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60章 五层易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只笔在桌上滚啊滚,啪嗒啪嗒两声掉到桌下。

    池非迟沉稳地弯下腰捡笔,“不好意思,吓到你们了。”

    非墨转头看非赤:主人走路还真的没声啊,太吓乌鸦了,是我听力变差了,还是我们聊得太投入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非赤回望:原来你也被吓到了,真巧!

    非墨想从非赤脸上辨别一下对方有没有懂自己的意思,不过最后绝望了,蛇脸没有表情啊,连目光都不带变一下的。

    非赤也看着非墨的黑脸,再看看非墨转来转去的红眼睛,茫然了,小伙伴这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池非迟把笔放回桌上,刚想伸手去拿作业本,就见一只小爪子和一个小尾巴尖按上去,一点点往后挪。

    “主人,这是隐私……”

    “主人,要不还是别看了……”

    池非迟没有坚持,收回手,拉开椅子坐下,“我觉得你们的沟通方式要换一下,用纸笔不太方便。”

    非墨点头,瞄了一眼作业本,这个东西一定要记得销毁,“那……用摩斯电码怎么样?”

    非赤也点头,“聊多了是有点晕,用尾巴画字都比咬笔画轻松……”

    “摩斯电码不行,两方同时敲很可能就乱了,找个沙盘画字也不方便,沙盘很难随身携带,电脑和手机比较好,给你们一人……”池非迟发现口误了。

    “一只……”

    “条……”

    “……”

    ー_ー

    空气寂静了一瞬。

    池非迟选择跳过,“明天去买两台电脑、买两个手机,电话卡我帮你们弄,对了,非墨,你晚上能看见东西吗?”

    这个问题要问清楚,因为除了猫头鹰、夜鹰、夜鹭等夜行性鸟类,其他鸟类大多都有些夜盲。

    “比较昏暗的地方吗?”非墨回想着,“在地面慢慢找还是能找到东西的,只在空中飞着的话,隐约能看到人影,不过城市里都有灯光,有灯光的地方就没问题。”

    “非赤跟你说过赏金的事了吧?”池非迟又问道。

    “说过说过!”非墨一阵疯狂点头,而后又甩了甩头,强行停下,干咳一声。

    池非迟:“……”

    他只听过二哈传染性强,别把其他动物跟二哈一起养,没想到非赤的传染性也不弱……

    非墨装出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模样,一本正经道,“抱歉,非赤说今晚有行动,我有点激动,失态了,主人,我们先分析一下,夜间搜查这种事,有非赤就够了,我适合去找那些通缉犯,可以指挥我英勇的手下们一起找,还有,方便在空中做的事我都行,比如勘察地形、打群架、高空袭击。”

    池非迟点头,这是一只有想法的乌鸦,继续翻着抽屉,“跟我想得差不多,不过打架就不用了,你平时可以四处逛逛,顺便找找人,行动的时候负责侦查,或者破坏一下监控。”

    从性格习惯上来看,非赤喜欢黏着他,也适合跟他待一起,等于自带一个红外探测仪,而非墨比较喜欢出去浪,也确实能发挥非墨的优势,可以一边玩一边找找通缉犯。

    “没问题!”非墨又是一阵小鸡啄米似的点头,随即强行收住,见池非迟依旧在低头翻抽屉后,松了口气。

    它也没办法啊,之前看非赤一直点头,好奇学了一下,突然这么点头来表示激动很过瘾,点着点着,还有种放空一切的轻松感……

    有瘾!

    池非迟翻了桌下四个抽屉,找到一堆作业本、游戏卡牌、假面超人模型、弹珠,也没翻到一个可以用来当哨子的东西。

    翻完,才发现自己陷入了思维误区。

    训鸟用哨子,一是鸟类的听觉灵敏,很远的距离也能捕捉到哨声,二则是可以提供一个位置,让鸟类可以根据声音确认位置找过来。

    他和非墨不存在沟通问题,双方各带一个小型通讯器,直接报位置就行了。

    “主人,好像有东西掉出来了!”非赤提醒。

    池非迟抬头,就看到一本漫画书里掉出一张薄薄的纸片,准确来说,是一张印刷字已经有些模糊的旧发票,拿起来看了看,“鸡肉火锅?”

    他吃过这种东西吗?

    日本冷食比较多,火锅店很少,全部记忆里吃火锅的次数也就两三次,还都是海鲜类的火锅。

    考虑到是原意识体留下来的,池非迟没有乱丢,将之放回漫画书里,又把除了两只宠物沟通的作业本之外的东西都收进抽屉。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晚上10:06了。

    “非墨,去看看其他人睡了没有。”

    “好!”

