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湘云秘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张庆年反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强者的猎杀,不会给你任何的机会。以前的蒙拓给我的感觉只是强大,但现在,他身上那种让我们无法抗拒的力量,给我们的是恐惧,面对死亡的恐惧和身无力反抗的悲哀。

    唯一不同的是,蒙拓没有浪费任何的口水,没有让我们心里的恐惧在漫长的死亡等待中变得强烈。但这也表明他的目的很强,就是为了杀掉我们。

    只是夏天现在又喊我爹来了,当真以为蒙拓是傻子。

    我和陈欧都没抬头,以为这是夏天挖苦蒙拓,故意而为。蒙拓也误以为是这样,任由他脾气再好,也是怒吼一声:“找死!”枪尖一挑,放弃杀我,转而杀向夏天。

    古云陈欧和我都无力救助别人,夏天现在恐怕也是有心无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

    陈欧大喊一声道:“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我乍一听,突然就有些想笑,没想到他一喊,古云和夏天都跟着大吼起来:“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听见他们都在喊,我也跟着吼了一声,这一声吼出来,我才明白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些砍头的人都要吼上这么一声,并非是要体现他们的英雄气概,而是人在大声吼叫的时候,脑袋里是空白的,思维分散,不知道害怕了。

    我们的吼声还没落下,虚空突然传出刺啦的一声轻响,夏天这时才说:“林大叔这次是真的来了。”

    我眼睛都闭上了,听到这话急忙睁开眼睛,朝着蒙拓后面看去,果然看见我爹的大环刀破空劈来,上面的光芒照耀,犹如一个小太阳般璀璨夺目。

    蒙拓察觉到光芒才回头一看,大刀落下的太快,他也来不及去辨别真假,怒吼一声,身上的天机子力犹如光幕从脚底散发,顺着身体直冲天际,手中长枪帅气的一挑,枪尖画出一道明亮的弧线,那弧线犹如一弯月亮,撕裂了虚空,发出类似雷鸣的呼啸。

    不得不说,他是我见过除了小红以外,出手最漂亮的男人了。白衣公子的扇子用得也儒雅,但在白衣公子身上,少了几分威猛,而蒙拓又潇洒,又威猛。

    可能是打小看多了三国,我对长枪也很痴迷,从喜好上来说,我不喜欢楼观剑,也希望自己能有一把长枪,耍起来威风凛凛,把小红都被迷住。

    但上次陈欧抓了一把,发现材质特殊,没有天机之力,发挥不出太大的威力,后面也就舍弃了。

    蒙拓出手,我也认为是我爹来了,二叔出事,小红无法脱身,但吴起只要通知到我爹,我爹就应该能赶过来。

    大刀来得迅疾,我们都没多想。只是很快我就发现不对劲,我爹出手,虽然道气不会外泄太多,但那种刀势隔着数十米都有开山裂地的威力,可眼前这一刀,只有形,却无势。

    我急忙回头看向夏天,发现他手里比划着,脸上已经开始绽放笑容。

    砰!

    一声巨响,蒙拓的长枪光芒直接穿过了大刀,攻击到了天上的金网,一时间金网晃动,出现了裂痕,蒙拓此时才发现上当,急忙撤了天机之力。

    夏天这才叹了一声道:“可惜,要是在过几年,我可以做得更加逼真,不仅有形,也能有些势。骗一骗眼前这种蠢货,绰绰有余。”

    “有点意思!”蒙拓回身,看着夏天道:“之前我还想着给你一个痛快,现在,我对你的方术有些好奇了,会搜魂夺魄。”

    搜魂夺魄,跟点天灯一样,魂魄会承受非人的折磨,生不如死。即便是夏天,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就放声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我们都知道,他是用这种方法来缓解内心的恐惧,同时也是对蒙拓的回应。

    古云陈欧我们三人,也跟着大笑,可能就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人生何尝又不是这样,我们大哭,却不知为何而哭,我们大笑,却不知道为何发笑。

