肤,略显狰狞。

    朝后面的贴身丫鬟兰若看了看,兰若立马接手把雪梨给削好了,还细心的切成了一瓣瓣的。李玉静面上这才露出点笑意来,先递了一块给祖母:“祖母吃梨!”,

    又亲手喂了一块给自己的姐姐:“姐姐也吃!”,李玉澄顺着妹妹的手咬了一口,笑道:“这梨真是甜的紧!汁水甜且足!”

    这姐妹两的感情向来要好,平日里的举动也破为亲昵。

    孟姨娘笑着接过了,往嘴中也吃了一口,佯装有些生气了:“静丫头还是喜欢姐姐多些!梨瓣只是递给我,姐姐却是亲手喂上了!”

    李玉澄替妹妹解围:“哪有的事!我只不过是沾了祖母的光,不然妹妹怎么会亲手削梨呢?祖母是第一个递过去表示敬爱,和我不过是玩乐罢了。”

    说完,目光似又一凝,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秀婉的眉蹙起,端的一副楚楚模样,道:“七妹妹也不知道到哪里了?要是她能早些过来,说不准还能吃到这样鲜甜的雪梨!”

    孟姨娘的脸有些拉了下来,把手里的梨瓣放在盘子里,道:“你也是好心,这么多年没有见过的姐妹你也如此惦记着,但说不准人家也不差这点东西呢!人家可是有一个悦颜商会的干娘,什么好东西没有,这梨许是看不上眼。”

    孟姨娘这样说完,顿时觉得嘴中才咽下的梨一点也不香甜了。这僻壤之地长大的女孩子没有一点规矩,来信也不知道问候一下家里的长辈,连些礼物也不知道送些了来。她干娘可是悦颜商会的女主人,什么好东西没有,她手上的东西也该是少不了的,可也没漏一点出来!真是个小家子气的姑娘。

    刚想到这,孟姨娘又有些幸灾乐祸,说不准那孟夫人只是见她可怜才认做干女儿的,想来也不是个出色人,到了这儿,可不是给她几个亲孙女儿做陪衬么?

    孟姨娘眼光微微扫了扫李玉澄和李玉静,眼底露出喜色来。凭着那丫头跟商会的关系,想必又有很多人要凑上前来,倒时侯找个好夫婿的机会不就更大了。

    也是有不少好处的。那丫头蠢笨些更好,岂不是掌控起来更方便。

    李玉澄顿了顿,面上若有所思,走到椅背后面给孟姨娘捏起肩来了,边捏,边说:“七妹妹亲没母早丧,身边没人教她,难免这些规矩不清楚,我们也不能苛求她。等着她来京都了,祖母在好好教养她就是了。”

    虽不知道在僻壤之地长大的庶妹走了什么好运,交了这样一个背景强大的干娘。但她却不会没见着人,就认定了什么,这样太过大意,说不准这个妹妹不是什么好惹的呢,这样人还未来就得罪了她可不好。再说,她的亲妹妹还想要她干娘的引荐信,得了好处,总要做做面子上的事才对。

    这屋子里还有许多丫鬟,也不都是心腹之人,祖母就这样直白没顾忌的说,万一到时候等人来故意传了去,可就真是结仇了。她们姐妹在别人眼里,可是跟祖母是一伙的,这教养之恩难以割断。

    李玉澄心里叹了一口气,祖母这些年做事真是越发不小心了,和她在一条船上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被拉下河了。

    还有妹妹,真是越发像祖母了。府里的丫鬟管事也时不时会在她面前称赞:四姑娘真是有孟太夫人的风范!

    李玉澄听了面上只能露出笑意来,背地里却是很生气:像祖母有什么好的!难道有谁不知道她当年是凭着小意温柔、会伺候男人迷倒的祖父,这难道是什么好做风吗?这样说可不就将她的亲妹妹比做那红楼院里的女子么!

    李玉澄使了个眼色给妹妹,让她也劝劝祖母,李玉静却没理会,还顺着孟姨娘的话说:“七妹妹真是没教养,认了孟夫人做干娘竟然也不跟我们说一下,这么多年也没送年礼节礼过来!”

    语气破有些义愤填膺。

    李玉澄心里气的慌,觉得自己的亲妹妹真是教不会,祖母前几年教的东西还是正正经经的,这几年教的可就是一言难尽了,心里得意了,为人处事也越发轻浮不靠谱。可怜的事妹妹这几年刚晓处事,就得被教坏了!

    可真要跟父亲说一下了,给妹妹早个做过女官的夫子来好好管教一番。

    孟姨娘见着李玉澄脸上有些不平,心里不悦了起来:“澄丫头,你这是不满意我说你七妹妹不知礼数吗?”

    李玉澄苦口婆心:“七妹妹懂不懂理还要见过才知道,今年也才十二岁,一个小女孩子有什么能力送年节礼呢?”

    孟姨娘却是听不得这话的,她这些年在府里向来是说一不二,这会听见反驳的声音,心里眼里都不舒服。

    澄丫头也太胆小了,读书读傻了。

    把头偏过去,显然是不愿意听的意思。

    李玉澄无奈,却也知道再说就要惹的祖母厌烦了,只好换了个话题,道:“回信回来了么?七妹妹会不会赶回来考试?”

    孟姨娘起了些兴致,眼皮子抬了抬,从鼻尖里哼出一声来:“没回信,但她保证是会赶回来考试的!”