    非墨飞出去,沿着房子转了一圈,又很快飞回来,“那个大块头司机在客厅守夜,其他人都睡了。”

    “你去外面等我吧。”池非迟伸手,让非赤沿着手钻进袖子里。

    非墨飞走之前,把桌上的‘聊天’作业本也用爪子抓着带走了。

    池非迟开门,直接下楼。

    看那个司机的体格和行走间的姿态,绝对练过,还不是一般健身锻炼,而是格斗或者搏杀的高手,估计是司机兼保镖。

    池真之介只带了一个保镖,说明这一个人就可以让池真之介放心,各方面素质定然是拔尖的一批人。

    这种人多多少少都会掌握一些反追踪、安全检查、夜间值守的窍门,贸然溜出去,被当成贼更麻烦,还不如光明正大的出去。

    刚到一楼,男人已经站在了楼梯旁,操着一口发音奇怪的日语,朝池非迟打招呼,“非迟少爷。”

    池非迟点了点头,“我出门一趟。”

    “这……”男人下意识地看了楼上一眼,很快收回视线,“您要用车吗?我要在这里守夜,恐怕没办法送您过去。”

    “车钥匙给我吧,”池非迟顺便问道,“改天要不要比试一下近身格斗?”

    男人有些意外,抬眼审视着池非迟。

    亚洲人在体型上不如欧洲人看着壮硕,而池非迟穿着比较宽松休闲,看起来跟其他大学生没什么区别,不过在内行人眼里,有没有练过格斗也是能看出一些端倪来的。

    男人能做保镖,眼力也不差,观察了一下,虽然看不出池非迟的水平,但也大致可以确定池非迟练过格斗,点了点头,将车钥匙递给池非迟,“明天我换班休息,会待在别墅里,下午能睡醒,非迟少爷到时候可以叫我,您出去的时候请注意安全。”

    “谢谢。”

    池非迟接过车钥匙出门,一路回到自己的公寓,去拿了枪和易容道具出门,找了个僻静的公共厕所易容。

    非赤和非墨在一旁好奇观望。

    池非迟做了个普通中年男人的易容,突然停下,把易容好的假脸又撕了下来,鼓捣着换了一个骷髅头样子的易容,上隔离,又在外面套了一个光头琦玉的易容……

    上隔离,套谢顶中年男人的易容,有点发福……

    上隔离,再套普通青年的易容,脸胖了一圈……

    上隔离,最后套上一个胖子的易容,脸已经跟猪头没什么区别了。

    “技术还要改进。”

    池非迟转头看了看镜子里的形象。

    虽然撕脸确实爽,但他主要是想试试能不能多上几层易容,需要换脸直接撕就行了。

    不过,哪怕考虑到假发多了会堆积得很奇怪,他在一开始加了骷髅和光头、谢顶三个形象,控制了头顶堆得太高,但面部填充加隔离,还是让脸部堆不住了。

    五个易容差不多是极限。

    而且撕的时候还要小心掉,隔离不牢靠,一不小心容易撕多了……

    等池非迟进洗手间隔间,换了宽松衣服、塞了充气设施,让体型也变得浑圆的时候,非墨已经看不下去了,低头对非赤嘀咕,“人类真喜欢折腾自己啊……”

    非赤听着非墨在耳边嘎嘎叫,想了一会儿,低声道,“我也感觉自己瞎了。”

    池非迟无语在手掌上涂着遮挡指纹、掌纹的透明膜,这两货以为自己的悄悄话声音很低吗?

    他已经全听到了好不好……

    最厉害的是鸡同鸭讲也能一起吐槽,绝对是跨越种族的友谊了。

    出公共厕所,路上顺了辆车,一路开到杯户町的车站附近,非墨从车窗飞出去。

    车子没停下,绕了一圈才停到车站对面的立交桥上。

    十分钟后,非墨飞了回来,钻进开着的车窗里,“主人,车站里有三个酒鬼在里面打转,有一对情侣在候车厅前的椅子上谈情说爱,还有一个流浪汉在储物柜附近的墙角休息……”

    “有问题?”池非迟估算中,非墨探查情况不需要这么久。

    “那对情侣和三个酒鬼没有问题,不过那个流浪汉肯定有问题,”非墨笃定道,“他的衣服虽然破旧,也很脏,手掌也脏,不过我看到他的手腕很干净,皮肤也细腻,目光一直往储物柜的方向瞟,还观察着另一边的三个酒鬼。”

    “有没有人携带枪支之类的武器?”池非迟问道。

    “没有!”非墨很确定。

    “非墨,你是个优秀的探查员,”池非迟夸赞了一声,带上非赤下车,朝车站走去,“我说一下我的情况,一般没有超过三个人以上的埋伏,没有狙击手,我都能安然跑出来,如果没有人携带武器,我在易容的情况下可以视为安全,以后你还可以规划一下我们的前进、撤离路线。”

    “前进和撤离路线啊……”非墨回想了一下,兴致勃勃问道,“主人,你能从通风窗口翻进去吗?如果能翻,可以从通风窗口进去,借着后排储物柜的遮挡,我有条路线,可以不惊动任何人把东西拿走。”

    “ok,去试试。”池非迟答应下来。

    任何搭档都需要一个彼此了解、彼此磨合的过程,只有足够了解,才能培养出默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