    并不是我们傻,而是内心有太多要去逃避的东西。

    蒙拓直接出手,长枪横扫,打算把我和古云陈欧一次扫掉脑袋,留下夏天慢慢的折磨。

    半月的枪花浮现,不过就在半月要离开枪尖的时候,虚空又出现了一道刀光,这一次同样没有见到我爹,但我却清晰的看到金色巨网上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死亡的恐惧下,我没有多想,下意识的大喊了一声“爹”,喊完我就后悔了,因为蒙拓已经“狼来了”即便感觉到气息不同,也不想回头,但我这一声提醒,让他顿时警觉起来。

    我懊悔不已,若是不提醒,我爹或许能够偷袭成功,只要能一击重创,胜算就大很多。但这世上还没有什么术法能把说出来的话给收回去。

    夏天也发现了,为了弥补我的错误,他手悄悄的变化了几个手法。蒙拓一看,不在回头,冷哼一声道:“你的把戏不少,可惜都说无用的东西!”

    几句话的停顿,蒙拓枪尖的半月没有消失,再次连续后依旧朝我们几人脖子扫来。但就在这时虚空中的大环刀刀环抖动,唰的一声,蒙拓的脸色一下就变了,第一时间放弃杀我们,回身去对抗,只是此时他已经错失良机,枪头才吊调转,大环刀已经横空斩落,错开枪尖,直接把他整只胳膊斩下。

    蒙拓和黄金或奇兵的身体一样,胳膊被斩断后没有流一滴血,落到地上的胳膊迅速枯萎,化作一滩阴土。大环刀此时刚好落地,凭空又跳动了一下,再次斩落到阴土上,不给蒙拓回收的机会,直接崩碎。

    蒙拓踉跄后退,在后退中再次凝聚出一只手,这是黄金火骑兵特殊的能力,但迅速回复的同时,他们的实力也会因为损耗阴土而减弱,这种减弱的幅度跟他们受伤的轻重有着极大的关系。

    斩断一臂已经算是重伤,所以我们都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气息减弱的幅度。

    夏天假意的手诀,一下就变成了真的,迅速构筑,释放出一团白雾,把我们带出数十米,离开战斗的中心。而此时我爹才从外面进来,虚空中手一伸,大环刀就落入手中,蒙拓手臂恢复,同样伸手拿了长枪,冷冷的看着我爹道:“没想到我们有见面了。”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爹淡淡的回应,这是在说蒙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暴露出天机之力,现在暴露出来,是他们在得知二叔出事后,不想在做任何隐瞒了。

    蒙拓施展天机之力,也确定了我们的判断,只可惜二叔……

    想起二叔,我心还是会疼!

    蒙拓耍了一个枪尖花,指着我爹道:“很可惜,你变化不大,如此,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我爹手中的大环刀朴实的往地上一垂,道:“想杀我们林家的人,下场也只有一个。”

    “是么?”蒙拓嘴角一挑,意思是二叔的事。

    我爹脸色一沉,大环刀发光。

    陈欧我们四人躲在二十来米外的一块巨石后面,心里忐忑不安,夏天道:“他们全力出手,我们在这里根本躲不住,留在这里只会给你父亲造成影响。”

    强者之争,动辄影响数十公里,数百米内,像我们这样的小修士,根本承受不住他们的气息冲击,但我爹开的口子在天上,我们谁都无法御空,想要出去根本不可能。

    正担心的时候,陈欧的大师叔的声音突然在外面传来,喊了陈欧一声,陈欧才答应,一只金色大手就冲裂缝里伸了进来,直接朝我们抓来,知道是陈欧大师叔施展的术法,我们也没动。

