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 第24章 它一般不咬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www.ibiquge.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田烟胜男吓了一跳,转身问候,“太夫人!”

    “其实这件事孩子他爹也知道,”间宫增代自顾自以老年人缓慢而怀念的语气道,“不过他非但不生气,反而乐得很呢……”

    “真是抱歉!”田烟胜男忙道歉,“我不该让太夫人想起这些往事的。”

    “你不用太紧张,”间宫增代抬头看墙上挂的画像,“我已经习惯他不在身边的日子了,就跟纸钞图案和护照大小改变一样,一开始是不太习惯,但时间一久,就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了,时间这东西是很可怕的,无论喜怒哀乐都会随着时间流逝……”

    池非迟看着间宫增代,他住在这里这段时间,也留意过间宫增代的言行举止,根本没有一点错漏,没想到柯南一来就露马脚了。

    这是想跟外人多说说话?还是被‘柯学’影响?

    间宫增代也发觉池非迟在看她,不过这小子那种让人不适的冷漠视线,她也习惯了,“对了,他们几位是谁?”

    “这是老爷的科学家朋友,”田烟胜男道,“带着这群小孩子来做客。”

    “科学家?”间宫增代的关注点也和间宫满一样,激动了一下,才察觉自己有些失态,忙平复了语气,“那还真是太好了,我可要请你帮忙解开我先生留下的谜题,看看他在这个城堡里埋了什么谜团。”

    “谜团?”阿笠博士不解。

    田烟胜男解释,“听说太老爷临死之前留下遗言,要把至宝送给解开城堡谜题的人。”

    “对了,”间宫增代看向门口,“我女儿还没到吗?”

    “啊?”田烟胜男汗。

    “不是说好了要回来给我祝寿的吗?”间宫增代推着轮椅离开,速度飙得很快,语气也带着欢欣,“她到了就让她到我房间来,马上就可以见到我的女儿了!”

    田烟胜男又想起被城堡里一天天古怪事情支配的恐惧,无力叹了口气,“自从火灾之后太夫人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阿笠博士感慨,“我想她一定受了很大的打击。”

    “满老爷还真不容易。”田烟胜男把后面的话说完。

    阿笠博士:“……”

    他们的思维好像不在一个频道上?

    柯南明显对谜题更感兴趣,凑到池非迟身边,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见池非迟看来,才仰头问道,“池哥哥,你没有解开那个谜题吗?”

    既然对方不太可能是那个组织的人,他也就不用太小心翼翼了,而池非迟的能力他还是认可的。

    天才和疯子只有一步之差,大概就是说的这种人吧。

    池非迟摇头,“我对宝藏不感兴趣。”

    柯南汗,一般人应该都会对宝藏感兴趣,这家伙果然不是一般人,“那有没有哪个房间能看清院子里的那些西洋棋?”

    “我带你们过去。”池非迟转身带路。

    柯南:“……”

    都不用他提出来,就明白他接下来想干什么了,这家伙对人心理的揣摩也不容小觑啊……

    到了三楼,少年侦探团三个孩子和柯南挤在窗边看庭院里的棋子。

    灰原哀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

    池非迟低头,看,“小孩子好像都喜欢拉人家衣角?”

    灰原哀一头黑线,“如果能拍到肩膀,我还会拉衣角吗?”

    “不是,我是想说,突然拉我衣角是个不太安全的行为。”池非迟解释。

    非赤也很配合地从袖口探头,盯着灰原哀吐蛇信子,之前一群人的话他都听到了,“主人,这五个小鬼和那个老头都还不错,不过那个戴眼镜的小鬼讲话有点不好听,什么叫比福尔摩斯差一点点,不管那个福尔摩斯是谁,主人都不会比他差好不好……”

    池非迟:“……”

    不,对柯南这个福尔摩斯骨灰粉来说,这应该是个很高的评价了吧……

    灰原哀盯着不断吐蛇信子的非赤,石化在原地,心里默默估算刚才她的手离这条蛇有多远。

    那边,柯南已经把院子里的象棋用手机拍了下来,坐在窗边研究,听到两人的话,也忍不住好奇,抬头一眼就看到从池非迟袖子里露出来的蛇头:“……”

    刚才他也拉了池非迟的衣角!

    如果拉的时候,正好惊了这条蛇给他来一口,那画面太美他不敢想象……

    还有,同样是拉衣角,为什么提醒灰原哀不提醒他,有这么区别对待的吗?

    “我的宠物,名字叫非赤,”池非迟想了一下,还是补充道,“一般不咬人。”

    非赤看着懵逼盯着它的灰原哀,又出声道,“这个小女孩真有意思啊,呆呆傻傻的,不过皮肤挺光滑的,在我们蛇眼里也算好看了,可惜了,没有鳞片……”

    池非迟默默把非赤的头按回袖子里,人类长一身鳞片还得了?

