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79章 冷漠高傲是什么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旅馆。

    毛利兰、铃木园子、灰原哀住一个房间,池非迟就带着柯南住一个房间。

    灰原哀抱着自己的纸碗到池非迟房间,“明天还不回去吗?”

    “担心金鱼死了?”

    池非迟猜到了灰原哀的想法,这种在外面娱乐捞到或者买的金鱼,确实不容易养活,起身道,“我去找老板要点盐。”

    旁边铺被窝的柯南一愣,转头看池非迟,“金鱼不好吃吧?”

    池非迟看了柯南一眼,神色平静,“纸碗不一定干净,现在没办法更换鱼缸,金鱼很难养活,以水的千分之一的比例放点盐,可以达到杀菌的效果。”

    柯南尴尬:“……”

    好吧好吧,是他想歪了。

    “我也一起去。”灰原哀把纸碗放好,跟着池非迟下楼。

    一楼亮着昏暗的灯光,京极真一个人守在柜台,听说池非迟和灰原哀的来意后,转身去厨房拿了一袋盐,放到灰原哀手上,全程没吭声。

    一直到池非迟打算上楼的时候,京极真迟疑了一下,才出声道,“池学长……”

    池非迟停步转头,学长?

    京极真叫住池非迟后,也就不纠结了,坦然看着池非迟,“我也是杯户高中的学生,不过在我入学的时候,你已经毕业了,之前一直没能见面,不过我学姐说过学校里以前有个冷漠高傲的学长,刚才我看过你登记的名字……”

    池非迟:“……”

    冷漠高傲是什么鬼?

    灰原哀不温不火道,“谣言是一只凭着推测、猜疑和臆度吹响的笛子,如果你只用耳朵去了解别人,那我们也无话可说。”

    “不,我从来不相信谣言,”京极真直视着池非迟,“我只是有几个问题,无论如何也想请教一下池学长!”

    池非迟点头,“等我去换下衣服。”

    京极真这才松了口气,“我在下面等你!”

    池非迟回房间拆了负重,又换了一身方便行动的衣服。

    他原本还想找个机会,看能不能跟京极真打一场,没想到京极真先找上了他,正合他心意。

    出了房间,灰原哀和柯南在走廊上窃窃私语。

    “就这些,让我怎么猜得到嘛……”柯南声音压得很低。

    “猜不到就别猜了,”池非迟一手按住一个小脑袋,“回去睡觉,柯南,帮我照顾一下非赤。”

    “呃,好,”柯南看向楼下,“那个人……”

    “没事,我大概知道他想说什么。”

    池非迟下楼,对等在柜台前的京极真道,“出去说?”

    “好!”京极真点头。

    听到下方没动静,站在走廊前的灰原哀皱眉,“我还是觉得他们刚才说话的气氛不太对劲。”

    “你想太多了吧,好啦,别多想……”柯南打了个哈欠,拉开房门,一眼看到放在墙角的负重,顿时精神了,“我们跟过去看看!”

    “喂……”灰原哀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着柯南一阵风一样跑下楼,也跟了下去。

    铃木园子打开房间门,探头看了一眼,见外面没人,疑惑道,“奇怪,我好像听到了柯南小鬼的声音就在门外……”

    “是你听错了吧,”毛利兰在房间内道,“小哀还不过来睡觉吗?”

    铃木园子看了一眼,发现隔壁房间还亮着灯,“好像还在非迟哥那边,说不定在和柯南比比谁捞的金鱼个头大呢,小鬼头就是有活力耶……”

    “我觉得柯南和小哀都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毛利兰道。

    “好啦,别管他们了,”铃木园子打了个哈欠,关上门,“困了自然会来睡觉的……”

    ……

    柯南跑到了一楼,没有看到人影,又紧跟着跑了出去,依旧没看到之前下楼的池非迟。

    “到底怎么了?”灰原哀小跑着跟出来。

    “我在房间里看到了池非迟那家伙的负重,他卸了负重,只可能是为了跟人打架,而一般情况,他不卸负重就能搞定,说明这一次他很认真,”柯南打量了旅馆周围的环境,又跑到树林边,蹲下身查看被踩下去的野草,“应该是刚被踩到不久的,他们去树林里了!”

    “我们去看看。”

    “等一下!”

    柯南拉住要过树林的灰原哀,看着树林,皱眉权衡。

    大晚上去树林里,很容易遇到危险。

    要是那两个人只是简单地想打一架,没多大恩怨,他们就没必要跟过去,进树林后遇到什么麻烦,哪怕只是迷路,也得麻烦其他人。

    不过,那个旅店老板是什么人、什么样的性格、两人有什么恩怨,他们一概不知,就连名字也不知道。

    要是对方因为某个恩怨起了歹心,只要在树林里先设下陷阱或者藏了凶器,池非迟身手再厉害也有危险……

    考虑了一下,柯南还是觉得跟过去看看比较好,打开了手表上的手电筒,先一步进了树林,“这片树林平时应该没什么人进出,我们可以根据地上的痕迹,找过去。”

    灰原哀点头,借着照明看了看地上的痕迹,然后就沉默了。

    柯南也愣了一下,往前照了照,才看到后面的脚印,“脚印之间的间距很长,重心全部靠前,说明他们两个人都是跑进树林的,速度很快,呃……这种速度……”

    看痕迹和脚印,这两人的速度还不是一般的快,至少也是短跑运动员比赛时的速度。

    虽然打架前是会热身,但也不会消耗太多体力,难道那两个人是打算大半夜去树林里跑一圈?

    或者追着什么东西进去的?

    这两个人到底是去干嘛啊喂!

    “他们会不会是在追什么东西?”灰原哀也想到了这一点。

    柯南用手表型手电筒看了一圈周围,连树上也没放过,“地上没有其他人或者生物的痕迹,树上也没有,如果有其他东西引他们进树林,多少也会留下一点痕迹,就算是鸟类,能让他们看到并追过去,飞行高度不会太高,树上应该会留下痕迹才对……难道杯户高中有什么见面竞跑的传统?”

    灰原哀一头黑线,“应该没有。”

    柯南想想也对,他从来没听说过杯户高中有这种奇葩传统,“总之,我们找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

    树林里,两道人影快速穿梭。

    池非迟在前,速度快得如同鬼魅。

    京极真跟在后,眼里惊讶愈盛。

    之前池非迟走到树林边,丢下一句‘跟上’就开始疾奔,他直到现在也没明白池非迟的用意。

    不过,池非迟的身体素质也出乎他意料的强悍。

    一开始看到池非迟,他就看出池非迟行动间有练习格斗技巧的痕迹,不过也没有放在心上,从手掌骨骼、走路习惯来看,池非迟的训练时间应该不超过两年,完全是个新人。

    但如果是训练不超过两年的人,怎么可能达到这种体能?

    不对,从池非迟疾跑的动作来看,他大概能看出一点技巧的痕迹。

    具体是什么技巧他暂时没看出来,但这是一个注重速度、灵敏、耐力、精通技巧的人!

    池非迟找到一片足够宽阔的空地后,才放缓脚步停下,转身看着京极真。

    京极真回神,才发现自己又不知不觉地去分析别人的情况了,也跟着停了脚步,心里疑惑,“为什么……”

    为什么带他到这里?

    一路上为什么一直跑在前面?

    池非迟没有给京极真问下去的机会,伸手摆开架势,“认真跟我打一场,你赢了,我就回答你的疑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