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贫僧法海佛门世尊 > 第062章 佛门至宝,圣衣袈裟

第062章 佛门至宝,圣衣袈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荒野之上,薄露晨曦,篝火熊熊燃烧,一曲肝肠寸断的唢呐声回荡在诺大的荒野上,唢呐声落,低沉的二胡声响彻,一时间,整个荒野上鬼声啾啾,犹若灵乐出殡。

    法海丁修一眉三人处理完了姥姥之后,就收拾了一些战利品,姥姥的储蓄不少,不过很多都毁掉了,丁修挑了一个唢呐,一眉掂量了个二胡,而法海把一缕姥姥枯枝留在怀里,就离开了兰若山,如今回望,已经离开兰若山一周了,寒风露宿,法海是真的感受了一波露天修行,也许,丁修说的没错,修行麽,在意的不就是个享受麽!

    就在这时,唢呐配二胡,一曲完结,丁修拿着唢呐得意洋洋道,“道长,我这奈何桥吹的如何?”

    一眉道长抱着二胡笑呵呵道,“不错,不错!这一首安河桥可以!看不出来丁施主除了刀法出众,唢呐也溜的很啊!”

    丁修也道,“一眉道长也可以麽,您的这二胡拉的是真到位!我们俩这就是天合之作!”

    “来,干杯!”

    “吃肉!烤肉要好了!”

    篝火上的鹿肉叉烧拿下来,一眉道长和丁修一人一个鹿腿,吃的呲呲冒油。

    而在篝火的另外一侧,法海拿着一封信函,细细研读,隐隐双唇略动,似是在思忖什么。

    丁修拿着烤肉揽着法海的肩膀,“法海,你看,我会唢呐,一眉道长会拉二胡,你呢会念经,我们三完全可以成立一个吹拉唱的灵乐班子,专门给人做法事!到时候台子一搭,我吹唢呐一眉拉二胡,你呢在一侧念超生经,完美啊!”

    法海一把推开了丁修,“这么有创意的想法你们去就行了,贫僧丢不起这个人。”

    “什么叫丢人?”丁修道,“这是赚钱,这是生意,这不寒颤。”

    法海道,“寒颤,还有,离贫僧远一点,别打扰我念经。”

    丁修看着法海翻着那信笺,念念有词,却听到法海念叨,“五阴即是五蕴,五阴集聚成身,如火炽燃,前七苦皆由此而生。色阴炽盛,四大不调,而有疾病之苦。受阴炽盛,领纳分别,使诸苦转本加极:想阴炽盛,想相追求,而有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诸苦。行阴炽盛,起造诸业,又为后来得报之因,且因行而迁流不停,而有老衰之苦。识阴炽盛,起惑造业,三世流转,而有生死之苦……”

    丁修迟疑了下,“这念的是什么?”

    一眉道长在旁侧道,“这个应该是佛门的八苦八难。”

    丁修道,“八苦,是什么?”

    一眉道,“生苦、老苦、病苦、死苦、爱别离苦、怨憎会苦、求不得苦、五阴炽盛苦。法海小师傅念得就是五阴即是五蕴苦,此苦是五阴集聚成身,如火炽燃,前七苦皆由此而生。”

    听一眉如此说话,法海抬头笑道,“道长对我佛门八苦看来知晓不少啊。”

    一眉道,“我看法师皱眉苦思,莫不是遇到的难事和八苦有关?”

    法海点头道,“是。”

    一眉道,“法师可否把这苦难说来,一眉愿意帮忙想个办法。”

    法海笑了起来,“这个,是我自己的难,你们帮不来的。”

    一眉道,“有什么难是帮不了的?法师但且说来!”

    丁修也道,“假婴的树妖姥姥都不是我们三的对手,法海你说啊,咱三去怼了这出难事的人!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如果解决不了问题,那就把提问题的人解决掉!我们杀手讲的就是一个效率!”

    法海苦笑,看着手里的信笺,很是棘手。

    如果这信笺上的难,只是一个妖怪,法海倒没有什么觉得困难,无非就是一套大威天龙或者再加个罗摩神锤的问题。

    可现在的问题是,这个难,打打杀杀它结局不了!

    法海挥手道,“行了,都睡觉吧,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应该可以看到南诏国了!大家都养好精神,我们可不能丢了面子。”

    “行,睡觉!”

    “贫道去打坐一会!”

