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75章 七月?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直等在旁边的灰原哀走上前,轻声对柯南道,“辛苦了。”

    柯南心里顿时欣慰,能得灰原一句关心,真的不容易,也很容易让人感动,“其实也没什么啦。”

    灰原哀点了点头,声音冷清道,“他明天还要考试,所以要多麻烦你了。”

    柯南:“……”

    把他的感动还回来!

    不过……

    灰原难得这么客气,而且池非迟要考试的话,他负责主要叙述、让池非迟多休息一下也没什么……

    “只有白开水,将就一下,”高木涉又给池非迟和灰原哀倒水,自己也倒了一杯,才回到座位上坐下,笑道,“其实上次史考兵的案子,原本也是要你们做个笔录的……”

    柯南和池非迟看向高木涉。

    这水突然就不想喝了……

    “咳,”高木涉被两人盯得心虚,干笑道,“不过那次的事件有点复杂,牵扯到怪盗基德,逮捕史考兵的人也比较特殊,而史考兵本身也是国际通缉犯,犯案多起,所以那次的笔录就不用做了,只要做一下森园家那起事件的笔录就可以了。”

    逮捕的人比较特殊……

    柯南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高木警官,三天前那个银行抢案的劫匪,也是七月逮捕的吗?”

    高木涉迟疑了,虽然七月的事不是严格保密,但也只是警方内部清楚。

    本来破案就比较依赖侦探,要是抓人又依赖一个赏金猎人的话,民众会觉得他们警察是吃白饭的。

    虽然被侦探和七月解决的案子只是一部分,他们一天天还是得出警、监视、埋伏、抓捕,哪怕是休假,一个电话也得回岗位,但民众可不管那么多,出彩的个人英雄光环也容易遮挡很多背地里的努力。

    所以,他们警方不会执意否认,但也不会对民众和新闻报道提到七月。

    给了赏金,这方面的名气就要给他们,七月只占赏金猎人圈子里那一部分,这也是合理的……

    “这个……柯南啊,你是怎么知道七月的?”

    “他就是逮捕史考兵的人,对吧?”柯南避开话题,转头拉上旁边的池非迟,“池哥哥应该也知道的吧?”

    “七月?”池非迟神色依旧平静,“谁?”

    柯南一汗,差点忘了,警视厅不会把这事公开给民众的,感觉到高木涉还在看着他,挠头笑着,“听说史考兵就是被他给抓住了,之后目暮警官打电话给毛利叔叔的时候,我不小心听到的!”

    “原来是这样啊,”高木涉松了口气,既然是自家上司传出去的风声,那他也没办法,而且他相信毛利小五郎曾经当过警察,也能考虑到他们警方的难处,不会乱说出去的,“柯南,关于这件事……”

    “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连步美他们我都没说哦,灰原也不会乱说的,至于池哥哥……反正他也接触过,早晚能猜出来,”柯南继续装成小孩子,自动忽略了早就说过的阿笠博士,反正阿笠博士知道轻重,宽慰了高木涉之后,才露出真实目的,“高木警官,今天警视厅外面那些宅急便,已经拆开的纸箱很多,难道都是七月送来的通缉犯吗?”

    老实人高木涉觉得撒谎不太好,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是送来了很多通缉犯,不过对外是说警视厅要更换一些用不了的椅子……”

    “那前几天跟北斗星号列车相关的连续抢劫案犯人浅间安治,是不是也被七月抓住送过来了?”柯南追问。

    那天,加越利则被池非迟直接砸晕了,他老爸等人醒后,一番推理劝加越利则去自首。

    但问到加越利则为什么没按小说剧情里写的、杀了浅间安治嫁祸在浅间安治头上时,加越利则却说浅间安治失踪了,他也不知道浅间安治去哪儿了。

    他老爸还猜测,要么是浅间安治察觉到加越利则的意图,提前跑了,要么是浅间安治落到了别人手里。

    前者的可能性要高一点,除非浅间安治是被骗下车的,否则,无论是被杀还是被绑,都应该会有人发现异常。

    不过,具体是怎么样却无法肯定。

    浅间安治消失之谜,让他们父子俩好奇到现在……

    “浅间安治?”高木涉低声道,“确实是被七月送过来了。”

    “浅间安治是怎么被抓住的?他是什么时候被抓住的?他记不记得什么线索?”柯南噼里啪啦丢了一堆问题,“北斗星号是直达北海道的列车,虽然中途因为杀人事件停过,但那个时候周围都有警察,想把浅间安治带下列车,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发现的吧?”

    池非迟在一旁静静听着,柯南好像对他的赏金马甲感兴趣,这是打算查出他的身份吗?

    高木涉都被柯南一堆问题砸懵了,“柯南……”

    “呃,那天毛利叔叔也在列车上,是他有点好奇,我有机会的话,就想帮他问问!”柯南果断甩锅给毛利小五郎。

    他清楚警方不太可能告诉他具体的细节,刚才确实有点忘我了,不过真的很遗憾。

    如果他能知道细节,说不定可以发现什么线索,毕竟在那种直达列车上行动,很容易留下破绽。

    “不行不行,”高木涉信了柯南的鬼话,解释道,“七月的事由警察厅负责,审问细节不能告诉毛利先生,而且啊,浅间安治很迷糊,被抓住之后一直在昏迷,完全没有看到人,现在精神也不太正常了……”

    池非迟:“……”

    浅间安治精神不正常了?

    怎么回事?

    难道是买到了假冒伪劣乙醚、给浅间安治造成了大脑损伤?

    “不正常了?”柯南问道。

    “或许没法接受自己就这么被抓了吧,”高木涉低声道,“我没有参与审讯,不过听说浅间安治情绪不太稳定,描述的事情经过也越说越混乱。”

    柯南没有多想,这个理由也说得通,“那么七月会不会是一群人?他抓人的效率未免也太高了一点,今天送到的不仅有犯人,还有一些物证吧?至少他会有一个收集情报的途径。”

    “我也这么想过,不过具体的调查就不清楚了,其实今天早上他开宅急便配送车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人了,他还把配送车的钥匙给我,”高木涉回想着,笑道,“是一个很瘦、脸也很沧桑的中年男人,说话声音很低沉沙哑,不过七月会易容术,那也未必就是他的真实模样,再就是,他戴着手套,钥匙上和车里都只找到原配送员的指纹、留下的痕迹……”

    柯南思索着,“是个心思缜密又很小心的人。”

    两人沉默思索了一会儿,高木涉才想起自己还有工作要完成,“咳,我们还是先做笔录吧!”

    柯南顿时豆豆眼,想得太入神,差点就忘了正事,“呃,也对……”

    “接下来是森园家那起事件……”高木涉看向池非迟。

    这个案子,说出推理的是服部平次,不过服部平次要回大阪,说是问池非迟就行了。

    呃,算了,他还是看柯南吧,柯南当时也在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