    她在信里说尽了好话,带着关心和问候,想来那丫头是愿意来考试的,而且根本不怕考不上。周家的女子,像来都是书呆子,像如今的周氏是,周蕙也是,那个丫头也一定是。还惯爱清高,不屑于走后门捷径的。

    正在玩孟姨娘养的一只湖绿披蓝尾羽八哥的李玉静也抬起脑袋来,很是认真的听着这件事。

    听到了孟姨娘肯定的答复后,松了一口气,面带笑容的继续玩了起来。

    李玉澄很是无语,这是有多大的自信。还没敲定回信就觉得一点问题没有了,这可是关乎她妹妹上学的大事情!

    又转头看见妹妹没一点担心的模样,显然是很相信祖母的话,心里又是升起了一股火气来,往四处看了看,见着祖母身边最得脸的月笙姑姑,面上转开一抹亲切的笑容,礼貌道:“月笙姑姑,你去帮我看一下门房那边有七妹妹的回信了么?”

    月笙面庞普通很是高挑,闻言就迈开了长腿远去了。

    李玉澄心里才缓了口气,又跟祖母解释道:“叫人去看看才好,免得生了什么意外,妹妹上学的事可是很要紧的!”,特意将“很要紧”说的重了一些。

    闻言孟姨娘准备说什么的嘴张开又合上了,也对,确定一下也没什么,澄丫头是静丫头的亲姐姐,在意这件事没什么不对的。

    等着月笙回来,手里拿着一封信,李玉澄和李玉静两姐妹都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不过却没伸手拿,任由月笙给孟姨娘递了过去。

    孟姨娘悠闲的拆了信,李玉静李玉澄姐妹两个把脑袋凑了过去看,不一会儿,几人脸色都有些不好。

    李玉静和李玉澄很是着急:“这可怎么办才好?她不赶回来考试,要用孟夫人的推荐信去。”

    孟姨娘也有些上火,这结果跟她预料的不一样:“这丫头莫不是个水货,肚子里没有学问,才要推荐信进学府去!”

    说完气闷的站了起来,走了两步又顿住了,“可也不对啊,你祖父说这丫头的字写的非常清隽有韵味,信里的词句都用的很恰当,该是承了她母亲的才情…”

    又想着澄丫头是个有学问的,把信塞了过去:“澄丫头你看看,这字和词句写的都好不好?”

    李玉澄忙捧起那页薄薄的信纸看过去,方才光顾着看信的内容,没顾着其他,这会仔细看去,就见着上面的字体清隽,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特别气韵,风骨傲立,是一手极好的字!

    李玉澄见了这字就很喜欢,心里也不禁感慨,这个七妹妹可真是不寻常,光这一笔字,就要赢了她一大截出来。她是每日都要练字的,练了这些年,又有名家指导过,结果还比不上一个僻壤之地长大的、比自己小三岁的庶妹来!

    李玉澄心里说是不失望嫉妒那是不可能,心里按了按自己的情绪,仔细看起这信里的遣词造句来,用词恰如其份,语气谦恭,用典漂亮,把它当做文章来看,也是一篇极好的书信文章了。

    “祖母,七妹妹的学问是极好的。”

    孟姨娘很不高兴:“学问这样好,却不愿意考试,莫不是看出来我们的意图了?”

    李玉静有些着急:“祖母,如今可怎么办才好?没有推荐信我是考不上什么好学府的,莫不是要我跟着那群蠢笨的人一块上课?”

    她可是要去紫灏学府的,都给姐妹们说了的,如今去不成,可不是要被嘲笑,那真是丢脸死了,不行!她可一定要去紫灏,几位出色的皇子贵公子们可都是在那的呢!

    孟姨娘也很着急,她也是信誓旦旦跟自己的孙女说好了的,如今翻了车,可不就是让她失了面子。这般想着,越发把这份怨气给算到了李玉情头上。

    三人在屋里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想出个主意来,孟姨娘派了大公子去临府把正在游玩的李玉情给接回来,回府后,这可商量的余地就大了很多了。

    毕竟这府里还是她的天地。

    孟姨娘生的大儿子李朝兴尚了青阳郡主,生了两男两女,大公子李景和,四公子李景曦,大姑娘李玉澄和四姑娘李玉静。府中的姑娘少爷的排行都是同辈男女分开排的,所以李景曦和李玉澄虽是龙凤胎,可排行却不接近。

    李景和要走之前,李玉澄和特意去跟自己的亲大哥说:“七妹妹是个出色的,你去接她要软和着性子,不要得罪了她。”

    李景和点了点头,笑着说:“我是个有分寸的人,自然要见了面,我就能看出这个七妹妹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到时候再应对。我跟七妹妹没有仇恨,我们也有所求她,自然是要好好对待她。”

    他是跟着祖母长大的,可七岁后就跟着父亲去了前院,这些为人处事大都是受了亲父的影响。

    李玉澄听了这话叹了一口气,哥哥们跟着父亲都很有分寸,她的妹妹却要被祖母给养坏了。

    李景和皱眉道:“妹妹为何叹气?”

    李玉澄就把自己对妹妹的担忧给说了,李景和听了也显出忧色来,道:“看来我这次去接七妹妹可真是要拿出个好态度来,让静妹有推荐信上个好学府,多接触些优秀的人,不然去了那差劲的学府去,心思可真是正不起来了!”

    说完又看了一眼面前同样担心的妹妹,摸了摸她的脑袋,安慰道:“澄妹你也不要太担心,也不要做出什么激烈的事来。祖母总归是长辈,如今不过是上了年纪,糊涂了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