    篝火熊熊,法海趁着火光,静静的看着信笺,上面的字迹不算多,只有数百,一眼看去。

    “我观法师是佛门圣子,特有一佛缘赠与法师,此佛缘是我灵台寺传下,后来灵台寺破灭,我受灵台寺主持所托携带佛缘来到祖洲。”

    “此佛缘,是一场大难之事,也是一场大幸之事。”

    “灵台寺秘传,上古年间,佛门大兴,气运朝西有一山,唤名灵山,灵山之上有大雷音寺,藏无上秘宝,上古佛门大能者观世音菩萨一次转世后偶遇我灵台寺第一代方丈,观音大士转世观方丈善行,赐圣衣袈裟,也叫八宝袈裟,其上有真经佛文,上嵌八宝,水火不侵,妖邪不近,可以防身驱祟,助长佛门神通。”

    “灵台寺经历风波,早已不复从前光辉,而圣衣袈裟最后一次出现是生洲,车迟国与大唐鏖战于生洲,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妖孽横行之时,有神僧出世要阻止这场灾厄,然而车迟国三国师不听劝说,与灵台神僧鏖战,终于三国师和灵台寺神僧同归于尽,任大唐策士李淳风率军偷袭国师,车迟大败而归,李淳风得见袈裟宝物,就把此物带回了祖洲,后大唐崩碎,长安不在,八宝袈裟线索难寻,贫僧来到祖洲两百年,足迹遍布祖洲三州之地,终于查询到了一些线索。”

    “八宝袈裟当年大唐崩碎时候不知名原因碎裂,化作了八角残袈,分落八方。我查询灵台寺典藏发现,这八宝袈裟实则代表了佛门八苦,若要收集这八角汇聚成八宝袈裟,就必须要度化八苦!而贫僧找寻许久,发现了八苦之一的别爱别离之苦,此苦就在兰若寺朝东北方向六百里外的南诏国。”

    “此苦之主是一名青楼女子,她自幼被卖入青楼,如今已是花魁,唤名秦师师。贫僧曾想过度化她,却不能行。”

    “如果法师能够度化此女,那么法师就会得到八宝袈裟一角,亦是这佛缘中人。”

    “贫僧请法师切记,不可使用法力,要用一颗心,去感化她!”

    “……”

    不用法力,度化一个青楼花魁,而且对方是南诏国的花魁,对方很有可能是个修行者。

    这让法海心如乱麻。

    要知道,佛门虽然号称慈悲无量,可以割肉喂鹰,甚至可以牺牲小我,可是佛门在一件事情上那是频频翻车。

    那就是度化青楼女子。

    法海随便一想都能想到好多失败例子。

    远的不说,阿难转世之一的阿依那伐,佛陀大弟子,度化一个青楼女子,然后自己也陷入了情网,最后立地成魔,化身无天,宁可选择和如来互怼,也不去过这难。

    再说阿难的师兄迦叶,也叫摩柯迦叶,度化青楼女子上也没成功,自己害折了进去,后来女菩萨观世音变身女子把他拉了出来。

    除了佛陀弟子,还有佛门的白度母,和观世音秉承四大女菩萨之一,她就是妓女出身。

    佛门有言,我灭度后,敕诸菩萨及阿罗汉应身生彼末法之中,作种种形度诸轮转。或作沙门、白衣、居士、人王、宰官、童男、童女、妓女……

    由此可见,佛门和妓女之间的恩怨可以说是溯源已久。

    在这个沟里翻车的名僧,菩萨,罗汉,佛陀,简直是一眼望不到边。

    现在法海开局就要去度一个青楼花魁,法海只觉得亚历山大,这特么比闯女儿国大梁还难。

    可是,你说不要这袈裟,法海,又不甘心,不说别的,这一次和晚秋姥姥斗法,法海已经看到了宝物的牛皮用处,人家两个道兵天魔二祖就把自己俩帮手给缠住了,如果是法海自己来,肯定是凉凉。

    如果我有一些佛宝在手,那绝对会很轻松干掉晚秋姥姥。

    现在法宝来了,还是观世音送的八宝袈裟,虽然不确定是不是和唐三藏七宝袈裟一个等级,但是好歹也是观世音出品,灵台寺流传下来的,我不能不要啊!

    可是要吧,自己怎么搞定那个花魁啊,我特么是出家人啊,这度化妓女路上死的佛陀罗汉都能淹没泗水江了,我这不是去送人头的吗?

    法海辗转左右,心思烦躁,然后闭上眼,神魂出窍,对着自己,咣咣磕头起来。

    而法海这一幕被一眉看到,一眉目瞪口呆,这是什么鬼操作,自己灵魂出窍给自己磕头?

    而丁修对法海的操作就很不以为然了,丁修道,“这是一个硬核男人的基本操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