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9章 非赤:好为难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爬到高处……

    池非迟一贯平静的眼里,也难得的多了一丝期待。

    前世他也算风云人物,但不是最出彩那批,还在意外中死了。

    在能有进步、有希望往爬的时候就被封号,是件很遗憾的事。

    这一次,老号被封了,换了个新区换了个新号,还带着作弊器,没道理不能成为最顶尖的一批,甚至……第一!

    杀人放火金腰带,但这一世他不缺金腰带,不过声望榜肯定要冲一冲的,有空不妨跟着柯南爬爬榜,别浪费了那些声望怪……

    非赤迟疑了一下,“主人,黑羽快斗这小子挺有意思的,我们还是去抓那个史考兵吧……”

    “我没想抓他,”池非迟又看了一眼搜索出来的消息,他不希望像史考兵一样仇敌过多,赏金也不代表声望,比如怪盗基德,这家伙的声望是真的高,“还不错,这家伙又涨价了。”

    非赤:“……”

    主人不会是在等把黑羽快斗养肥了再杀吧?

    它肯定是要站在主人这边的,不过黑羽快斗那小子人其实挺不错的……

    好为难蛇。

    池非迟又搜索了一下自己的代号‘七月’。

    赏金池:

    提供身份信息,一万美金。

    抓捕交给警方,没有发起赏金。

    另外,还有一个私人赏金,提供身份信息一万美金,抓捕交给私人,十万美金。

    估计是上次罪证搜查坑的人。

    是稻川会还是其他利益受损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警察厅那边是故意放出的消息,还是无意泄露。

    本来警察厅不太可能泄露消息,不是为了保证他的安全,而是为了保持神秘、强大,让人敬畏,要是故意放出消息,说明对方有什么谋算,要么无意泄露,说明对方对信息的保密水平很差。

    需要再确认一下对方的想法,不过目前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麻烦事。

    罪证搜查牵连到的当事人被捕之后,剩下的人也不会追究到底,发赏金估计只是为了表示‘我们不好惹,我们要为他们报仇’,仅此而已。

    虽然赏金金额不多,但也算是为他‘打榜’了,至少看到的人都知道有个代号七月的赏金猎人……

    非赤盯着池非迟,心里不安,主人查他自己的赏金干嘛?

    难道他不仅想把黑羽快斗养肥卖掉,也在考虑把他自己养肥卖掉?

    “那个……主人,我决定了,以后一顿可以只吃一只仓鼠。”

    池非迟收回思绪,有些疑惑,“你想减肥?”

    非赤欲言又止,“不是……”

    它是担心哪天主人自己把自己卖了好不好!

    “那就放心吃,我还给你订了竹鼠,仓鼠吃完我们吃竹鼠。”池非迟安抚了一句,思索着行动计划。

    首先,怎么证明史考兵是史考兵。

    史考兵身份不明,不是他抓个妹子说这是史考兵就有人信的。

    就像抓了黑羽快斗说他是基德也没用,除非抓现场。

    这一点可以利用柯南去抓现场、揭穿史考兵就行了,可也不能全按剧情走,至少得让史考兵有个逃走被搜捕的机会……

    ……

    客厅前,阿笠博士和少年侦探团集体看着院子里的池非迟发愣。

    本来吃了早餐,见间宫满跟池非迟通电话,他们打算先别打扰,到院子里等一会儿再告辞离开的。

    结果一到门口,就看到池非迟玩着手机,还不时跟蛇说话……

    看了片刻,阿笠博士才收回视线,干笑道,“我说小哀啊,你之前暗示我留下来吃早餐,不会是因为担心池先生吧?”

    灰原哀没反驳,她确实是担心间宫满突然失控做出什么事,担心池非迟会受伤,他们留下来方便制止、帮忙报个警什么的。

    “那你根本不用担心,昨晚池先生单手拎着元太爬扶梯,完全看不出他有勉强坚持的样子,他身体锻炼得很好,应该也有练过格斗技巧,”柯南道,“我觉得真要失控打起来,十个满先生也不会是池先生的对手……”

    “他一直很冷静,不会失控的,”灰原哀转头看柯南,替池非迟强行辩驳,“而且跟动物说话也不奇怪,我遇到小猫小狗也喜欢对着它们说话,有问题吗?”

    “不一样的啦,”柯南进入分析模式,“一般人跟动物说话,只会在开始、以及动物表现出什么异样的时候,比如说‘你好’、‘过来我抱抱’、‘你是哪里不舒服吗’之类的话,其实他们知道动物不会说话、不会回应他们,所以说话也只会说一两句,而且中间不会有间隔,刚才池先生不一样,虽然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但他说一句后会停一会儿,明显有个倾听的过程……”

    灰原哀听得一头黑线,侦探什么的有时候真的讨厌,“万一是因为相处久了,他把非赤当成同伴了呢?”

