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66章 加越利则:我的背锅侠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既然吃了饭,一群人也没有多在餐车久留。

    柯南拉着池非迟,落在最后面,低声问道,“你觉不觉得刚才餐车里的人都很奇怪?”

    “嗯,我进来的时候,是在说毛利先生,对吧?”池非迟也配合着压低声音说悄悄话,“当时其他人的表情都有点不对劲。”

    “最奇怪的是那个女人,”柯南摸着下巴思索,“神神秘秘的,偷听我们说话,之后又突然发火,还有她最后留下那一句话,很像是威胁。”

    池非迟有点无语,“应该是你想多了。”

    “也对,”柯南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有的女人确实不可理喻……”

    一群人路过的一个房间后,房门开了一条缝,工藤有希子面无表情地看着柯南走过去。

    这是在说她不可理喻吗?

    柯南感觉背后有点凉,转头看过去,只看到被关上的房门,顿时皱起眉来,“那个房间里的人……”

    池非迟看了一眼房间,也不确定是谁的。

    柯南想了想,刚才好像没说什么重要的事,收回思绪,看池非迟的目光多了些许复杂,“话说回来,我怎么感觉每次遇到你,周围都少不了一些举止奇奇怪怪、情绪也不太正常的人?”

    仔细想想,古堡事件那一家人都不太正常,之后间宫满的反应也很奇怪,在吃饭的时候都能自己一个人偷偷笑出声,简直恐怖。

    再之后,森园一家面对宠物打架、听着那恐怖的咆哮声都能一脸淡定地继续吃饭,同样有点怪怪的。

    这一次,那个女人的情绪变化也很奇怪,好像有躁郁症一样,突然就阴森森地放狠话……

    池非迟盯着柯南,没吭声。

    他怀疑柯南在黑他,但是没有证据。

    “咳,”柯南被池非迟阴冷的目光盯得不自在,转开话题,“总之,还是小心一点,我觉得肯定会发生什么事。”

    池非迟收回视线,“我明白,毕竟每次遇到你,好像都会发生事件。”

    虽然没证据,但不影响他反击。

    “喂喂……”

    “柯南?”

    “来啦!”柯南听到毛利兰召唤,加快脚步跟上去。

    毛利兰失笑,“你跟池先生关系还真是好呢!”

    柯南突然有个想法,既然遇到了,他待在池非迟那边比较好,要是有什么事,也能不受拘束,“小兰姐姐,今晚我想在……”

    “不,你不想。”池非迟低声丢了一句话,越过毛利三人,用房卡开了自己的房间,“晚安。”

    “呃,晚安……”毛利兰没听到池非迟压低声音跟柯南说的话,看着达尔西进门后房门被关上,收回视线,笑着问柯南,“柯南,你刚才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柯南脸上尬笑。

    池非迟这家伙……!

    ……

    黑夜中,列车向北海道驶去。

    渐渐安静下来的走廊上,一个人影摸出门,悄然接近浅间安治的房间,抬手敲了敲门,“浅间。”

    没有回应。

    人影皱眉,摸出手机打电话。

    而在远离这里的车厢中,浅间安治感觉到了手机震动,醒了过来,‘呜呜’地喊了几声,这才发现周围一片黑暗,自己被绑了个严实,嘴也被堵上了。

    一旁,非赤晃了晃有些晕的脑袋,发现浅间安治醒了,探到胶囊,又用尾巴戳破。

    浅间安治还没来得及回想之前发生了什么,又晕了过去。

    而另一边,鬼祟的人影又打了两个电话,发觉电话没有人接,皱眉敲门,“浅间?”

    “浅间,是我!”

    “喂,你确定要躲着我吗?”

    门后还有没有回应。

    人影看着紧锁的门,咬了咬牙,先套上假发、帽子和口罩,拉了拉跟浅间安治一模一样的大衣,走到一旁打了另一个号码,等电话接通后,压着嗓子道,“你好,我是05号房的乘客,我的房卡不小心放在房间里了,你们能不能用备用房卡帮我开一下门?”

    工作人员到来开了房门,加越利则走进房间后,茫然了。

    他以为浅间安治发现了什么,故意躲着不开门,没想到浅间安治居然不在房间里……

    明明说好了,浅间安治会待在房间里等他过来的!

    现在他安排好的背锅侠不见了,他的杀人计划该怎么办?还要不要继续进行?

    两个小时后,深夜四点,枪声和尖叫在列车穿越隧道时响起……

    房间里,睡沙发的达尔西第一时间睁眼坐起身,警惕地盯着房门,慢慢移动。

    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一路跑过去,还伴随着几声枪响。

    之后又是毛利小五郎远去的喊声,“混蛋!给我站住,别想逃!”