    至于灰原哀呆呆傻傻的?

    他觉得对付非赤,灰原哀的杀伤力会比黑羽快斗大,好一点的话,准备点雄黄,要是惹急了,一瓶硫酸下去,非赤连全尸都留不下……

    灰原哀仰头看池非迟,目光复杂,“很……很特别的宠物。”

    除了这个,她能说什么?

    她是喜欢小动物,但主要是那种毛绒绒的、圆滚滚的萌物,不包括蛇这类身上披着冷冰冰鳞片、看起来又滑滑的长条状物。

    “其实非赤还是挺好看的。”池非迟替非赤说了句话。

    不知道是自家宠物怎么看都眉清目秀,还是看蛇看多了不觉得别扭,他觉得非赤虽然是灰黑花纹的,但黑的纯粹,灰带一点浅白,在鳞片的光泽下也有点看头。

    而且非赤眼睛还是黑色的,偶尔露个头,一张蛇脸看起来比灰原哀刚才的神情还呆……

    灰原哀勉强点了点头,“咳……算、算是吧。”

    “对了,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池非迟问道。

    “我是想问问……”灰原哀视线飘开,“你之前得了什么病?”

    池非迟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人格分裂,一个人格有重度抑郁,另一个……”

    “啊!”

    不知何时跑去隔壁房间的元太发出一声惊叫。

    柯南探头看了一眼,连忙跑出房间。

    池非迟也跟了过去,不过等去到隔壁房间时,只有累得不轻的元太和光彦在,跑过来的柯南却没了人影。

    灰原哀也跟着池非迟过来了,“江户川呢?”

    元太茫然看四周,“柯南刚才还在这里啊……”

    “怎么了吗?”步美也跟了过来。

    光彦一头雾水,“柯南突然不见了……”

    灰原哀注意到倒地的椅子、散落一地的书本和被打开的时钟盖子,伸手拉了拉池非迟的衣角,随即想起非赤,又僵了一下。

    “我知道,”池非迟没有低头看灰原哀,看向门外走来的田烟胜男、间宫贵人和阿笠博士,声音压得很低,“要是打开这里的暗门,会在以前城堡主人王妃和国王的卧室看到信号,别乱碰,等会儿所有人去餐厅的时候我去找,你们别乱跑,别乱进那种突然打开的门。”

    灰原哀心里一沉,神情也凝重了些,“这个城堡果然不简单。”

    “你们别一个个送就行了,”池非迟道,“对了,除了间宫贵人,对其他人都防备一点,别当着他们的面提报警。”

    虽然在剧情里间宫满没做什么,但很明显,间宫满也是冲宝藏才住在这儿的,多了他,很可能会改变原定轨迹,还是得防备一二。

    至于田烟胜男等一干佣人……

    人性经不起考验!

    灰原哀有些担忧,不过还是保持着镇定,低声问道,“那位间宫贵人先生,他可信吗……”

    “可信,”池非迟这段时间也对间宫贵人的性格有所了解,“纯良无害,但行动力差,优柔寡断,容易犯傻。”

    灰原哀:“……”

    好犀利的评价!

    不过她也明白了,可以接触一下间宫贵人,让间宫贵人帮忙,但别报太大希望……

    因为田烟胜男猜测柯南去楼下上厕所了,阿笠博士和少年侦探团的三个孩子被带偏,决定先去餐厅吃饭。

    “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池非迟干脆把‘洗手间’的理由拿来用,去了二楼洗手间。

    门才一关上,非赤就麻溜地从池非迟袖口里钻出来,迫不及待道,“有行动了吗?去找那个孩子?太好了,这两天我都快无聊死了……”

    “暗门都探清楚了吗?”池非迟低声问道。

    这两天非赤在城堡里乱窜也不单是为了好玩,还带着把城堡里机关探查清楚了。

    毕竟,黑羽快斗是走了,但也没忘了宝藏的事,临走前一天还跟他约定过——

    找到宝藏一定要说一声,如果是非宝石类,归池非迟,如果都是宝石,黑羽快斗提出他先看一遍,然后分一点就行了……

    约定得那叫一个详细,池非迟都差点忍不住告诉黑羽快斗:宝石?想多了,这宝藏连个一块钱硬币都没有。

    不过,黑羽快斗兴致勃勃的一句‘见者有份嘛’,把他想说的话全堵了回去。

    “当然探清楚了!”非赤又一阵小鸡啄米似的疯狂点头。

    池非迟忍不住伸手固定住非赤的脑袋,每次非赤一狂点,他都有种‘这蛇已疯’的感觉,“以后点一下就行了,把你探清的暗门的情况告诉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