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58章 刀斩狗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直支着身偷听的非赤顿时精神了,“我要长的鱼、短的鱼、大鱼、小鱼,对了,还有元太经常说的鳗鱼,鳗鱼我要十条,对了,还有养在鱼缸里看的鱼,金的、白的、黑的、花的、红的……都来两条。”

    说着,还转头问池非迟,“主人,可以养着吧?”

    池非迟有些无语,觉得以后有必要让非赤多看看生物图鉴什么的,对电话那边道,“料理里常见的鱼都来两条,鳗鱼要十条,金鱼每种常见颜色的都来两条。”

    “没问题,”森园菊人答应地很干脆,“我让你送去你家?”

    “送去杯户町……”池非迟报了杯户町饲养点的地址,至于那些人会不会养鱼,他就不管了,不会养鱼就去找会养鱼的人来呗。

    “好的,”森园菊人想了一下,“现在时间晚了,不过明天一早就能送到。”

    “哎呀,真是太好了,好多好多鱼,”非赤仰天大笑,“我现在有好多吃的,哈哈哈哈哈……”

    池非迟见非赤笑得嘴张得老大,伸手,按着合起来,一条蛇突然张大嘴很吓人的好不好,没见那边的警察都看过来了吗?

    电话那边,森园菊人又道,“非迟,重松叔的腿可能会留一些后遗症,我也还要在医院观察一段时间,能不能拜托你跟小枫小姐和樱庭说一下那件事?我已经跟我父亲说延迟婚礼,正好也不用他们找理由了,等过一段时间,再跟其他人说我们已经分开了吧。”

    “我会跟他们说的。”池非迟答应下来。

    “好,那就麻烦你了,我要去做检查了,等我出院再聚,我认识几个漂亮的女孩子,到时候介绍给你认识!”

    池非迟果断挂了电话,都进医院了还想着妹子,没救了……

    一旁,听着门外森园干雄跟记者说婚礼取消,樱庭祐司和片桐枫都松了口气。

    两人经历了这么大事,片桐枫又差点被当成嫌疑人,下意识地站得很近,似乎这样就能得到一些安慰。

    柯南看了一眼,又看一眼,忍不住走过去,仰头低声问道,“小枫姐姐和樱庭哥哥难道是在交往吗?”

    “啊?”两个人吓了一跳,连忙分开了一些。

    “难怪之前总觉得小枫小姐和菊人先生之间怪怪的,”服部平次也走了过去,“是因为小枫小姐和樱庭先生在交往吗?不过小枫小姐不是要和菊人先生结婚了吗?”

    “呃,不……”片桐枫慌乱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看样子,菊人先生应该也知道,是三个人说好了演戏?还是……”柯南摸着下巴猜测,突然感觉衣领一紧,没反应过来,就被池非迟拎着后衣领拎到了一旁。

    “大人的事,小孩不要多管,”池非迟说完,又对凑到自己身旁、跃跃欲试的服部平次道,“未成年也是一样。”

    服部平次一噎,转过头嘀咕,“不就是大了我两三岁嘛,真是的……”

    池非迟没有再接话,叫上片桐枫和樱庭祐司去一旁说话。

    “跟重松管家、菊人先生密谈,樱庭先生和小枫小姐的关系……”柯南盯着三人的背影,“池非迟这家伙怎么也不说的事,该不会就是跟樱庭先生和小枫小姐有关吧?这场婚礼……”

    服部平次蹲下身,一只手揽上柯南的肩膀,凑过去低声道,“喂,工藤……”

    “怎么了?”柯南无语转头,“不是我说你,以后能不能别老叫我工藤啊?”

    “那个不重要,”服部平次将一个手机拿起,在柯南面前晃了晃,嘿嘿一笑,“重要的是这个!”

    “这个手机……”柯南看到手机就移不开视线了,这不是池非迟的手机吗?

    “刚才凑到他身边的时候,我趁他不注意拿的,”服部平次笑得白牙晃眼,把手机递过去,“你是不是该感谢我啊?”

    “干得好,服部!”柯南激动接过手机,翻盖,专注输入密码……

    9001。

    密码输入错误。

    而在显示密码输入错误的时候,锁屏壁纸也变了,变成了一张简笔画的图片,一把贯穿屏幕的刀架在一只类似柴犬的动物头上,旁边还有一行字:

    【乱碰手机,刀斩狗头】

    服部平次:“……”

    柯南:“……”

    笑容渐渐凝固。

    “喂,我说……”服部平次无语看柯南,“你不知道密码吗?”

