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艳绝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磨合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青天白日,根据日期的排算,其实应该是个晴天,可是就从上个礼拜开始,王佩珑就没见过光了,她睡的迷迷糊糊,就感觉自己被人裹了大衣抱了出来,一路颠颠地颠到了一处新的地方,并且新房间里阴湿气很重,似乎被子长久的不晒,都有股犯潮的味道。

    被子犯潮还不是最难过的,她难过的是已经到这个时候了,万显山还不放过她,他还是要折腾她。

    王佩珑很徒劳地出手拦着万显山,想让他滚远点:“你、你起开、别碰,别碰我,我要疼死了......啊,我真的要疼死了.....”

    万显山当然不理她,使出跟人交手的手劲用力去揉-搓她:“不成,你躺的太久,腰上估计是落了点毛病,这瓶药酒是我叫外面的医生专门配给你的,今天不按明天还得按,你再逃,总归还是逃不掉。”

    王佩珑不清楚自己身上是出了什么毛病,她就只管叫,再有骨气的也架不住这么下死手,不管万显山是不是好心,反正她是快疼死了。

    “疼啊.....疼啊......”

    她还是叫唤。

    万显山大概是在这样充满苦痛的呻-吟中得到一点乐趣,下定决心要把她身上的毛病都一口气治治好。

    然而能治的都治了,佩珑是吃的下的睡得着,那脸显然是经过反复的浆洗,一次比一次白,那喉管握着就更是如此,细细的一截,稍微一转头都是要憋气,就怕它自己‘咯嗒’一下,折了。

    考虑到佩珑这个身板,也实在经不起更多的外伤和打击,万显山便只好暂且忍耐下脾气,至少现在不敢再对佩珑动手动脚,他的力气他很清楚,好端端地再甩一巴掌,她那个小脑袋不过几斤几两,或许他这边稍微用点力,这颗小脑袋就保不住了,就给拍飞了。

    “你别动,当心大腿上生褥疮,现在天冷了,这个房间太旧,暂时接不了暖气。”佩珑扭的好似一条活鱼,且喊疼喊的厉害,身上肉少,骨架还在,且穿的只是他随手丢过来的睡袍,宽落落地像个灯罩,不扭则以,一扭那该看的不该看的也就顺势都见了光。

    万显山本无意去看,无奈偶尔扫过几眼,每一眼都扫的正当其时,那眼神便开始变得幽暗,手底下按的力道越来越重,人也不知不觉变得多话起来,企图掩盖他的别有用心,只说:“你先在这里忍一忍,等我把外面的局面扳回来,我就带你回去。”

    王佩珑被按的几乎要神魂出窍,可是万显山说了,她又不能不回答他。

    她想了想,勉强说道:“....随便吧,反正眼下我什么都干不了了,你其实可以不用管我的.....啊,不要碰我!痛死了啊!!”

    万显山又来了,就是一边治她,一边又恨不得掐死她:“随便随便,你他吗是有多随便,我怎么看你屁话那么多,随便的话那你饭别吃觉别睡了,我天天叫人来给你打两针。”说到这里,他仿佛脑子里灵光一闪,又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于是立即改变了态度,亲昵地靠近到她耳边:“欸,佩珑,你听见了吗,当初戒的时候是不是难过死了,痛苦死了,现在叔叔重新给你打针,一针下去什么痛苦都没有了,这样我碰你的时候,你也会很舒-服的......你说好不好?”

    王佩珑本来都随他去了,一听这话不得了,如果不是体力跟不上,她撞过来这一下绝对能把万显山撞出去:“不、不要!你别想再用这种东西控制我......我现在不怕你,我一点都不怕你了,你敢往我身上用这些东西,我死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万显山、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啧、刚才不是要死要活,现在怎么又有力气了,又是装的?”

    万显山轻而易举地把她弹压下去:“敢情这两天饭没少吃啊,声音听上去中气挺足的嘛,我看你倒不是想死,倒是想活的要死。”他扯起佩珑的头发,逼迫她看向他:“你现在吃我用我不算,我还隔三差五叫人过来替你诊治诊治,但凡长了人心的都该认命了,你还有什么好委屈的,啊?!”