    池非迟也被外面的喧闹声吵醒,用手机给非墨发了个定位信息之后,才套上外套,起身出了隔间。

    还是出事了?

    他还以为没有浅间安治背锅,凶手就会放弃杀人了。

    达尔西发现池非迟也醒了,看了一眼,低声道,“少爷,出事了,我出去看看,您锁好门……”

    “没事,一起出去看看吧。”池非迟直接上前开了门出去。

    “哎,少爷……”达尔西阻止不及,连忙跟了上去。

    一个房间前,冷风嗖嗖往车厢里刮,一群乘警站了一排。

    “快点停车,”毛利小五郎喊道,“然后打电话报警!”

    “毛利先生,”达尔西问道,“请问出了什么事?”

    毛利小五郎转身,神色严肃,“不要进来,刚才有人在交谊车厢被枪杀了,凶手一路跑过来,用枪打破了窗户逃走了!”

    池非迟转头看向破碎的玻璃车窗,“记得凶手长什么样子吗?”

    “是一个穿着大衣、用口罩和帽子挡住脸的人,”柯南神色也十分凝重,“没有看清长相。”

    池非迟没再问下去。

    没想到浅间安治不在,凶手也还是按小说剧情来犯案了……

    列车停下,半个小时后,警方赶到,开始调查。

    趁着警察和毛利小五郎等人集中在前面车厢和交谊车厢,池非迟打开了项链上的通讯器,一边戴上洗手间翻来的手套,一边快步来到了后面的车厢,找到了柜子里还在昏迷的浅间安治。

    “主人,我到了,”通讯器里传来非墨的声音,“出租车也到了,东西放在隧道下面!”

    池非迟没急着搬人,“很好,说一下外面的情况。”

    “列车现在停在隧道外,”非墨那边还有翅膀的扑棱声,“两边都有警方的人,不太容易把人带下列车……等等,主人,倒数第三道车厢门附近,警察刚刚撤走,门还没锁上,在前面的警察也看不到这里,可以从这里把人带出来。”

    “帮我放风,绳子三分钟内解决,我先清理一下这里的痕迹。”池非迟将昏迷的非赤带出门,放到附近洗手间隐藏好,又搬着浅间安治避开人,以最快速度将人送出去。

    列车外,待在破碎车窗前的警察疑惑抬头,“怎么会有乌鸦跑过来了。”

    “因为死人了吧,”另一个警察感慨,“大晚上听乌鸦叫,阴森森的……”

    非墨远远飞在上空,不时嘎嘎叫着指挥。

    隧道下,一群乌鸦齐心协力叼着箱子纸板、胶带和绳子,躲开警察的视线,将箱子和胶带放到车门附近,又将绳子绕到隧道旁的栏杆上。

    没多久,池非迟开了车门下车,及其熟练地将纸箱支起来,用胶带把其他三面缠严实,把浅间安治放进去。

    “嘎——!”两只乌鸦飞过来,将两张打印纸放到池非迟脚边。

    池非迟用最快速度封装,把整个纸箱缠紧,还不忘扎了几个小孔透气,然后把拉到脚边的绳子绑紧箱子,拉着另外一根绳头。

    隧道外的桥梁下,是一条横向贯穿的公路。

    纸箱被拖动着靠近护栏,一群乌鸦停在不远处遮挡警察视线。

    非墨飞上飞下地观察指挥着,一直到纸箱越过护栏,被吊到下面,才长长松了口气,“好了,主人,安稳落地,没人发现,我联系的第二辆出租车应该也快到了。”

    “清理一下地上箱子拖过的痕迹。”池非迟低声说着,取下手套丢给乌鸦群,没有一点迟疑地转身回列车上。

    从开始带浅间安治出门,到现在也才五分钟多一点。

    带着一个大男人跑过一节车厢、以最快速度封装、再把箱子用绳子吊到桥梁下,他也累得够呛。

    而且,这次行动计划算是总动员了。

    要是因为浅间安治失踪,凶手放弃杀人,他还可以等列车到站后,再想办法把人带出去。

    要是凶手还是杀了人,那么列车必然停下,非墨收到他的定位消息后,就会联系出租车、在路边放好钱,让出租车将箱子绳子送过来,方便他把人送离轨道,在赶过来的时候,联系第二辆出租车。

    等箱子一类东西送到,第一辆出租车离开,他把箱子吊下去,第二辆出租车差不多就会赶到,负责‘取货’,钱也会由非墨放在箱子上。

    到荒郊野岭来取一个箱子虽然古怪,但总比来拉一个昏迷的人好得多。

    中途以简讯通知和箱子放钱的方式,再转几辆出租车,一直把人送到警察厅,而非墨也会全程盯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