    蒙拓想要阻止,不过刚动我爹一刀就砍了下去,蒙拓把长枪横在前面,我爹的大环刀正正的砍在其上,恐怖的力量爆发出的冲击直接让蒙拓站立的地方整个陷落了半米深,土石像是被一个熨斗熨了一次,光滑如镜,恐怖的气浪席卷而来,树木和巨石在它面前犹如浮萍,直接被连根拔起,飞到空中就化作粉末。

    这一次的对决,我爹和蒙拓都不在收敛自己的力量,而且现在只是开始,在打下去,只会更可怕。

    我此时是又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终于能见我爹的实力,也见一见这个道门世界算得上巅峰的力量,我想,这不仅是我,任何一个修道之人,都渴望得见,毕竟那是追求的目标,也是这条路的希望。

    气浪席卷过来的时候,金色大手一把抓住了我们。陈欧的大师叔也是真人境,可即便如此,他显化出来的巨手在气浪的冲击下,光芒都暗淡了不少,大拇指上甚至出现了裂纹。

    大手护着我们迅速抽离出去,我们直接被拉到了陈欧的大师叔身边,其余五个老头也聚拢在他身边,周围的山川此时都被打得稀巴烂,变了一个样子,陈欧出来就紧张的问:“师叔,那几个金甲人呢?”

    “一滩烂泥,你问我我问谁?”陈欧的大师叔翻着白眼,像看白痴一样瞪了陈欧一眼。可见那六个金甲人已经被解决,不过我眼尖,看到外面的峡谷里有几道沟壑,似乎是我爹的大刀辟出来的,可见我爹出手帮过他们。

    一对一的旗鼓相当,突然加入一人,而且还是我爹这样的高手,任何人都承受不住,短时间内被斩杀也不足为奇。

    陈欧的大师叔说完,龇牙道:“林家的禁咒太变态了,逼死林怀远,是那些窥视天门的人,下得最烂的一步棋。”

    我现在知道的八部鬼帅、扶桑、三生花,全部都跟天门有联系。这件事虽然没人直白的说出来,可也已经十分的清晰了。

    我见那金色大网还罩在山头上,急忙跟陈欧的大师叔说:“前辈,劳烦几位前辈出手,帮我爹把那大网崩碎,否则它会压制我爹的道气。”

    陈欧的大师叔道:“用不上!”他话音才落,山头一声巨响,一股力量冲天而起,直接就把金色大网崩碎,冲击波再次刮了一层山石,整面山体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平面,光秃秃的裸露着被力量捶平的大地。

    冲破金网的力量并没有停下来,直接飞出山的侧面,冲了出去,而此时从奇门遁甲的方向飞来数百人。我一看是奇门遁甲的人,顿时紧张起来,问陈欧的大师叔道:“前辈,奇门遁甲的人会不会出手!”

    陈欧的大师叔叹了口气道:“现在是铲除你们家最好的时机,他们出手的几率很高,不过你放心,我们几个老骨头,必要的时候也能挡一挡。”

    我们家,似乎成了那些人开启天门的阻拦者,只是这一条,就足以让我们家成为众矢之的。

    我脸色一下就变得难看,尘埃还没落下,我也不知道我爹情况如何,但从散发出来的气息看,我爹并没有落下风,可要是张庆年出手,其余人在拦住陈欧的大师叔他们,问题就严重了。

    陈欧的大师叔道:“张庆年不傻,他不会一来就出手,会观望一会,所以你爹的表现,才是决定他们出不出手的关键。”

    尘埃落了一些,能看见我爹和蒙拓各自分开了,不过就在下一秒,两人再次出手,碰撞下各自化作一道光退开,我爹直接退响虚空,蒙拓则是借着冲击的力量,顺着山体直接飞到了山顶。

    我爹凌空站稳,猛的大喝一声,手中大环刀刀环叮当作响,上面出现了一些奇特的花纹,从刀环上直接映射到了空中。

    见到这些符纹,我眼睛一下睁得老大,这不是我爷爷活着的时候没事刻录在棺材上的符纹?