    “就算是当成同伴,也不可能真的去倾听……”柯南感觉灰原哀的目光渐渐变得危险,“好吧,当我没说。”

    一旁,阿笠博士已经跟打完电话出来的间宫满告别,又招呼一群孩子,“走吧,去跟池先生说一声,我们就先回去了。”

    “他要回医院去吗?”灰原哀抬头问间宫满。

    间宫满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灰原哀说的是池非迟,“还会在这里住两天,他父亲会安排其他人来照顾他。”

    灰原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之后阿笠博士带着一群孩子跟池非迟道别,都交换了一下联系方式。

    ……

    8月22日。

    大阪,铃木近代美术馆内。

    柯南跟着铃木园子到达时,池非迟已经跟铃木史郎寒暄过了。

    “处事不惊,很有你父亲的风范啊!”铃木史郎笑眯眯地夸赞道。

    “您过奖了。”池非迟客气着。

    柯南觉得声音耳熟,再加上这种平静的语气……

    抬头一看,顿时无语。

    谁能告诉他这个家伙为什么会在这儿……

    不过,既然分析过池非迟跟那个组织应该没关系,柯南也就是无语了一下,觉得最近碰到池非迟的概率有点高。

    “哎?”铃木园子意外,“池先生,你已经过来了啊……”

    “昨晚我就到了大阪,早上逛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先过来。”池非迟解释道。

    “他到的时候,你正好出去接毛利先生他们了,”铃木史郎对铃木园子笑道,“我还真惊讶真之介的孩子怎么会过来呢,没想到你们居然会在雪山山庄碰到。”

    铃木园子回想,说到池和真之介,她大概听自家老爸提起过,“真池集团的池真之介先生吗?”

    “是啊!”铃木史郎笑着点头,“你们应该在宴会上见过才对,不过非迟不太喜欢跟人来往,你每次又老是中途就偷偷跑路,所以你不记得了吧……”

    “我还真的不记得了哎,”铃木园子觉得有点遗憾,“难怪那天我觉得池先生有点眼熟……”

    柯南:“……”

    他就是为了这个去装傻唱童谣吗……

    对了,池非迟那里好像还录了视频,得找机会让这家伙删掉!

    “真池集团?”毛利兰想了想,“我好像听过……”

    “真池集团和菲尔德集团可是业内有名的夫妻集团呢,不过主要在国外发展,你不知道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应该有在一些电子商品看到过他们的标志吧,就是一个圆圈里有三道波浪线条……”铃木园子说着,还比划了一下。

    毛利兰了然笑道,“对,这个标志我在摄影机上看到过!”

    铃木园子连连点头,“虽然总体比我们铃木财团要差一点,但国内除了几个大财团之外,就数真池集团实力最强了吧,而且近年势头很足哦!”

    “园子……”铃木史郎干笑。

    跟其他人也就算了,他们铃木财团有点傲气也没什么,不过真池集团势头是真的猛,又是两两联合,而且又在国外发展,跟他们铃木财团很多产业不冲突,不存在太大的竞争,可以归为比较好的合作伙伴。

    当着池非迟的面说‘比铃木财团差一点’,他这女儿也太实诚了……

    “我记得在赛马场也看到过这个标志,”毛利小五郎嘀咕,“是在哪儿呢……”

    铃木史郎这才想起还有客人,起身招呼道,“毛利先生,不好意思,刚才真是怠慢了,还要谢谢你这么远赶过来。”

    “哪里,您真是太客气了……”毛利小五郎回神,跟铃木史郎握手寒暄。

    铃木史郎又跟小兰和柯南打招呼,问了跟来的服部平次和远山和叶的情况后,也毫无架子地跟两人打招呼,很容易博得别人的好感。

    之后,又由铃木史郎介绍了在场的其他人。

    俄罗斯大使馆的一等书记官,西鲁欧夫-钦尼可夫。

    铃木史郎请来的美术商,乾将一。

    罗曼诺夫王朝研究家,浦思青兰。

    “你好。”浦思青兰说的是中文。

    池非迟看了浦思青兰一眼,没有打断铃木史郎的介绍。

    最后是申请过来取材拍摄宝物的自由映像作家,寒川龙。

    看样子,所有人都对复活节之卵感兴趣,只不过拿不出八亿去买过来。

    一直到几人离开,池非迟也没急着跟浦思青兰搭话,留下和毛利小五郎一群人欣赏了一下那个被铃木园子小时候当成玩具的‘皇帝复活节之卵’。

    铃木史郎打开了蛋的机关,又拿出书籍翻开放到桌上,“在皇朝的文献资料当中有记载这颗蛋,你们看……它被翻译成回忆之卵。”

    “会叫做回忆之卵……”毛利兰疑惑,“是从俄语翻译成英语的吗?”

    “是啊,”铃木史郎道,“俄语是摩思波米拿尼尔,翻成日文就是回忆。”

    柯南又变身好奇宝宝,“为什么翻书阅读代表着回忆呢?”

    “笨蛋!”毛利小五郎道,“皇帝把孩子叫过来一起看书,这代表着他们美好的回忆!”

    “或许是相册。”池非迟闲得无聊说了一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