    王佩珑被他扯起上半身,整个人看着都没什么重量,什么话都没来得及反驳,就让万显山骂的头昏脑涨,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本来她就身体不好,这下被揉-搓完更是不得了,像被乱棍打了一顿,真是无处不凄惨,她闭着眼都知道自己有多惨。

    一张床就那么点大,怎么逃也逃不开,她那一口气喘的急了,差点喘不上来,捂着嘴在那里蜷缩,发出断断续续,听上去快要咽气的声音:“咳、你干脆.....干脆直接掐死我吧....咳咳....反正我已经这样了......”她一直在重复这句话,几乎要哽咽:“凤年不要我,你又来折磨我,我现在没有钱,没有亲人,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

    怎么可能呢。

    你不是还有我吗。

    万显山多想这样告诉她。

    可惜他这时只是喘着粗气,定定地看着她,看着她哭。

    久违的无力感终于来到。

    真是久违了。

    掐死她吧,掐死她就完事了,省的还东躲西-藏,唯恐叫别人拿她来要挟自己,他不应该有这么个弱点,何况佩珑也说,她是彻底的没了心气,如果这辈子都不能从他身边离开的话,那还是死了比较好,大家都轻松。

    死不死的不用她说,万显山真有考虑过。

    照短期来看,佩珑的确是死了比较好。飞库

    活着,就是操不完的心,以及永无休止,永远望不到头的爱恨。

    一路纠纠缠缠,从养她开始,怎么也快十年了。

    深深的挫败,在外从来都游刃有余,可是到了这里,就只剩挫败。万显山也不清楚自己为了这个女人究竟费了多少心事,柳金魁死了,陈康柏死了,现的日-本人那边骤然朝自己发难,他一边顶着天大的压力一边来照顾她,这些事佩珑都知道吗?

    他为她做的事情不少了,纵然从前有错,现在也在改了,他可以摸着良心说自己会改——不过说出来了,佩珑就会领情吗?

    当初那样爱过的,怎么如今就不爱了呢......?

    分明自己也不想的,无奈他每次来看她,脾气都要比上一次更坏一点,他盯着她日益苍白,日渐枯萎的面容,其实解决的方法很简单,大家以前是怎样,现在还是怎样,她只要乖乖认错,再露出一两个笑脸,他说不定就心软,就过去了呢?

    佩珑懂吗?她懂他的心意吗?她难道真的就不爱他了吗?

    万显山知道他方才是做的过分,不过这还是要怪她,曾经看见林织云就恨不得扑上去咬人,抱着他不肯他出门......曾经她做的那些事情呢,都忘记了?

    时过境迁,林织云没了,当初的小元宝也没了。

    眼看佩珑被他吓得发抖,感觉下一秒就要发疯,万显山沉默着,又亲手替她将睡袍整理好,自己走到浴室绞了一把毛巾,给她擦去满头的汗水,擦到时候他清楚的听到佩珑的牙根在打颤,他清楚地知道自己最受不了这个,他又心软了。

    “你为什么就是不肯乖乖的.......”

    他叹口气,将半死不活的人抱进怀里,还是千篇一律的动作,还是千篇一律地哄。

    既然我肯将你带回来,把你留到身边,这就表示我也是爱你,我一直都是爱你——哪怕别人不要你,可我要你啊。

    管它外头天大地大,都大不过这个道理,你为什么就是不明白?

    类似这样的话在腔子里来回兜转,万显山最终也是没能说出来。

    他不说,是不想自取其辱。

    以前看不出来,现在看出来了,佩珑那颗脑子装不下他,她担心的就只有姓陈的小白脸,小白脸子对她好起来是真好,骗起来是真骗,她在亲爱的叔叔身上吃够了教训,宁愿把全部的希望都压给她的凤年——希望落空了也没关系,凤年负她,那她就去死。

    于是她在他身边很煎熬,由着自己把她折腾的半死不活。

    万显山没办法,掐死她多好。

    可他就是舍不得,没办法。

    车站出去,四通八达,五天就能到北-平,他身边的探子已经传来消息,说陈凤年刚下火车就有人接应,现在还跟李同利勾搭在一起,已在某高参的引荐下谋到一个机-要秘书的职务——名号是真的大了,比他这个挂名中信的董事长都要大两级。

    不得了,真是不得了。

    陈康柏的儿子果然没一个是废物。

    万显山清楚,这只是第一步。

    下一步,恐怕就是要召集力量,抓住一个坚实的山头,好跟他来算总账。

    陈康柏死的干净,陈安年死的也很利落——从头到尾,都是他主导了这起灭门。

    他知道陈凤年一定会回来的。

    未来的事一定会发生,正如他与佩珑兜兜转转,她依旧会回到他这里。

    这是报应,也是宿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