    我心里的疑问还没寻到答案,我爹凌空一刀直接劈了下去,大环刀上的花纹一瞬间被挥了出去,形成一道数十米长的光芒,朝着山顶上的蒙拓劈去。

    蒙拓见不断变化的花纹,不敢迎接我爹这一击,选择了避让,我爹一刀劈在山头,隆的一声,山头直接被劈出一道十来米长的缺口。

    陈欧倒抽了口冷气道:“这才是真正的神仙打架!”

    他大师叔闻言,不屑的哼了声道:“井底之蛙,尸地里的尸王和天封棺里的人要是打起来,那才叫神仙打架。”

    话是这样说,尸王和天封棺里的青年显化出的异像也是非常吓人,可那终归是异像,给我们的感觉不如我爹这一刀来得强烈。

    但我相信陈欧的大师叔不会无的放矢,那两人,是真的强。巅峰上的那女子,恐怕会更加的可怕。

    我们说话的时候,我爹趁着蒙拓避让,追击而去,落到了山的背面。我不能御空,只能着急的让陈欧的大师叔赶紧过去。

    就在这时,奇门遁甲的人却过来了五六十人,半数都是长老,我见张庆年不在其中,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要动手的先兆了。

    陈欧的大师叔也道:“糟糕,奇门遁甲的人要动手了。”随着奇门的五十多人靠近,陈欧也着急道:“师叔,你快想想办法,帮林大叔一把!”

    “怎么帮?帮不了,这五十人里,有几人跟我们实力不相上下,加上他们的阵法,我们一出手就会被困住,等脱困,事已成定局。”

    陈欧急道:“通知师父过来!”

    “来不及了,林小哥,这次只能看你们林家自己的造化了。恕我们无能为力!”

    陈欧的大师叔话没说完,我眼泪就从眼眶里崩落出来,硬咬着牙说:“前辈,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不是让你们出手。”

    “你说,能帮的我们不会推辞。”陈欧的大师叔说着,二师叔已经笑呵呵的迎了出去,跟奇门遁甲的人接触。

    我道:“前辈,麻烦你把我送到我爹身边!”不管对手有多强大,那怕我一点用都没有,我也要和我爹站在一起,何况我还扛着天封棺。

    陈欧的大师叔看出我的意图,低声道:“天封棺在尸地开启了一次,里面的人损耗极大,这一次不会在帮你,你现在过去,只是送死!”

    “前辈,麻烦你了!”我紧紧握着楼观剑,我二叔生死未卜,我爹要是在死了,我也活不了,不如跟我爹一起,来世还可以在做一家人。

    夏天和陈欧左右拉住我,陈欧道:“林初,你别耍小脾气,我师叔他们虽然帮不了,但可以带着我们离开,只要回到茅山,他们也不敢乱来。”

    夏天也道:“林初,你要想想白倾城,她还在昆仑,你要是出事,她就真的是孤立无援了!”

    我咬着牙,小红的事我早就想过,绝得自己这样做对她不公平,可眼前即将被斩杀的人是我爹。

    亲眼看着自己父亲陨落,这种事在有的心灵深处,他就是魔鬼一样,无法接受,害怕接受,只有陪着我爹一起死,我才能摆脱那个魔鬼。

    见我坚持不语,陈欧的大师叔不在劝说,而且张庆年这时已经朝着山后走去,速度不快,可见他还在观察,但已经做了出手的打算,只要给他机会,他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前辈,麻烦你了。”我央求的道。陈欧的大师叔叹了一口气,用道纹说道:“老三,老四,老五,你们三个挡一下奇门遁甲的人,老七,老八,你两配合我,施展缩地成寸,打破蒙拓和林怀远的气息漩涡,把这小子直接送进去。”

    “多谢前辈!”我没去管陈欧和夏天他们的劝说,至于茅山派,他们帮了我,奇门遁甲也不敢下手,毕竟茅山强者不多,尸地还得仰仗他们几个老家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