    “原本的密码我是知道,不过他换密码了,”柯南看着那张图片,也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果断准备拆后盖找储存卡,“没关系,他的照片和视频应该都存在储存卡里,只要拿到储存卡……”

    后盖拆开,电池之下有一张薄薄的纸条:

    【别看了,连电话卡都没有】

    两人一看,果然,卡槽空荡荡的,别说储存卡,连电话卡都不在里面。

    服部平次:“……”

    柯南:“……”

    另一边,非赤乐在池非迟衣领处探着头,乐呵呵看热闹,“主人主人,他们完全傻眼了!”

    池非迟没有转头去看,继续跟片桐枫说着森园菊人的打算。

    从柯南想用麻醉针瞄他开始,他就知道这小子贼心不死,本来就是想逗逗柯南的,没想到服部平次也掺和进来了……

    “主人,他们脸黑了……”

    “咦,不对劲,他们怎么一脸不怀好意的笑……肯定有阴谋,我去看看!”

    非赤缩回脑袋,从衣服下摆滑下来,快速朝柯南和服部平次靠近。

    “谢谢!”片桐枫听说森园菊人愿意取消婚礼,当即激动道谢,“真是十分感谢!”

    “明天我们去看看菊人少爷,也向他道谢吧!”樱庭祐司也一脸感激。

    人家未婚妻变成你的,你还专程去医院感谢?

    池非迟目光复杂了一瞬,“去吧,不过对外暂时还是收敛一点。”

    “也对,”樱庭祐司挠了挠头,看向片桐枫,“那明天还是分开过去吧,我也要去看看重松叔……”

    另一边,柯南跟服部平次说着悄悄话。

    “也不是没有办法啊,”服部平次嘿嘿笑着,“抓住他的把柄,然后光明正大地谈交换不就可以了?”

    “这样……”柯南转头看服部平次,对视一眼,也笑了起来,“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不过既然婚礼取消,明天我就要回大阪了,”服部平次笑着拍了拍柯南的肩膀,“要是发现池非迟那家伙的小秘密,一定要跟我分享哦!”

    “好啦,”柯南对服部平次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也是无语了,“我也不确定什么时候能把我的视频换回来,你也看到了,我的想法都被他摸透了,连储存卡都拿不到手,更别说抓他的把柄了……”

    “总之,你加油吧!”服部平次笑着笑着,感觉有股冷冷的视线盯着他,低头,看到趴在他们脚边的非赤。

    非赤:“……”

    好像又听到了不得了的消息……

    “非赤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服部平次没有放在心上,见池非迟谈完了,把非赤拎起来,低声对柯南道,“我去帮你拖延一下时间,你赶紧把手机复原吧,以后多找机会接触,说不定就能发现什么了呢,不过非赤确实很乖哎,要是可以问它就好了,它肯定知道很多事……”

    “问了我也不告诉你们……”非赤嘀咕,看到池非迟走过来,立刻甩了甩尾巴,“主人,他们两个商量着要抓你的把柄,去交换柯南的视频!”

    池非迟从服部平次手里接过非赤,等非赤从袖子里钻进去后,依旧伸着手。

    服部平次一愣,讪笑着从跟上来的柯南手里拿过手机,放在池非迟手上,“给,刚才你的手机掉了!”

    池非迟点了点头,拿回手机后装上电话卡和储存卡,开机,看了一眼,有一个未接来电和一条未读简讯,都是便宜老爸的。

    服部平次:“……”

    还真的什么都不问啊……

    目暮十三带江口幸子出门,高木涉也看向其他人,“各位,那么笔录……”

    “我明天就要回大阪了,”服部平次找到台阶下,笑着指池非迟,“其实凶手是他先发现的,做笔录的话,他去就可以了吧!”

    “那、那好吧!”高木涉保持礼貌的微笑,心里默默念叨:到时候做笔录的绝对不要是他,绝对不要是他……

    随着警车离开,门外的记者也陆陆续续散去。

    池非迟也接到了自己便宜老爸的电话,“喂……”

    “我在外面,你出来吧。”池真之介简单说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渐渐恢复冷清的大门外,一黑一白两辆车驶来。

    池非迟出门看到车子时,森园干雄已经带着森园百合江过去了。

    白色车子上下来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跟森园干雄聊着天。

    黑色车子上只有后座的车窗放下来,隐约能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挺拔身形。

    池非迟出门后,环顾四周,在灌木间看到了扑棱翅膀的非墨,才走向车子。

    非墨默契地先一步飞到大门外,找了个墙头蹲着,准备跟车。

    “……我明天先去医院了解贵公子的情况,”戴眼镜的年轻人对森园干雄说着话,“送检开庭前,我或许会再来确认一些细节,以确保犯人没有降低刑罚的可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